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讲 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

 

(一1015

  我们继续在提多书第一章里去看主怎么向属祂的人说话。上次末了我们提到长老在当地教会很突出的职事,主的话很清楚指出,在真道的持守上和教导上,长老们要负一定的责任。为什么呢?原因就是,人在神面前的光景实在是很坏,这里虽然好像只是说到革哩底一个地方,但是从原则上面来看,所有在亚当里面的人,都是落在同一种光景里,所差别的,只是程度上的是多或少,是大或小而已。在本质上,革哩底人和其它地方的人都是一样。

 

人的天然性质

  这些人的本性是怎样的呢?第十节那里就很清楚的说,“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因为有许多人,这里的许多人就是所有的人。虽然这里没有说所有的人,但在原则上我们就看到这一个包括。这里所说的许多人乃是指着外邦人,因为底下再提到一些人是奉割礼的。我们用罗马书上的话来看,就是有一批是没有律法的,另一批是有律法的。但是不管是有律法的,或者是没有律法的,在人的天然的倾向里,都是一样,都是一个方向,都是在神面前不肯接受神的权柄,也是在人的中间,作许许多多虚假的事,说虚假的话。

  人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对神的真道就有许多的理由来拒绝,也提出许多古里古怪的道理来抵挡神的真道。因为这是人的天然倾向,自从亚当跟夏娃在伊甸园下去以后,人天然的表达就是这个样。只要是出于神的,他们都反对;只要是把人领回神的光中的,他们就拒绝。他们要造出许许多多的道理来代替神的道。圣灵在这里就藉着对提多说话,也向我们众人说话。祂说,“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

  弟兄姊妹们,我们上次已经提到,在神的话里,一面叫人不要给人辩论,另一面又叫人要堵住人的口,这好像是很矛盾。我们感谢神,辩论是用嘴巴,前两天我看吴弟兄给我带回来的一本大陆弟兄们的见证,见证里就提到,神如何把那些清心仰望等候主的人,聚在一起来为祂作见证。它说出当神的工作没有显明以前,这些弟兄们都是分散在不同背景的聚会里,等到神的工作一起来,弟兄们在神的光中,都肯接受对付,就引出一个结果,众人的心都是为着神的见证来摆上去。文字里面就有那么一句话,“过去那些喜欢耍嘴皮子的,现在都安定下来,不作声了。”这个话我看起来很新鲜,“耍嘴皮子”,因着神的见证在那里显明出来,他们都不在言词的争辩上再说什么话,有人要提起这些老话来,也没有人响应。这是神在神儿女们身上所作的一些工作。

  同样的,神藉着祂买赎的人,来对那些与神没有份的人也是一样。你怎么去堵住那些不信的人的口呢?如果用言语去堵,你永远堵不住的。我想我们弟兄姊妹们,多多少少有些经历。一个人还没有信主以前,他有一千一万个道理在那里,你要给他解开,你解不了。因为你解掉了一个,他又产生一个新的。有些时候,甚至你解开一个,他产生十个新的,反正脑袋里不住的有许许多多的理由。我们感谢神,不少的弟兄姊妹们,他们实在把自己放在主的话的光中去活,他们没有说太多的话,但是人家就没有办法说话了。因为他们可以拒绝你所说的话,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拒绝一个实实在在带着光的人。我们感谢神,要堵住人的口是这样的去堵住,像彼得前书那里所提到的,“叫那些抵挡真道的人自觉羞愧。”

 

显明真道的准确

  只是我们在话里要看到一个总的方向,十一节说,“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这些是什么人呢?当然就是第十节里面所说的那些人。但是从原则上看,第十节那里的那一些人是传讲异端的道理的人,也就是底下接着所说的,“把不该教导人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这样的一些人。在圣经里给这些人一个名字,叫他们是“假先知”或者说是“假师傅”。弟兄姊妹们,对于一般不信的人,神用着祂的儿女们,用着他们整个的人,去堵住那些人的口。但是对于那些假先知、假师傅,神的灵就带领作主工作的人,要用主自己的话去指出那些人的愚昧来。说明确一点,乃是说,假先知是要受对付的。怎么去对付他们呢?用着神自己的真道去揭开他们的虚假来。

  我们看到这一个地方的时候,我们就留意到,为什么在提多书里,提到作长老,或者作监督的时候,他们在真道上的持守和教导,是那样突出的成了一个要求?原因就是为要把人的愚昧和无知带到神的真道的光底下,使它们显露出来。但是光是这样还不够,这只是一个服事的方向,还必须要有很准确的服事的心志。这就是下文所说的,十一节提到有这么一些人,然后十二节就很具体的说到革哩底的人正是这样的人。我们说,所有的人都像革哩底人。

  革哩底人究竟是怎样的呢?革哩底人当中的一些先知们就说,“革哩底人常说谎话,乃是恶兽,又馋又懒。”这个又馋又懒,真是描写得有声有色。你说,这样的人,你去带祂认识主,岂不是白费气力吗?这样的人在神面前还有路吗?这样的人在神面前还能得拯救吗?他们外面是又馋又懒,里面却是不受约束,不服权柄,追求虚空的事物。弟兄姊妹们,圣灵在这里说的话,不是单叫我们看到你要怎么作,如果圣灵只是叫我们看见怎么作,我们只看见把他们的嘴堵住。但是你能堵住他的嘴,却没有得到他的心,这个堵住是没有什么多大的意思。他在东家不说,他却跑到西家就哗啦哗啦说起来了。你在革哩底不给他说,他就跑到希腊那边去大说特说。所以如果光是这样,就没有碰到神作工的心意。

  感谢主,圣灵说的话一面说到消极的,同时也说到积极的。这个积极的是什么呢?留意十三节,不错,革哩底人是又馋又懒,常说谎话,是恶兽,圣灵藉着保罗对提多说,“你要严严的责备他们。”责备他们有什么意思?只是为了出一口气吗?明明晓得他们不会听的,也是不肯听的,说来干什么呢?有什么意思呢?弟兄姊妹们,你留意圣灵在这里说话的时候,祂不是只是叫我们看见祂所说的话,祂要我们藉着祂所说的话,去看见神的心意和神的本性,并神的大能。因为,你看底下的话,责备过了以后,“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

 

神挽回人的恩典与能力

  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些话,这些话完全是一个挽回。这个挽回不只是挽回他不再又馋又懒,不单是叫他们不再作恶兽,不再常说谎话,乃是给他们带到一个地步,在真道上纯全无疵。弟兄姊妹们,这里面就说出很不简单的事,头一件事,神让我们看到,不管是什么人,他能来到神的面前,他就是一个有希望的人,绝对不会有一个来到神面前的人,他会成为一个没有盼望的人。只要他肯来就行,只要他愿意来到神的光底下,就可以了。在神面前,神看我们的本性,都是从亚当出来的,没有两样,没有这个人容易听话一点,那个人不那么容易接受主的话。在人的本性里,没有这个区别。但是你怎么能叫这些人在神的面前,被带到在真道上成为纯全无疵?这就牵涉神自己的生命大能。

  神能把一个人完全的改过来,神能把一个人毫无保留的转变成为另外一个人。这样就给我们看见,神对人没有失望,神有权柄和能力使人在祂的光中进入那完全的改变,这是很明显的。因为我们都是这些见证,虽然今天我们还不是纯全无疵,但是你看我们从前的光景,跟现在的来比较,我们就会发觉,我们确实是蒙了恩典。你用今天的光景来看神在我们身上继续的带领,我们也就看出,我们的变化还在继续的进行。今天没有被带到神的那个目的,但是神还没有停止祂的带领,祂仍然带着我们往着那个目的前行。不是人能,是神能。我们实在感谢主。

 

神对祂的儿女不绝望

  圣灵用保罗在这里向提多说到这样的事的时候,也就叫我们看到,一个在神面前服事主的人,他必须看见这两样,一是人的无知在神面前是非常非常的明显。二是神的大能可以把一些全然无知的人,带到神的光中,成为神所能悦纳的人。我想,我们认识的许多人,都能作这样的见证。刚刚张师母就把耀生弟兄给教会的一封信交给我,里面交通到一点他自己心思里面的光景。他说,他从中国出来以后,在心思上,他觉得他已经是一个退伍的人。但是藉着这次去毛里求斯,神在他身上作了一些工,好像重新把他武装起来,好像重新把他推上另一个战役,要再进入属灵的争战。弟兄姊妹,我们在神面前,常常会有这样的一些体会,我们常常觉得是没有什么希望,也常常觉得我们这些人没有什么用处了,尤其是我们在碰到一些特殊的环境。

  前几个礼拜,我在西雅图的时候,在聚会里碰到好几个老姊妹,他们在祷告里,不约而同的都是这样说话,“主啊,我们已经年纪老迈,我们没有什么用处了,求兴起更多的年青的弟兄姊妹们来。”这个祷告对了一半,“神啊,諨n兴起许多年青弟兄姊妹们来,”这个是对的。不对的一半是什么?“我们年纪老迈了,没有什么用处了。”接连两个早晨,我听他们都是这样祷告。

  我在交通里就跟他们说到陈则信弟兄的见证。我说,有一个老弟兄,他病倒在床上,他原来是给主使用的,但是因为病了,他就觉得他没有用处了,因为他不能再为主奔跑了,也不能为主大声疾呼了。所以他就求主说,“主啊,早点接我回去吧,省得我在这里白占地土。”有一天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兴高采烈的跟我说一件事。什么事呢?他说,“我把我这样的焦急的情绪带到神的面前,我觉得我没有什么用处了,所以求主早点接我回去。但主的话照亮了我,祂叫我看见一件事,神说,‘你怎么不能作工?你知道什么叫作作神的工吗?’神就把约翰福音上的一句话给我,‘信那差我来者,就是作神的工。’这个话一来,我里面就亮了,我就向主认罪。主啊!我看见我还是有用,我虽然不能像过去那样为諰b跑,但是我躺在床上我还能信。主啊!是謔菑v说的,信那差来的,就是作神的工。别的我不能作,这个我还能作。”

  弟兄姊妹们,你看到,我们的弟兄在神面前,灵里整个的给提起来,是怎么来的呢?是神自己作的工。神生命的大能,能把软弱的人成为刚强,叫在黑暗中的人看见光,叫一个消极的人可以在神面前被兴起。我们感谢神。好像是保罗单单对提多说话,但实际是圣灵向所有神的儿女们说话。我们不必管一个人今天对神是如何的顶撞,我们就是求主给我们有忍耐,把神的话传出去。我们不能改变人,但是神能改变人。不单是改变人,并且是把人改变到一个地步,在真道上纯全无疵。

 

确认纯全无疵的真道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我们作神儿女的人,我们真要看到这一点,因为神要叫人回到祂起初的目的里。这一件事不是轻而易举的,但是神能,因为神手中所显出的作为,可以叫一切不可能成为可能。我们感谢赞美主,祂使人在真道上纯全无疵。还不只是这样,并且还能叫他们里面有非常明亮的看见,这一个明亮的看见叫他们知道什么是出于神的,什么不是出于神的,这个又是很不简单的事。弟兄姊妹们,你总能领会得到这样的事情,如果有人来传一个道理,那道理绝对不是很轻易就给人驳倒的。因为既然有胆量出来传一个道理,他的道理一定是有一个理论的系统。所以你不在主的话里有根基,你是不大容易去辨别的。弟兄姊妹们,我上一次还是前一次说到,在中国大陆现在有一个异端叫“东方闪电”,你说,这个“东方闪电”有什么了不起?是没有什么大大的了不起。但是它却能叫许多在家庭聚会里中层的带领的弟兄,好像给迷进去。虽然有好些后来发觉不对,脱了出来,但是在开始的时候,就是被人吸进去。这个就不简单,因为这些被吸进去的,不是普通的才信主不久的,而是在那里作中层的带领的弟兄们。

  一切的异端都是有一整套的道理,有他们的逻辑的道理。感谢主!神在神儿女们的身上作工,祂不仅是在他这个人的品格上面作工,也在这个人的性情上作工,或者是对神的认识和经历上也作工。弟兄姊妹你晓得,我刚才所提到那个“东方闪电”,他们有什么了不起的道理能把人迷倒?严格说起来,他们实在是没有什么,不过只有两件事情,第一就是基督已经在肉身里再来了。第二,基督的审判现在开始执行了。

  弟兄姊妹们,你听到这两件事的时候,你会有什么反应呢?你说,基督已经来了,怎么我们好像没有看到被提的事情发生?你就有个疑问,是真的还是假的?你里面就有个疑问,基督来了,就算我不相信全教会一同被提,我是相信只有得胜者先被提,也总得有一些弟兄或姊妹不见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但是没有这样的事发生,我所认识的弟兄姊妹,不管他们在东西南北,我知道他们还活在地上。弟兄姊妹你看,如果我们在主的真道上也纯全的话,我们也就有一个属灵的辨别能力。这个“东方闪电”,不单是说到基督已经在肉身里再来了,他们还有一个很荒谬的说法,他们说,“基督头一次在肉身里来,是男的。基督第二次在肉身里来,是女的。”因为这个“东方闪电”的起头人是一个女的,她说她就是在肉身里来的基督。来作什么呢?来执行审判。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在真道上是有基础的,你晓得,我们的主从来没有说到祂要第二次道成肉身。主再来是有的,但是第二次道成肉身是没有的。弟兄姊妹们,这是很严肃的一件事,主再来,是带来审判,这个是很明显的,但是审判不是传福音的内容。现在我们用审判来传福音,没有问题,因为你要提醒人,将来你怎么面对神的审判。但是我们的主再来的时候,那就不再是传福音的时刻了。我们的主第二次来的时候,那就是成就那救赎的结果。弟兄姊妹你记得,希伯来书不是说得很清楚吗?说到我们的主显现,说到祂第二次在地上的显现,那里明明的说“与罪无关”。既然与罪无关,那是什么?弟兄姊妹看看也好。

  希伯来书第九章最末了的地方,二十八节,“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祂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拯救他们。”弟兄姊妹,很清楚,主的话非常的清楚,主的确有第二次来,但是祂第二次来不是在肉身里面来。祂第二次来,也不是为了救赎而来。在肉身来成就救赎是主第一次来的时候就作完了。以后主第二次来,乃是向那些等候祂的人显现,跟罪没有关系,乃是为要拯救他们,把他们带进神的完全的救恩里。弟兄姊妹你晓得,神能改变一个人,改变到完全的充满神的自己,是神的话的充满,叫这些人能在地上,一面是作祂的见证,另一面要显明一切与主无关的事物。

  我们感谢主,我们看见神自己的大能可以把人改变到那样的彻底。弟兄姊妹知道,保罗就是其中一个这样的人,近代还是有许多这样的人。弟兄姊妹你晓得,在监狱布道的服事上起头的一个弟兄,你晓得他原来是什么人?他原来就是进进出出在监狱里过日子的人。在人看来,他是一个大坏蛋,没有机会再有任何的改变。感谢神,神改变了他,神拯救了他,神叫他整个的人转过来成了一个福音的使者。我想这样的人,在弟兄姊妹们所听见的,所认识的,恐怕也不是只有一个两个。我们感谢神,祂有这个能力。所以圣灵在这里向提多说的话,也给我们指出了这样严肃的一件事。

 

人对神的态度决定人的结局

  但是很有意思,如果你细细去读提多书,你没有读进里面去的时候,你会发觉提多书好像一直在那里说一些矛盾的话,一面说没有一个人在神面前是没有盼望的,接下去又说,有一些人在神面前就是没有路的。怎么会是这样?怎么圣经里面说这些好像自相矛盾的话?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要在这里看到,神能使一个人在祂的面前永远有指望,乃是因为这一个人要来寻找神,所以在他寻找神的时候,神根本不再注意他过去的历史是怎样的。因为他寻找神,他当然撇开他自己,神就能在他身上显出生命的大能。

  但是你看到另外一些人,神说这些人是没有希望的。为什么没有希望呢?乃是因为这些人一直存着一个顶撞神的心思。他们只会说一些悖谬的话,和离弃真道的话,所以圣灵在这里就说到很严肃的一件事,那是十五节,“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在污秽不信的人,什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在这里我们就要注意,圣灵在这里说这一句话,乃是说出为什么一些人在神面前永远有指望?为什么另外有一些人,神的恩典虽然向他们打开,但是他们还是得不着恩典?原因就是这些人,他们里面有的是什么东西。弟兄姊妹注意,“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什么叫作洁净的人?这一个洁净,乃是神眼中的洁净,神鉴察人的洁净,是鉴察什么地方呢?是鉴察人外面作出来的呢?还是鉴察人里面所存的呢?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人里面向着神要对

  弟兄姊妹们记得,我们的主跟门徒们说的一些话,特别是在马太福音第五章里,不是说了很多的事情吗?在那里,主每说一件事情,都加上这样的一个结论,“你要行在暗中,让父去鉴察你,让神在暗中察看,这样你就蒙纪念。”说清楚一点,你不要把好事做在人的面前,你要把一切的好事作在神的面前,你是作给神看,让神来鉴察,让神来评定。弟兄姊妹们,我们就看到了,神所鉴察的是人里面所有的。现在我们在这里看,“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我们用另外一句话来说,是怎么说呢?“人里面的光景就决定外面的一切,人里面对了,外面就有可能对;如果人里面是不对的,外面绝对没有条件对。”我们掌握了这一点,我们就看到十五节整节的意思。“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他里面对了,他外面所作的就对。因为在他的里面不能容忍那些不对的事,他里面会把一切不对的事情都顶出去,所以在他里面对了,他所显明出来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在神面前是被神定罪的。

  接下去的意思就是翻过来,在污秽不信的人,就是里面不清楚,不对的,里面没有神的地位,里面向神是顶撞的,是这样的一种光景,你外面怎么作,也都不可能是对的。不对的事情固然是不对,就是看来好像对的事情,仍然是不对。为什么呢?因为他里面不对,从不对的源头出来的,就不可能产生对的事物。我想这一点,是在雅各书里说得很多的,“在荆棘里怎么能摘葡萄呢?”“一个泉源怎么可能发出又甜又咸两样不同的水呢?”这是不可能的,是甜水的泉源就发出甜水,是咸水的泉源就发出咸水,那个源头就决定了一切。

  提到源头这一点,放在人的身上,就是人里面的那一个光景,或者人里面的起头是神还是不是神。如果是神作起头,一切都是神所能接受的;如果不是出于神的,神就没有办法去接受。所以在这里就给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那也是在罗马书第二章上面所下的结论,因为里面不洁净的人,里面不对的人,他们的光景一翻出来,就是什么呢?就是十六节。十六节怎么说呢?“他们说认识神,行事却和神相背,本是可憎恶的,是悖逆的,在各样善事上是可离弃的。”这不就是罗马书第二章的结论吗?罗马书第二章的结论是什么?“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不是真割礼,真割礼是里面的。”弟兄姊妹你看到,一切作在外面的,那没有什么多大的意思,必须是作在里面的,从里面出来的,这样才是神所能接受的。

 

不要轻忽神给的机会

  现在我们就看到,神让提多很清楚的看到一件事,革哩底人在本质上都是坏的,正如我们这些在亚当里的人,本质上来说,都是坏的。但是神却给亚当的后裔开了一个门,告诉他们说,你们来到神的面前,你们还是有盼望的,因为神生命的大能,能叫你们脱离亚当,而进入神的儿子里面。作为一个作工的人,不是看我们自己能作什么,我们必须看见神能作一切。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一些实在的情形。人如果坚决向着神顶撞,神给他一次机会,他拒绝了。神再给他机会,他还是拒绝。神仍然再三的向他预备机会,他仍然是拒绝。神就给我们看到,神不会永远为他存留机会的。神会给他足够的机会,但是如果他忽略神所给的机会,总会有那么一天,神就说,我对这一个人所要作的工就停在这里。

  弟兄姊妹记得,创世记第六章里有那么一个记载,神鉴察当时地上的人,这些人罪恶甚大,拒绝神到了极处。神就说了一句话,“人既属乎肉体”,若看圣经原文很有意思的,我们中文圣经就把它翻成“人既属乎血气”。不是“属乎血气”,是根本就成了肉体。我们中文圣经又把它翻成,“我的灵就不再住在他里面”,“不再住在他里面”这个翻译很差,引起我们很多的疑惑,好像那些人已经堕落到那个光景,神的灵还住在他们里面。原来的意思不是这样,原来的意思却是给我们看见,神对人的舍不得,原来的意思应该是这样,“人既成了肉体,人就成了血气,我的灵就不再永远与他们相争了。”也就是说,神停止再向他们说话了,神停止再向他们光照了。但是在这个事实发生以前,神一直向他们说话,目的为着挽救他们。神一直跟他们缠着,盼望他们不再往下坠。但是他们忽略神这样的心思,所以到了一天,神说,“我该作的,我已经作够了,我就不再在他们身上作了。不是我不作,而是他们不愿意接受我所作的。”所以弟兄姊妹看见,洪水就来了。

  一些不认识神作为的人说,“你看神多凶,不听祂的话就被洪水淹。”有那么简单吗?到现在还是有许多人说,“神用审判来威胁我们,我就是不信祂,看祂怎么样?”弟兄姊妹,我们的神是这样的吗?我们的神不被人敌挡到没有办法的时候,祂都不甘愿放弃人。但是如果有一天,人堕落到一种光景,神说,“我只能放弃他。”这个人就的确是很悲惨。感谢神,我们的神还是不大甘心放弃人,所以祂在向提多说话的时候,很明确的指出一件事,用真道去教导那些人,把他们带到纯全无疵的地步。

  我们看到第二章,我们就看到问题了,神好像是在这里对提多说,你作你该作的,你说你该说的,其它的事让我来成全。感谢神,我们的神的确是这样等着要在人身上作工,但是神必须要找到肯让神在他身上做工,使神有作工出口的人。提多当时是听见神这样向他说话,我们盼望今天我们也听见神这样向我们说话,我们也就答应神这样的呼召。── 王国显《基督耶稣的精兵──提多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