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讲 作主手中合用的器皿(二1421

 

  我们继续看提摩太后书第二章。圣灵藉着保罗向提摩太提出一件严肃的事。一面提醒他留意过去所听到的,也特别要留意那时圣灵藉着保罗向他说的,说出基督的所是和所作。藉着这样的认识把我们吸引在神永远的旨意里,超越眼见一切的难处,叫我们的心紧贴在神在我们身上作恢复的旨意。虽然有时我们会失败,软弱,但我们的失败和软弱不能改变我们的主的信实。正因如此,我们便更受吸引来跟随祂的脚踪往前行。

  从十四节开始看以下的一大段,十四节说,“你要使众人回想这些事”,什么事呢?就是从基督是大卫的后裔这事开始,到我们要与基督作王的那一大段。基督的显出一直到我们这些人与基督一同作王,当中有许多不容易的经历。感谢主,祂是复活的主,祂复活的生命扶持我们走过这一段不容易的路。所以,圣灵提醒我们要常常回想基督的道路,把我们整个的心思都放在基督的道路和目的上。这是很重要的事。

 

不可为言语争辩

  圣灵特别提醒提摩太和我们蒙主恩典的人,有一件事情是需要留意的,也是我们常常会掉进去仇敌的陷阱,就是底下所说的“不可为言语争辩”(14节)。我们人就是喜欢为着言语来争辩,我也承认我有一段长时间也非常喜欢与人在言语上争辩,尤其争辩是永远得救还是得救可以失掉。当然我也感谢神,争辩也有些好处,就是把自己推进神的话语里。但我看到另外一方面,就是看着别人已经没话讲了,但他就是不接受,给人的感觉就是浪费时间,浪费力气。的确像这里所说的,没有什么益处,反倒让第三者看到信主的人还弄得不清楚,还在辩来辩去,你们那一个相信的才是真的?

  当然我说那时辩论的永远得救还算有点道理,但有时所辩的的确是没有什么意思!我们曾经和别人辩过“浸”和“洗”,也和别人辩过“神”或“神”。现在回想,在言词上争辩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拿“神”和“神”来说,对那真正信主的人,我们的“神”就是他们的“神”。言语不一样,但心思里的事实是一样。当然我不会跟着他们说“神”,但也没有办法使他们不叫“神”。既然我们在里面的认识是一样,就不必为外面的言语上的来争辩了。这是消极的一方面。

  在积极方面,圣灵是有带领的,带领什么呢?十五节说了,为言语争辩是没有什么意思的,在积极方面要记住这个,“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15节)要竭力放在什么事上呢?放在真理上面,放在真道上面,不是放在言词上面。怎么放在“真理的道”上面呢?

 

作无愧的工人

  首先,祂要我们看到我们这些人在主面前所站的地位。我们是神的用人,不管是全时间服事或带着职业的,在实际是我们都是站在作主仆人的地位上。在原则上,这是很明确的。当然在这里所提的是特别指着全时间服事的人,在原则上也把服事主的人包括在内。我们愿意作一个服事主的人,我们就要给包括在里边。那样我们就能看见我们所站的地位,就是主的工人。但不能只有这个地位,一定要有实际,就是在神面前无愧,给带到神面前,没有感觉有什么羞愧的事。也就是说,我们实实在在做一个服在主的管理调度下的人,作成主所要作的事。

  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按着准确的意思来分解真理的话。那意思就是不能用你的意思来说所要说的话。要先揣摩到神说话时的意思,然后把神所说的话表达出来。这句话好像是字句不多,但很有讲究。

 

表达神话语的正意

  第一说到“正意”。什么是“正意”呢?“正意”就是准确的意思。什么是准确的意思?就是主所说的话原来是什么意思。弟兄姐妹,这是非常重要的事,说出神说话时的原来意思。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不是这样的就不是神要说的话。我们怎样才能知道是“正意”还是不是呢?我说是“正意”,你说不是。你说是的,我说不是。究竟要按什么标准来说是“正意”的呢?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弟兄姐妹,我们必须记得一件事,神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神,不管祂在什么时候说的话,祂在亚当的日子说的话,到现在还是准确的。祂在大卫的日子说的话,到现在还是不能更改的。因为祂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祂说出的话是不能更改的,也不会更改的。

  同时,神说的话虽然经过了很长的时间,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神所说的许许多多的话,不会彼此冲突,彼此矛盾。只会彼此补充,使那意义更明确。在这里我要举个例子。弟兄姐妹就会容易体会得到了。不过,例子举出来又会产生辩论,但盼望弟兄姐妹不存一个辩论的心来领会。

  我们说“被提”这件事,究竟是全教会呢?还是得胜者先被提呢?这事已经在教会里辩论了一百几十年了,现在还在辩论!从前我也很喜欢辩论,但我现在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因为,我们实在的按主的话来活,不管被提的主张有什么不一样都不会对你有影响!不过,我们不能不注意神的话不能产生矛盾。被提的事情发生一定要发生在复活以后,如果没有先复活就没有被提。因此弟兄姐妹注意了,在什么情形下才能有先是复活后是被提这个次序上不产生难处呢?只有全教会在灾前被提才能显出这一个解说。

  弟兄姐妹,我们不能不留意,就我个人来说,我是非常鼓励弟兄姐妹们追求做一个得胜者,但是我不会让弟兄姐妹们看见得胜者是被提的条件。弟兄姐妹们要注意,说到得胜者,你不能只看见当主来时那一批仍然活着的得胜者,因为得胜者是包括从古时代开始一直到主来的时候。如果是这样的包括,当得胜者被提时,就是得胜者先复活了,不得胜就不在那时复活了。弟兄姐妹看到当中的漏洞了吗?漏洞在那里呢?有好些的漏洞,我稍微点一点。那些失败又死掉的就不复活了?这样,他们就很占便宜了,因为得胜者先被提的好处就是他们不经过灾难。但主来以前已经去世的不得胜者呢?他们在得胜者被提前,他们不复活,所以有没有灾难跟他们没有关系!

  如果说他们是复活,但不能被提,这里面的问题就更大了。因为是复活进入灾难,这个话在圣经里是的确没有给我们看到的。你特别看“帖撒罗尼迦前书”第四章说的那个次序就清楚了。我稍微举这个例子,但我不想弟兄姐妹们因为这个事情而进入辩论。不过,我愿意弟兄姐妹们留意什么是“正意”。正意就是说,不管神在什么时候说话,祂说到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不管神说话时间是怎样的不相同,那件事情所显出来都是非常和谐的,没有漏洞,没有叫人发生疑问。我们感谢主。

  再举一个例子,弟兄姐妹就更容易了解。我们讲得救,当然有相当大部份的人相信不是永远得救的,所以这“永远得救”又是辩论了一百几十年。但在主的话里我们看到,在救恩这一点上,从一方面来看是“得救”,从另一面看叫“重生”,从再一面看叫“称义”。弟兄姐妹们留意,既然是重生了,你不可能把那生命丢掉的。因为你丢掉了那生命又悔改信主,那又要再生一次了。那这次算是重生还是什么呢?又比方说你们称义了,因为软弱或失败,有了不义的事情发生,这在他个人的称义的事实上面有没有更改呢?主给我们看见,祂给人称义了,那个人就称义了。

  我们很容易从亚伯兰身上就看到,从神称亚伯兰为义的时候开始,亚伯兰有没有失败或软弱呢?不单有,而且是二次、三次……,那亚伯兰还是不是义人呢?我们说,在身份上,神没有改变他,但在实际生活上,他是有缺欠的。所以神就对付和挽回他,叫他的实际和身份相称。弟兄姐妹看到了,如果是在神的话的正意上,你会看见神所作的并不会更改,不会发生漏洞。

  人家就会说了,那这样你带着不义见主时,主还叫你为义人啊?这个不公平!弟兄姐妹们,如果没有基督台前的审判,那的确是很不公平!但因为有基督台前的审判,你就看见这事情是非常非常的准确。如果在主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是毫无瑕疵的,那基督台前的设立是为了什么原因?一点作用都没有。所以,弟兄姐妹们,当我们了解什么是“正意”的时候,我们自己就很容易地分辩“正意”和“不是正意”。这是一点。

 

分解真理的道

  还有一点,“你按着正意去分解真理的道”,把神的话语分解出来。这个“分解”在希腊文上是有缝衣匠的“剪裁”的意思。你要把神的话语剪裁出来。剪裁出来干什么?是为了作成一件衣服,所以剪裁时不能乱剪,不能喜欢就在这里剪一刀,那里剪一刀,剪过了就缝起来,就成了一件衣服。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连亚当当时用无花果叶串成的裙子都不是这个样子作的,都是有规有矩的,不然的话就不能作成功。

  感谢神,把神的话裁剪,与其它经过裁剪的话合并起来,又能和谐的合拢起来,很明显地把神的意思反映出来。我们很重视祷告,但有些弟兄们祷告到一个地步过了主的界限,他们说,“不管怎样,只要你祷告,神就听。”这话也许是对的,神是听,但答应与否就不是听的问题,神听了不一定答应。但弟兄们说的是“只要你祷告,神就会答应”。弟兄姐妹,这是一个错觉。有些时候主就是不答应。

  这几天,我读到“耶利米书”,看见神三番四次地对耶利米说“不要为犹大祷告,就算你为他祷告,我也不听!”这个是我们脑子里没有的,为什么神要我们不为那些人祷告?当然,神不是随便指着一些人叫我们不要为他们祷告,神让耶利米不为犹大祷告,因为犹大在神面前已经堕落到一个地步,与神处处为敌。神再次,三次,四次藉着先知的话,与神所用的人提醒他们,甚至神亲手管治他们,他们就是硬着心,不理会神。犹大落到这样一个地步,已经让神定规了让他们给巴比伦人掳去。到了这样的光景,你是为犹大而求神赦免犹大,求神救犹大,神不是不拯救,不赦免,但神必须让他们接受一个很严厉的管教以后才拯救,才赦免。

 

正意分解是不能给忽略的

  弟兄姐妹们,许许多多的时候,我们会说一些很动听的话,但和神其它的话配在一起时,能把神的话完整摆出来吗?我今天在写一篇文章,就是要指出一个人名叫丁光训,他写了篇文章叫“信怎样的神”,他引经据典用了许多的话,结论就是“神就是爱”,“基督就是爱”。结论没有错,但他要表达的意思错了,因为这结论没有错,但不完整。作一个这样的结论,乃是为了一个目的。说清楚一点,就是让人不要反对三自会。他引的经文是亚伯兰为所多玛祷告,那件事情显明神是何等愿意饶恕人的神。约拿去尼尼微去宣告神的审判,但那宣告神却没有去执行,因为神看见那城里不能分辨左右手的有二十万,所以神是满有怜悯的神,是不会追讨人的神。弟兄姐妹们,你说他信这样的神,我就不信他信的这样的神。我就要问,结果所多玛城毁坏了没有?神没有毁坏尼尼微的原因在那里?神的公义不真实?尼尼微城得保留是因为悔改,人悔改了,神就赦免他们。所多玛城的人不悔改,所以尽管有阿伯兰的代求,所多玛还是给烧掉。

  丁先生的结论是“神没有追讨的”,他忘记了一件事,神的确是爱,但神不是只有爱。他里面说到一句话“爱就是神最重要的属性!”我不知道弟兄姐妹看这个话有没有问题?非常有问题,你说“爱是神很重要的属性”还差不多,你说“爱是神最重要的属性”就非常的不准确!因为一说到这个“最”,那其它的就不算数了。若是只有爱,那神的公义不算数了?神的神圣,智慧不算数了?神的权能不算数了?我们的神是完全的神,你想用“最”字来形容神,必须把神所有的属性都加上“最”字,然后说神是最完全的神。你单单说“爱是神最高的属性”,引出一个事情,神不会追讨,审判,毁坏这个世界。但神的话并没有这样说。

  你读“约翰一书”,你看到“神是爱”,神的确是爱,但你必须知道,神的爱出现以前,“约翰一书”说了很重要的一句话,那是“神是光”。是在这样的表达下,你才看见那完全的神,祂是光,是爱。不是只是爱而没有光;或是没有爱只有光,我们的神是完全的神。弟兄姐妹看到,按着正意去剪裁神的话是非常重要的学习和操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神的完全显露出来。把以下的话放在丁先生的身上一点也不过份,他讲人的道理讲得很多,如果圣经不熟的人完全会点头的。但事实,你看到他自己和听他的人都有被带到“更不敬虔的地步”(16节)。

  在提摩太的时候,有一个突出的事实,就是那些人说没有复活了,不是说没有复活,而是“复活的事已经过了”,以后再没有了。弟兄姐妹们,这就不对了。如果再没有复活,那神怎样完成祂的计划?基督复活的意义在那里?我们接受主作为救主的意义又是什么?我们感谢神,圣灵用当时的事和现在的事一直给我们看到,如果不按正意去分解真理的道是常常自打咀巴的。我们用人的话来说,这些人永远不能自圆其说。

  我们感谢神,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人怎样地想改变神的话,怎样地用解释解掉神的话,圣灵给我们看见,“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19节)。既然是立住了,并且立得非常坚固,那就是谁都不能改变。这个坚固的根基是什么?我们又回到第二章圣灵藉保罗对提摩太说“这些事你要回想,要思想!”思想什么呢?“基督耶稣是大卫的后裔,祂从死里复活。”就是这一回事。神的计划藉着神的儿子从死里复活来执行,直到完成。这位从死里复活的主已经确立了一个事实,再没有一个权柄可以把它摧毁。因为祂已经把那最顽强的仇敌对付掉。感谢神!在这个坚固的根基里有一个事实表明出来,“主认识谁是祂的人”(19节),主知道谁是属祂的,知道谁不是属于祂的。既然是属主的人,主就按着祂的拣选来引导,管理,成全。因此,就引出一个很重要的认识和操练。

 

总要离开不义

  接上去说就是“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一切不义的事情不要去沾染。因为你是称呼主名的人,主已把你带进祂里面,主是义的,我们就不能沾染不义。为什么会发生不义的事情呢?许多许多的时候,不义的事情所以能发生出来,乃是我们不甘心放弃在地上的权利。要保留地上的一些权利,或者只是一点点的好处,我们就跟不义连上了关系,我们就会做一些不准确的事情来保存我们以为不可少的好处。但主的话提醒我们“凡称呼主名的人”,就有一个义务来离开不义,你就没有权利去接受不义。

  弟兄姐妹,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许多的时候我们常常放不开属地的事物而把自己放在不义之中。不但个人是这样,连团体也是这样。我说的团体就是教会,连教会也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因为重看了一些属地的好处,重看了属地的利益,就和不义接连了。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

  所以接下去有些弟兄说教会到了提摩太的时候,就堕落成了“大户人家”。是否这样?我不敢说,但我对这种说法保留我的体会。圣灵提到“大户人家”的时候,就提醒我们有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提到大户人家那就是地上的事情,在地上一些大户人家,就是一个富有的家庭,他们家里有各种各样的器皿,有金、银、瓦、木的器皿。如果你用属地的眼光来看这些,金银器皿好像是贵重的,底下也说“有作为贵重的”,木和瓦器在人看来是较卑贱的,的确是这样。

  大户人家有各种各样的器皿,如果你把大户人家看作教会的话,你也许会看到在一些聚会里有很多的博士、硕士、或者是医生、工程师、或大老板。你说这些就是金器皿、银器皿!有一些没有那么高学历的,学位的,工作也是一般的。这就是木器、瓦器。你可以这样看,但这里不是说这件事。这里说的是什么呢?我们必须把整段的话看清楚,你是金器皿、银器皿或木器,瓦器都好,问题不在你的本质,问题是在你的功用。你的功用准确不准确?如果功用不准确,那金器皿也没有用处。你拿金器皿去给作狗食的用具,你可以向人炫耀说“我多利害,盛狗食的器皿都是金的,家里给猫进食的器皿也是银的。你看我多阔啊!”弟兄姐妹们,这是人的看法。

 

作贵重的器皿

  神的话不是说这些,神不是看你是金、是银、是木或瓦,圣灵在这里给我们注意的乃是功用准不准确。因为下文就给我们看到,说到这些器皿,在人看来有贵重的,有卑贱的。在底下马上就说“人若自洁”,你要自我约束,自我要求,要把自己放在神眼中的洁净里,“脱离卑贱”。我们中文圣经加上“卑贱的事”,其实加上去不防碍,但不加更准确。只要你脱离卑贱,什么叫做“卑贱”?你就先要看神怎么来看,什么在神眼中是贵重的?什么是卑贱的?

  我们弟兄姐妹都能懂,在神眼中贵重的只有一件,就是祂怀里的独生子。一切不在祂独生子里面的都不是贵重的,不在神儿子里面的,在神眼中看来都是卑贱的。不管你是金的,是银的都好,如果不在基督里,神看就是卑贱的。人是这样,事也是这样,生活的内容仍然是这样,如果不能放在基督里的都是卑贱的。因此,弟兄姐妹们就能领会到主在这里说话的意思。“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21节)结果呢?“就必作贵重的器皿”(21节)。贵重不是你是金或是银,是木头还是瓦器,而是根据是否脱离卑贱。如果你脱离卑贱,就成了贵重的器皿。

 

合主用的器皿

  贵重在什么地方呢?贵重就在这里,“成为圣洁”(21节),成圣像神,“合乎主用”(21节),放在主手里是很称手的,不会觉得这个碗太大了,拿不起!也不会说“这碗太小了,不晓得如何拿起!”不,刚刚好,放在主手中非常合用。弟兄姐妹们,上面所说的整个焦点就是“合用的器皿”。不在乎你的出身是金、银、木头或泥巴,而在乎这些器皿在神眼中有没有神的性质,有没有脱掉与基督无关的事。如果是的,神说“这个器皿像我!我可使用它,并且使用时,非常的合用!”

  弟兄姐妹们,“合乎主用”这一段话的焦点也是和上文接连起来的结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被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我们读“以弗所书”的时候,已经特别提到这事,这是神眼中看为美的,不是人以为修桥补路的那些事。当然,我们说这在人中间是好事,但能在神眼中看为美的,这个才是我们该留意的。

 

追求合乎主用的路

  底下就指出如何去追求作合乎主用的器皿的路,非常明确地给我们指出“逃避少年人的私欲,同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属灵生命里的丰盛。”(参22节)我们追求的不是外面给人的称赞,也不为自己能有的夸耀,乃是与清心祷告的人去追求里面生命的丰盛。

  然后,底下就有很具体的生命,工作的指导。特别是忍耐,有温柔,能接纳人,在这些事上的操练。(参2226节)弟兄姐妹们,我们最难学的就是接纳人,因为我们很留意外面的观察,就给人下结论说“这人不可能有前途了!”这样的轻看神的作为,神不可能拯救他的。但主的话在这里提醒我们,我们忍耐,能有温柔,接纳人,不只是生命里的流露,而是因为在信心里摸到了这位全能的神。我们不能的,祂能,我们作不来的,祂能。因为摸到这位全能的神,就算我们对任何人都失望,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对人是失望的。但主给我们看见,祂的能力能改变我们眼见的光景。

  这里的话不是说你等着看神怎样去改变他,这里是叫我们看神怎样改变我自己。我读到这个地方就自然地想起倪柝声弟兄说过的话很有意思,他说“我们事奉神不是为神工作,乃是让神工作。一个不会让神工作的人,他就不能为神工作。”这是对的,我们看见的是那全能的神带着我们在一切的事上去生活,操练,去作工。也许这个人敌挡神敌挡得利害,但神能叫他悔改。至于这个人给魔鬼捆绑到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但神一动工,神在他里面点一下,他里头就亮了,就醒悟过来了,他就会拒绝仇敌的欺骗和捆绑,就能脱离仇敌的网罗。

  弟兄姐妹,这些都不是我们能做的,是神自己做的。但我们如果愿意在主面前去完成主给我们的呼召或托付。我们必须凭神的怜悯去看神是能,因为只有这位能的神,才能成就祂所定规要作的事。

  话又说回来,神作工有一个法则,就是祂必须要有人与祂配搭。什么时候,神得着人,神就作工,什么时候神没有得着人,祂就等。神在这里向提摩太说,“你要做合用的器皿”。现在不合用,神就等。等到合用时,神就用。神得到提摩太,就要藉着提摩太作祂要作的。对我们也是同样的话,我们必须追求要在主手里成为祂能用又合用的。弟兄说的话说得太清楚,太宝贵了,我们要学习让神来作,不会让神来作的,就不能作神的工。

  圣灵在这里提醒提摩太的也是一样。感谢主,祂提醒提摩太的话也是对我们说的话。感谢主,主给我们看见非常非常让我们得安慰的事,我们的出身,背景也许都不好,我们不是金器皿,银器皿,不过是木器、瓦器,但感谢主,祂的怜悯和恩典并作为,叫我们脱离卑贱,祂要把我们造成祂合用的器皿。我们称颂我们的父!

  从前有个主的老使女在神面前的祷告,很摸到我的心,直到现在都没有忘。她说“主啊!我不求諝s我做金器皿,也不求諝s我做银器皿,只求我在諵滮之@合用的器皿。”弟兄姐妹们,我想这个祷告也该成为我们的祷告。主恩待!── 王国显《提摩太后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