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讲 手洁心清

 

“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一16

  最近在阿姆斯特丹开了一个有关艾滋病的会议,此举颇受新闻界注意,我留意了几天的新闻报告;多数报导有何医学方法、技巧去解决艾滋病的问题。在众多的讨论中似乎还未有人提出,要处理有关这病的道德上的问题。当然染上爱滋,未必因为个人的不道德所致,但绝大部份艾滋病毒,都是因着不道德的行径而带来。在这么一个世界性的会议上,竟然没有人提议要处理道德上的问题。究竟在我们的时代里,还存在有罪的观念吗?甚至闻名的心理学家也来著书探讨上述的问题。似乎在这时代只有犯法的勾当,却抹煞了犯罪这一回事;犯法的话就由律师出面调停。这时代的人,只承认有病态而否认有犯罪;有病态的就交由精神科医生负责。这时代只听见人有罪咎感,而鲜闻有直认其罪者;有罪咎感的就找心理学家帮忙,没有人再提出罪的问题来。有一次,一位教会领袖找着一个心理辅导学家来解决这问题,他诉说心灵极其痛苦,因他去一直与两位女士关系纠缠不清,如今面临抉择,却不知用何借口把其中一位撇开。最近,闻说某教会的执事与女友同居,教会中众所周知,然而,却无一人有勇气把问题提出来处理。今日,我们看见教会内外的道德标准日益拉近。这是说教会的道德标准每况愈下;教会在这时代逐渐失却了圣洁的本质。我们在教会只听闻分享包容,没听到认罪悔改,教会里有治疗而无责备,就好像以色列人当初出埃及,虽脱离埃及而朝向迦南美地,但内心依然留恋埃及的生活。今日最时兴的立场与世界认同、与社会认同并与时代认同;当然这认同不算是错。但危机在我们与世界认同之时,往往忘记了自己独特的身份;也忘记了向神的圣洁认同。我们对社会的弊端只能一洒同情之泪,却无能力挽救。

  刚才我们所读的经文:彼得前书一章十四节至二章三节,这段经文告诉我们,基督徒的身份何其独特,我们既作顺命的儿女,就不该效法从前的生活方式;既称神为父,就不可作挂名的基督徒。彼得明显知道这班人不单止相信,更愿意顺服神的带领。正因为如今有着独特的身份,就不该效法从前愚昧无知的生活:我们与世俗人的生活应有明显的分别,就是说要分别为圣。许多人认为“分别为圣”一词相当老套,不合时宜,但圣经却重申这教义的重要性。基督徒要从世俗、情欲和罪恶中分别出来,过圣洁生活不是凭着自己主观的感受,或者参考别人的经历,乃是以圣洁的神作我们的标准。我们处身于一个相对的社会里,没有人敢讲绝对的真理──如何谓善、何谓恶?我们也轻易把圣洁的标准相比化开去,故此没胆量去指责别人,而虚饰以大家处事方式不同而已。无论在昔日犹太地方抑或今日香港;神的标准总不改变。我们从旧约,很清楚看见神教导其子民有关圣洁的含义,就是分别出来归予神的意思,从中引伸出圣洁,无瑕疵、无玷污的生命。对人而言,这圣洁的功课殊不轻易;但神的教导是逐步的,当神呼召摩西上何烈山的时候,教他第一个功课,就是脱鞋;因那地是圣地,乃是神人相交之地。跟着在西乃山上,神再彰显祂的圣洁,此圣山因有神的临格,凡俗之人不可亲近圣山,违者立刻被处死刑。接着神把这圣洁观念带入他们的生活圈子。神吩咐摩西建立会幕,本来建造会幕的材料相当普通,一旦分别为圣,凡俗之人就不可接近。后来,所罗门建造圣殿,我们神的圣洁性再度彰显,神的圣洁乃像烈火凡人不可仰望,除了地理上可分别为圣,神也藉着仪式、祭品等教导子民何谓圣洁。所以一些普通的祭品、节期和日子,一旦分别为圣,就不可还原从俗;人若分别为圣必须有圣洁的本质,在律法的颁布上,我们可以看见道德的要求与圣洁的本质。所以,不论十诫抑或别的诫命基本上要表达神的圣洁,无可否认,旧约的教导基本上是输入式的,而新约的教导则内在化了,神对圣洁的要求,不局限于外表的仪式、地点与及条文;乃着重于生命的表现,与渐进式的启示。旧约时代,人若违背神圣洁的吩咐,必然遭到严厉的惩罚。以赛亚首次接触圣洁之神、他立刻很自然的反应说:我有祸了,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之人;面对一位圣洁真神,就算我嘴唇不洁,或是身体上有任何不洁,也会被处死刑。

  今日,我们思想到圣洁的问题时,究竟应以什么作标准呢?是教会的传统么?是神学家的意见么?是社会的风气么?彼得前书谓:那召你们的是圣洁的。神不单止是位圣洁的神,祂也要求属祂的儿女过圣洁生活,故谓:“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不单是指星期日早上所行所作,或是指灵修与事奉的时刻。今日许多人不会忘记圣洁的要求,但却往往把这些要求分割;于是星期天早上敬拜神的时间就很检点约束,回家以后则判若两人,未信的家人又焉能从中窥见圣洁生活的本质。星期一至六,我们上班的时候用另一套的标准;只记得在圣洁的活动里,就如崇拜和事奉的时候才要圣洁。至于与同事间的相处,与及在家赋闲或做杂务之时,却忘了要圣洁;这种生活形态的分割,是教会潜伏的危机。

  神要求我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圣洁,这是个整体而非部份的要求,但好多时由于我们部份的圣洁就成了未信之人的话柄。我们多少时候,劝人信耶稣上天堂,人家欢喜接受,认为比移民加拿大、澳洲更好。他们以为信耶稣只不过是一时的抉择,从没有想过要对神有生命的委身,效法主的生活,讨主的喜悦。今日,在属灵事情的追求上,不少人却讲求超越的经验;感受到远离世俗,与神亲近的经历,然而对付罪的问题却鲜有听闻。“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彼前一15)。彼得不单指出:神对我们有圣洁的要求,他更教我们要存敬畏的心度日。敬畏的观念在现今的时代里似乎逐渐消失,我们强调神是天父、祂是就近的、慈悲的、体谅的,在这种理解之中,我们很容易放肆;尽管自己犯错累累,最终亦可得到赦免,即使到神面前也失却了敬畏之心。敬畏包含了尊重和对神负责之意,敬畏神的人断不敢轻易犯罪。耶稣基督使我们可以坦然无惧的进入至圣所,去亲近圣洁的神,主付了极大的代价使我们得着这权利;让我们不要贬低这重价的恩典,以敬畏的心度我们在世寄居的日子。这敬畏是发自内心对神圣洁的尊重。

  “你们得赎,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一20)主耶稣付上自己的生命去争取我们得赎的身份,彼得提醒我们一方面要存敬畏之心,另方面要存感恩的心去实行圣洁的生活方式。得赎的身份,意谓摆脱了从前的捆锁,这包括祖宗遗传下来的律法和世俗的价值观,都是空洞的,无意义的。今日,世人往往以为所拥有的都极其宝贵;其实,从永琲漕井蛈茖央A就算再宝贵的东西,也是空泛无益的。有人对于耶稣赶鬼入猪群一事甚为不解,认为白白无端丧失了一群猪,是否值得呢?这问题在于我们以什么价值观去量度一种行动,若我们从一世俗物质的价值观去看;这好可能是个昂贵的浪费,但耶稣所着重的并非今世的价值观。若从永琲漕井蛂B从人宝贵生命的角度而言;就算十倍的抑是百倍的猪都比不上耶稣所看重的。今日,人因着失却永琲熊J点,所以对于今生的拥有甚为重视,然而彼得却告诉这一切都是虚妄的,不会存留到永久。世人所凭借的富足享乐,使其内在生命变得空虚无助。主耶稣用宝血把我们从这种情况中买赎出来,脱离罪的束缚,这并非人类历史上偶然发生之事。主的受害并非一无可奈何的选择,乃是祂蓄意付上自己,也是神所预先计划的。永生的盼望不能建立在一碰巧的事情上,神创世以来经已为我们预备了这救赎。保罗在以弗所书言及基督之爱的时候,其长阔高深根本无可量度;保罗因受此爱所激励,就算经历再多的困苦与逼迫也觉算不得什么。

  圣经说:“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在此就向我们显明了。”这些训诲我们听之甚详,甚而到一地步,叫我们怀疑其真实性;可以说是失却了效力。好多时候,我们听见耶稣为我们死,内心好像麻木了一样,爱心对于古老久远的故事,起不了什么响应。彼得欲激励弟兄姊妹过一圣洁生活,就再次题起基督的救赎;我们的生命、生活与行动均要与蒙召的恩相称。“你们也因着祂,信那叫祂从里复活,又给他荣耀的神,叫你们信心和盼望都在于神。”(彼前一21)。神的拯救成了我们的激励,推动我们去过圣洁的生活。今日,我们过圣洁生活,不像旧约时代在律法主义之下的心情,充满了惧怕和压迫感;这种圣洁生活可谓完全失却了喜乐,间中还会流露出圣洁的样貌,却彻头彻尾的像一回苦事。真正的追求圣洁发自内心对神的感激,包括了对神救赎的欣赏和感谢,这样的过着圣洁生活,可说是充满了灿烂的色彩,也为人所羡慕。其实,过圣洁生活也有一些具体的准则的,就如彼得在彼得前书一章廿二节至二章三节所言,都是一些客观的真理的指引,没有圣经知识就没可能过圣洁的生活,因为这圣洁是从神的要求去量度而非自我判断。有些人研究圣经一段时间之后发觉生命没有多大改变,于是就放弃了。当然,知识的本身并不能帮助我们去圣洁,唯有将知识内在化,才能影响我们生命;这就是那永琲滲u理,是活泼常存的道,我们也是因听这道而接受耶稣基督的。有人以为既得了重生就不再需要神的话语,其实不然;今日我们生命也继续要受永痧u理的影响;这真理是超越时空,痡`不变的。神的话又是历久常新的,就算在不同的时代与文化都发挥出祂的生命力。

  今日许多基督徒认为神的话经已过时,所以每当寻求解决人生问题,很少会征求神的意旨。这时代的人对圣经缺乏深度的认识,所以能应用的范围就很狭窄;问题并非出圣经,而是因着人对圣经认识肤浅。所以只要我们对圣经有深度的认识,人生任何范畴的问题;无论是个人、婚姻、家庭、学业、事业等;神的话语指示我们行事有积极的带领。故此,我们应当认真研读神的话以致有整全的认识,而不是片面的,断章取义的。神的话是活泼常存的道,其本身有生命的本质,需要我们积极地专心研读了解认识。今天社会的道德日渐腐败,特别在西方的文明里头,很多学者、神学家把神的话拆散开来诠释;在人心灵内投下不少疑惑的种籽,造成不少欧美教会的衰落。他们讲坛上传讲的多是时事和人的需要,所以教会不可能有复兴。人在面临伦理道德抉择的时候,若不尊重神的话,就很容易受紧逼的因素左右;何者受益?何者为重?成了我们做抉择的最高指标。彼得认为永琱完D是我们过圣洁生活的指引,也是滋润我们生命之道,他用灵奶来描写神的话语。

  真理不单扮演外在指引的角色,更兼有内在的更新,这是何等奇妙的安排。若单有外在的指引,久而久之就会演变而为律法主义。然而真理又像灵奶滋润生命,建立生命的质素,致可自然流露圣洁的本质。今日,我们都鼓励兄姊们背圣经,但恐怕只是记忆中有很多经节,而真正成为我们灵奶的又有多少?可以抓紧校正自己的经节又有多少?香港教会现正面临的危机,不是信徒减少,而是信徒不成长,问题的症结可能是灵性有病、营养不良。今日的基督徒到底每天用多少时间去喝这杯灵奶?我们常以事务繁忙为借口;连看报的时间都没有,哪有时间去看神的话语。然而,看奥林匹克世运会的直播节目,却又总会挤得出时间来!

  新生命的更新成长,非靠属灵经历有多高超,乃靠神道理对我们生命的影响有多深?神的话在我们生命里成为督责与提醒、经此内在化的过程、我们生命就能反映出神的属性了!亲近神,吸收祂话语的营养,生命质素的改变就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圣洁非靠遵行外在的规条,乃在乎生命的更新。所以,彼得用了“顺从”的字眼,就是说不计较读了多少篇章的圣经和知道了多少,却着眼于有多少话语影响到我们人生的抉择。每次灵修时应惦念着:今天神向我说些什么?就算只读了一些经节也不要介意,若我们生命藉此经文被神提醒,就是说:我们在那时刻与神相交;神把祂的话深藏在我们生命之中,于是当日的生活言行都不会违背神的话,当然在过程中:彼得提醒我们应除去一切恶毒、诡诈、嫉妒和毁谤等。换言之,神的话需在我们生命里占有一些空间,不要妄想一面吸收神的话,另一面又保持一己的假善与诡诈。

  很多时候,我们读神的话读不入脑,不入心,皆因我们内在存留着太多的杂念,致把心田塞住,叫神话没空间,没落足之处,于是生命的成长也就停顿了。一个基督徒之所以犯罪,少有出于偶然;犯罪的行动不过把久已隐藏的罪性表露出来。一个时常阅读黄色报刊的人若有越轨的行为,他的错自然而然,并不叫人感到意外。彼得教导我们一方面要吸收神的话;另方面却要戒除不洁的行为;意谓我们不断以神的话去清理门户;每当读到神的话,就像对镜自照,把我们生命都照明出来。

  教会是个圣洁的团体,要反映神的圣洁,既有名称亦有实质。教会若要复兴,必先正视罪的问题,就算有再多的祈祷会,若不处理罪的问题,教会不可能有复兴。今日我们在神在人面前是否手洁心清?当然,人活在今世无可能全然没有瑕疵,间中会沾染罪的污秽。但无论如何,我们要有追求圣洁的志向,每一次的软弱跌倒都成为我们向前行走的借镜;每次失败都是一个功课,需要在神面前痛悔,重拾力量奔赴前程,不要轻易放弃。此外,我们要学习对罪恶敏感(甚至是一些不经意的小过错),有时我们以为生命里一些微细罪,暂可不必处理,于是魔鬼趁机有了立足点,足以摧毁我们的生命,破坏我们的教会。各位!在现今的时代里,人们怎样看待罪,又有谁愿意题起罪?只有教会要正视罪的问题,因为召我们的神是圣洁的。请大家用祈祷的心唱诗:“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培灵诗选第165首)。── 许道良《朝圣客旅指南──彼得前书今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