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 赢取汝心

 

  婚姻在现今的时代面临一个很大的考验,特别是基督徒的婚姻正受着一定的冲击;相信人类婚姻的堡垒一旦被攻陷,其它许多的见证也就失去力量。所以,彼得也很关心基督徒的婚姻生活,在婚姻里头的亲密关系成为基督徒信仰之中的重大考验。要带领未信的配偶信主,首先要在婚姻里头有美好的见证。据统计,香港在七○年代,申请离婚的案件是每七十个家庭有一个提出。最近的数字则显示,每七桩有一桩是离婚,而美国的统计则更惊人;每两婚姻其中之一是离婚收场。基督徒许多时候不愿意在法庭上解决婚姻问题,但在感情生活上好可能已达到离婚的状态,起初的爱心似已失落。

  现今的世代,人对婚姻似已失去信心,他们寻求解决之法,并非重建崩溃的婚姻,而是采取一些不合心意的婚姻形式、如同居、试婚等即是;有些人更认为合约式的婚姻才具创意。圣经教训我们:结婚乃是二人成为一体,今日有许多人认为此乃过时之观念。今人的一纸婚书薄如轻纱,经不起无数小风波的吹袭;婚礼中的誓言,经不起微细的考验;问题的症结可能是我们处身于一个现成即就的社会,任何事情的果效都从这个实时的角度去量度出来。现代人可能太忙碌了,他们没法子耐心地等候建立一段美好的婚姻。现代人只管到处寻找美满的婚姻、完善的配偶,在他们眼中,婚姻是个对己有益的经历;只憧憬着对方如何叫自己得到满足,这明显地说明了这是个争取权利的时代。甚至一对恋人,在恋爱中取悦对方也不外是为了争取得到对方。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见到太多的婚姻,男女一旦结成夫妇,就忘却了当初对对方的心态。圣经于此给我们非常恰切的教导,美满婚姻乃双方共同努力的成果。绝不能心存侥幸或以为理当如此,乃要不断地去取悦对方,赢取对方的爱。圣经教导我们婚姻乃一全人终身的结合,彼此取悦对方,共负一轭、奔走人生旅途。

  第一方面,彼得与我们探讨生活见证的时候,从个人品行的层面带进婚姻之中,他首先教导作妻子的有哪几方面要留意。他认为作妻子的首要顺服丈夫,目的就是要感化(赢取)对方。真正的去爱并不是自然而然,乃是蓄意的抉择。在女权运动盛行的当代,“顺服”一词似是相当的碍眼:但当我们细意玩味这词儿之时,会发现它美丽的一面。这词意暗指妻子要接受丈夫的领导,若谓民主、夫妇二人各占半边天,如此一人一票;投票至白发偕老,也可能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结果。在神的计划里头,丈夫要站在领导的地位。近年来,丈夫的角色开始有些模糊,妇女很多时埋怨丈夫不肯站在领导的位置,男人可能觉得女性地位提高之后,对己造成一种威胁,使他不愿负上较重的领导责任。然而,我们不能因为男女地位日趋平等,而将神安排的位置调转。我们都熟悉;始祖犯罪是由夏娃开始,但当神要追咎责任之时,他首先寻找的是亚当;亚当乃是世上首个推卸责任的丈夫,他对神说:你所造的女人教我犯了罪。亚当不肯承担领导的责任。今日,许多丈夫也是如此、放弃领导的角色、逃避神要他们承担的职责。当然,圣经教导作女人的接纳丈夫的领导,并非指一般世俗作丈夫的领导方式。因为世俗的领导,旨在管束。但从神的角度看:作领导的必先有为仆的心态,无论如何,他必先承担领导的职责;领导整个家庭的方向与属灵的追求。所以今天作丈夫的,要重新承担这领导的职责,神必向你追讨责任。而作妻子的则要顺服丈夫这领导之职;支持他、鼓励他、使他足以在神面前实践这职份。心理学家告诉我们:男人原始的需要乃是被人欣赏,当太太愿意接受丈夫的领导,这表示她肯定了丈夫在家中的地位。

  第二方面,彼得教导作妻子的要过一纯洁的生活,在品行上无可指摘,行事与身份相称。中国用以形容女性的形容词“贤妻良母”。说明了一位女性所言所行不应违背她的身份,特别与未信主的丈夫相处,可能会有很多的冲突;彼得并不鼓励信主的妇女与未信的丈夫离婚,反倒教导她们如何赢取丈夫的信任,领他们信主。彼得提醒妻子们:不要单单用话语教导丈夫,或向他们传福音,乃要用品行去感化他;叫他从你身上看到主耶稣改变生命的真实性。彼得面对一群初信的妻子,可能她们身上仍然残留着不少旧生命的痕迹,所以劝勉她们一定要过纯洁的生活,叫人从德行上看出她们是被神新造的人。

  今日,我们看见传福音的最大障碍是,人所听的与所见的并不相符。我们以为自己已经说得清楚明白,极具说服力,甚至迫使人去作出抉择。然而,人信目睹之事过于耳闻的;所以,家庭中的见证是严厉的考验;一时的疏忽,已经成了绊跌人的石头。妻子之所以过纯洁生活全因她有敬畏神之心;知道在神面前度过的每刻都要向神交代,绝不可以贪求方便而任意妄为。敬畏神的贤妻不会因为顺服丈夫而违背了对神的承诺;有一次,一位丈夫仍未信主的太太来求问牧师,丈夫在主日早上要求她陪同往行山,她却因为圣经教训不可停止聚会而决定参加崇拜,拒绝了丈夫的要求。岂料,牧师却不同意她的看法,竟建议她顺服自己的丈夫,陪着出行山;并指出圣经没指明只有主日早上的时间才可以聚会,只要考虑在周日的时候保持肢体的相交,就不算违背神的意旨。因有不信的丈夫而要作出以上的迁就,为的是免致丈夫对信仰有反感;倘若丈夫反对妻子信主,则另当别论。故此,我们在处理问题的时候,要将形式与本质分别开来,问题若出于形式之上,则可作多方面的迁就。本质则不妥协,譬如丈夫要求妻子做不道德之事,这是原则的问题,不可依从;但倘若丈夫不准妻子奉献,则暂可把这笔奉献贮蓄起,神国度不会因你一段时间不奉献而不能发展起来。妻子在处理与丈夫之间的冲突时需要有智慧,但始终要存敬畏神之心。

  第三方面,彼得教导作妻子的要追求内在美、现今的时尚推崇名牌,衣着首饰根本与一般人的入息不成比例,好多时候,当人缺乏内在美就愈追求外在美;这是现代人掩饰内里空虚的方法,希望藉赖外表的装饰,来建立自我的形象。彼得说:这不是妻子取悦丈夫的方法,反要以内在的温柔、安静、满足为装饰。有一位事业心重的姊妹为着建立一己的事业,付上了不少的时间,却忽略了她的丈夫。她内在有一种催迫,促使她不断向上攀爬、烦躁不安,当她省悟之一日,竟发现丈夫对这份夫妻之爱经已死心。今日,姊妹们当以什么作为装饰呢?首先要接纳神给我们的岗位、安守本份、克尽己职。彼得于此题到“温柔”,乃是说到已信的妻子,与未信的丈夫之间有冲突时,应如何去处理呢?是理直气壮质询对方,还是存温柔安静之心去处理彼此的分岐?作为妻子的应该在其身份和岗位上,无可指摘,且尽诸般的义。神在旧约时代,让我们从撒拉身上看到如何尽妻子的本份,叫我们得着一个信念,当我们遵着神的诫命而行,公义的神会负完全的责任。

  丈夫所当尽的责任就是体贴妻子:“你们作丈夫的也当按情理与妻子同住。”情理──小字批注为知识,意思就是说不用意气、情绪、成见或大男人主义来对待妻子;乃要按正确的知识,明白对方的需要。丈夫身为一家之主,不该以暴君的姿态出现;属灵的领导不是管人而是服事,有领导的角色兼奴仆的心态。有些人则朝另一相反方向走,一味谦卑以奴仆自居,不肯站于领导的位置,这其实同样犯错。心理学家告诉我们:女人最大需要乃是被爱,“体贴”意思就是从爱的角度来满足对方的需要;圣经讲到丈夫应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做丈夫的好可能因为忘记了男女的差异,而把妻子作为泄欲的工具。彼得教训我们要按着知识待妻子;她是软弱的器皿,今日社会虽然流行单性服装,世人往往欲把男女的分别除开。但在神的计划里,男女始终有别,男子身上百分之四十一是肌肉,女子身上百分之三十五是肌肉;男子骨骼通常比女子粗大,故体重亦超越女子。在感情方面,男女亦有分别,男子有责任去保护女子这软弱的器皿,希望在教会圈子里头,没有丈夫被人控告虐待妻子;神要做丈夫的体贴妻子的需要,不要糟蹋她。

  曾几何时,青年男女谈恋爱的时候,男方玩弄了女方的感情;圣经教训我们,既知女性情感上的脆弱,我们更当愈加保护,使其身体、情感不致受到伤害。今天我们发现子女长大以后,这些年青的小伙子会对母亲无礼,而作为父亲竟不晓得如何去保护妻子。以前女性地位远比男性为低,所以彼得教导男子去体贴,呵护这些软弱的器皿,是一个突破性的教导。此外,彼得更来一个革命性的吩咐;嘱咐为人丈夫的要敬重他的妻子,男女共享尊严,共同承受生命之恩。敬重妻子意思是容许太太,有成长和表达自己潜持的空间;尊重妻子与神之间的关系,和所领受事奉的职责。彼得把婚姻里头所有的实践,与属灵生活的关系扯得紧密;当丈夫照彼得之言对待妻子之时,他们与神的相交就没有障碍。属灵生活是整全的,一个迫切祷告的丈夫不会掉过头来就为难自己的太太。真正的属灵乃是祷告没有阻碍,生活讨神喜悦。男女结为夫妇,二人成为一体,彼此共同有责任去追求和谐、和谐并非坚持对方要与自己一样,乃是像二部合唱一样:彼此虽然不同,但要追求协调达到同一的目标。夫妇要达致和谐,首先就是要同心合意,二人不同心岂能同行,彼得没有假定一对已婚夫妇永远都能同心,但这是个追求的目标;追求有相同的人生方向和价值观,并间中去检讨一下,双方是否仍站在同一阵线。是否有一样心志,朝锡安而行的天路客?

  此外,彼得用了“体恤”和“相爱”的字眼去形容夫妇间要忧戚与共,彼此互相体味对方的感受;大家一同受苦、体验和分享,无论是物质的东西抑或银行户口。又或是思想上的盼望与理想,人生中的苦难和恐惧,都要分享与分担;最要紧的还是不要以自己为中心,乃要以对方为中心。

  第四方面,彼得劝勉作夫妇的要柔情相待;慈怜之心是极其柔弱敏感的,恋爱中人最能体味得到,岂料到婚后,人的心肠似乎变得刚硬。所以夫妇间要培养出一种柔顺的情。并叫对方能以接收得爱的讯号,不需要言传也能感受得到。中国人比较含蓄,不轻易把爱意宣之于口;他们比较喜欢从感受的层面,去接收对方爱的讯号。当夫妇经常以柔情去感受对方爱的讯号,他们就不会认为结婚是恋爱的坟墓;当初相爱之心可能延续至六十岁、七十岁、甚至八十岁。最后,彼得教导夫妇们要学一个功课,就是无限的宽恕;“不要以恶报恶,以辱骂还辱骂,倒要祝福。”夫妇从不吵架未必是好事,二人相处得如此接近,互相得罪的机会也大大的提高了;当一方犯错,他方是否必定要追究?抑或以此为把柄,向对方施加责备及索偿?若基督徒仍旧抱着“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心态,则双方必然争持不下;其实,饶恕的意思就是释放别人,也释放自己。这是一个难学的功课,是一种心态而非一件商品;所以毋需计较饶恕别人多少次。能够饶恕别人无限次的,乃是知道别人犯错自己也会出错。一对新婚夫妇在蜜月旅行期间,作为妻子的首次用旅行烫斗为自己丈夫,把有绉折长裤烫平,岂料被窗外的事物吸引而把裤子烫得穿了一个窿。为人丈夫的午觉醒来发现裤子烂了,只幽默地笑说:“可幸当时双脚不在裤管内。”于是就把问题轻轻地带过去了。倘这个身为丈夫的一味怪责妻子,那么彼此的关系就会大打折扣了。主的眼看顾义人,又侧耳听他们祈祷。一位年青的太太到宣教士太太那儿诉说丈夫的不是;并笑说倘丈夫学像宣教士那样完美,她就容易顺服他了。然而,神没有教人嫁得如意郎君、或是娶得如花美眷、才去顺服、才去体贴。祂只不过教人建立和谐的婚姻生活,在这充满着破碎婚姻的时代里、基督徒要建立起强而有力、活的婚姻见证。

  有些人的婚姻像花档上的鲜花,虽仍娇艳欲滴;但因为没有根,从一被割下开始,就迈向枯萎的过程。婚姻亦恰似一个花园,未必经常都是繁花盛开,灿烂缤纷;然而,经过耐心的培植,鲜花的供应不会止息,教人一生受用。婚姻是一个共同培植的园地,我们要在这成长的关系里见证我们属天的身份。── 许道良《朝圣客旅指南──彼得前书今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