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讲 里面满有喜乐的走完全程(四622

 

  我们从“提摩太后书”第四章里看到一个作主精兵的人的结局。好多的人看一个这样跟随主的人,他们的路是非常艰难。里里外外都可以叫我们担上重担。感谢赞美我们的神,因为在神的拣选里,祂从来没有应许我们说,祂的道路是容易走的,但祂却确实给我们看到祂的道路是可以走上去的。现在保罗走到他最末了的日子,如果我们要算算保罗身上所经历的痕迹,我们用遍身伤痕来形容也不过份。

  感谢神,他看见自己的路彷佛到了尽头,他自己也说了“我现在被浇奠了,我离世的时候到了。”他已经看见他在地上的尽头了,但他里面没有黑暗,而是有一个非常的喜乐,是什么的喜乐呢?他看到神在他身上作的安排,他都没有空白的带回到神的面前。他可以说美好的仗他打过了,那个仗的美好是什么?美是这个仗的起头是神,是神永远的旨意调和在这个属灵的争战里。既然这个仗与神永远的旨意发生关连,所以这场仗是非常的美。因为这仗打过了以后,在成就神旨意上有一点的功用。

 

美好的仗打过了

  弟兄姐妹,我们是怕在神面前白占地土,我们怕在神面前天天浪费恩典。感谢神,保罗在这里非常清楚地说出,他没有浪费主的恩典,也没有浪费主给他的年日。他所走过的路,所接受的争战,完全是连接在神永远的旨意里,所以他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美是美在这个仗是与神的旨意联接在一起。这个争战不单是美,而且是好,当然美好是中文翻译出来的词,但也确实说出这个争战又美又好。好在什么地方呢?好在这争战是完全神自己负责,神自己作供应,也是神自己显明得胜。

  弟兄姐妹,除非我们不留意到圣经里说的争战,如果我们留意在圣经里记载的争战。不管在地上发生的,或者灵界里发生的,我们都看到一件事,得胜不在乎人这方面,得胜的根据乃是在神自己。在地上的争战,你得胜了,但也必须付上不少的代价。我记得中国有名的军事家孙子,前几年波斯湾战争的统帅也要用“孙子兵法”来对付伊拉克。他的兵法里说,“一场战打过了,你得胜了,敌人死了一万人,但我们自己呢?也要死三千!”好像那句话是说“彼损一万,己折三千”。这就是地上的战争,不可能说你得胜了,而没有任何损失。弟兄姐妹回头来看神在圣经里记录下来祂所带领的战争,好多的记录都说明,神的百姓在争战得胜以后就是没有损失。耶利哥城的争战是一个例子,以色列人快要过约但河以前,神告诉他们去攻打摩押,他们也去了。那次争战也把巴兰杀掉了。后来,军长在战争后数点军兵的时候,他们来到摩西面前说“我们的军兵没有损失一个人。”弟兄姐妹,这是在人类战争史是不可能发生的,但在神的带领战争里,神就显明这样的记录。

  为什么能有这样的记录?因为是神负责争战,人只是在享用神争战的果实。在保罗满身伤痕的经历里,他看见一件事,我虽然是带着许多的伤痕,但我是得胜的。我的得胜不代表我的功劳,乃是神的得胜成了我的得胜。他说这个仗实在是好,所以他说“美好的仗我已打过了”。因为我是凭着我的主去争战的,并且是为着主的目的去争战。目的是对的,能力的泉源也对了,所以整个仗打下来的时候,保罗就说那实在是美好。

  弟兄姐妹们,我们也是天天在面对这个属灵的争战,但问题就在我们争战的目的是否明确,争战的能力供应是否准确。如果我们不能抓紧神的一切就是我们的一切,那我们就不是在这一场美好的仗里站在神那边。

 

跑了当跑的路

  保罗不仅是说美好的仗他打过了,当跑的路他也跑尽了。什么叫当跑的路?那就是神定规让他走的路。他走过许许多多的路,但没有一次他走的路是出于他自己。主要他走的路,没有一条他没有走上去的。主不要他走的路,他也实在不甘心走上去。当然,弟兄姐妹们,我们也读过“使徒行传”,我们都觉得有一次保罗走的路不太准确,那就是他最末了一次上耶路撒冷。的确那一次他不是走在主的命定里,他只是走在神的允许里。

  但是感谢神,虽然那次他起头是在神的允许里,但因着他在神面前的苏醒和降服,那一次不太准确的起头,仍然使他在神面前承受很高的属灵祝福。神在那段时间里给了他“以弗所书”,“腓立比书”和“歌罗西书”,还有“腓利门书”,这些都是在启示神很高旨意的,所以他虽然起头走得不是很准确,但因着他没有坚持他自己,他接受神对他的管治,神要成就在他身上的还是成就了。所以他能坦然地说,他当跑的路也跑尽了。

 

守住了所信的道

  还有,他信的道,他也守尽了,这个在保罗身上是明显不过了。我们刚才说他满身都是伤痕,那些伤痕从那里来的呢?就是因着他牢牢地守住主托付给他的见证。他牢牢地紧守着神给他的启示,所以就引动撒但对他的攻击,也引动人的怒气在他身上发作。保罗如果要逃避这些,有没有条件呢?如果别人有条件,那他当然也有条件,因为那条件是非常简单的,你放弃主所托付的,那你什么事情都没有,你就平平安安,喜喜乐乐地度过你的年日。

  但保罗看这样的路不能走,因为他知道他所持守的不是他自己脑子里想出来的,也不是人间的遗传给他的规范,乃是主给他明明的启示。主既然这样的给他启示,他只能作一件事,我怎样也必须谨守主托付的,所以他在最末后的时候,能坦然地说“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我没有更改神所托付给我的,一点点也没有。我也没有疏忽神给我的,那怕是只有一点点,我全都守住了。”

  我们感谢神,他实在是一个精兵,我们看第二章开始时,他劝勉提摩太要作基督耶稣的精兵。现在你就看到一个精兵是怎样的样子,他的年日到了尽头时,他能说“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要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啊!弟兄姐妹们,这是一个精兵的显明。我们感谢赞美神,所以当他走到他自己路程的终点的时候,他里面没有控告,没有黑暗,也没有一点的愁苦,更没有好像觉得我这一生就完了的感觉。

 

不拣选主以外的好处

  弟兄姐妹们,你记得那个希西家对付了亚述王以后,神让以赛亚来对他说,“你要死了,你要把你的遗命留给家属了。”但希西家怎样反应呢?他长了一个不晓得是什么的疮,很严重,以致他不能起床。以赛亚跟他说话时,他还躺在床上。当他听到以赛亚这样宣告神的话,他受不了。圣经里的记载这样说,“他转脸朝墙,就哭。”哭什么呢?圣经没有记载,我们能给他加上几个字“神啊!諵怜悯我了?我现在还不想死啊,我辛辛苦苦地把犹大从很大的危难中拯救出来,难得有几天平静的日子,你就叫我死,那我实在不甘心。”

  你对比一下保罗和希西家就看到那完全不同的光景。希西家的光景带给犹大很大的苦难,人以为希西家在神面前这样不甘心,神也答应他的祈求,加增了他十五年的寿数,那是天大的恩典。那里晓得犹大的被掳,希西家增加的十五年寿数要负最主要的责任。因为他没有在神的命定里走完他的路程,他只是在神允许里度过了增加的十五年。结果在这十五年里,他生下了玛拿西,犹大整个属灵的前途都丧在这个玛拿西的手里。

  感谢神,保罗能坦然地回顾他一生的路程,他没有一点的幽暗。估计保罗殉道的时候大概也是六十岁上下,在当时的年代里也许是算长寿的,但也不能说是很长寿,因为人一生的年岁是七十岁,他还不到这年纪。但他没有遗憾,他说,“从今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他看见他永远的前途,也看见他荣耀的前途,更看见那丰盛的前途。我在地上的年日虽然结束,但在神那里却为我存留了公义的冠冕,神承认我没有在祂的定规里剩下一样没有完成的。神所要我做的,我都做好了,我就欢欢喜喜地见祂。这一个公义的冠冕,说明了主承认我已经成就了祂的旨意。

 

宽广的属灵胸襟

  我们感谢神,这是一个耶稣基督的精兵走到路程尽末了的时候,他所表达出来的喜乐。难得他里面是那样的宽广,如果他只看见自己见主的时候,主要把一个公义的冠冕给他,这样就不能说他完全地看见并体会神的心思。你看到他接下去这样说,“这一个的公义的冠冕,不单是赐给我,也要赐给那些爱慕主显现的人。”弟兄姐妹们,在这里我们要注意了。你问说,“究竟神有多少的冠冕要赏赐给我们?”我们不知道神有多少的冠冕要赏赐,但我们知道这里所说的冠冕是一个赏赐的冠冕,不是作王的冠冕。虽然,在第二章里也说到与主一同作王,当然作王的一定有冠冕可戴了,但是保罗在这里所说的冠冕不是作王的冠冕,而是赏赐的冠冕。我们如果要说清楚,作王所戴上是冠冕,这里所接受的冠冕,用人的话来讲就是花冠。

  我们感谢赞美神,这是赏赐。既然是赏赐,神就不是看他有多少赏赐给人,而是看究竟有多少人可以得着赏赐。在神的丰富里,神要赏赐给人,你不必担心把神的赏赐都用光。我们要担心的是我们见主时,能否从主手里接过冠冕。也许我们心里疑惑说,“有这个可能吗?为什么我没有呢?”保罗在这里明显地宣告,这一个公义的冠冕,不但是赐给他,也赐给“凡爱慕主显现的人”。弟兄姐妹们,你说,“这样就很简单啊!我也是天天爱慕主显现的,巴不得主今天就回来,省得明天要上班。”

 

琱[爱慕主的显现

  弟兄姐妹们,这个不是爱慕主显现,这个是逃避现实。一个真实爱慕主显现的人乃是因着主要显现,他知道该如何预备迎接主的显现。主托付我的见证,我必须要做好,主交给我的服事,我也必须要作得合神的心意。所有主为我所作的安排,我没有漏掉一点点而带着空白去见主。弟兄姐妹,这样的心思才是爱慕主显现的情形。不是像某一个老弟兄一样,巴不得主赶快来,为什么呢?因为我年纪大了,如果主迟延来的话,我就要死了!我是盼望我可以不见死就见主。原来隐藏在他里面的是怕死。

  弟兄姐妹们,这样的心思不是爱慕主显现的心思。我们感谢主,你从保罗身上看到,一个真正爱慕主显现的人,他是毫无保留地摆上他自己,单单是为着神那荣耀旨意得完成。我们感谢神,当我们看到保罗的时候,我们常常因着保罗交通的这几句话,叫我们的心都热起来。但我们必须看见一件事,保罗到达了这样的地步,因为他没有离开十字架的道路,过去保罗走的都是十字架的道路。保罗交通这些话的时候还没有殉道,虽然很靠近那个日子,但他还没到殉道的时辰,他还活着。既然他还活着的时候,他是否还继续在十字架的路上呢?

 

琱[活在基督里

  弟兄姐妹们,一个真实作主精兵的人,或是说一个真实跟随主的人,他所走的路程没有一个时刻是不带着十字架的。虽然保罗已经交通到那么高的属灵光景,他仍然是行走在十字架的路上。弟兄姐妹看看,如果主给我们的灵有敏锐的感觉,你非常明确地看见这时的保罗,他里面有一点点的感觉。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说明这个感觉,你说他是忧伤吗?那不是,说是有些感觉自己孤单吗?有这种感觉,但没有那么沉重。你说他那时有没有凄凉的味道呢?从外面看下去,环境的确很凄凉,但他心里却没有给凄凉影响。

  弟兄姐妹在字句上读一遍,你就读出来了,我们好像很难想象一个这样在灵里高昂的弟兄,怎么他里面还有一点点难堪的感觉呢?弟兄姐妹们,我们必须要承认这个事实,如同看旧约的亚伦一样。亚伦是大祭司,他有神给他的荣耀和华美,也有神在特别恩典里赏赐给他的属灵的权柄,就是站在神和以色列人中间显明神所要作的。弟兄姐妹你记得,亚伦尽管是作大祭司,但他仍然是一个人。你留意到他进会幕的时候,他凭什么去服事?不是凭他自己,乃是凭他从神手里接过来的衣服。如果他不穿上那些衣服,他就是平民。虽然可以说他的身份是大祭司,但实际上他跟百姓是一样的。他凭什么去服事呢?就是他穿上神给他的那些衣服,他就可以去服事了。我们也知道那些衣服是基督的预表,他给摆在基督里面,他就有条件服事主。同样的,我们看保罗在属灵的实际里也一样,他上得很高,但不管是怎样的高,他还是一个人,所以他还是会受环境的影响。

  感谢神,他是一个属灵的人,环境是可以影响他,但环境却不能打倒他。就像我们的主,弟兄姐妹注意到,我们的主在地上也哭了好几遍,哭是什么?不就是一种感情的发表吗?主看见拉撒路埋葬在坟墓里,祂哭了。祂看见耶路撒冷这个城,祂又哭了,在客西马尼祷告的时候,祂也哭了。弟兄姐妹就会说了,祂是主啊,为什么会哭啊?还有那个地方记载我们的主哭的吗?我记得就这么几次,也许还有的,我记不住了。

  弟兄姐妹们,我们不能不注意这点,我们的主到地上来成为人的时候,祂站在人子的地位,祂需要用人的感觉去接触祂周围的环境,所以我们看到环境能给主的感觉有一点影响。但是你确实很清楚的看见,环境却不能把我们主打倒。这样的光景也显明在保罗的身上。

  我们不必把属灵的人看成是神,以为地上的事情绝不能影响他,等到主来的那一天,那些与主一同显现在荣耀的属灵人,大概可能有这种的光景。在主还没有来以前,那是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属灵人,属灵到一个地步,没有任何地上的人、事、物可以影响他的。就像一些前面的弟兄说,“神是叫我们属灵,但神却不是叫我们变成灵。”只有我们成为灵,地上的人、事、物才不能影响我们,但神却没有作这件事情,祂只是要我们追求属灵,藉着我们灵里的刚强胜过地上所发生的一切的影响。

 

不能脱离活在身体里

  说了那么许多的话,我们来看保罗在末了的那一程,他里面的感觉是什么?如果我们读得细一点,你能读到保罗的感觉,这个感觉里有孤单,需要有同情,需要陪伴,也需要体贴。弟兄姐妹来看,“你要赶紧的到我这里来。”(9节)为什么要赶紧?有什么事情紧急到这个地步?你要来就来啊,什么时候方便就来嘛!但保罗不是这样说,他说,“你要赶紧来”好像保罗在那里有些等急了,用人的话来说。“你说要来,怎么还不来?既然准备来,就赶快来啊!”为什么?

  弟兄姐妹要注意这一点,你从上文就看到,保罗当时实在有一些孤单的感觉,他当时感觉如果有人作陪伴,我会舒畅一点。如果能有人与我有多一点的交通,我会感觉更舒畅。弟兄姐妹,为什么会这样?弟兄姐妹们看看,有里面的原因,也有外面的原因。你看到保罗在那里说的头一件事,提摩太你为什么要赶快来呢?“因为底马贪爱现今世界,就离开我到帖撒罗尼迦去了”。弟兄姐妹们,你想想这件事情,这个年老的保罗最需要同工同情时,最需要有人陪伴的时候,最需要同心继续服事主的时候,竟然有一个同工离开了他。这个同工的离开,不只是离开保罗,连主都离开了。你能理解那感情上的受伤。

  弟兄姐妹,底马不是一个普通的同工,也不是刚刚出来服事的同工。我们记得保罗在第一次出外传道的时候,他不是带着巴拿巴,马可出去吗?马可到了彼西底的以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非常可能是太艰苦了,马可就离开他们,自己回去了。等到第二次保罗又要出来的时候,巴拿巴就说“带马可出去吧!”保罗不同意了,保罗和巴拿巴吵起来,他说“这个人我就不能再带他了。上次带他去叫我伤心得很,不能再有一次这样的伤心。”

  我们读过“使徒行传”就知道这一段,当然我们不能不说,保罗那时在属灵的学习上还不够成熟,他是法利赛人的底子,他对神的公义和圣洁是抓得很紧。所以他看马可的事完全是从神公义的要求来下结论的。但巴拿巴就不相同,他有个别号是叫“劝慰子”,他很体贴人,他觉得多给马可一个机会是好的,也许再给他一个机会,他能在主面前给主得着。弟兄姐妹们,他们两个人都对,但两个人都有不够成熟的地方,因为那时对他们来讲,他们还在属灵的操练和属灵的品格成长的初期。有些弟兄就说,巴拿巴不对,所以因着这事,神以后就没有再提到巴拿巴了,神不再用巴拿巴了,所有的记念都在保罗的身上。这个说法太过火了。

  幸好有巴拿巴那一次给马可多一次机会,所以今天我们才有机会读到“马可福音”。不然,第二本的福音书不知道叫什么福音了。保罗以后也看见,马可是主所要的人。在“歌罗西书”里提到马可也是保罗看重的。在“提摩太后书”又提到马可,他叫提摩太来时,一定要把马可带来。如果我们看到这一点,就能体会得到,一个年轻的弟兄这样的给主用,主喜欢,年老的弟兄们也很开心。但一个在主的面前有属灵前途的人,这样的离开主,这要给弟兄们感觉上的伤害是蛮大的。

  弟兄姐妹看,保罗在写“歌罗西书”的时候,就是第一次在罗马坐监的时候,底马还是保罗一个亲爱的同工。弟兄姐妹看到“歌罗西书”四章十四节,“我亲爱的医生路加和底马问你们安”,从“歌罗西书”到“提摩太后书”当中经过了多少的时间呢?也不过是几年的功夫,“底马贪爱现今世界,就离开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这件事很叫保罗的心灵受伤,所以他要提摩太赶快来,赶快来,因为底马贪爱现今世界到帖撒罗尼迦去了,他是做买卖去,他不再服事主了。

  保罗当时还有一些年轻的同工跟他在一起,但因着服事的原因,保罗也把他们打发出去了。那时有个革勒士去了加拉太,提多往挞马太去了,现在同工们只剩下一个路加医生在他那里。这种环境叫保罗里面感觉孤单,环境上好像有点凄凉。当然你也许说,他知道自己在地上的年日不多了,盼望能多点时间与同工们,爱主的弟兄们多有一点的相聚,多点交通。当然,如果保罗有这种心思,我们也能体会得到,我们也相信保罗会有这种情形。但当时的情形不是这样,为着服事主,弟兄们出去了,也因着当中有人背弃主,贪爱现今世界也离开他了。所以在保罗的心思里,实在有点凄凉的感觉,所以他就叫提摩太赶快来,不要再迟延了,并且来时,还把马可也带来。因为马可来,在罗马的服事上也可以有同心的人。

 

不让自怜的情绪辖制自己

  保罗最后在罗马时,叫他里面最难受的乃是能同心的人没有几个,这是造成保罗里面有点痛的感觉,和有点孤单的感觉的原因。我想起一个老弟兄,十几年前主已经把他接去了,他在主里面也是走得挺深的。他晚年的时候,原谅我这样说,他很盼望我能常常去看看他,他也很坦白地说,他说,“我在这里很孤单,不是说没有弟兄姐妹们来看我,但没有几个弟兄可以交通进去。有些我交通出来的,他们不领会;我有一些负担交通出来,他们也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原谅我,他当时说,“在这个地区里只有你可以和我交通得深一点。”我听见老弟兄说这些话,里面实在有些感觉,因为这个弟兄可以说他放下地上所有的一切,忠心地服事主,直至离世的日子,竟然在走到他人生最末了的时候,他会落到属灵的孤单里。

  弟兄姐妹们,我们承认这种光景经常会出现,现在在保罗身上也看到。你说像保罗这样属灵也会孤单?他是人,当然会有这种反应,但这反应不是为了他自己,他的反应乃是为着主的见证,他盼望提摩太赶快来,但不是来陪伴他。他又说,“你来的时候,一定要把马可带来。”这样是不是可以热闹一点?完全不是这些。你看到他盼望这些弟兄来,仍然是为着主自己所要作的。我们实在感谢神,你看见这一个人实在是走在十字架的路上,他里面有一个重担,但这个重担不是为了自己,仍然是为了主的见证。

  除了同心的人不多以外,外面的环境有两种的压力在那里。第一,就是他已经看见他殉道的日子快到了,在人的感觉上总是有点情绪了。另外,有些称为弟兄的,现在反过来去践踏他,这里提到铜匠亚历山大。以前已经提过这个人,这是教会内部的一些难处,这些难处完全是人背弃真理所带来的。这个铜匠亚历山大一直说复活的事情已过,他说甚至根本没有复活的事,这是教会持守真道的问题。我们也晓得在当时的教会里已经出现不少的异端。这些事情的出现,也叫保罗心里难受,从这些字里行间也能看到,这些传异端的人,他们巴不得把保罗除掉,因为保罗站在那里,他们传的异端就给阻挡了。

  我们看到保罗当时的处境,用人的话来讲,是内外受压。感谢神,尽管环境是这样的艰难,尽管他已经看见自己的尽头,但他的心思仍然放在神的旨意和真道上。所以他就说,“提摩太你赶快来,来时把马可带来。还有,我留在加布的那件外衣也要带来,还有那些书也要带来,更重要是那些皮卷,千万不要忘记带来。”(参13节)弟兄姐妹,一件衣服有什么了不起?但从这里看见,保罗是不大注意自己的人,甚至可以说,衣服都没有多一件,现在觉得可以多有一件衣服替换一下也好。你就看到他生活的态度,和他非常留意读一些书。什么书呢?这里没有说,只是说那些书你要带来。但能想象得到,保罗所看重的会是什么书呢?我们可以说是属灵的书,但在保罗里面最看重的是那些皮卷。什么是皮卷呢?就是圣经。这里所指的当然是旧约圣经,犹太人把圣经写在羊皮上,所以说是皮卷。你就可以看到保罗心里最看重的是些什么?还是神的心意和神自己的话,在神的话中继续等候仰望神启示的亮光。

 

在荣耀的盼望中走完地上的路程

  弟兄姐妹,看到一个将死的人心里所爱慕的,仍然是神的启示,不因内外的环境而叫他奔走的方向有任何的摇摆。弟兄姐妹,这是十字架的路,十字架的路上有许多的艰难,但十字架道路的方向是到主那里。如果只是有许多的艰难,但不能领人到主那里去,这还不是十字架的路。因为十字架不仅是一些难处,它一定会把人领到主那里。我们感谢神,我们看到保罗的心情的时候,你会否说,“保罗,你真可怜啊!”感谢主,你可以感觉保罗很可怜,但他却不感觉自己可怜,因为你看他自己怎么作。从十六节开始,“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那环境给他的孤单感觉是颇大的,但你看见他里面有很大的宽广。“但愿这罪都不归于他们”。

  保罗可以有这宽广的心,但他怎能在这种环境中继续站立呢?感谢神,这是十字架的道路,这是十字架的路程所显出的结果。“唯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主在我旁边,没有什么难处是我不能脱离的;主站在我旁边,我就能站立在这里,同时,我服事主的事也不受打扰。更感谢主,我们不知道这个事实是怎么样,是否从前保罗给人这样对付过,把他丢到斗兽场里面,然后他就跟狮子搏斗。因这里提起,哥林多前书也提起,这经历是怎样的,我们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保罗多次经历死亡的边缘,这个事实是肯定的。

  感谢主,他说,“我虽然进到狮子的口,神曾经把我救出来。既然过去祂这样救我,余下的日子,祂还要继续救我脱离这样的凶险。就算祂不救我脱离地上的凶险。”像但以理那三个朋友一样说,“王啊!我们的神必然救我们脱离这个烈火,就算神不施行拯救,我也不拜你的金像。”现在,保罗也说同样的话,主一定救我脱离。就算祂不救我脱离地上的难处,感谢神,“祂必定救我进入祂的天国。”从人的眼中看来,保罗死了。但在保罗的心思里,我是进入天国去了。这个进天国是指着第二章里说的,与主一同作王,进入主的荣耀。感谢赞美主,这是基督耶稣的精兵,这是一个走在十字架路上的人,他走到人的尽头时,他是将荣耀给神。

  感谢主,下面还有一些弟兄姐妹彼此问安的话,彼此在主里面记念,问安。我们感谢神,你看见一个在主里面的人,看见一个走在十字架路上的人,他走到路程的终点,在他心里面只有两件事情,一是主与祂永远的旨意;二是与一同作肢体的弟兄们的交通。我们实在感谢赞美神,这是“提摩太后书”的信息,我们敬拜赞美我们的主。我们读到这里,算是读过“提摩太后书”,当然里面还有许多宝贝的话,我们仰望主的灵亲自向我们说出来。── 王国显《提摩太后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