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提多书第三章

 

第五段 信徒应有的品行(3:1-11

一.奉公守法(3:1

1     保罗对罗马教会的信徒,也同样地教训他们要服地上政府的权柄(罗13:1-4);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但注意本节末句“预备行各样的善事”。在圣经中“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是指神所要我们行的善,亦即遵行神的旨意(参弗2:10;提后2:21;3:12-17)。所以“顺服作官的,掌权的”,是以那些官和掌权者都是按公正行善,不抗拒神的人而论。倘若政府的命令使我们背弃信仰,则依照使徒和许多古圣徒们的榜样,“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5:29)。

使徒彼得的书信中亦有相似的教训──“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善的臣宰”(彼前2:13-14)。注意:“为主的缘故”是整个教训的关键;换言之,只要能叫主的名被人信服,得着荣耀,对主福音的见证有利,信徒就应尽量顺服人的一切制度,在国家社会中,成为一个奉公守法的公民。帮助社会的安宁进步,这也是信徒应有之本分。

二.柔和待人(3:2

2     “毁谤”就是说别人的坏话,使人受亏损。基督徒无论对谁都不可说人的坏话,自己喜欢的人固然不说,就是自己不喜欢的人也不应当说,乃应随时说造就人的好话(弗4:29)。

“不要争竞”,毁谤与争竞有关。为着要使自己显得比别人好,往往除了尽量显露自己之外,还要把别人说坏了;所以毁谤和争竞总是连在一起的。

“争竞”就是不等候神的高举,要自己高举自己(参诗75:5-7;彼前5:6)。

“总要和平”,和平是圣灵的果子之一(加5:22)。我们所传的福音被称为“和平的福音”(弗2:17),每一个已经与神和好了的人,也都有责任劝人与神和好(林后5:18-19);所以不论别人怎样争权夺利,神的儿子“总要和平”

“向众人大显温柔”。真正的温柔不是只在某一两个人跟前显得温柔;乃是向“众人”都显得温柔,那才是圣灵所结果子之“温柔”。主耶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太11:29),所以温柔的信徒是像主的信徒。

三.圣灵的更新(3:3-7

这几节把信徒未重生之前与重生之后的情形作一比较。说明信徒不该像未重生前那样过着各种罪恶的生活;乃当表现神儿女的美好见证。不论对政府,对一般人,都应当如上文所说的,晓得行各样善事,不与人争竞。这样才不辜负神藉圣灵重生我们的恩典,也才足以显示我们是有永生盼望的属神后嗣。

1.重生之前的景况(3:3

3     保罗追述已往未信主的情形。在此共提及九项:

1.“无知”

指对神的事愚昧无知,对于永死的痛苦与永生的福乐全无感觉。

2.“悖逆”

指不服真理、背叛神。不信的人被称为“悖逆之子”(参弗2:2),心中有邪灵运行。

3.“受迷惑”

受罪恶、各种今世虚荣,以及假宗教的迷惑。

4.“服事各样的私欲”

未信主之前作各样私欲的奴仆。奔波劳碌,竭尽心思才智,不过为满足肚腹、男女、争名贪利……等各样的私欲,整个人生变成服事私欲的人生。

5.“宴乐”

按新旧库译本,及英希对照本之英译,此“宴乐”应与上面私欲连在一起──“各样私欲和宴乐的奴才”

6.“恶毒”

圣经小字作“阴毒”,指深藏不露之毒计,暗中害人。

7.“嫉妒的心”

就是不愿意看见别人比自己好的心。有嫉妒的心,就必然会暗中设法陷害自己所嫉妒的人,如扫罗之对大卫(参看撒上18:6-30)。

8.“是可恨的”

即可恶的。我们本来是值得人憎恨的。

9.“彼此相恨”

不但自己本身可恨,且彼此相处时,又互相恨恶。根本原因在我们的生命已经败坏。

2.神恩慈显明的时候(3:4

4   本节表示,神我们救主要拯救我们的恩慈,早已蕴藏在祂心中;但却照祂的时候逐渐显明出来。对于整个人类救赎计划之实施,神有祂的时候(参加3:23-24;4:4-6);对于每一个灵魂的拯救,神也有祂的时候,到了祂的时候,“祂便救了我们”(多3:5)。

3.重生的洗(3:5-6

5     本节提及神的拯救有两个要点:

1.祂为什么救我们?

不是因我们有什么好,乃是因祂自己的怜悯。意思与弗2:8-9相同:“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2.祂怎样救我们?

“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

“重生的洗”是什么洗?

这一定不是水洗。重生是圣灵的工作,就是从圣灵而生(参考约3:6-8)。水洗并无除罪的功效,只求在神面前有无愧的良心(彼前3:21)。约3:5“水和圣灵生”“水”应指神的道而非洗礼。彼前1:23说:“你们蒙了重生……是藉神活泼常存的道”。可见约3:5之水实即象征“道”(参雅:18)。这“重生的洗”应指信徒重生得救时受圣灵的经历而说。基督由圣灵道成肉身(这是一个奥秘),教会亦因圣灵的洗而成为基督的身体。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也是一个奥秘(弗5:30-32)──“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林前12:13)。按身体的教会而论,是在五旬节时因圣灵的洗而诞生;按信徒个人来说,是重生时受圣灵的经历,也就是灵洗的经历,使他们成为那已经诞生了的奥秘“身体”的一部份(有关圣灵的洗请参阅拙作《圣灵的工作》)。

“和圣灵的更新”。圣灵重生了信徒,因而生命首次更新,成为新造的人(林后5:17);且又住在信徒心中,使他们的心灵意念都继续获得更新、变化(罗12:2),能以明白神的旨意。

16        “厚厚浇灌”就是很丰富地赐下。“浇灌”原文字根ekcheo{,就是“倾倒”“流出”的意思。在路5:37被译作“漏出”,约2:15译作“倒出”,罗5:5译作“浇灌”“厚厚浇灌”只是形容神所赐恩膏之丰厚,如膏油倾下来那样;但无理由表示,这是指信徒对领受圣灵方面之另一种特殊经历说的;也不能因此便推想圣灵只是一种流质。“身上”不应被强调为身体上,它的实际意义是指临到我们这个人。

4.永生的盼望(3:7

7     本节继续第5节的意思。祂照祂的怜悯藉圣灵重生我们,为叫我们因祂的恩称义。“重生”就是得着永生神的生命。主耶稣说重生是由圣灵而生(约3:3-5),但圣灵所生的是什么生命?主在约2:15(即该论题之结语)说“使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这永生之生命全然是出于神的恩和人的信,不是“我们自己所行的义”所能得着的;故本节下半“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就是可以成为有权承受神属灵产业之儿女的意思。

“永生的盼望”,永生是我们信的人所已经得着的(约5:24)。何以又称为盼望?这盼望是否表示“永生”尚未得着?不是。虽然我们现今已经得着永生的生命,却还未实际进入永生之境界中,乃是仍在物质的世界活着;所以在永世中永生所能享用的福分,对我们来说仍是一种盼望。

四.留心作美事(3:8

8     在教牧书信中,保罗常提及“这话是可信的”(提前1:15;3:1;提前4:9;提后2:13)。晚年的保罗,愈多经历救恩的真道,愈觉其真实可信;因而在言谈之中,不知不觉有这种感叹。另一方面,这句话似乎暗示当时的教会对于纯正之真道,已渐感厌烦,而不深切地感到它的可信;因而使徒一再地提醒我们“这话是可信的”

“我也愿你把这些事,切切实实的讲明”,怎能切切实实把真道讲明?必须自己先信得十分真切确实。“这些事”,当然是指该章1-7节的教训;正如2:15“这些事”是指上文的教训一样。

把真理的道切实讲明的结果,可使那些“已经信神的人留心作正经事”。基督徒若因信靠神而不务正业、不好好作工,将完全误解了圣经真理的结果。他们若明白真理必然会殷勤作工,不求人的济助;保罗对帖撒罗尼迦的信徒也有类似的教训(参帖后3:7-12)。

“作正经的事”,圣经小字作“留心行善”。中文新旧库译本作“留心爱护维持各样善工”K.J.V.might be careful to maintain good works,与英希对照之圣经相同。是则所谓“留心作正经事”,不是指普通事,乃是留心作主的圣工。

五.远离背道者(3:9-11

1.要远离的事(3:9

9   在提前1:4;6:4,20;保罗对提摩太亦有类似的吩咐。犹太人一向重视家谱之探究,以显示自己先祖之光荣。革哩底教会似乎亦遭遇以弗所教会相似的传异端者,因此他们对律法与恩典多半弄不清楚;再加上些犹太人特有的夸口和偏见,以致常引起各种“辩论”“分争”“争竞”。这些事对信徒,不论在真理、知识或灵性方面,都是无益的(详参提前1:3-4批注{\LinkToBook:BookID=112,TopicID=106,Name=第二段  指斥異端的荒謬 (1:3-11})。

2.要远离的人(3:10-11

10    10“弃绝”的原文paraiteomai,由para(在旁)及aiteo{(求)二字合成,是拒绝、请辞、避免的意思。在路14:18译作“请(准我)辞了”。在徒25:11及提前5:11译作“辞”,提前4:7;提后2:23;12:25均译作“弃绝”。来12:19则译作“求”entreat)。

11  11节之“背道”,原文ektrepho{,由ek(出)与strepho{(转)二字合成,新约只用过五次,有转出,转弃,转离等意。在提前1:6译作“偏离”,提前5:15译作“转去”,提前6:20译作“躲避”,提后4:4译作“偏向”,来2:13译作“歪脚”;只有本节译作“背道”,语气似乎译得太重。这些分门结党的人,尚未能与“离道反教”之人同列,乃是“犯了罪,自己明知不是还是去作”的人。对于这等人应当推“辞”他,其意大概指应拒绝和他们合作,不许他们参与圣工活动,或对他们请求的帮助予以推辞。

问题讨论

圣经教训信徒当顺从掌权者有无范围,有何其它类似教训?

毁谤与争竞有何关系?信徒当如何待人?

信徒未重生之前的景况如何?

什么是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

“浇灌”在圣经中还有什么其它译法?圣灵只是一种流质吗?

“永生的盼望”这句是否表示信徒还未得永生?

怎样把真道切实讲明?

保罗要我们远离什么事?什么人?何故?

保罗为什么要提多弃绝分门结党的人?

第六段 最后的嘱咐(3:12-15

一.速到尼波哥立(3:12

12    “亚提马”Artemas),圣经他处未有提及他的事,其名字的意思是“底米丢女神所赐的”。看来在他还未信主之前,是拜偶像的,也许在保罗于以弗所布道时才信主的(参徒19章全)。

“推基古”,保罗第二次游行布道回程时,他的名字列于保罗的同工之中(徒20:1-6)。保罗第一次在罗马下监时,他就曾受命把以弗所书及歌罗西书带给小亚细亚教会;而保罗的第二次在罗马下监,他仍是保罗的忠心同工,并受打发到以弗所接替提摩太的工作,好让提摩太可以赶到罗马与保罗相见。(见提后4:12

在此说:“我打发亚提马,或是推基古”,看来保罗已打发亚提马去革哩底;故提后4:12中,推基古才被打发到以弗所。

“你要赶紧往尼哥波立去见我”。尼哥波立是马其顿西南方的一个海口,靠近亚该亚。此时保罗似在前往马其顿途中,所以要提多赶紧到尼哥波立与他相会。按提后4:19-21的记载,大概保罗在尼哥波立与提多相会,即一同继续南下至哥林多,又转往米利都,准备去以弗所与提摩太会面(提前3:14);但在未到以弗所之前,即再度被捕,交回罗马狱中。其时保罗知道自己殉道期近,便写了提摩太后书,并重新打发同工至各工场。

二.为亚波罗送行(3:13-14

13    注意本节末句“叫他们没有缺乏”,说明了为什么保罗要提多为律师西纳和亚波罗送行的原因。其意是要提多留意他们的需用,在送行时顾念到他们行程中的费用,不叫他们缺乏;注意,保罗叫一个传道人顾念一个律师,叫他没有缺乏。

14    此节在新旧库译本中译作“连我们的人,也要为着诸般的需用,学习实行维持各样的善工”

这样14节是与13节紧连的,它不是指一般信徒要学习正经事,预备所需用的;乃是指保罗的同工们,在工作上,要学习信靠神,以维持工作的需要。神的工人不但要学习为自己的生活信靠神;也要学习为工作的需用信靠神,才不致于不结果子。

三.问安与祝祷(3:15

15  全节比较特别的是“请代问那些因有信心爱我们的人安”。这是所有保罗书信中没有用过的。这句话与约一5:1“凡信耶稣是基督的……也必爱从神生的”,意思十分接近。信心是爱心的根基(弗3:17),信徒所以爱主的仆人,是因为从他们所传的道中得着信心,领略了基督的爱,所以才会爱从神而生的人。保罗这句话,似乎暗示有些人虽然也装着爱他们的样子,却不是真心爱他们。那些人并非被主所感动,因爱主而爱主的仆人;乃是分门结党另有企图。所以这句话把问安的祝祷的范围缩小了;只对信徒而发,并不包括传异端者在内。

问题讨论

尼哥波立在什么地方?保罗与提多会合后准备到那里?

保罗叫提多要顾念律师西纳和亚波罗,叫他们没有缺乏。有何要训?

本书之祝祷语中有什么特别的句子?―― 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