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286}第一讲 服事主的依据

 

(一14

  我们要开始看提多书。我们读提多书的时候,发觉它的内容好像跟提摩太前书差不了太多。我们就会发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圣灵把两封那么类似的书信都收在圣经里?既然是差不多,选其中的一封书信留在圣经里就可以了,为什么两封书信都留在那里?当然,弟兄姊妹们,我们如果细细的去读的时候,我们就会发觉,提摩太前书跟提多书,在字句上面好像是重复,但是他们就好像马太、马可、路加这三卷福音书一样,字句好像是差不多,但是重点却是不一样。我们看进提多书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虽然都是说到怎样处理教会内部的安排,但重点是不一样。

 

提多的一些事

  保罗我们是熟悉的,提多我们也不能说是陌生。虽然使徒行传里提到提多的事情并不太多,但是书信里提到提多,却是有好多遍。我们从使徒行传和书信的记录上面,可以看见提多是保罗一个非常亲密的年青的同工。感谢主,在保罗的同工群里,提多是与保罗非常亲密的一位,所以我们看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保罗称这两个年青人作“亲爱的儿子”,在中文的翻译上是这样,在英文的翻译上面,虽然没有“儿子”那么明确,但是还是有这种感觉。但是在准确的意思上面,保罗没有意思说,他们是“儿子”,连“孩子”的意思都没有,待会我们看到那里的时候,我们再留心注意一下。

  提多书跟提摩太前书,应当是保罗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写的,都是保罗在第一次被捕,在罗马坐监释放以后,还没有第二次被捕以前中间的那段时间里写的。所以是保罗比较末后的书信。这就是孙弟兄给我们读到保罗最末后的交通所提到的。提多书不是最末后的,但是也是列在末后的阶段里。

  我们留意提多书怎么开始,我想弟兄姊妹们,你留意提摩太前书,保罗对提摩太说到他自己的时候,是说,“奉我们救主神,和我们的盼望基督耶稣之命,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在提多书里,弟兄姊妹你又看到保罗说到他自己的时候,就说了比对提摩太说的多了一些。我不知道提摩太跟提多两个人,那一个年纪比较大一点,我们没有足够的数据去决定这个事实,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两个人年龄相差并不太远。但提摩太可能要稍微年长一点点,并且提摩太跟随在保罗身边的时间,也许会比提多又长一点,又多一点。所以保罗跟提多说话的时候,就好像说到神的事情,就说到比较宽广一点,又多一点,不像对提摩太说得那么直接了当。因为我想,一些话对提摩太来说,是耳熟能详的,提多也许在这一方面,还是需要多一点的知道,所以保罗在说到他自己的时候,话就多了一点。但是这个多出来的话,是有真理的成份的,倒不是在那里说他自己的话。

  弟兄姊妹记得,我常常点出一件事实,就是圣经既然都是神所默示的,所以圣经里面的话,就不单是当时说话的那一个人的话,也同时是圣灵向人说的话。如果我们能掌握住这一个事实,我们对神的话语的领会和持守,就有不一样的心思。我非常不甘心看到有一些人说,保罗的神学,彼得的神学,约翰的神学,某某某的神学。我们每一个人在那里交通一些话的时候,人家就说,这是某人的神学,这样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我们必须看准,圣经里面的话,不管是从那一个人的嘴里说出来,或是笔下写出来,那要说话的乃是圣灵。因此我们读到圣经本文的时候,我们就看到神话语的严肃性。

 

神的仆人

  提多书第一章一开始,头一件事情摆出来,“神的仆人”,这是在提摩太前书没有提到的。也许提摩太老早就知道,保罗实在是神的仆人,提多也许是年青一点,所以他对这一个事实,也许没有掌握得那么准确,所以圣灵就藉着保罗,一说出来的时候,就说出了一个事实,“神的仆人”。这个神的仆人,不是保罗自己在那里给自己加上去的一个头衔,而是圣灵在那里所承认的保罗的职事。弟兄姊妹你晓得,人天然最喜欢给自己扩张,就是夸张,夸大。但是你读到这里的时候,你里面一定能碰到一件事情,就是圣灵承认保罗的职事,他是神的仆人。

  什么样的仆人?我们现在一听起“神的仆人”这样的一个说法的时候,我们就或多或少觉得,这个是很尊贵很尊贵的,当然在属灵的实际里面,这的确是一个很尊贵的事实,因为是服事神。但是在这一个地方,在圣经里面,一提到神的仆人的时候,他不是给我们现在人对神的仆人所领会的那一个观念,我们现在常常听见人家说,“某某人是神的大仆人。”“某某人是神的仆人。”好像作神的仆人这一件事情是很有讲究的。严格说起来,的确是很有讲究的,不过不是一般人所以为的讲究。圣经里所提到作仆人的那个“仆人”,特别是说到作神的仆人的那个“仆人”,如果翻译得很准确就不大好听,因为很直接的翻准,那就是“奴隶”,翻译得文雅一点,那就是“奴仆”,听起来好听一点,但是实质是一样。

  弟兄姊妹们,在这里,保罗说到他在神面前是站在一个作奴仆的地位上,来等候神的差遣。他完全是站在一个服从命令的位置上面,来接受神的安排,或者说是神给他的托付。不像现在很多称为仆人的人,他们在出主意,然后就开展服事。我不敢说保罗他不出主意,不过保罗绝大部份是在等候神的心思。假如他在神面前要出一些主意,他也不作定规说,“非要如此不可”。如果神不点头,他就不勉强,只有一次例外,就是最末了一次上耶路撒冷,结果就闯了祸。当然从人来看,是闯了祸,但是感谢神,神有够用的恩典,把祸转变为祝福。

  我们看提多书一开始的时候就提到神的仆人的职事是什么呢?是“耶稣基督的使徒”。“使徒”就是受差遣的人。受差遣的人是被差遣的,他不是差遣人的,所以保罗在神面前的职事,就是作耶稣基督所差遣他去要作的工。感谢主,这是我们都很熟悉的。按着一般来说,保罗就这样介绍他自己就够了,因为这样已经很清楚了,“神的仆人,耶稣基督的使徒”,就是说,我是等候神的人,我是作基督耶稣差遣的工的人,这就把保罗的身份说明得很清楚了。

 

在神的启示里接受职事

  但是你看保罗,在圣灵的引导的底下,在下边就说了一大堆的话。并且这一大堆的话,弟兄姊妹,我们说坦白一点,我们细细去读,有些时候好像摸不到头脑,好像讲得很复杂,尤其是在中文的翻译里,有一两句话,更叫我们感觉很为难。感谢赞美主,我们细细去留意的时候,这里面所提到的话,都跟保罗在神面前作仆人,作使徒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我们看看保罗,他怎么去接受这样的一个职事。

  弟兄姊妹注意,保罗接下去就马上说,他是“凭着神选民的信心,与敬虔真理的知识,盼望那无谎言的神,在万古之先所应许的永生,到了日期,藉着传扬的工夫,把祂的道理显明了。”不仅是中文的翻译叫我们读得有点为难,你就是读英文圣经也一样觉得有点为难。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试着把我个人的一点体会交通一下。我不敢说一定就是原来的意思,但是我想总应该比现成文字的表达也许会明确一点。尤其是在中文的翻译里,我们觉得有些事叫我们觉得很困扰,“凭着神选民的信心”是什么一回事?这个“选民”是指旧约的以色列人?还是指着新约的教会?这个我们好像搞不清楚。如果是一般来说,说到选民是指以色列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保罗作使徒,作神的仆人,乃是根据以色列人的信心,这不是叫人有点困扰吗?怎么可能根据他们的信心,我现在来作神的工?然后又说,“与敬虔真理的知识,来盼望那无谎言的神,在万古之先所应许的永生。”这些话本身没有太大的难处,但是一连到那个选民的信心,我们就觉得,这些话究竟是指着什么来说的呢?

  我不说一些叫弟兄姊妹们感觉受搅扰的话,我先说出这一段的话,圣灵向我们指出的一些实际,然后在字句里,我把我个人的一些体会,来给弟兄姊妹们一个在文字上调整一下的说法。保罗在这里实在要说出来的,乃是他在信心里接受神的启示。因着接受了这个启示,就带出了一个非常确定的盼望,叫他所作的,乃是作到神永远计划里。弟兄姊妹,这一段话就是说到这件事,“我服事神,我接受主的差遣,因为主在信心里给了我一些启示,这个启示对我个人来讲,是确定了我的荣耀的盼望。对神永远计划来讲,乃是把我带进祂的永远计划里,去作成祂所要作的。”

  这里面就给我们看到,我们在神面前的服事有一条路,我们是怎么开始来服事呢?不单是像保罗这样,他是完全分别出来去事奉神,就是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我们是有地上的工作的,但是我们也事奉主,那个事奉的原则仍然是一样,一切的服事必须要根据启示。怎么样得着启示呢?当然,这个是神自己负责的,神向我们解开,我们就有启示。但是问题不在神有没有向我们解开,因为神向我们解开祂的心意,这个是神自己要作的事情,我们一点都不必担心。我们所要留意的就是,我们有没有一个实际的信心,去把神向我们解开的接过来。

  我们常常说,信主的人有很多道理,也许应该说是,很多属人的道理。但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要注意,你看到很多人能把道理说得头头是道,但是你一摸到那属灵的实际的时候,他们就觉得,我们说的跟我们里面所有的把握,好像并不能调和。为什么呢?关键就在这里,一个是从理智里去接受认识,另一个就是在信心里去接受启示。内容可能是一样,但是知识是存留在我们思想里,启示是存留在我们心里,思想是可以改变的,但在心里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保罗在这里说出,他在神面前的事奉,完完全全是从启示里作开始的,在启示里知道神要作什么,也知道神要怎么作,并且还知道神在什么时候作。

  弟兄姊妹们,这几件事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常常说,“神的旨意,神的旨意。”我们有些时候是简单到一个这样的光景,单纯是好的,简单就不大对了。我们说,我们简单到一个什么情形呢?我们常说,我们要寻求神的旨意,我们以为神的旨意就是那么一件事,这个事情显露出来了,我们就明白神的旨意。但弟兄姊妹们,当我们真正去接触神旨意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忽略这三件事,一定要有这三样在其中。一个就是神要作什么?一个就是神要怎么作?一个就是神在什么时候作?我们承认自己的贫乏,我们常常一知道神要作什么,我们就以为知道神的旨意了,现在马上就要动了。但是怎么动法也是自己去设计。

 

启示的实际内容

  弟兄姊妹们,保罗在神面前服事,他的职事不是这样开始。那好,现在我们稍微掌握了这里的意思的时候,在字句上面,我试着这样来说一说,弟兄姊妹看看合宜不合宜,“神的仆人,耶稣基督的使徒保罗,凭着神拣选的信实,和依据神性情的真理知识,盼望那无谎言的神,在万古之先所应许的永生,到了日期,藉着传扬的工夫,把祂的道显明出来。”我个人看,不是选民的信心,是说到神自己拣选的这一件事上所显出的神的信实。说到“真理的知识”,乃是根据神的性情发表出来的。这些事实一解开,这个就是启示。我们看到这样的启示,里面就发生了盼望。因为你看见神拣选的恩典,你也看见神负责要完成祂所拣选的工作,并且当祂在完成祂所要作的过程里,祂是按着祂的性情来执行的。藉着祂性情所执行的,道路也好,方法也好,对人来说,都是根据神的性情。根据着祂要作的是什么?乃是要把祂在万世以前所应许的那永远的生命来显出来。不仅是显出来,而且是作成功。祂什么时候作成功呢?就照着祂的时间,藉着一些宣告的工作,把祂心里的话显明出来。

  这完全是说到神怎么兴起祂的工作。神从启示里,把祂所要作的说出来。然后,在祂自己所安排,所定规的时间里,兴起人来接受祂的工作,这样就显明神所要作的。保罗说,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形底下,从神的手里接受了祂的差遣。所以他说,“这传扬的责任,是按着神我们救主的命令交托了给我。”现在我们就要问,保罗对提多说那么多的话,或者说,圣灵藉着保罗向提多说那么许多的话,有什么目的?从这里我们看到,如果提多在这一方面的学习,认识和操练,已经是成长了一点,圣灵就不会说那么许多的话,因为提多已经有把握了。

 

超越难处的服事

  但是提多在他当时的服事和前面的服事,实在是有非常多的难处,弟兄姊妹你晓得,在当时的环境里,下文我们就看见,保罗写这一封信的时候,提多是在革哩底。这革哩底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糟糕在什么事上呢?底下就说,革哩底的一个先知描写革哩底的人,第一,是常说谎的。第二,是恶兽,是很凶残的。第三,又贪吃,这里说又嘴馋。这不是说,我肚子饿了,我要吃东西。人饿的时候他当然要吃东西,就是不饿的时候,他还是要吃,就是要吃,这是嘴馋。弟兄姊妹晓得,嘴馋是什么一回事,看见什么都要吃,好的要吃,坏的也要吃,因为是嘴馋,不吃嘴巴会发痒。第四,又懒。

  弟兄姊妹,提多当时是处在这样的一种环境里面,这个是小环境。大环境又是怎样呢?弟兄姊妹晓得,那一个时候是罗马皇帝已经对教会开始逼迫了,同时在教会内部也有不少的异端,和一些虚假的教导,不准确的教导冒出来了。弟兄姊妹,在这种大环境里,一个年青的服事主的人,实在不知道要从那里来开始,所以圣灵就藉着保罗说话了,说出他们服事的基础在那里,他们职事的根据在那里。你说,知道那职事的根据和服事的凭借是什么,那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感谢主,你不要去想怎么解决问题,你要看见一件事,圣灵在那里解开一个秘密,乃是说,一个实在爱在神的心意里去服事的人,神是负责作供应的。弟兄姊妹们,这个是非常宝贵的,神来负责作供应,这一件事是从来没有更改过,但是我们的经历好像并不是这样舒畅。你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经历跟神所发表给我们看见的好像不能调和?弟兄姊妹们,不是不能调和,而是我们自己没有让这个调和出现。我们承认我们很熟悉的一些愚昧乃是不让神作工,我们总是有意无意的觉得是我在作工。当然,我们要作工,但是我们作工的根据是什么?是让神去作工,然后我们就跟着神所作的作上去。如果没有让神先作工,我们就自己作起来了,结果当然是不调和。

  感谢神,人可以常常忽略,但是神却没有失信。什么时候我们会让神作工,我们就是享用服事的恩典。不是背重担,乃是在享用主来作供应。我们感谢神,如果我们体会到,圣灵藉着保罗对提多先说了这么一些话,我们就了解,不在乎环境的凶险,不在乎工作担子的轻或重,也不在乎服事的内容是很轻易的接受,或者很不容易的接受。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整个服事所需要得的供应,不是根据我有多少,乃是根据那一位作我们供应的主。祂是没有谎言的,祂说了就一定作。并且祂又是信实的,祂绝不会中途停止。

  感谢神,我相信如果当时提多实在在大环境里看到一些事情,叫他里面感觉害怕。如果他能领会圣灵向他说的这一段话,他里面就一定会开朗了。提多也许是比提摩太在属灵上面刚强一点,所以你没有看见提多在哭。你看到提摩太就哭了很多,以致保罗除非不想到他,一想到他,他的特点就是流眼泪。感谢主,虽然是这样,但是不能凭着人的血气和人的刚强,其实人的刚强,说清楚不过是人的刚硬。我们感谢主,一切的服事是根据神的启示,和神自己作的供应。保罗的服事,不是根据他自己的倾向,乃是根据主的拣选和托付。

 

保罗心里的提多

  好了,现在他就说到提多那里去,他现在写信给提多,提多是谁呢?就是“照着我们共信之道”,共信之道就是下面所说的一大堆的话。现在我们就晓得,为什么圣灵在那里说这一大段的话。提多啊!你跟我都是照着这样所确信的来服事神,并且在我们服事的关系上面,你“作了我的真儿子”。弟兄姊妹们,这里我又要说话了,真的儿子吗?有人就说,这是真儿子,不是说,是真的儿子。弟兄姊妹你晓得吗?这段话就是说,你亲身生下的儿子,不一定是像儿子,现在是没有血统关系的人,却是有了儿子的实际。弟兄姊妹们,千万不要这样想,这里绝对没有提到儿子的事实,因为一提到儿子的事实,就和一个非常明确的真理的原则有抵触。

  我不知道弟兄姊妹们,有没有留意到,我们每一个人来到神的面前,神给我们当中彼此的关系是什么呢?如果说和神的关系,就是一同作儿子,那就是在神儿女们中间,我们是彼此作弟兄。保罗是不是提多的弟兄呢?当然是。如果你说属灵的关系就是弟兄,不说属灵的关系就是朋友,总不能变成父亲跟儿子。你说感情上可以是这样,是可以有这个感觉,但在属灵的事实上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因为神已经肯定了一个事实,我们在基督身体里是彼此作弟兄,所以绝对不能越过这样的界线。

  既然这里是有这样的一个抵触,圣灵在这里说的话,事实上是说出一件什么事呢?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注意,这里的“儿子”,中文也好,英文也好,英文有些时候也不是“儿子”,有些还是“儿子”。但是在希腊文里,这一个字就是约翰一书的“小子”。这个“小子”,乃是说到在感情上面的一个非常宝贝的感觉。我们以前看约翰一书,关于“小子,少年人,跟父老”的时候,曾经提了一下,这个“小子”所发表出来的感情,乃是说,“我最亲爱的心肝宝贝”,弟兄姊妹们,这完全是一个感情上的感觉,不是一个实际的关系,如果是一个实际的关系,不管这里是从血缘来看也好,从属灵的实际来看也好,都是跟真理有抵触。

  感谢主,我们实在看到,当时保罗跟同工们的关系,我们也实在看见,为什么神那么祝福保罗的服事,因为保罗有好多宝贝的同工。当然不是说,保罗所有的同工都是好的,但是保罗的确有好多很宝贝的同工,同年龄的,年幼的都不少。当然,保罗也有一些不太好的同工,像腓立比教会那两个姐妹,这些都是叫保罗担上很多的忧愁,起码在他最末后的那段路程,也叫保罗担上忧虑。不过她们也曾经是保罗感觉得很好的同工。

  在保罗的感觉里,他最宝贝的两个同工,就是这两个年青的肢体,一个是提摩太,一个是提多。在这两个人身上,保罗就说他们是“作我的好孩子,好孩子的,宝贝的孩子提多。”弟兄姊妹你就看到,在关系上是弟兄,在感情上,我实在没有办法用什么一个再亲切的关系说得清楚,因为既不能说是父子,那该怎么说呢?如果说是长者跟孩子,好像又不够表达那个感觉的亲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实在这个是很难说得清楚的一种感觉,在关系上是弟兄,在感觉上,却是好孩子。这封书信就是保罗写给这样一位年青的弟兄。

 

显明教会正常光景的安排

  接下去就开始提到一些事,这里就说出,保罗跟提多曾经一道来到革哩底,并且在那里也作了很多任务,但是神给保罗的带领,不能停留在革哩底太久,所以他要先离开。但是在革哩底却是有好些事情还没有很清楚,必须要弄清楚,所以他就把提多留下来。这也是刚才我们所说,提多在当时的环境来说,他要面对一个好重的责任。在这里给我们看到两件事,头一件事,就是有一些该作的事还没有作好,必须要把它作好才行。我想这当然是指着教会里的服事。

  然后又在革哩底城设立长老。这句话就很有意思。革哩底是一个小岛,革哩底是在什么地方呢?革哩底就是靠近希腊的地中海上的一个小岛。保罗把提多留在那里,留在那里作什么呢?帮助那里的教会,在一些还没有上轨道的事上,帮助他们上轨道。又要在其中设立长老。弟兄姊妹们,你现在注意,革哩底是一个小岛,我们不知道在上面有多少个城,因为这里是指“各城”,当然就不止一个,至少有两个,可能还有更多。头一件事情我们留意的,保罗在革哩底究竟停留了多久?使徒行传没有记录,也没有记录到他到革哩底。虽然没有他在那里作工的记录,革哩底却有好些的教会被建立,显明当时圣灵的工作是非常的明确。

  你看到保罗跟同工们的服事很殷勤,所以在城里有了长老,各城可以设立长老。过去倪柝声弟兄说,教会是以城为单位的,这里恐怕是其中一个根据。不过我们看这里并不是讲真理,只是讲当时的历史,所以不能凭这一个来说到教会的单位。这次我们冬令会有一个小插曲,很多弟兄姊妹都不知道。我们聚会的时候,有另外一些弟兄们也在那里,同在一个场地聚会。当中的一些弟兄是我们所认识,也是有交通的。我想起的时候太晚了,我就跟我们当中一个弟兄说,“可惜没有早一点告诉他们,让他们来和我们一同擘饼多好,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拒绝。”我们弟兄就说,“我跟他们提过了,他们有点顾虑。”当天吃中饭的时候,我又碰到他们当中一个弟兄,我就跟他说,“很抱歉,不能早一点跟你们联络,让你们和我们一同在主面前擘饼。”那个弟兄说,“我是非常愿意,这次跟我一块来的弟兄们,大概也都可以接受,但是怕回去的时候会发生一些难处,所以还是看主以后怎么安排。”弟兄姊妹们,这一个弟兄心里还是很痛苦的,他知道要和弟兄姊妹们一同在主的面前,但是又因着他们一些背景问题,他不能很自由的按着主的心意来作。为什么会作成这样的一种光景?乃是把一些历史事实当作真理来教导,就产生一个非常大的隔膜在神儿女们中间,这实在是不太美的一件事。

  我们感谢神,当年保罗让提多留在革哩底要作一些事,这一些事是照着神的心意来把教会的见证带出来。我们今天晚上不能比较详细的从这方面来交通,但是我们感谢主,因为祂把祂的话语留下来,如果我们是准确的去领会主的话,我们就会受保护,我们不会走出主的心意以外。如果我们不按着神的话来走,我们走在神的话外面,那个结果一定是作成弟兄们中间的难处。但愿主怜悯我们!给我们能掌握到一切服事乃是根据神的启示,所有的启示都是出于主的自己。从一方面来说,给我们对前面的盼望有把握,另一面,是把我们带进神永远的计划里,叫我们知道,我们究竟在地上这段日子,我们在作什么?

  我个人实在巴不得神的儿女们都能看见,我们在神面前服事的一点一滴,乃是为着完成神永远的计划,而不是为了建立一处、一处、一处的教会。当然这些建立是需要的,但这不是目的,目的乃是让神永远的旨意一步一步的完成。我想今天我们就交通到这里,虽然还没有进入提多书的主题,但是我们还是打好了提多书的底子。── 王国显《基督耶稣的精兵──提多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