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提多书第三章

 

伍.会众中的劝诫(三111

  1 提多也要提醒在革哩底教会的信徒,有关他们对政府的责任。基督徒的态度是,所有政府都是神所任命的(罗一三1),政体可能是非基督信仰的,甚至是敌基督的,但有一个政府总比完全无政府好。无政府就无秩序,人民是不能在无政府状态下长久生活的,就算统治者个人不认识神,他在岗位上仍是“主所立的”,所以应受别人尊敬。基督徒要顺服作官的和掌权的。但如果政府超出神任命的范围,下令信徒违背神,那么信徒就应该拒绝,因为有使徒行传五章29节的原则:“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如果他因此被惩罚,就应顺服地忍受,像是为主忍受的。基督徒决不可参与反政府叛乱,寻求以武力推翻政府。

{\Section:TopicID=1064}附篇──基督徒与世界

  信徒应该遵守法律,包括交通法例,并交税款和其它征费。在正常情况下,他们应是守法的、有礼的和顺命的公民。可是,有三方面基督徒要与他们正常的责任行为有所分别。这三方面是投票、寻求当选参政和拿武器上战场。关于首先两件事,下列是圣经中有益的指引:

  1.基督徒身处世界,但不属这世界(约一七1416)。

  2.全世界的制度都在那恶者手中,都已被神定了罪(约壹五19下;二17;约一二31)。

  3.基督徒的使命不是要改进这世界,而是令人从世界得救出来。

  4.信徒几乎不能避免地成为世上国家的公民,但他的基本公民权是在天上的,因此他须以自己为一个客旅,在世上只是一个异乡人(腓三20;彼前二11)。

  5.没有当值的士兵会将今生的世俗事务缠着己身,恐怕这样会令招他当兵的主不悦(提后二4)。

  6.主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一八36),作为衪的使者,我们应向世界宣布这真理。

  7.政治本身性质很易被滥用而腐败,基督徒应与邪恶不公平的事分别出来(林后六1718)。

  8.在投票时,基督徒通常选一位认为是正直和诚实的人,但有时,神的旨意是要提升最卑微的人(但四17)。在这情况下,我们怎知道神的旨意是什么呢?怎么遵行神的旨意呢?

  另一个问题是:当国家命令他入伍,信徒应否参加战争呢?辩论双方的论点都很强,但在于笔者,平衡双方的观点,笔者还是倾向反对参战入伍的。以上列举的原则都支持这观点。但还有其它观点,(1)我们的主说:“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约一八36)。(2)衪也说:“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太二六52)。(3)取去人的性命与衪的教训的整体概念违背,主说:“要爱你的仇敌。”(太五44

  倘若他们的国家容许他们作凭良心的反对者和非战斗人员,那些反对以武力战斗的人会心存感谢。

  另一方面,很多基督徒男人曾为尊严而战斗,他们知道新约从正面的观点看待百夫长(例如哥尼流和犹流)。同样,军旅生活的比喻语言也用来表明基督徒的争战(例如弗六1017)。如果作军人本身是错的话,我们很难明白保罗为什么呼召我们作“耶稣基督的精兵”。无论人取那个观点,他不应审判或斥责那些反对的人,对于不同的意见我们应容纳。

  基督的门徒另外要尽的义务是:要预备行各样的善事。不是所有工作都是值得尊敬的──很多现代的广告都是谎话。另外,一些企业所卖的商品对人的灵魂、精神和身体健康都是有损的。为了得着良心上的平安,信徒应该避免作这些职业。

  2 基督徒不要毁谤。圣经其它地方尤其禁止说统治者的坏话(出二二28;徒二三5)──这个命令所有基督徒要记着,尤其在激烈的政治运动中,或在被压逼和被逼迫的环境中。然而这禁制是用来广泛地保护每个人,免受嘲笑、中伤、侮辱和言语上的欺凌所害。如果基督徒遵从这简单的观念不要毁谤,忧愁和烦恼之苦海是可以避免的!

  我们要和平,并且避免争吵。有两个人才能起争执。有一个人来要与艾朗赛博士为一件他所传讲又不重要的事争执时,艾博士这样回答:“好了!亲爱的弟兄,当我们到天家时,我们当中有一位准是错的,或许这人就是我。”这种精神可结束所有争拗。

  我们不要争竞。我们若不想象主耶稣,就很难想及这种德性。主耶稣脾气和善又有恩慈,爱好和平,善于与人修好。还有我们要向众人大显温柔和礼貌,温柔和礼貌都是基督徒应学习的美德。这主要是指谦卑地想及其它人,将别人放在首位,对他们说恩慈的话和作恩慈的服事。礼貌是服侍别人为先,服侍自己为后,在有机会时猝然出面帮助,并且对于别人的恩惠很快表示赞赏。他总没有粗鲁、低级和残酷的行径。

  3 在这段强调伦理道德的经文里,使徒保罗再次加插有关我们救恩的道理,强调救恩的目的是一个充满善行的生命。所要表达的意念是这样:(1)我们得救前的光景,3节;(2)我们救恩的性质,47节;(3)救恩的实际结果,8节。我们悔改归主之前的生相,神描绘得不折不扣。我们宣称知道一切答案,其实我们从前也是无知的,不了解属灵的真理,而我们的选择和行为都是愚拙的。我们从前悖逆神,同样也悖逆父母和其它权威。我们从前受魔鬼迷惑,又受我们自己歪曲的判断所迷惑,经常行错路,走进街角的死胡同里。我们从前服事各样不洁的坏习惯,奴役于邪恶的思想生活里,行各种易犯的罪。生命是一局对别人行恶毒和嫉妒的游戏。我们是不可爱的和自私的,我们也是可怜的,但我们却令别人比自己更可怜。我们是可恨的,又是彼此相恨的:邻舍相争、同事彼此斗争、业务竞争者互相倾轧、家人不和,都是生命中很悲哀的笔记!

  4 圣经的反语(但)之一终止了这幅人类堕落的惨淡图画。我们应对这反语何等感谢!这显示了神伟大的介入,使人从自我毁灭中得救。有些人称这就是神在人通往地狱路上的拦路石。

  但到了神我们救主的恩慈,和他向人所施的慈爱显明的时候……。这发生在一千九百多年前,主耶稣向世界显明自己的时候。在另一方面,神的善良和慈爱在我们得救的时候,显明给我们看了。这些属性的彰显,表露在衪差衪的爱子来到世间为反叛的罪人死之上。这个用词向人所施的慈爱是从希腊字 philanthropy 来。这字将爱、恩慈和怜悯的意念结合起来。神我们救主之名称是指父神──我们救主的意思是因为衪差衪的儿子,来到世间为我们的罪成为我们的救主。主耶稣也称为神我们救主(二13),因为衪承受了所要求的刑罚,使我们可以得宽恕和赦免。

  5 他救了我们,从罪的一切孽债和惩罚中出来──包括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罪。当救主死的时候,今天的人的罪仍是将来的,衪的死将罪全都遮盖了。但是福音最简单和最清楚的真理之一,总是最令人难以接受的,就是救恩不是基于好行为。人不能因他过基督徒的生活而成为基督徒,不是好人才能进天堂。圣经一致的见证是,人不能赚取救恩,或因功劳获得救恩(弗二9;罗三20;四45;九16;一一6;加二16;三11)。人不能以好行为救自己,在神的眼中,人的一切义行都像污秽的衣服(赛六四6)。人不能因过基督徒的生活而成为一个基督徒,人自己根本没能力过基督徒的生活。天堂不是好人去的,是那些藉神的恩典得救的罪人去的!

  好行为不可赚取救恩,只是得救之后所生的结果。那里有真正的救恩,那里就有好行为。所以我们读到,神救我们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救恩是怜悯的行动──怜悯在,公义就不在。公义要求应受处罚的受处罚;怜悯提供一条公义的道路,使刑罚可以避开。

  神藉着重生的洗拯救了我们。悔改归主是真正地做个新造的人(林后五17)。这里新造的人以洗澡的比喻表达出来。这与主耶稣所用的比喻相同,衪教导门徒重生只须一洗,然而,脱离不洁却须很多次的清洗(约一三10)。悔改的洗与浸礼无关,不是以水为身体清洗,而是以神的话将道德意念清洗(约一五3)。浸礼并不是这清洗的象征,乃是描绘与基督同埋葬,进入衪的死(罗六4)。

  我们的新生命也可以称为是圣灵的更新。神的灵带来伟大的改变──不是将新衣裳穿在旧人身上,而是将新人穿上新衣裳!圣灵就是重生的媒介,而神的话就是那工具。

  6 神将圣灵厚厚浇灌在我们身上。每个信徒自重生的一刻起就有圣灵内住在生命中。圣灵足以带来荣耀的更新,衪是藉着耶稣基督我们救主赐下的。就像法老王宫里一切的丰盛,藉约瑟赐给雅各的众子,同样神的祝福,包括圣灵说不尽的祝福,都藉主耶稣赐给我们了。耶稣就是我们的“约瑟”。

  可称颂三一神的三个位格都在我们的救恩里提到了:父神(4节);圣灵(5节)和子神(6节)。

  7 我们重生的实时结果是:我们因他的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透过在基督耶稣里的救赎,神以奇异恩典的作为算我们为义,我们也成为神为爱衪的人所预备的一切东西的后嗣。一切永琩蔽漕か鄍s我们与基督同在和使我们更像衪的,都是我们的盼望。

  8 当保罗说“这话是可信的”,我们是否认为这是指之前的部分,还是指本节的其余部分呢?他的论点似乎是这样:既然藉着如此伟大的救恩得救,我们过的生活就应与我们蒙召的恩相称。

  提多在革哩底的事奉要着重这些事情(17节已讨论过),好叫信徒能留心作正经事业。虽然正经事业可以指值得尊敬的职业,但较广泛的意思──一般的正经事业──很可能是正确的。一些教训能令一个人的行为,与他自称为基督徒的说话一致的,都是好的和有益的;所有教训该有个人的和实际的应用。

  9 当然,基督徒在事奉中要逃避很多的陷阱。在保罗的时代,很多分争是有关洁净的食物和不洁净的食物,安息日的条例和奉行一些圣日的;又有对于家谱的争论,不是关于先知的家谱,就是关于人类的家谱。另外,还有在律法之上附加的,繁复又纷乱的条例之争吵。保罗非常讨厌这一切,认为是虚妄无益的。

  在我们时代的主的仆人,要用心记着保罗的劝告,避免以下的思想的改变:

  专注规律,不专注属灵的真实。例如自古以来辩论用发酵的酒还是用葡萄汁,用发过酵的饼还是无酵饼,用大家的杯还是用个人的杯──以为这些就是圣经中重要的问题!

  争辩不重要的字句。

  偏重一个真理,甚至一方面的真理,而排除其它所有真理。

  把圣经内容灵意(寓意)化,直至变得不合理。

  神学理论的挑剔,对任何人都无益处。

  从字辞方面漫游,进到政治小道或进到基督徒的大行动上,反对这样,又反对那样。

  当世界正走向灭亡时,花珍贵的时间在这些事上是悲哀的!

  10 那些专注在这些小事上的人是分门结党的异端者。5他通常执一音符,便举世奉响,很快他便聚拢一群有共同兴趣的人。他们对事情都有反面看法,其余的人就被他们排挤出去。他不会放弃教条上的拿手好戏,更喜欢将会众划分党派。教会总不可容忍这等无意义的事。如果一次或两次的警告,他都不停止行动,他就应被逐出当地教会了。基督徒也应避免与他有社交上的接触,希望这种排斥可令他悔改,对神的话有更平衡的看法。

  11 为怕一些人认为这等人对教会并没有很严重的威胁,使徒保罗严厉地品评他为已经背道,犯了罪,自己明知不是,还是去作的人。他的行为是离经背道的,而不是基督信仰的另一个版本。他组成小组或党派犯罪。他自己明知不是,还是去作,因为他在负责任的基督徒警告之后,仍固执地偏行自己的恶。

 

陆.总结(三1215

  12 使徒保罗向提多提出一些短的指引,以结束本书信。他计划打发亚提马,或是推基古到革哩底来帮助他。我们已知道有关推基古的事(徒二○4;弗六21;西四7),但亚提马的事就不知道了。看来从提摩太后书四章12节,我们知道推基古被差往以弗所去,不是往革哩底去,所以亚提马很可能代替他往革哩底。当他到达时,提多要往尼哥波立,因为保罗已经决定在那里过冬。在那时期,最少有七个城市名叫尼哥波立,但多数的评注家都相信提多选择的是在以彼流的一城市,在希腊西面的。

  13 提多将有探访者──律师西纳和亚波罗。或者他们就是将保罗的信带给提多的人。那时候有两种律师──律法师,解释宗教法律的人;辩护士,处理民事法诉讼的人。我们要决定西纳是属于那一类别,笔者认为应属于前者,因为很可能他被召来是要帮助提多平息在摩西律法上(9节)冗长的争吵。如果他是个民事律师,他必是个诚实的人!另外的亚波罗,我们在新约使徒行十八章2428节和哥林多前书读过关于他的事。或者所指是同一个人。当保罗告诉提多要赶紧给这两人送行时,包括劝告他要在他们留在革哩底的日子殷勤地接待他们,并且为他们前行的路程预备一切所需的。

  14 提多要教训其它基督徒(我们的人)显出殷勤接待来,要照顾病中和软弱的人,并且对有需要的人乐意施赠。工作不只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需要和欲望,他们也要有清晰的基督徒异象,叫他们赚钱也为了与一些少得权利的人分享(参看弗四28下)。这样可救他们从自私自利的不幸中,和浪费不结果子的生命悲剧中得着自由。

  15 结束的问安不应被看为平凡和不重要。在一些国家,基督徒的数目小,他们或被藐视,或被逼迫。这些仁慈的说话可传达很多的爱、友情和鼓励。同使徒保罗在一处的人问候提多,而提多要代为将这些问安转达给好些人,他们因有信心而爱保罗和他的同伴。最后,保罗以支配他生命的主题──主的恩惠──来结束这封书信。

  愿恩惠常与你们众人同在。阿们。

 

评注

 

1 (一1)参看以弗所书第一章和罗马书第九章,可更全面了解拣选的道理。

2 (一6)很多人相信尽管离婚有时是可行的,但教会职员不应是个仳离的人。

3 (二7)很多时(看新英王钦定本脚注),批判性文本喜作省略,这版本大部分根据古老而又现存的抄本,主要来自埃及。英王钦定本和新英王钦定本喜欢用传统版本(TR)。这版本通常但不一定也受到主要的抄本(主要文本)支持。

4 (二14)在今天这点看来很古怪,因为“特殊”的意义已经改了。英王钦定本是很准确的翻译,很多所谓“错误”(像这里的)是因为差不多四个世纪以来英语意义上的改变而已。

5 (三10Heretic 这个字(英王钦定本)是来自一个希腊字,意思是喜爱倾轧的或爱分裂的(新英王钦定本)。一个分裂教会的人通常教导错误的或“异端的”道理。但这是 hairetikos 后期发展出来的。

──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