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讲 择善弃恶

 

  弟兄姊妹们,请留意,我们生活于当今的世代,毕竟要面对很多似是而非的问题;一不小心就会失去见证。今日我们从道德伦理的角度,来思想我们的身份和使命;既然我们被称为圣洁的子民,彼得提醒我们生活应有的表现。我们处身于一个没有道德判断的时代,如今再没有人敢用“不道德”的字眼来形容这个社会:当我们要用道德的价值去判断之时,最多只会说那是异常的行为。基督徒置身于这样的时代之中,逐渐也就失却了绝对的标准;教会的道德标准逐渐下降,并且与社会的标准愈来愈拉近了。刚才所读的经文,彼得前书第二章第四节至第十四节,让我们看见基督徒有独特的身份;这身份带来一个重要的道德使命,在实践的时候,需要不断在道德上有正确的抉择。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人生,分别不在于有无犯罪或做错;而在于基督徒不断地去选择行善。基督徒行善非自动的表现,乃是需要努力挣扎,积极培养一个成熟的道德生命;到了一个地步,可以不需多加思想或挣扎,而做出道德的抉择。这种生命的养成非出于偶然,乃是经历一段长时期正确的抉择所孕育出来的。所以一个人的道德品格和生命质素的建立,非来自神的格外施恩;而是靠着神的指引不断在过程中,作适当的抉择。在抉择过程中尊重已有的身份,慎重的履行使命。一个的大使奉命出差之时,必须郑重自己的身份,才能够成为国之代表,发挥大使的功能。公司的总裁必先尊重自己的身份,然后才能得下属的信服,牧者亦然。有时候,他们在疲倦软弱之中、忘记了一己独特之身份、致不能得弟兄姊妹的尊重。丈夫面对妻子地位一天比一天提升的今日,多少时候亦会感到不知所措,不敢负起带领的工作和承担责任;至少在家庭当中,丈夫担任“头”的角色很含糊;没有人带领整体的方向,也没有人承担最终的责任。

  一个人的身份对他的使命感甚有影响,彼得在今天的经文中首先让我们看到:基督徒有一独特之身份,这身份骤眼看来并不叫人怎么羡慕,但从永琲熊J点来看,这是个极其宝贵的身份、诚如彼得前书第二章第四节所言:“主乃活石、固然是被人所弃的……。”祂无佳形美容、不被重视,遭人嘲笑和厌弃,但祂却是为人所拣选所宝贵的。从人的角度来看,主耶稣似乎没有多大的成就,祂花了三年时间训练十二门徒;到头来几乎每一个门徒都出卖过祂。几年来的劳苦血汗、到祂上十字架时,仍是孤单地去默然承受。我们看不见祂有什么丰功伟迹,到最后只是带着罪犯的身份去钉身于十架上,被人嘲笑戏弄。从人的价值判断而言,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然而在神的眼中,主耶稣的工作却是绝对不可少的,祂的地位也是超然的。当时的人跟随基督,以为基督是个有权势的君王,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好处,但当他们在这些方面感觉到失望时,就渐渐的离开了祂。

  从神的角度而言,匠人所弃的石头──耶稣基督已经成了房角石、是整个人类救赎的核心人物。基督徒的身份与耶稣基督有类似的地方,是被人轻看和唾弃的。然而,我们来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灵宫。希伯来书第十一章说到初期教会基督徒经历鞭打、戏弄、捆锁和监禁,他们有被石头掷死、被锯锯死、被刀刺死;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头、地域飘流无定,很明显地、基督徒无异成了世人的眼中钉。基督徒有时也与世俗的眼光认同,认为倘若自己肯去效法世人的方法行事;今日可能成了大富,抑或某某机构的总裁。然而,彼得说:我们是被拣选的族类;这与我们遭到世人遗弃,成了一强烈的对比。基督徒是一群事奉君王的祭司,神要拣选他们去成就神的美意。他们独有亲近万主之主、万王之王的权利,他们是圣洁的国度,与世俗分别出来,不受罪的刑罚,归神为圣,是神所看顾、保护和怜恤的神的子民。所以,基督徒应该宝贝自己崇高的身份和权利,不要从短暂的世界观去给自己错误的价值判断。如果我们走奉献的道路、又从物质、金钱和世上的地位来与别人比较之时,就好容易感到比不上别人。这并非指基督徒不该赚钱或争取社会上的高位,然而,金钱与地位毕竟不能成为我们的焦点──追求的目标。由于我们是神的子女,应当尊重自己的身份。从永琲漕井来看,我们在世不过是寄居的,天上的锡安城才是我们所朝向的,永久的家乡;永琲漱l民,不应在世俗的追逐上浮沉。

  彼得在此确定了我们基督徒的身份,跟着带出我们独有的使命(彼前二11-14)。彼得指出我们的人生是个争战的人生,徘徊于灵和私欲的争战之中。有些人信主之后感到比前更加受掣肘、心灵时有挣扎。神创造人类之初即赋予人有求知欲,催迫人去学习,俾理性得到健全的发展。神又予人有性欲,使夫妇之间能有全面的沟通和契合,又可生儿育女。神更赐人有食欲,祂给人类种种欲念都各有其规限;当人超过这些界线之后,这些欲念就成为私欲。譬如说:普通一个二、三十元的饭盒或快餐之类的东西,已经可以满足到神给我们的食欲。然而,有些人却追求享受上万元的酒席,这就越过了神的界限。性欲驱使我们在婚姻里头去表达爱的行动,然而,今日许多人就越过了神所规定的界限,任随己意,放纵肉体的情欲。私欲所带来的压力是真实的,教人挣扎的;因为魔鬼不会用毫不吸引的东西去引诱人犯罪。虽然老我不再在我们生命中作主,但魔鬼仍要藉旧人的生命去影响我们,去颠覆我们,去搞扰我们。我们唯有用生命中新的动力去拒绝魔鬼的引诱,重生的基督徒每次遭受魔鬼试探时不容易屈服;是因着新生命的动力教我们衡量是否值得再成为私欲的奴隶,所以心里会有很大的挣扎。神的灵透过我们的新生命去抗拒私欲的引诱。

  世人对私欲的态度是纵容和迁就,以为毫无禁制阻止,人的好奇心就自然会消灭。然而,越发开放和张就、人对私欲的胃口就越大、每一次的妥协必然带来更大的跌倒。在择善去恶的争战中,我们不能袖手旁观的听候神去安排,乃主动的作一个明智的抉择。不要以为犯罪乃是神在跟我们开玩笑;一位姊妹跟一位已婚的弟兄发生了感情,内心非常痛苦,她没怪自己当初作出了错误的抉择,只怪神在跟她开玩笑。其实,这明显是魔鬼将引诱放在我们面前,令我们跃跃欲试,自投陷阱而已。基督徒的一生都充满了争战和抉择、过程中,我们若顺着新生命的决定而行,就会逐渐建立起成熟的道德生命。基督徒的使命是个好品行的见证,彼得说:“你们在外邦人当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使在鉴察的日子归荣耀给神。”(彼前二12

  基督徒生命上的考验往往不在教会以内,因为教会的弟兄姊妹都有爱心,肯包容;见人有行差踏错,极其量不过是拍膊头,鼓励他们从头做起,于是免不了有所纵容。然而,基督徒真正的考验来自外邦人中间,我们生活于外邦人之中,并非过着避世的生活,真正的圣洁乃在世俗当中受考验。在外邦人当中,基督徒最易失足,他们时刻在观察着我们,所以彼得提醒我们要品行端正,就是说行事表现都要与我们的身份相称。许多人以为基督徒是一些不抽烟、不饮酒、不吸毒、不赌博的人。但彼得却指出不单如此,基督徒当有一些质素,美丽的品行教人羡慕。外邦人与及未信主者多数不晓得基督徒应干些什么,但他们却多半知道我们不应该做些什么。所以,我们要儆醒,当别人花天酒地,撒谎的时候,我们若加入其行列,便会成了别人的把柄,叫人可以毁谤我们。中国的五十年代与及文革时期,基督徒互相诬告;直至一九七九年我首次进入大陆,仍发现有基督徒攻讦某些被大众接纳的基督徒领袖。为着要自高身价与及摧毁对方而做出这些教人伤痛的事,实在惋惜!最近,我在菲律宾开会时候,遇见一位孟加拉国的代表,他说在该国做基督徒真不易为,常会遭回教徒的嘲笑和鄙视。然而,尽管回教徒如此鄙弃、排斥基督徒;但他们知道基督徒是好人,有事之时他们会来找寻帮助。所以说:无论怎样遭人白眼也不打紧,生命中尚有一些质素可供人羡慕。嘲笑我们的同事,在背后可能说我们值得信任;如此经已表示有美好的见证。

  基督徒有好行为彰显,并不表示要夸耀自己比别人优越。其实,基督徒的好行为是影响别人永生归属的关键。所以彼得很开心的说:“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的日子归荣耀给神。”神每次临近人的时候,若不是审判便是施恩,鉴察的日子多有审判,眷顾的日子多有施恩。路加福音第十九章,记载耶稣为耶路撒冷哀哭,皆因人皆认为耶路撒冷乃神与人同在的地方,是宗教最高超的一种经验;然而耶路撒冷竟不知落在耶稣基督的眷顾中,并拒绝神的恩典,耶稣为它哀哭是因知有一天它要面对审判。

  当别人从基督徒的行为中,真正了解福音的意义之时,而基督的恩典又临到他们;他们就会作出积极的抉择,归荣耀予神。当神的恩典临到,会否叫他们想起以往认识的基督徒的一些作风、行动和态度,从而影响他们抉择永生的归宿。神学院里有一门名叫“·道学”的科目,其中一个功课就是要求学生们与未信者有一次交谈,分享彼此间的人生观或宗教经验。根据同学们回来的报告,发觉香港完全未闻福音的人其实只占少数。但为何仍未见有多人归向基督,原来这些未信的朋友,都异口同声表示以前有某某自称基督徒的同学和同事,他们的表现都很令人失望;甚至连非基督徒也不如!所以未信的朋友也就不信我们所讲是真,而他们所讲的,我们实在应当引以为羞耻。

  我们固然也曾听过许多人归信基督,是因他们感受基督徒那种独特美丽的质素。有一间教会的慕道友,他多年来一直参加教会的聚会,但对决心信主仍是徘徊于犹豫不决的时刻;然而他却从不间断的去聚会,原来他在其中感觉到有温暖和爱。我相信这位慕道友距离救恩之门不远!弟兄姊妹,我们的举止行动对别人救恩的抉择往往有直接的影响。耳听、目睹两者之间,我们多数相信那些亲眼见到的事实,人可能听过福音的讯息,但倘若他所听闻与所目睹的事实不符之时,则会单凭所见的去否定所听的。

  今天的经文有几方面可应用的,首先是公民责任的方面,明天谈到职业方面,后天谈到夫妇生活方面,“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彼前二13)这里指出:一个国家的法律制度我们必须尊重,基督徒必须作个奉公守法的公民;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法律不过是一个国家最低的道德标准。合法者并不等于合道德的,彼得说我们要服从这一切的制度。今天,许多国家都容许堕胎与赌博的合法化,合法并不等如合道德。但我们不能以不合道德为理由,而去超越这些法规。正如主耶稣常表明祂要成就旧约律法的义。有些基督徒以为他有超越的自由,而不再需要守国家的律法;今日许多人对律法与恩典的概念也很模糊,以为我们身在新约,恩典的时代。但要注意:不是违背律法,乃是成全律法。换句话说,在基督耶稣的恩典里头,我们不单止守了律法,还要超越律法对我们的要求。好多时候,我们不喜欢某些学校的规矩或是国家的律法时,我们就说守它的精神。

  彼得提醒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我们有责任去守国家的法律,例如纳税与及尽公民的义务。在动荡的时代里,国家的执法并不健全,我们很容易有走法律罅的引诱;人往往会觉得自己情况特殊,可作例外处理。例如在申请移民的时候填报失实的数据,又预早注册结婚以申请购买居屋等。我并不否定作为香港市民有上述的困难,但不能因为自己有困难而违背了香港的法律。使之成为人嘲笑的把柄,失却了基督徒的见证。为着教会弟兄姊妹有上述的困难,我相信如今应该是教会慈惠部复兴起来工作的时候,也许教会里头也有些地产发展商,为着市民的需要而少赚一些利润。当然,我们顺服国家的法律,永远都是在敬畏神的原则之下,不会因为守法而违背了神的要求。

  第二方面有关公民的责任,就是作仆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顺服主人。仆人指一些奴隶,就是指没有社会地位的人,有时候,人穷的时候,就以为可以任意妄为。圣经并不偏袒穷人,无论贫富,都要遵守神所定的原则。可能彼得的读者都是受雇的穷人,彼得并没有抨击抑或称许奴隶的制度:只是劝作主人的要把奴仆视作弟兄看待,这种看法逐渐有助于废除奴隶制度;并且在主里面并不分谁是为主的抑或为奴的。主仆之分不过是短暂的,因为人人在主面前都是平等,但对于乖僻的主人我们仍要顺服他,这命令背后的含义对我们实在不易,可说是个重大的考验。主耶稣为我们定下了榜样,当我们有永琲标准,圣洁的理想时,就不会计较属地的名位等;若要超越一些不合理的制度,应付之法乃是尽诸般的义,因为我们相信最终会有神的审判。基督徒每日都有无数的抉择,多少次抉择为着善的缘故,多少次抉择为着恶的缘故?同学、同事以至于家人对你的评价如何?有一次,我负责为一位年近九十的男士施洗,在考问信德之时,我首先追问他为何延至这么晚才决定信主?他指出听闻福音经已数十年之久,但因为一件事而把这事搁置了;就是中日战争的时候,他们合家避乱于一条小村庄。每当日军轰炸的时候,他父亲都要率领合家的人到一医院避难,而医院的负责人首先询问他们是否基督徒?若否,则请他们离开。于是,这个为父的就因为只有村民的身份,而被迫带着一家大小,在飞机的炮弹轰炸下,狼狈逃生。后来这为父的临终之时,就齐集他的儿女在他的床前发誓永远不要做基督徒。这老人家就因为发过誓,于是一直不敢对神的福音有积极的响应。当然,神的怜悯依然怜悯,叫他在临终前可以归主。

  所以,弟兄姊妹们,不要小看我们的身份,更加切勿放肆;因为你的言谈举止,对人永生的归属,总有或多或少的影响。── 许道良《朝圣客旅指南──彼得前书今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