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彼得前书第五章

 

{\Section:TopicID=1153}三.劝勉和问候(五114

  1 彼得前书的最后一章,内容主要是劝勉和问候。首先是给长老的话。彼得形容自己是同作长老的,是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以表示他是根据所拥有的权柄作出这告诫。同作长老的──这与自称为“至高教皇”之举,相距何止万里!作……见证──彼得目睹好牧人为羊群舍命,这种爱的回忆驱使他以助牧的身分,忠心地看顾羊群。同享者──不久荣耀会来临,基督要显现,我们要与衪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西三4)。在此之前,彼得仍要致力完成救主的托付:“你喂养我的小羊!……你喂养我的羊!”(约二一1517)。

  2 长老是具有基督徒成熟品格的人,圣灵给他们恩赐,使他们可以在属灵方面领导会众。新约圣经的原则,就是设立众位长老──不是按立一位长老带领一间或一组教会,而是在一个群体中有两个或多个长老(腓一1)。有关作长老的资格,请参考提摩太前书三章17节及提多书一章69节。在初期教会时期,新约圣经写成之前,长老是由使徒或他们的代表所指派的;而一家新建立起来的教会必须经过一段时间,清楚证明谁有资格,方可指派长老。今天,基督徒应承认和听从那些合资格并执行长老职责的人。

  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群羊是属神的,但长老蒙神赐予作助牧的职责。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31照顾群羊的工作,不能透过投票选举或委任来勉强人执行。圣灵赐下负担与能力,长老须以甘心乐意来回应。因此,提摩太前书三章1节说:“人若想要得监督的职分,就是羡慕圣工。”神将条件赐给人,但人必须以乐意的心来配合。

  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作长老的动机,决不可以为了敛财。这并不表示长老不可以接受地方教会的供应;提摩太前书五章1718节显示有“全职长老”存在。这里的意思是,真正从事基督使命的人,决不可唯利是图。

  3 彼得作的第三句劝勉是这样的: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长老应作群羊的榜样,而不是做独裁者。他们应走在群羊之前作领导,而不是在后面驱赶。他们不可将群羊看成是属于自己的来对待。这正好针对专制独裁的领导!

  大家只要能遵从第23节中的三个指示,基督教圈子中很多错谬就可以避免了。第一个指示可以除去一切的“勉强”,第二个可以杜绝“图利”的心态,第三个可以从教会剔除“官僚主义”。

  4 长老的工作,需要付出极大的体力和心力。他要同情、辅导、责备、驳斥、教导、管教和警告。有时候,这些工作不会换来欣赏和感谢。然而,神却应许,忠心的长老会得到特别的奖赏。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他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坦白说,我们对圣经所应许的各种冠冕所知不多──包括喜乐的冠冕(帖前二19)、公义的冠冕(提后四8)、生命的冠冕(雅一12;启二10)以及荣耀的冠冕。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冠冕是不是实物,可以拿来放在救主脚前;还是指当基督作王时,我们获颁赐的权柄(路一九1719);又或是指会存至永远的基督徒美德。然而,我们知道这些冠冕绝对足以弥补在世上经历的所有流泪、试验和苦难。

  5 凡年幼的,不论是在年龄方面或属灵程度方面,都应该顺服年长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些监督在神的事上累积了多年经验,所以具有智慧。他们对神的话有深入及从经验而得的认识。神也已将照顾衪羊群的责任交托了他们。

  所有的信徒都应以谦卑束腰;这是一种崇高的美德。莫法特说:“穿上谦卑的围裙。”这是最恰切不过的了,因为围裙正是仆人的标记。有一位到印度去的宣教士曾这样说:“如果要我选择两句在属灵长进方面必需的话,我会选:‘我不认识’和‘对不起’。这两句话,显示了深厚的谦卑品性。”试想像全会众都有这种谦卑的心;他们都看别人比自己强;他们都比别人更愿意做卑微的工作。这样的教会,不应该只是想象之中的理想,而应该是实存的。

  纵是找不到谦卑的理由,以下这一点应足以叫我们谦卑下来: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得所引用的,是希腊文版本的箴言三章34节)。试想像一下──全能的神阻挡我们的傲气,决意要加以打击;相反,全能的神面对破碎忧伤的心灵,则无力抵挡!

  6 信徒不但对人要有谦卑,对神也应一样。在彼得的时代,圣徒面对的苦难有如火炼的试验。虽然这些试验不是神赐下的,却是衪所允许的。彼得指出,面对试验最好的方法,是谦卑地从主的手中接受过来。到了时候,衪会坚固衪的子民,并叫他们升高。

  7 信徒的特权,就是能够将他们的一切忧虑卸给主,深信他顾念。再一次,彼得引用了希腊文版本的旧约圣经(诗五五22)。

  巴斯德指出,这里提到两种顾念:

  有关于忧虑的顾念,就是说:“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也有关于爱顾的观念,就是说:“因为他顾念你们”。相对于我们自己的忧虑,是救主永不褪减的爱顾32

  忧虑是不必要的;衪既愿意并能够替我们肩负重担,我们就毋须将担子扛在自己的肩头上。忧虑是毫无作用的;忧虑不能解决问题。忧虑是罪。有一位传道者这样说:“忧虑是罪,因为忧虑否定神的智慧;忧虑是认为神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忧虑否定神的爱;认为神不理会。忧虑也否定神的能力;认为神没有足够能力将我从所忧虑的事情中解救出来。”这段说话值得深思!

  8 虽然我们不用忧虑,却务要谨守、做醒;因为我们的仇敌强而有力,就是魔鬼。要谨守,就是要抱认真的态度,实际地面对人生,智慧地针对撒但的种种策略。潘德科说的好:

  一个人如果对世界的本质或特性毫不察觉,对我们的仇敌魔鬼的动机和攻击又掉以轻心,就会漫不经心,或轻率随便地生活。但那些以耶稣基督的眼光来理解生命的人,他们对生命一定会有一个崭新的态度,一个截然不同的眼光,其特点就是谨守持重33

  我们必须经常保持儆醒,随时准备好去面对恶者的一切攻击。这里将仇敌形容为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魔鬼会以不同的形态出现。有时他是一条蛇,引诱人做出败德的行为。有时会假装成光明的天使,企图在属灵的事上欺骗人。在这里他是吼叫的狮子,全力透过逼迫来恫吓神的子民。

  9 我们不可被他的怒气慑服。相反,要透过祷告和神的话来抵挡他。我们自己并没有力量与他对抗,但只要我们在信心上坚固、倚靠主,就必定能抵挡他。

  撒但其中一种伎俩,就是令我们以为所身受的苦难是别人所没有的,以致我们感到沮丧受挫折。当我们身处火炼的患难时,往往会以为自己是天下间最悲惨的人,这样就失去了勇气和斗志。彼得提醒我们,在世上的基督徒众弟兄也是经历这样的苦难。

   l0 能看见神是在事情的背后工作,藉以达成衪奇妙的旨意,这就是在逼迫中真正的胜利。不管我们经历什么试验,第一件应谨记的事,就是衪是赐诸般恩典的神。神这个宝贵的名提醒我们,衪不是按照我们所应得的对待我们,而是以衪的慈爱待我们。无论我们所经历的试验是如何艰难,也可常存感谢的心,因为我们并不是身处地狱──一个我们本来要去的地方。

  第二个莫大的安慰,就是衪曾……召我们,得享他永远的荣耀。这使我们的眼光超越现今所受的痛苦,看在将来我们要永远与救主在一起,并要像衪。请细想这一点!我们竟从渣滓堆中被拣选出来,并蒙召得享他永远的荣耀!

  第三方面的安慰,是这苦难只是暂受的;当与永远的荣耀相比时,今世的苦难不过一瞬间的事。

  最后的鼓励,就是神用困难来教导我们,模造我们有基督的品格。衪训练我们,好使我们将来能够和衪一同作王。经文列出训练的四个范畴:

  成全──试验使信徒强健起来,孕育出所需的特质,使他在灵命上成熟。

  坚固──苦难使基督徒更趋稳定,有美好的言行,并能够抵受压力。这正是主耶稣对彼得说话时所用的字眼:“……要坚固你的弟兄。”(路二二32

  赐力量──撒但企图透过逼迫来恫吓信徒,令他们软弱消沈,然而却带来相反的效果。逼迫反而使信徒更有力量忍耐下去。

  建立(圣经新译本)──在原文中,这动词与“根基”一词有关。神要每一位信徒,都能够将根基稳固地建立在祂儿子和衪的话语上。

  雷西说:

  基督徒生命历程中无可避免的苦难,往往会为培养信徒的品格带来美好的果效。苦难使信心更精炼,品格更完美,并且能坚固、赐力,及建立神的子民34

  11 神既用奇妙的作为,支配着逼迫与苦难,以成就神的荣耀,叫我们得益处,难怪彼得在这里倾泻出心中对神的颂赞:愿权能(新英王钦定本作“荣耀、权能”)归给他,立到永永远远。阿们。只有这样的一位配得荣耀,只有这样的一位配掌握权能!

  12 西拉是忠心的兄弟,他把彼得口述的这封信笔录下来,很可能他也是送信人。彼得写这封信的目的,是要坚固分散在各地的信徒,使他们确信所持守的基督信仰是真实的──或用他自己的话:是神的真恩。或许在逼迫炽烈的时候,信徒会怀疑自己相信基督是否一个正确的选择。彼得宣称,他们做对了。他们已寻得神的真道,应在其上站立得住。

  13 在巴比伦与你们同蒙拣选的教会(译者按:原文是抽象名词,英文是代名词“她”)问你们安。我儿子马可也问你们安。

  在巴比伦与你们同蒙拣选的到底是指谁或有什么含意,不能绝对确定。以下是几个主要的解释:(1)是指“弟兄”(二17;五9)。但在希腊文中,这个抽象名词是阴性的。(2)是指彼得的妻子。(3)是指当地一个有名的归人。此外,巴比伦也不能肯定是指什么。可能的解释包括:(1)在幼发拉底河边的名城,有不少犹太人在那里居住;(2)尼罗河上同名的军事据点(但这不大可能);(3)罗马。一般认为,启示录提到的巴比伦大城是指罗马(启一七19;一八1O21)。

  第三个问题是提到马可。这里是指彼得肉身的儿子,还是指马可福音的作者约翰马可呢?相信后者的可能性较大。如果真是这位马可,我们便要查看彼得是因为曾领他归主而称他为儿子,还是儿子一词是用来形容一个长者与较年幼的信徒在属灵上的亲密关系。彼得所用的儿子35一词,与保罗用来形容自己与提摩太和提多之间的亲密属灵关系的字词并不相同。这也与从古时流传下来的说法吻合:马可生动的福音记载,是根据彼得亲眼的见证写成的。

  14 这位长老用告诫和祝褔作结束。告诫就是:你们要用爱心彼此亲嘴问安。弟兄之间要用爱心相待,是教会的常规;当然,表达爱心的方式可以因文化及时代的不同而有异。

  祝褔是:愿平安归与你们凡在基督里的人。圣徒正因基督的名而蒙受患难,还有风浪的冲击。这话起了平定心灵的作用。耶稣用宝血买赎回来的群羊,在动荡的世代里为衪受苦的时候,耶稣轻声对他们说:平安。

  平安,完全的平安;

  纵使死亡笼罩我们和我们的至亲,

  耶稣却将死亡和阴间的权势征服。

∼伯格史达

 

评注

 

1 (一2)还有其它形式的成圣在日后实现。当一个人重生时,他在地位上已经成圣,因他是“在基督里”的(来一○10, 14)。在他的基督徒生命历程中,他有经验上的成圣,即不断效法基督(彼前一15)。到天堂时,他便得着完全的成圣,因为他永不会再犯罪(西一22)。有关成圣的补论,请参考希伯来书二章11节的附篇。

2 (一8)大部分的希腊文抄本不作“见过(idontes)”,而作“认识(eidotes)”。但是两种说法都不改句子的意思,即:他们本人并没有在地上跟耶稣相识。

3 (一8)林克安(W. Lincoln),Lectures on the First and Second Epistles of Peter,页21

4 (一12)同上;页23

5 (一13)朱伟慈(J. H. Jowett),The Redeemed Family of God,页34

6 (一17)林克安(Lincoln),Lectures,页30

7 (一20)同上;页33

8 (一21)伍斯敦(W. T. P. Wolston),Simon PeterHis Life and Letters,页270

9 (一22)批判性文本(NU)及中文和合本没有“藉着圣灵”一句。

10 (一23)格连特(F. W. Grant),l Peter 的脚注,The Numerical Bible,希伯来书至启示录,页149

11 (一23NU 文本没有“常存”一词。

12 (二2)亚历山太抄本(新英王钦定本脚注所引的 NU 文本)作“渐长至得救”。不过,这译文对于得救的确据会产生疑问。

13 (二6)圣经时代希腊文 litnon(石),akro-(顶上或尖顶),goniaion(角落的);因此是房角石或顶石。

14 (二7NU 文本不作“不顺从的人”,而作“不信的人”;不过,不信褔音的人被称为不顺从褔音的人,所以两者的意思相近。

15 (二12)按字面直译是高尚的或可爱的(希腊文即 kalos,可与英文 calligraphy,即“端正秀丽的字体”作比较)。

16 (二12)欧德曼(Charles R. Erdman),The General Epistles,页66

17 (二12)朱伟慈(Jowett),Redeemed Family,页88, 89

18 (二13)赖恩融(Leslie T. Lyall),Red Sky at Night,页81

19 (二16)迈耳(F. B. Meyer),Tried by Fire,页91

20 (二25)希腊文是 episkopos,  即“监督”。

21 (三2)穆勒在一分期刊 The Word 中的文章,Richard Burson 编,日期不详,页3335

22 (三4)迈耳(Meyer),Tried,页117

23 (三7)贝格(Charles Bigg),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Epistles of St. Peter and St. JudeICC),页155

24 (三8)“谦卑”在 NU 文本作“谦卑”tapeinophrone,而不是“谦恭有礼”Philophrone。两种美德都与上下文配合;至于那一个是原文,则取决于对新约原文审定的观点。本文在这里采纳英王钦定本(KJV)的传统,即后者。

25 (三15NU 文本作“主基督”而不是“主神”。换言之,新约的基督即旧约的万军之耶和华。

26 (四6)伯恩斯(Albert Barnes),Notes on the New Testament:James, Peter, John and Jude,页191

27 (四14NU 文本并没有第14节的最后一句。因为“常在你们身上”与“荣耀”在希腊文的结尾字母是一样的(-etai),所以很容易因一时之误而漏掉。从技术上来说,这是因有“类似结 尾”而造成的遗漏。

28 (四16)迈耳(F. B. Meyer),Tried by Fire,页27

29 (四16)摩根(G. C. Morgan),Searchlights from the Word,页366

30 (四18)迈耳(Meyer),Tried,页180, 181

31 (五2NU 文本不作“出于甘心”,而作“按神心意”。然而,KJV NKJV 版本圣经一贯采纳的译法(TR 及主要文本(M)也一样),与出于勉强相对,较能与上下文配合。

32 (五7)巴斯德(J. Sidlow Baxter),Awake, My Heart,页294KJV 版本圣经在这里巧妙的字眼运用,并不是出于希腊文;在原文,两个 'cares' 是不同的用字(译者按:中文圣经分别作“忧虑”和“顾念”)。这种双关译法来自第一本英文新约圣经(1526年),就是由杰出的翻译者、宗教法庭下的殉道者 William Tyndale1484-1536)的作品。他的译文是:“你们要将一切所顾念的 事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

33 (五8)潘德科(J. D. Pentecost),Your Adversary the Devil,页94

34 (五10)雷西(Harry Lacey),God and the Nations,页92

35 (五13)一般所用的希腊文字眼是 huios,保罗所用的是 teknon,字面意思是“生下来的”或小孩。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