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讲 在真道上丰富的成长

 

(一510

  我们上次看到,圣灵藉着保罗向提多说了一些话。保罗把神在他身上的选召,作了一个非常广阔的交通,说出了神如何定规祂的计划,又如何执行祂的计划。我们接下去从第五节开始看,保罗说出从前他把提多留在革哩底的原因是什么。革哩底现在叫做喀里特,是在地中海上对着希腊,大概是正对着雅典。我们先把那地理的环境弄清楚就好。

  保罗什么时候到了革哩底,我们不知道,圣经没有明确的记载,只是记载他在一次上罗马的时候,就经过革哩底。那个时候,他是好像一个囚犯被带到那个地方,路过那里。但是什么时候,他停留在革哩底,在那里传了福音,建立了教会?使徒行传没有记录,照看应该是在使徒行传以后的时候,他去革哩底,他留在革哩底一段时间。相信是在那短短的时间里,革哩底的教会建立起来,不单是一个教会,是好些的教会。所以保罗说,他把提多留在革哩底,要在每一个城的教会里设立长老。所以在革哩底这个岛上面,是有至少三个教会,或者更多一些。

 

教会见证的安排

  现在我们注意,保罗当时把提多留下来,好像是有两个原因。但是你看进去了,你看见应该只有一个原因,因为圣经明确说出那一个原因里有另外的一点。保罗对提多说,其实也是圣灵对提多说,“我从前留你在革哩底,是要你将那没有办完的事都办整齐了。”这是主要的原因,有一些没有办完的事,要让这些事能进入正轨,要叫教会在各方面都进入常规。不错,福音传出去,有人得救了,如果按着教会的见证的要求,或者说,教会见证显出的基础,光有一个教会的地位还是不够的,必须要有教会的实际。既然要有教会的实际,就有好些事要有一个正确的安排,所以保罗当时在革哩底把提多留下来,就是为了这一个。

  他说,“把那些没有办完的事情办整齐。”其中有一件,我们可以把它分成两部份。事实上,你看到其中有一件,就是“要在各城设立长老”。因为在教会里,总得有一些人在管理,在作带领,不能好像是一些散砂一样,只是那么一堆人在这里。这一堆人都叫做基督徒,里面没有次序,里面也没有什么管理。虽然我们说,一些信主的人在一起,那个就是教会。不错,的确是这样,但这只是教会的地位,教会的实际就不能只是一堆人在那里。

  因为教会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见证要表明,从主题上面来说,她必须要显明基督耶稣。在使徒行传一章里,我们的主差遣门徒出去的时候,明明是说,“作我的见证”。要显明基督的见证,基督是那样的大,基督是那样的荣耀,基督又是那样的丰富,一堆人在那里,怎么去把基督表明出来呢?所以要把基督表明出来,就要有一些安排,这些安排我们姑且说是组织吧。但是它又不能完全是一个组织,因为光是一个组织,那只是一个空匣子。教会在人看来好像是组织,但是她又不完全是组织。这是很希奇的一件事。不过我们不必去追究,为什么是组织又好像不是组织?原因乃是这一个好像是组织的教会,她要显出一个明确的事实,那就是神的儿子。怎么去显出呢?有两件事可以说是教会实际的要素,第一,基督是头。第二,肢体的配搭,显出身体。

 

教会的实际

  现在弟兄姊妹注意,你要让基督作头,你就不能每一个人都在那里作头,也不能每一个人在那里什么事都要管。不管是不成,全管又不成,因为不管就没有头,全管也看不见头。但是神要在教会中显明一个事实,那是基督作头。怎么去显明呢?当然说到要显明基督是头的时候,又碰到一个比较宽广的属灵的内容。比方说,教会里一切的安排,都必须根据神的话,神的真理,不是根据任何人的主张,也不是根据人的传统或倾向,必须是根据主的真道。这样,你才能显出是基督在那里作主,是基督在那里管理。虽然祂在天上,但祂曾经向教会说了话,教会就根据祂所说的话,来定规教会里的一切事物。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教会是基督的身体,身体就必须是透过肢体的配搭而来的。肢体没有配搭,就看不见身体,你要看见身体,你必须看见肢体的配搭。但是问题又来了,如果那些肢体不是照着头的意思来显出动作,这个身体是支离破碎的。比方说,我肚子饿了,怎么解决?头发出一个指示,叫脚走到厨房去,走到那些橱柜那里,然后就让手去开门,然后又让手在橱柜里拿可吃的物,然后再把那些食物放在嘴巴里,牙齿就在咬嚼,舌头也在转动,食道也在蠕动,你就看见都配合得非常准确。这样就看见一个身体在那里活动。

  比方说,我肚子饿了,头就在那里说,“脚啊,你到厨房去。”脚就在那里发出一个问题,“叫我去厨房干什么?”头就说,“到厨房去让手可以拿食物,解决这个人肚子饿。”脚就在那里反对,“拿到食物又不是我吃,我为什么要跑到那里去让他拿食物?”弟兄姊妹,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你看到一个问题来了,身体在那里?你看不见身体,你只是看见有一些肢体,肢体是各自为政的,没有办法在一起,所以你看不到身体。

 

教会见证显出来的实行

  弟兄姊妹们,如果要作基督的见证,你们会看到有这样的一些实际和一些操练。但是问题在这里,我们的主是在天上,而肢体却是分散在地上,你怎么能叫主的权柄在教会中显出来呢?你又怎么能叫那些肢体很完满的显出配搭呢?当然,我们不能忽略那生命的功课,但是我们也得要注意,在一个团体里,如何让这个团体显出功用?我们都知道,主的权柄是藉着主的话出来的,但谁执行这一个权柄?谁让你分辨这权柄是出于主?或不是出于主?总得要有一些比较有责任的人在教会里。

  所以我们看到提多书的时候,圣灵非常明确的在那里说,“留你在那里,是为要叫你把一些还没有办完的事情办好”。是什么事呢?整本提多书所交通出来的都是那些没有办完的事,但是你能总结起来,就看见那是教会见证的显出。一面是有教会的组织上的问题,一面是有教会生活上的指导的问题,又一面是有真理持守的问题。提多书虽然是短短的三章,但是你看进去的时候,你看到它的内容是包括得那样的宽广。

 

设立长老的认定

  现在头一件事情,就提到长老的问题。如果按着次序上面来看,这就是许多还没有办好的事里最重要的一件。所以圣灵藉着保罗首先就说,把这许多没有办完的事情办好,特别要留意在各城设立长老。弟兄姊妹们,我们要注意,设立长老干什么?我们读使徒行传的时候,你看到保罗和巴拿巴,他们出去传福音,沿途建立了教会。在他们回程的时候,弟兄姊妹都看到他们作的一件事情,就是设立长老。为什么要设立长老呢?原因乃是说,要让教会有一个常规的带领,指导和保护。不是说这个长老他本身能带领,能指导,能保护,而是说,这些能作长老的人,他们比较上是对主多认识,多经历一些。所以主就用着他们,在弟兄们中间来显明主的带领,和主的保护。

  现在我们要注意一件事,特别是在提多书里给我们看得非常明确的一件事。什么叫作长老?长老跟监督有没有不一样?我们读提摩太前书的时候,我们读到要设立监督,提摩太前书在第三章里,没有提到长老这样一个名称。虽然在第五章里有提到长老,但是那是说到在教会生活进行的时候才提到的。在第三章提到教会的组织上的问题的时候,就没有用到“长老”这样的一个词,就是用“监督”。这个监督,有一些教会又把他称为“主教”。究竟“主教”跟“监督”是不是一件事?“监督”跟“长老”是不是又是一件事?

  弟兄姊妹,这是我们不能不知道的。因为若是不知道,你就看见现在的基督教成了一些有阶级的组织,就是因为信徒们不知道。你看到一些基督教里,长老是地方教会的;主教是众教会的。或者说是,监督是众教会的。如果你碰到圣公会或天主教,你就更看见,主教上头还有枢机主教,还有什么主教,一层一层上去,到了教皇,在英国的圣公会就是大主教。

 

长老就是监督

  弟兄姊妹们,这些都不是圣经里的事实,你要回到神的话里去,你会很清楚的看见,“长老”就是“监督”,“监督”就是“长老”,没有主教与大主教那回事。从提多书第一章里你就看得很清楚,第五节就是说“设立长老”,第七节就称这些人作“监督”,你就看见两者是一样的事实。如果我们再看使徒行传二十章,保罗末了一次上耶路撒冷,在米利都那个地方,把以弗所教会的长老请来。你就看见他是邀请长老来,但是二十八节那里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弟兄姊妹你就看到,长老就是监督,监督就是长老。但是问题在这里,为什么要有两个不同的称呼?为什么不统一起来,单用长老就好,或者单用监督就好?为什么同一的职事要用两个不同的名字来表达呢?

  弟兄姊妹们,神如果是这样向我们发表,我们就晓得一定有原因在那里面。那个原因是什么?虽然圣经里没有很明确的给我们说出,为什么在这种情形底下就叫“监督”,在那种情形底下就叫“长老”,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提到的。我简单的和弟兄姊妹说,“监督”是说到在行政上执行作内容。在教会的行政上的服事这个角度来看,这些弟兄们是“监督”。但是从能承担监督这样的服事的要求来看,也就是说到他们属灵的认识和属灵的经历这方面来看,他们是比较走在前头的,他们是在属灵经历上比较丰富一点的,或者说老练一点的。从这个角度去看的时候,这些弟兄们是长老。弟兄姊妹你看到,长老是说到属灵的实质,监督是说到行政的管理。这两方面的事一并起来的时候,我们就看见,你要作监督,你必须要有相当的属灵的认识和经历作基础,有相当的属灵的品格作基础。换句话来说,一些在属灵上有经历,有认识,也比较老练的弟兄们,神会在他们中间显出监督职事的可能人选。弟兄姊妹们,我们先把这两个观念确定下来,然后我们看进去才能了解。

 

不是为了有长老而设立长老

  其次我们要注意的,为什么保罗不自己设立长老呢?那么大的一件事,他自己不作,却留给提多去作。我们都知道,保罗是比较老练,提多是年青的工人,怎么设立长老那么大的一件事,却留给提多去执行呢?弟兄姊妹们,这又说出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长老是怎么出来?或者说,监督又是怎么出来?我们很显然从提摩太前书或提多书里看到是神把他们显出来的。从提前三章和提多书第一章里,你可以看见神说,作长老的人要具备这样这样的条件。那就是说,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作长老。

  但是什么人才可以作长老呢?圣灵就在那里显明出来,藉着他们的服事,藉着他们的交通,藉着他们的生活见证,弟兄姊妹们都看见,这里有一些弟兄,他们在属灵的路上的确是走在前头,他们对真理的光是看得比较准确。弟兄们都看到这些,所以弟兄们就说,这是神在他们中间显明出来的一些该可以作长老服事的弟兄。

  弟兄姊妹你看到,在教会里所有的服事都是属灵的,所以教会的组织也好,从服事的角度来认识也好,我们绝对不能用属地的团体那种观念来看。因为教会是基督的见证,而这一个见证显出来,乃是基督自己作管理,作供应。所以在整个教会里所有的一切,是主在那里暗暗的管理着,祂自己在那里显明那一些是祂能接受的,那一些是祂不能接受的。不是人以为好的,主都接受的;也不是人以为不好的,就是主不要的。完全不是那回事,那次序应该要翻转过来,是以主自己作根据,不是以人来作根据。

  保罗离开革哩底的时候,他还没有看见在革哩底众教会里,有一些弟兄显出来可以承担长老的服事。但是这件事情又不能不作,因为这事牵连到基督对教会的带领,所以不能不作。只是在那一个时候不能作,在这样的一种光景底下,保罗又不能在那里再作长久的停留。这里没有说到为什么保罗先走,而把提多留下来。我们有理由相信,因为别处的福音需要的催促,叫保罗不能再长久停在革哩底,所以保罗就先离去。但是这里还有一些事没有作好,保罗就把提多留下来,为要把那些没有作完的作成。

  弟兄姊妹们,这是非常明确的一件事,我们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就留意到,在提多书里所提到的事,从长老应该具备的那些条件上面来说,跟提摩太前书所提到的差不多。我说是在字句上面都差不多,但是有一些在字句上不一样的,就是说,在提前没有的,在提多书里好像多提了一些。并且在提多书里,也没有提到执事的服事。我们就会问,是不是革哩底的教会不需要有执事的服事?这个我们不知道,将来碰到保罗的时候,你问他,“为什么你叫提多只设立长老,不设立执事?”我们不知道,圣经也没有留下记录,我们不能给它造一个原因出来。

 

作长老的属灵质量

  但是有一点我们能领会的,因为从提前跟提多两处提到这些教会行政组织上的问题的时候,我们作一比较,我们就发觉,强调的重点不一样。因为当时提摩太是在以弗所,已经上了轨道,所以在提前那里说的,是正常的一般情形。在革哩底的情形就不一样,因为在底下你看到,在革哩底是一塌糊涂,连属灵的品质都不好。在革哩底这个小岛上面,那些错误的教导也非常的丰富,所以在那一种环境里,革哩底的众教会迫切的需要有在属灵上走在前头的弟兄们给显出来,所以圣灵在那个时候非常强调长老的服事。并且在强调长老的服事里,有一个重点是提摩太前书里只轻轻点一下就过去了。因着这样,就给我们留意到,长老的职事里主要的服事内容。

  关乎品格的要求那一方面,因为在提前的时候我们读过,我们就不再提了,我们在这里特别把在提前里面没有很多的提到的点一点。那是什么呢?我们看提前第三章那里,说到长老或监督的服事的时候,只是这么提了一下,在第二节最末了的那一句,“善于教导”四个字就把长老要有的服事的内容只是这样点了一下。在提多书里,你就看到,在属灵的教导上面就说了比较多一些的话。我们先注意第七节,这是说到众教会的行政管理那一方面。“监督既是神的管家”,这就说到,监督或者说长老,他们服事的大前提是作神的管家。不是作神的家的主人,而是神的管家,替神去管理神的家。所以底下提到那些服事的内容是怎样,怎样,怎样,这些都是在提摩太前书提过的。然后到第九节,我们留意,长老要“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

  头一件事是关乎长老自己的,“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这一件事又包括几件事。第一,他对真道的认识没有含糊。他所认识的神的话,没有离开神起初的目的,没有掺杂他自己以为好的事物到神的道里去。第二,他所有的教导都是根据神所说的话,他没有把不是神的话的东西去教导人去遵守。他所交通出来的,就是把人带到神的话的光景里去。弟兄姊妹,我们晓得,教会是属灵的,如果有任何属地的掺杂在里面,这个属灵的性质就要打了折扣,失去纯净。特别在近代许多称为神的教会的,他们向世界上的事物作出许多的妥协,甚至是把许多世界的事物吸收过来。弟兄姊妹,这样一来,就把教会的纯净起了破坏的作用。

  作长老的,他们就在这一件事上面作一个看门的人。你要作一个看门的人,你必须自己清楚,如果你自己不清楚,你怎么去看门呢?一些不是真理的东西要进来,你怎么可以把它挡在外面呢?众人都以为美的事,你怎么可以说不美呢?罗马书不是明明在那里说么,“众人以为美的事,你要很小心,不要随便的跟随,若是能行,你才尽力与众人和睦。如果不能行,你就不能迁就众人,以致妥协了。”这样是不成的。所以头一句话的第三件事马上就出来,你不仅是要“守”,而且是“坚守”,“要坚守所教导的真实的道理”。弟兄姊妹们,这个就是长老的服事,或是监督的服事里的一个内容,这些在提摩太前书没有很详细的提。

 

领人到神面前

  然后第二件事,“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他不仅是在那里传,也不单是在那里守,因为你传也好,守也好,乃是为着人得属灵的益处,所以必须在他的服事里,有更进一步的显明。我们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把人带到神的面前,就是把人带到神的光中。弟兄姊妹,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们不仅是说作长老的是这样,所有神的儿女们都必须看到这一样。我们在神面前一切的服事,不是把人带到我自己的面前,也不是把人带到我这一个团体的面前,更不是把人带到我所传的道理的面前。弟兄姊妹,你看到这里所说的是很严肃的,我们一切的服事,乃是把人带到主的面前。若是我们带出一些人来跟随我,却不是跟随主,我就不是服事主,而是服事我自己。如果是这个样子,我就没有资格能去摸在教会里作长老的服事。

  弟兄姊妹你晓得,教会的见证,或者说基督的见证,其中一个非常重的点,乃是对付人的自己。因为见证的显出,若是没有人的自己接受对付,或者说,人的自己不接受拆毁,教会的见证是没有根基显出来的。你没有办法看得见是主在教会作头的,你定规看见人在那里作头。我要作头,他要作头,他也要作头,每一个人都想要作头,教会的见证怎么能把主是教会的头显出来?肢体的配搭也是这样,如果人的自己不被拆毁,不被对付过,我们是很难接受肢体。在感觉上比我差的,我瞧不起他们;在感觉上比我好的,我不佩服他们。我觉得对那些比较差的肢体,要我跟他们配搭,那是叫我受委屈。要我与我不佩服的人作配搭,我也不甘心。

  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些难处就来了,所以主很明确的说明,作长老的服事,是把“纯正的教训去劝化人”。“纯正的教训”就是主自己的话。“劝化人”的结果,就是让他们归向主。只有这样的服事,是主所要在教会中看见的。这样的服事,大部份的属灵的责任就落在作长老的弟兄们身上。弟兄姊妹你注意,我没有说全落在长老们的身上,我是说大部份落在他们的身上,其余的部份,全体弟兄姊妹们都要有份。但是因着认识,经历和操练上的限制,大部份的弟兄姊妹们能显明这方面的功用是比较有限,作长老的弟兄们能显出的仍然是有限,但是比较起来,还是丰富一点,所以大部份的责任就落在他们身上。这是服事里的第二件事情。

 

活出神的性情

  第三件事是“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弟兄姊妹们,这话实在是很有意思,一面是叫我们不要争辩,另一面又说,你驳倒他。怎么可以?既然不争辩,怎么能把人驳倒?弟兄姊妹们,原谅我说一件事,因为跟我有点关系。最近我隔壁的人家那个老人没有去世以前,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好,现在也不是说不好。不过老人不在了,那些下一代有些事情就比较放肆一点。冬令会回来,我们就发觉在我们的车道边边靠近隔壁那里,就放置了两个东西。这两个东西当中有块布帐把它连起来,就好像一间小屋子搁在那里。我隔壁的那个人,他是开一部吉普卡车,前面可以停车的地方,大概差不多刚好可以容下他的那部卡车,他常把他的车停在我家的门口,所以有些时候我回来的时候,我们进车房的通道就非常的窄,我们开进车房的时候,也提心吊胆,一面看另一边来的车子,一方面也担心碰到他的车子,当然也碰坏自己的车。

  我们想大概他一两天就把它拿走。我们同一个街道上另外的一家人,他们是白人,隔壁的也是白人,他来跟我说,“你为什么不去投诉,不是一天两天了,已经整个星期了,你还不知道他要停放到什么时候。”他就替我抱不平,他说,“如果是我们,我们首先就去跟他说一下,如果他不听,我们就请警察来。”他一再的跟我提,我说,“我们不想这样作,”他说,“怎么可以不这样作?”我说,“我是把这个事情作为一个功课来学,学些忍耐。”他说,“学忍耐,忍耐到什么时候?”我就说,“从忍耐就到忍受。”他一听,“对,对,对。”他说,“那倒是个好主意。”但是他马上就说,“只是你能忍受到什么时候?”我说,“我不能,但是我是信主的,主会给我能。”我再说,“这是小事,我省得跟邻居弄到有不愉快的关系。”这是上礼拜二他跟我提的话,这个礼拜二他又碰到我,他说,“又一个礼拜了,你的忍耐用完了没有?”我说,“还没有用完。”他说,“真佩服了你。”

  弟兄姊妹,我说这个事干什么?许多时候,你要把人驳倒,不是你的言语能把他驳倒,是你把主的性情活出来,人就没有话讲。这就是彼得前书里所说的,“叫那些抵挡你们的人,看见你们的好行为就自觉羞愧。”你驳倒人是用什么驳倒人?是用你怎么把主活出来去驳倒人。弟兄姊妹们,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看到提多书提到长老的时候,我们很明确的看到一件事,是提前第三章里没有那么强调的。就是作长老的人,他们的服事在话语上要丰富,在实际的见证上要明确,这些都是和神的真道有直接的关系,话语的丰富是因为有神的话语,见证的实际乃是因为有神生命的丰富。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看到一面叫你不要争辩,一面又叫你去驳倒人,原来是有这样的一个内容在里面。

 

堵住无知人的口

  好啦!现在我们可以稍微来注意,为什么在提多书里,提到真道的认识和显明是那样的重要?我轻轻先点一下,详细的我们下次再交通。你看第十节开头那两个字是什么?“因为”,“因为”。我常常提醒弟兄姊妹们,读经要非常非常注意连接词,一定要注意这些词。许多时候,我们以为那些词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所以”,“因此”,没有什么意义。但当你真会注意这些词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些词是非常有意义,因为是引出下文来的依据,就是上面所说的许多的事,这许多的事能连在一起,就是根据那一个连接词。虽然这个不是在圣经的范围内,这应当是文学的范围,但是我们必须在读圣经的时候要留意这一点。

  为什么说到那些作长老的要求,和服事的内容,那么重的摆在神的真道的丰富里呢?在第十节你就看到,“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这是说到本地人,从下文看,我们看是说“当地的人”。然后又说,“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这是指犹太人,两样合起来,原则上也就是所有的人。他们都是乱讲话,都把那些不是道理,也不是神的事情去教导人,把许多错误的教训散播出来,所以这些人的口一定要堵住。

  你怎么去把他们堵住?一面你用神的话来说出他们的不准确,另一面是用活在神的话里,把神得话语的实际活出来,堵住他们的口。这都不是很轻松的学习和操练。虽然我们说,我们都不要作长老。当然是有些人想作长老又不能作,但是也有些人要作长老的,但他不愿作。不管你愿也好,不愿也好;想也好,不想也好,提多书主对着这些有职份来服事主的人说的话,在原则上也是对所有神儿女们说的话。但愿主怜悯我们,叫我们里面实在能跟得上我们主的心思。── 王国显《基督耶稣的精兵──提多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