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讲 实际活在分别的功课中(三19

 

  今天开始看提摩太后书第三章,当然第三章开头的话也是跟着第二章末了一直说下来的。因为在神的儿女们中间常常碰到一些事情,叫我们好像在道路上有点模糊,不知道该怎么拣选。人以为美的,我们不跟随,好像说不过去。但是你要跟随,里面又过不去。我们常常碰到这样的事,怎么办呢?感谢神,圣灵在那里向人说,该注意的有一件事,就是要“脱离卑贱”,人要脱离卑贱,就能作贵重的器皿,不管你原来是什么样子,也不管一个人的背景是什么,到神面前来,神只看一件事,就是有没有脱离卑贱。

  我们提到“卑贱”的界线,不是在乎人的标准,卑贱的界线,乃是在乎主的自己。能与主配合得上来的,那就不是卑贱了。如果不能摆进主里面的,就算是人看为最宝贝的,仍然是卑贱的。关于这个“卑贱的事”,也没有一定的界线,只要有一些人、事、物,发生一些作用,阻挡我们与主中间的交通,不叫我们活在主的光中,这些事物就是“卑贱”。千万不要把道德的标准放在这里所说的卑贱里,因为这样一放,我们就把主的要求降得很低,因为我们的神所看的,是基督,是祂的儿子。祂看见祂的儿子的,那就是贵重的;祂看不见祂的儿子,就没有一样是贵重的。

  在我们每一个神的儿女们的身上都是这样,我们在主里面的年日,有长,有短,按正常的情形来说,在主里面日子长的,学习当然要深一点;在主里面的日子短的,当然对主的认识和经历会比较上来说是浅一点。因此我们不能拿人来作标准,因为你拿一个二三十年在主面前追求学习的人作标准,去要求一个初信的,那简直就把他压死了。如果你拿一个信主不太久的人来作标准,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有一个足够的理由来说,我们不需要再追求了。但是主给我们的标准,不是这些,不是任何的一个人,乃是祂的自己。人能脱离一些与基督无关的,或者说,能脱离一些在基督的性情里不能接受的,那就是“脱离卑贱”,结果就成了“宝贵的器皿,合主使用。”

  圣灵用保罗说到这些话的时候。如果我们稍微用我们的心思来想一想,我们就发觉,好像在我们周围就满有各种各样的卑贱。你说,我们既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的日子好像是非常非常的不容易走过,尤其是在年青人当中,我们真是看见很多的事,我们感觉过不去。或者又在一些在主里面年日久的人身上,也发现一些缺欠,我们又感觉过不去,因为在我们生活的周围,好像是都满了卑贱。我们怎么能在这一种环境里来维持自己脱离卑贱?

 

末世的日子

  到了第三章,圣灵用保罗说出一个很真实的光景来,因为第三章接上去就说,“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一)在这一句话里,我们先要确定一下,什么是“末世”,我想我们常常不自觉的会有一个这样的观念,我们以为当主快来以前的那个时候就是末世,我们常常听人家说,“世界末日,世界末日。”这个世界末日以前的日子就是末世。因为我们都知道,世界末日就是主再来的时候,因此我们读这个话的时候,我们就产生一个错觉,这一个错觉也叫我们自己落在困惑里。

  但是我们不能不说,如果这个“末世”是单单指着主回来以前的那一段日子,那么保罗跟提摩太说这话的时候,这话有什么意思呢?也许我们会说,“在保罗的心里,主很快就回来,所以那时候就是末世。”对于保罗的心思,保罗也许没有难处,他就是这样的渴慕。但难处是发生在我们这些读圣经的人身上,既然保罗那个时候是末世,那我们现在是什么?如果到了我们现在才是末世,当时保罗说这话有什么意义?因此我们读“末世”要有一个明确领会。

  首先我请弟兄姐妹们留意,这里所说的末世,不是说主来以前的那一段日子,乃是说到在神的计划里,这一个旧造的世界结束的那一段时间。我再说一遍,末世乃是在神的计划里,神来结束这个旧造的这一段日子。弟兄姐妹们,我们晓得,从创造以来,一直到将来的新天新地来临,我们实在知道,神是有好几个阶段性的工作时期,一般人说,这个叫“时代论”,现在很多人都反对“时代论”,说“时代论”有些说法不准确,我也觉得“时代论”是有一些地方是太过火。但是不因为它有一些过火的讲解,而把神永远的计划里很明确的工作阶段抹杀。

  我们从神作工的历史里来看,太细的我不说,最低限度给我们看到,有旧约的工作时期,我们一般来说,那是律法管理的日子。另外一个是现在称为教会的时期,或者说,叫做恩典的时期。这样的说法乃是根据神作工的原则。我们看看在旧约里,神在人中间作工的原则乃是律法,神告诉人说,神喜悦人这样,人就应当这样来跟随。如果能跟随上来,神就喜悦;如果跟随不上来,神就要审判。这是律法的原则。

  很显然的,到了新约的日子,神在人中间作工的基本原则乃是恩典。不是说神没有公义的要求,而是神用恩典来满足神对人公义的要求。因此我们也可以说,这时期神是以恩典为主要作工的法则。所以我们看到,我们的主说,“这世代”,“这世代”,然后又说到“那世代”,或者又说,“直到这世代的末了”。在人的眼中,虽然是很长的日子,但是因着神作工的法则,这么长的一些日子,神看如同一个事实。

  恩典的时代会有结束的时候,如同律法的时代有结束的时候。主头一次到地上来是结束律法时代,主第二次来就结束恩典时代。恩典时代结束的时候,我们看见,神在人中间的工作就进入国度的日子。在国度的日子,神作工的方法乃是律法和恩典调在一起。国度这一段日子过了以后,我们的主把祂荣耀的旨意完成了,那就是新天新地显明的时候,国度的日子也就结束了。在新天新地的日子里,神在人中间作工的原则又是什么呢?是用祂荣耀和丰富来作人的供应。或者我们说得更准确一点,是用祂荣耀的丰富来作所有在新造里的享用。因为在国度结束的时候,乃是一切旧造的结束。到了新天新地,所有在旧造里的都不能再显出来,在新天新地里的都是新造的,里面所充满的,乃是神的荣耀和丰富。

  如果我们把神永远的旨意很明确来看一下的时候,我们实在是看见,一个世代,一个世代的出现,直到新天新地出现的时候,就进入将来的永远。所以我们读到这里,说到末世的时候,弟兄姐妹要注意一件事,这个“末世”乃是在我们的主来结束律法,而带进恩典这一个时间开始的。或者用另外一个话来说,就是旧造结束的开始,也是新造出现的开始。从主第一次来到主第二次来当中的整段时间,乃是旧造结束和新造开始,一直等到国度结束的时候,旧造就完全结束了。到了新天新地的时候,万有完全都是在新的创造里。我们因此就看到一件事情,这里所说的“末后的日子”,乃是指着从我们的主头一次来,一直到祂第二次来的这一段时间。因为在神的计划里面,这一段日子乃是神要结束旧造的,显明新造的。

 

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

  我们能掌握到末世这一段时间的时候,我们就留意一件事。“你要知道,在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1节)这个危险的日子是出现在从主第一次来,一直到第二次来这一段日子里。为什么是危险呢?底下就把这一段日子里实际的光景说出来。从字句上面看,你一看进去就明白,你就看到这样的光景,不是在某一个时间里发生的,而是长久以来,不住的在人中间出现的。

  “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清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15节)弟兄姐妹,你看这里所说的,是不是在任何一个时期,任何一个时间,我们都能碰到这些事?这样的事情,在人中间普遍不过了,没有什么特别了不起,因为都是这个样子。

 

危险的根源

  弟兄姐妹们,我们细细去看一看的时候,我们会看到这里所说的,不单是说到人的外面,也说到人的里面。说“专顾自己”吧,我们可以看到,“啊!这个人只有自己,他从不想到别人的,他想来想去,就想到他自己。”弟兄姐妹们,我们问进去,为什么他只会想到自己?为什么他不会想到别人?这不正是人的一个最根本的难处吗!看看钱财吧!这就是与生俱来,谁不爱钱财呢?没有钱财,你吃什么呢?弟兄姐妹们,这里不是说,你爱钱财是不应该,这里是说“贪爱”,“贪爱”就说出一个事实来,钱财是他追求的目的,也是叫他感觉满足的目标。你说,“哎,这个人就是想到钱,除了钱,他什么都不想”。但是我们很少问,为什么他那么喜欢钱?你说,“这个有什么好问?每个人都喜欢钱。”但是你可以说,“这个人很特别,他爱钱财到一个地步,作梦都是钱。”

  弟兄姐妹你晓得,这些都是外面的表现,问题是他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呢?里面只有自己,所以你一直看下去,这里所提到许多的事情,都可以说是根据那个“专顾自己”这样的基础事实来的。父母把自己养育长大,自己羽毛丰盛的时候,就把父母扔在一旁。你说,这怎么可以呢?但弟兄姐妹们,我们要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他们会觉得父母成为他们的负累呢?你要问进去的时候,你就看见人的天然。这里提到许许多多的事,我们可以说,这是全地上一般的光景,在什么地方你都可以看见这样的事,你在远东看到这样的事,你在北美也看到这样的事,你就是跑到非洲去,还是这样,这是地上一般的情形。人不要神的时候,人心里没有神的地位的时候,人不尊重神的时候,很自然的结果,就是在发展人的自己。所以你在地上,到处都能看到这样的光景。

  到了第四节以后,虽然没有明确给我们说到范围有一点变动,但是从字里行间,我们可以看到,从第四节开始所说的事,乃是说到称为教会的团体里面所发生的事情。“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我们说得具体一点,这不正是基督教的那种光景吗?我们说到基督教的时候,把我们自己也包括进去。如果不是主的怜悯,我们也一样会是这个样子的。像这样的一种情形,圣灵说在末后的日子是不希奇的。每一个爱慕神的人,他都会发觉自己是活在这种环境里。

  正因为是活在这种环境里,所以才有上面所提到的“脱离卑贱”。因为在这样的环境里,许多卑贱的事都被人看为不可少的,许多卑贱的事都被人看为是他的荣耀。在这样的光景的底下,爱主的人就不能不追求脱离卑贱。但是怎么去脱离卑贱呢?有些时候叫我们心里感觉作难的,是人的感情的问题,就因着那个感情的捆绑,不大容易脱得开。

 

要甘心学习分别出来

  圣灵在这里非常明确的说,上面说的那许许多多的事,也就是说到有许许多多作这样事的人。圣灵怎么说呢?祂说,“这些人,你要躲开。”(5节)什么叫做“你要躲开”?躲开好像是说得很消极,我就避开他们。如果从积极那方面说,你要与他们有分别,你不仅是躲开,你躲开的目的一定要明确。你为什么要躲开呢?躲开的目的乃是要与他们分别,维持你在“贵重”里,不叫自己沾染那些“卑贱”。

  但是难处就在这里,许多的时候,我们不是不愿意分别,而是好像不容易分别;不是不愿意躲开,而是不容易躲开。为什么不容易躲开呢?弟兄姐妹们,许多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感情在捆绑我们。甚至有些时候,是我们一些好像是爱心,但事实是跟爱心完全没有关连的一种想法,在那里捆绑我们。

  弟兄姐妹,我说一点我自己个人的事,我从小就在浸信会里长大,所以在那一个浸信会的礼拜堂里,常常会发现我的踪迹,礼拜六有很多时间在那里,礼拜天当然也是这样,就是平常晚间有什么事情,我也会出现在那里,那里好像是说得好听一点,好像那里成了我第二个家。后来,因为政治局势的改变,教会也受了很多的影响,我自己就觉得,在那个时候我不能再呆下去了。在这个聚会的地方,除非我是闭着眼睛不看。就是我可以闭着眼睛不看,可是我里面的眼睛还是看,所以实在没有办法停留在那里。经过了一段时间心思的挣扎,我就不再去那里聚会。

  但是因为有很长的时间在那里,对那个地方很有感情,尤其是抗战完毕,从内地回到广州的时候,那时的礼拜堂虽不是破破烂烂,但也是非常残缺。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那里有很多树的,回去的时候,大概都被日本人砍掉了。所以复员的头一年,就在礼拜堂周围种了一些树,在大门口的旁边,我亲手也种了一棵,经过一些年,那树也长起来。弟兄姐妹,你就可以想象得到,当我人离开那里的时候,我感情上还是有很多东西牵挂在那里。更糟糕的就是,我常常有机会从那个礼拜堂门口走过,必须要走,也是必须要走过的。每次走过的时候,就看到那一个礼拜堂,也看到我亲手种的那棵树,这些事情好像是小事,但是却是有一个感情在那里把人的心思捆绑着。

  我刚才说的都是很小的事,但有一些捆绑我们更厉害的,就不是事,而是人。我记得我是跟一些弟兄姐妹们一起离开的,但是我们挣扎了很久,才能下那个决定。挣扎什么呢?“我们走了,我们就不管了,但是那年幼的怎么样呢?”我们那时在年青人当中,我们是哥哥和姐姐,我们一直在那里带着那些小弟弟和小妹妹在主面前去追求,现在我们离开了,他们怎么办呢?让他们自生自灭吗?还是勉强留下来照顾他们呢?为着这一个,我们挣扎了很久。又不能明明对他们说。因为对他们说,在当时的环境来说是很危险的,因为那些弟弟妹妹都是在念初中,在台湾叫国中,在这时期的少年人的年龄,他们对很多事情还不够了解。我们若跟他们说得很清楚,如果发生问题的时候,他们也要担上一份政治的责任,他们那么年幼,我们实在不忍心叫他们在那一个年纪去面对这个残酷的事。虽然那个时候我们也不是年纪很大,不过是大孩子就是,我们一想到他们,我们就觉得是不是该离开?这个挣扎很不容易走出来,因为感情那个东西,实在是不容易超脱得出来。

  但是主的话明明在这里说,“这等人你要躲开。”怎么去躲开?你要在自己的心思上面解决掉那个难处。我们该怎么做?就是从提摩太一章里面有一些话,当时我们并不是看到这里,在这里也说到那些事,我们先越到第八节当中看一看,“这等人也怎样敌挡真道,他们的心地坏了,在真道上是可废弃的。”(8节)在真道上是可废弃的,谁废弃他?谁废弃了他?谁说他们是可废弃的?你们别再把感情放在上面,因为神不要了。我们当时不是从这里看到,我们是从诗篇十一篇三节那里看到的,那里怎么说呢?“根基若毁坏,义人还能作什么?”根基都坏掉了,义人在那里能起什么作用?何况我们还不够条件称为义人,不是说在地位上我们不是义人,但在实际上我们还够不上叫做义人。义人都不能再做什么了,我们这些不够条件做义人的,我们还能作什么?主的话是这样的给我们看见,我们只能仰望主的怜悯,我们就离开了那个地方。

  弟兄姐妹,我说了这么许许多多的话,乃是要指出一个问题,主明明告诉我们说。“要脱离卑贱”,但是在我们周围都是卑贱的事物,我们好像是被卑贱包围了,你怎么能从这个包围里脱出来?我们的经历给我们了解,许多时候叫我们作难的,还不是包围我们的环境,乃是我们的自己,特别是我们的感情。我们好像不住的被感情来捆绑着,我们实在愿意从主的话里面留意到这些事,从个人来说是这样,整个教会来说也是这样。这也就引出一个很具体的事实来,究竟我们的追求是追求什么?或者说,究竟教会所要追求的是追求什么?如果教会或是个人,所追求的只是要得着人的称赞,不是追求要得着神的满足,所有的追求不是为了让神在我们的身上,显明我们是祂眼中贵重的器皿,我们整个的追求是徒然的,没有意思的。

  感谢神,保罗当时的处境是非常的困难,提摩太当时的心情也是非常的困难,但是神的灵就藉着保罗给他说明这样一件事,我们就是生活在这些危险的日子里,在这些危险的日子里,作为一个清心爱主的人,我们必须要注意,要躲开这些卑贱,没有任何理由是叫我们可以留下。最主要的原因,乃是神好像在那里作了一个结论,“根基已经坏了,他们是可废弃的。”好像神在说,“我也不能在他们身上再作什么,你们还能作什么?”

 

不能跟随外貌敬虔的人

  感谢主,主给我们看到,祂如何带领清心爱主的人,在满有卑贱围绕的环境中如何去活着。我们绝对不能从外貌来决定我们跟随的方向。你看这里说到一个非常传神的一件事。他有敬虔的外貌,你从外面来看,啊!这个人很敬虔,但是实际没有敬虔。你若是光从外面去看,你就觉得这个人是这样的行走,我们跟着他行走定规不会错。但是主说,“你是错了。”

  这就引出一个问题来,你说,“我们怎么能分辨?”弟兄姐妹们,你留意,一切不能把人带到主面前去的,你只看见那些在外面叫人感觉可羡慕,实际没有叫人遇见主的,这个路就不能走。因为我们的主选召我们的时候,乃是要叫我们去接受祂作我们的一切。我们所以能成为贵重,乃是因为我们的主在我们这个人身上所得着的地位,虽不能说是完全,但也是比较多的。但是问题就在这里,你说,我们怎么能去辩明要不要这样跟随?有些时候,我们又觉得,不是我们不愿意,只是好像我们还没有达到神所要我们到达的,我们很想爱主,但是我爱不来;我很想拣选主,但是我拣选不来,我怎么能脱出这一个呢?

  弟兄姐妹们,你看到圣灵在这里说话的时候,向神的儿女指出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里提到有一些人,特别是说到一些姐妹,你说她们不热心,她们实在是很热心,她们热到一个地步,烫手啦!但是很希奇,虽然是很热心,但是你就没有办法在她们身上遇见主。她们不是不摆上,但是主在她们中间显不出来。难处在那里呢?

 

在追求上不能有掺杂

  弟兄姐妹们,你注意这里说到一件事,有一些人,他们很愿意在属灵的事上有追求,有学习,但是追求来,追求去,不明白,没有结果,什么原因呢?不追求,就说是不追求,追求了,也没有办法看见追求的效果,究竟是什么原因?圣灵给我们指出一个问题来,说这些人被各样的私欲引诱。”(67节)原来他们一切的追求,是有很大的掺杂在里面,这些掺杂乃是人的私欲。是什么私欲呢?在这里没有明说,但是我们可以领会,原来一切的追求,是为了满足人的自己,是为了满足自己而去追求。满足自己的什么呢?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内容,有些要在那里表现自己;有些要在那里博取人的称赞;有些要在那里作一个领袖;各种各样的内容,但是不管是有多少的内容,那是满足自己。

  我们在神面前所有的追求,是为了满足自己,一定引出一个结果,那些追求是白追求,因为里面不准确,你说神怎么能向他有启示?有显现?有带领?弟兄姐妹你记得,在使徒行传里,不是有一个叫做西门的吗?他本来是行邪术的,后来信了主,当然就不再行邪术了。彼得他们来到撒玛利亚,为弟兄姐妹们祷告按手,就有圣灵的恩赐显出来。西门就来向彼得说,“彼得,这里有一些财物,我想送给你,不过你要给我作一件事,你叫我也能为人祷告的时候,就有圣灵赐下来。”弟兄姐妹你看,西门盼望他能显出圣灵的恩赐,如果光看这件事,这不是好事吗?但弟兄姐妹们,你看当时彼得怎么说?“你以为神的恩赐是可以用钱来买的,你和你的银子一同灭亡吧!”弟兄姐妹,如果我们不是看到里面去,你看到西门很盼望他能得着恩赐,叫别人得圣灵,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弟兄姐妹们,你知道,他这样的爱慕乃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他要在人的中间被人高举。因为他没有信主以前,他是行邪术的,因着他行邪术,众人都觉得这个人很有本事,所以他一直是被人捧起来。现在信了主,邪术不能行,没有人捧他了,但是看到祷告可以带出圣灵的恩赐,如果我也能有这一个,我就能恢复在人中间被人捧起来。

  弟兄姐妹注意到这个吗?在末日的日子,许多从表面看来是对的事,但是隐藏在里面的,是主所定罪的。因着这样不准确的心思,就引出一个这样的结果,不是不追求,但是所有的追求都没有结果,因为所有的追求,都不是追求神自己,所有的追求都是为了人自己,所以“终究不能明白真道。”(7节)既然不能在真道上明白,结果作出来的就是与真道作对。

 

严肃的不给私欲留地步

  弟兄姐妹,我们好像很不容易去领会,圣灵为什么在这里把话说得那么严肃,一边是说,他们虽然是学习,总是不能明白。另一面又说,他们在真道上是可废弃的。这里有一个事实,如果人不明白真道,而又要在那里强出头,那个结果一定是带出一个敌挡真道的场面。所以第八节说,“从前雅尼和佯庇怎样敌挡摩西,这等人也怎样敌挡真道。”(8节)上面不是说到他们常常学习吗?怎么他们就成了敌挡真道的呢?他们常常学习,但是结果就成了敌挡真道的人,问题就是在这里,他们所有的追求是为了满足那隐藏的私欲,所以结果就好像雅尼跟佯庇一样。

  雅尼和佯庇是什么人呢?我们在圣经里面找不到这两个人,只是保罗在这里说出,曾经有这么两个人敌挡过摩西。但是在犹太人中间,他们就知道这两个人是谁。这两个人就是当年神差遣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与摩西对抗的那些术士。摩西用杖变蛇,他们也叫水变血,摩西叫青蛙从水里进到陆地,他们也照样做,从外面来看,他们作的是跟神藉着摩西所作的一样。但是你看那个结果,他们是站在神的那一边,还是不站在神的那一边?明显是没有站在神的那一边。因为他们所作的,是叫法老硬了心,就是不叫以色列人走。

  说到这两个人从前怎么带领那些埃及的术士与摩西敌对,现在这些人也是这样的来敌挡真道。所以我们的主说,这些人不是不知道主的话,但是他们不明白主的话,就算他们明白,也不肯服在神的话里。这里就说他们是从里面坏出来的,“他们心地坏了”,(8节),从里面坏出来,所以就落到一个地步,“在真道上,神说是可废弃的。”

  保罗提醒提摩太说,这整个的大环境就是这样的,不要被这些大环境来吓倒。圣灵就用着保罗继续说,虽然他们好像很猖狂,他们不能永远的这样敌挡神的真道,因为他们越敌挡,他们的愚昧越显露。(参9节)感谢主,保罗在底下就说到一些他自己的事,今天晚上虽然不详细看到保罗,我也稍微点一下。保罗说,虽然是在这样的大环境里,主没有叫我走到一个地步,没有路走,主把我从各种各样的难处里救出来。我摆在你面前的,就是主作工的见证人。我是凭借主的怜悯,我脱离卑贱;我也是凭借神的怜悯,能脱离一切的环境上所加的压力。所以保罗说了那个大环境的邪恶,圣灵也用保罗说出叫人得安慰的话。

  我们感谢神,整段话里只是一个信息,一个清心爱主的人,跟属地的事物必须要有分别的。如果不会分别,就不能脱离卑贱,就不能成为贵重的器皿。其实说到分别这一件事,我们看见神整个的作为,从创世记开始一直到末了,神作工的法则中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就是分别的法则。主从世界分别了我们,主也愿意看见我们能从世俗当中被分别出来,求主恩待怜悯我们!主的路和世界是永远不能调和的,所以对一个清心爱主的人来说,只有分别这一条路是我们要留心的。── 王国显《提摩太后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