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讲 为义受苦

 

  目睹现今世的情形,我们不能否认这是个苦难的世界。近年来,中国内地的旱灾和水灾,非洲各地的饥荒,世界各处的火山爆炸和地震,都促使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纵使极权国家逐一瓦解,但战争并不因此而结束。前南斯拉夫和南非的种族斗争,中东的紧张局势、令致世间千万生灵在生命边缘挣扎求存。其实,整个受造之物都一同叹息劳苦,等待着得赎的日子。

  (1)因信主名而受到苦难,许人可能会惊讶于做了基督徒,仍有那么多的苦难。但我知道世界上许多其它国家的基督徒,所受的苦难是过于我们所受的;所以实际上,我也不配来讲这个题目。记得十多岁时候的我,就从越南到美国求学,由于我是家族中首个放洋赴美,故此家人均对我有很大的期望,希望我学业有成,载誉而归,光耀门楣。那料,临别之前,我向祖母辞行,告诉她我去是为了读圣经,他日回国事奉神,得到她老人家一句答话:你还没受够了苦吗?她这么说是因着家父是个传道人、祖母一直不肯接纳儿子是个穷传道。我们还小的时候,双亲已经到了高棉当宣教士,父亲每晚都要悄悄的去钓鱼;否则,我们几个小伙子就没有肉吃!然而,教会里有好些执事认为传道人应凭信过活,反对父亲出去钓鱼,犹记得父亲有一段时间,等待事奉的工场而卜居乡间的一所茅屋;晴天的时候,可以望见屋外的星光,下雨的时候,客厅竟变成一个花洒浴室。我还依稀记得有些执事说,牧师的宿舍毋需有洗手间,因为牧师应该学习受苦。又记起父亲在主日崇拜,将奉献与讲道的时间调转了而遭长执当众的责备。然而,这些苦头又算得上什么呢?我本人和太太也同样走事奉的道路,二十年来,路途中有眼泪但也有欢笑。身为宣教士的我俩,近几年最大的考验,就是子女成长陆续的离了巢。还记得,我们的长子在美国十六岁中学毕业的时候,很想留在美国升大学;而我们夫妇俩则很想他们随我们来港事奉。当时我心灵里也着实有很大的挣扎,但思想到整个事奉生涯里,神恩典的补足远超过我们所付出的一切。所以,直至今日为止,我还不敢说为主受过怎样的苦;但当我们环顾世界各地的情况,很多基督徒还在水深火热之中。在座当中,很多弟兄姊妹好可能为主名的缘故,而正在受火一般的试炼。希伯来书第十一章所载的经历,并非历史的故事,乃是历史中不断重演的经历。

  中国大陆里头教会的领袖和信徒,为主的名不知吃尽多少苦头?监狱是他们熟悉的居所、他们没有安全、没有保障、也没有社会地位,竟愿坚持“为主而活,为主而死。”

  (2)彼得前书四章第十二节至第十九节,义人为何受苦?当然行恶受苦,罪有应得,然而,为着主名,坚守主道而受苦又作何解?从这段经文可以得知,这是信心试炼的功课,乃要炼净我们对神的信心,这种苦难是神所允许的;祂允许敌人攻击我们,将困难加诸我们身上。在试炼之中,有时会是物质上的损失,甚而至生命中的危险或声誉的涂污;但无论如何,神藉各种的经历,各样的亏损来磨炼我们的信心。最近,我在看约伯记的时候,发觉约伯的经历仿如在历史中不断的重演,即管我们自己未曾经历;但神的子民中,竟有千千万万个约伯,在面对严峻的考验。火炼的试验可以辨别真伪,当我们说“信耶稣,上天堂”,则众人举手附从;但若说:“跟从主,背十架!”,则和应的只有寥寥几人。人对神的信心常夹杂不纯的动机和杂质,火的试炼能将杂质烧毁,信心经过试炼就如精金一样的宝贵。约伯在经过火的试炼后所讲的一句话:“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这表明他有大的信心,神明知约伯在苦难之中,但不会叫他白白受苦,因祂试炼约伯之后,他必纯如精金。

  主叫我们受苦的第二原因,是叫我们与基督认同(参彼前四12-14),表明我们是属基督的人。我们认同基督的受苦,正如认同祂的圣洁一样,基督若是一个受苦的仆人,我们跟随基督也必须学习受苦的功课。基督为义备尝痛楚,承受义与罪,光明与黑暗的剧烈争战(彼前四2)。我们若行在神旨之中,受苦乃不能避免的事实。我们若认同主耶稣的人生观、价值观和道德观,在世受苦乃为必然的事实。我们生命里要抗拒罪的攻势、彰显神的义,不再随从肉体,乃要随从圣灵。彼得一开始就告诉我们这私欲与灵魂的争战,旧我与新我的争战。魔鬼必定会用诸多的阻碍与攻击,不叫我们安然为主而活。有时我们甚至会怀疑:若不严谨过基督徒生活多好。当我们坚持信仰的原则,坚守神的托付并活出新生命的时候,受苦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信徒在受苦之中不要太快的去埋怨。因为生命中愈多挣扎,愈多难处,愈发证明新生命在茁壮成长;正因为新生命在成长,神的灵在工作,所以魔鬼一定要施加阻力。

  主基督的受苦,其实成了我们学习受苦的榜样,为要成就救赎,彻底解决罪的问题:祂毅然踏上了十字架的道路。所以圣经形容耶稣基督是个受苦的仆人,十字架不单是他最后的经历;其实,由道成肉身开始,就已经走上十字架的道路,十字架的影子,遮盖着耶稣基督一生。世上唯一无辜受害的人就是主耶稣基督,当时的官府找不着有什么把柄要控告祂;因祂在律法的义上毫无瑕疵,但祂的肉身与心灵仍然备受苦楚。从世人的眼光看来,主耶稣的一生好像一声叹息,若从永琲熊J点来看这受苦的经历,耶稣的受苦,可说是个完全的交托(彼前二23),祂全无质询,全无埋怨,只信靠神公义的处理,并将灵魂交托给神。祂完全的信靠、顺服,这就成了我们的好榜样,倘若神因为我们信靠祂而将某些苦难临到我们身上,我们会否有一心态:把整件事件和经历交托给公义的神。

  (3)主耶稣受苦为要完成救赎,祂的受苦不是无缘无故的,乃有清楚的目标。基督徒不可以有一种殉道者不健全的心理,以为受害就是好基督徒的象征;于是故意找苦头吃,不论在言语、服饰方面都异乎常人;这些自讨苦吃的行径都是不应该有的。主耶稣的受苦乃义者替代不义者,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经过死荫幽谷再回到神那里与祂恢复关系。这救赎一方面成为信靠之人的祝福,同时亦成了不肯顺从之人的审判。接纳耶稣可得救赎,成为神的儿女,拒绝耶稣不免受苦,至终并要受审判。

  彼得前书第三章十九至廿二节,这段经文是一段难解的经文。

  第一方面基督曾经向一些监狱里的灵传道,有人认为这是挪亚时代不肯信主之人第二次的机会。当基督复活之后再次向他们传道,其实,圣经其它的地方都没有这样的教导。所以,解经家认为这儿所说监狱里的灵,是指一些堕落的天使,意谓挪亚时代,许多的天使犯了罪被神所监禁(参彼后二4-5,犹6),而基督复活以后乃向他们宣告已经胜过黑暗的权势;彼得以此为预表,解释耶稣基督的救赎是怎么的一回事。挪亚时代的洪水实有两方面的含义,对于信从之人,洪水乃承托方舟达成拯救。对于不信从之人,洪水乃为咒诅。耶稣基督藉着祂的受苦而成就救恩,在过程当中只有一少数人,因为信从的缘故而蒙拯救;正如肯进方舟的挪亚一家,他们经历了苦难的洗礼而终致获救。至终不肯信从之人,他们有一天要面对神的审判。至于彼得前书三章第十九节说:“他藉这灵曾去传道给那些在监狱里的灵听。”这节经文所说的“灵”与前面所说的“肉体”,其实是指着耶稣基督两种不同身份而言,“肉体”是指着耶稣道成肉身的身份;是可见的,有物质的成份的。说至“灵”就是指耶稣非物质的身份,是永琲滿B神圣的、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前面一节说及耶稣在世乃受苦的、被治死的,但祂的灵性不致结束,反倒复活(原文更有复苏的意味):即道成肉身的生命结束以后,再恢复原来的神性。这种基督的身份,乃昔日拯救挪亚并藉他向罪人宣告,但那批不肯信从进方舟的人,今日仍然留在监里听候神的审判。以上所解说的一段经文实与彼得前书四章六节互相呼应,那节经文说:“就是死人也曾有福音传给他们,他们的肉体按着人受审判,他们的灵性却靠神活着。”意思说,人未过世之前听过福音,他们不错因着福音遭受几许的苦难,但他们新生命开始了,终有一天因着信从基督的缘故,好像方舟里的人得着神的拯救。倘他们拒绝了神所预备的一切,有一天会受到神的审判与刑罚。今天,主基督经已得胜了死亡,坐在神的右边,有绝对的权柄和能力。

  彼得带出以上的信息,为要帮助我们了解所要面对的苦难,计算我们与基督认同所要付出的代价。不错,耶稣基督已经成了我们的榜样,但倘若因为信主的缘故,苦难临到我们身上,我们应有怎么样的准备呢?首先,彼得教我们要有正确的心态,彼前四12-13让我们明白:“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欢喜的原因是我们有权利可与基督一同受苦;使徒行传五章四十一节记载彼得与主的门徒,因主名的缘故被人鞭打,他们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牌受辱。他们身受鞭打,但心里因着配为主名受凌辱而高兴;这种心态与彼得三次不认主的经验,成了很强烈的对比。彼得当时三次不认主,乃为着逃避苦难,结果带来了哭泣;但其后遭人鞭打了,反而觉得开心。这就是所谓宁愿行义受苦,胜于行恶享乐。信徒不要因着逃避苦难而向魔鬼妥协,倒要欢乐,迎接为主名缘故而受的苦楚,在过程中,不要怀疑、不要埋怨、自怜。

  第二方面,彼得教导我们在苦难中要持定立场(参彼前三14-15),不要怕人的威吓,也不要惊慌,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事关人在苦难里头,很易动摇,受不了私欲的催迫和人的压力;但彼得提醒我们,在这情况下,我们愈发要站立得稳,不受人的恐吓,也不屈服于压力之下,在四方八面的张力下也不放弃立场。同时,彼得教我们需作些·道的工作,就算有人用话语,从逻辑的角度去质问我们持守立场的原因,我们就要较正心态,存温柔敬畏之心去回答他人。不要自以为义,乃要作好准备,知道十字架的故事,正影响着我们的道德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我们人生的方向、道德的抉择,我们的信仰和哲学都受着十字架之主的激励。今日,我们对自己的信仰认识有多深呢?当别人问,向我们挑战的时候,我们是否随时准备作好响应呢?基督徒不单要知自己所信者为何,更要知道为何要信,我提议大家在以下这三方面要作好准备:首先是我们信仰在历史记载的客观性,譬如说基督复活孰真孰假?我们要有足够的历史的证据,让别人得知道这是一件客观的事实,若没有足够证明,别人会认为我们是主观的。基督教的信仰有强烈的历史的客观性,神的启示从创世记直至启示录都与人的历史连上关系,神不想别人觉得我们的信仰只不过是一主观的感受。我们的神是历史上的一位神,所以旧约的先知题到神的时候时常用历史来证明。基督徒要好好考究自己信仰的历史基础,空填墓可以有许多的解释,但空坟墓的事实不可以被否定。基督徒对自己信仰历史的层面知道有多少?第二方面要作好准备的,乃是信仰内容要有一贯性、神是真理、祂在旧约时代所言的与新约时代所言的绝不会自相矛盾,我们许多时候强调旧约是律法时代,新约是恩典时代,以为会有冲突。其实,恩典乃在律法之上,是成就律法并且超越律法,却全没否定律法的价值与地位。神的启示是渐进的;旧约似在强调外表、方法与程序,在人生命未得重造之前,根本无可能耐心地去领略神的要求。直至圣灵降临重造生命之时,神对人的要求,就由外在化转变为内在化了。其实,神的要求是一贯性的,由于至终都没有冲突。我们对信仰的内容若掌握得好,就不会叫人觉得我们的信仰是自相矛盾。第三方面要作好准备的,就是信心经验的真实性;我们每个信主的人都曾有过一些属灵的经验、就如信主前后的分别,就是一些不容否定的经验。这信心的经验不单是个人的,而且是团体的;单有经验而没有客观的支持,力度是不够的。信徒说祷告蒙允、信佛的说他们拜黄大仙也灵验了,问题是黄大仙有无历史的证据、有否其人其事?而信徒所信的神又是否真实存在?今日我们所受许多无谓的困扰,可能是因我们对信仰没有真正了解。

  第三方面就是要存一无亏的良心(彼前3:16),彼得前书时常重复一点:就是叫我们不要因为行恶而给人有把柄、更不要因行恶而受苦;有时我们会因着疏忽、软弱、跌倒而给人有攻击的把柄。在婚姻生活上,私人生活上的错失,也会成为人嘲笑、讥讽的话柄。令你无地自容、无言以对。所以在整个面对攻击的过程之中,总要存一无亏的良心,求神额外保守我们在此时代里过一圣洁的生活,这是绝对的必要。

  第四方面,彼得教导我们存一受苦的心志(彼前四1),意谓我们身为基督徒的,应当心里有准备,愿付代价,为主受苦(西一24),保罗也有同样的经验:我们受苦并不加增主耶稣救赎的完备。今日的菲律宾,每年受苦节的时候,都有人自愿钉在十字架上随处游行、有些教会甚至以此为赎罪之举。然而,耶稣赎罪之功经已告成,毋须我们再行加添些什么,我们所行的乃是“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这是说基督身体的患难;就是在这地上建立教会所受的阻力,与及成就神工所遭到的抗拒。在世上要完成神的旨意,这种患难乃是每一个属神的儿女所要承担的,我们虽然祷告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但往往有来自魔鬼的阻力、人愈想为主而活,祂就愈发为难,愈把苦头给你吃,叫你见难思退。最近,我认识一个基督徒回大陆做生意,做了两年也一直无甚起色,别人一干就甚蓬勃,只是他就亏蚀,后来才发现这位弟兄因着对信仰认真的缘故而绝不肯走后门,不想用人的方法甚至非法的方法去帮自己成功,他说经已立定志向付这代价。今日,我们有否像这弟兄那样有受苦的心志?许多时候,我们希望他日可以上天堂,今日又可以赚大钱,凡事亨通,如此福音,谁不钦羡?但主耶稣说:“背起你的十架来跟从我!”

  第五方面彼得教导我们在苦难里头要信靠交托(彼前四517-19)。在苦难里头,神的能力足以保守我们,不叫我们慑于魔鬼的势力。主耶稣也曾对门徒说过:“魔鬼会用筛来筛你们”,魔鬼最知道你的软弱和畏惧的是什么?每次被筛的时候,我们都很害怕会羞辱主名,但主却应许保守我们,不叫我们失去信心。有一次,一位牧师乘火车的时候见到一个年青人,年青人坦然告诉牧师,他即将放弃自己的信仰,他埋怨说苦楚太多,没有人谅解他;朋友也离弃他,他甚至不能坚持多一天。牧师说:且看我手中的小刀、我要将它立在圣经上。牧师就用手握小刀将之立在圣经上,并说:“小刀不能自立于圣经上,只要用手持着它,无论火车多震荡,它依然可直立于圣经之上。”所以我们不能单凭己力去抵挡魔鬼的攻势,若要在苦难中站立得稳,我们必须倚靠神能力的保守,全然的交托;相信祂公义的审判,有一天会处理一些我们解释不到的经历和冤屈。我们记得旧约时代,神会藉一些外邦人叫以色列人吃了不少苦头,神的审判临到,必然会向这些曾占以色列人便宜的外邦人讨公道。彼前四19节告诉我们:“所以那照神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将自己灵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当我们陷在水深火热,信心动摇的景况中,愿全能全知的神看顾你,保守你,赐你平安!── 许道良《朝圣客旅指南──彼得前书今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