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讲 善牧楷模

 

  今日宣讲的信息其实并不单止为牧者,也为着整个教会。因为有牧者表示不懂得如何牧养教会、而教会对牧者的要求,有时也未必符合圣经。我们也从平信徒口中听到他们对牧者的批评:传道人说他们服事的时间乃向神负责,但毕竟很难在周日与他们联络得上,有人甚至怀疑牧者虚有其名,未尽牧者之职责,做事斤斤计较,不愿向教会负责。从另一方面,我们也听到牧者埋怨教会长执不尊重牧者,只懂苛责,不懂体谅,只有批评,没有鼓励。当教会在此时代面对诸多的压力,又需为基督的名而得人,而内部竟出乱子,试问如何活出美好的见证荣耀主名?香港目前许多教会依然缺乏牧者,尤其是好牧者;牧者又用许多时间去选择工场,恐怕一旦选择错误也就毁坏了一生的事奉,这种戒心似乎不应有而实际上却是有的。

  当教会里头牧者与弟兄姊妹之间有磨擦时,魔鬼就最心凉,因为神的工作遭到极大的亏损;往往牧者被攻击,羊就分散,流离各方。其实,教会应当同心合意兴旺福音。就能面对政治、社会与灵界各层面所带来的冲击。在这现实环境中,教会需要哪一类的领导人?而合适的领导人又何处可寻?教会又应如何对待牧者和传道人?今日,我们看见教会所加诸牧者、传道人身上的事务工作,与牧养职责未必有关,然而话分两头,牧者、传道人有时忙碌却是自取的。有一次,一位教会牧者来我的办公室找我,向我倾诉他的忙碌,他说每天早上的时间;他因为要拆看其它教会、福音机构寄来的宣传品与及杂志、刊物等,令他整个星期的上午就消磨净尽了。于是我向他分析说,别人寄来的杂志、刊物,我们并无责任要把它们一一翻阅,要尽牧养之责也未必一定要全览所有的基督教文字刊物。

  彼得在今天的经文里,让我们看到作为教会的领袖、牧者,他的职责是什么?(彼前五1-4)彼得以长老的身份,与同作长老之人一同挣扎、一同摸索他们当尽的职责为何?一同寻找一个合神心意牧养的角色!早期教会牧者往往都是较为年长的,这可能受到犹太人传统的影响;年长之人属灵经验较丰,很自然就由他们去牧养较年轻的,保罗牧养提摩太就是一例。今日,我们看见教会里头的牧者多半是较年轻的,从某角度而言,这是个可喜的现象。但从另一角度看去,合年资作长老的没有回应神的呼召;然而这一批属灵经验丰,年纪又较大的一群,他们确难接受年轻牧者的牧养。所以,彼得并不以一超然的身份,与那些同作长老的分享;牧者并不是干事,也不是作杂务的,我们若信任牧者,就当把牧养之职交托他们,而不是把杂务交予他们!不然,牧者、传道人在事奉岗位上就得不到满足感。另一方面,可能今日教会经济比较充裕,动不动就出钱请人来干事,如是者,弟兄姊妹的参与就日益减少了,但对招聘之人的要求则愈来愈高。彼得对教会中间与他同作长老的呼吁:务要牧养神的群羊。牧者最要紧的就是牧养的工作,而牧养工作可分三方面:

{\Section:TopicID=114}(一)领导的职责

  即牧养群羊之时必须有异象和远见,按神心意来带领群羊。他行事必须有清楚的目标,既明白神的旨意,也清楚群羊的景况。教会永不可维持现状,乃要朝一定方向发展。神的教会是个成长的有机体,牧者有责任去带领教会的发展。在挑选牧者的过程中,教会应当承担极大的责任,我们在推荐人攻读神学时,会否考虑其领导质素?其实,心甘情愿的人可以事奉神,但未必应站在领导的岗位上。人人都可以事奉神,却并非人人都合适某一项的事奉;所以我们推荐人读神学将来作为传道人,整个教会都要承担起责任!倘若我们以推荐书推荐某人读神学,即表示我们认为他合适在我们中间作传道人;倘若我们认为不合适,则不应推荐他到别会去作传道人。以前有教会推荐人来投考播道神学院,在甄别过程中,院方致电该教会问日:“倘若该生他日学成,贵会会否接纳他作传道人?一答日:“绝不!”院方的决定亦是绝不取录。牧者应当有领导才、无论在青草地上、溪水旁、或是高山、或是幽谷、都有责任引领群羊向前走。

{\Section:TopicID=115}(二)喂养的职责

  羊的生命需要栽培,神把羊交托牧者,乃期望小羊得着喂养,不断成长。神学生毕业出来,好比拿着五饼二鱼进到工场,不到一年,甚或半年就消耗净尽了,满以为重返校园进修就是好方法。其实,这并非主所教导的方法、神乃愿意我们以祂的话去喂养群羊:“凡我所吩咐他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只要群羊认识,遵守神的话,生命也就因而勒改变,牧者喂养群羊之先,必须详细研究神的话;把预备讲章的过程全放在神的手中逐渐就能发现五饼二鱼分之不尽的真实。神的话语本身极其丰盛,可以说是述说不尽;问题在我们肯摆上多少时间在预备讲章之上。无论在研读抑或在祷告等候都需要付出时间,教会也当尊重牧者预备讲章的时间,不要随便打扰。在牧职的事奉里头,我们毕竟要把讲道放在较优先的次序上。

  今日,教会另一不良的现象,就是爱请外来讲员,而机构的负责人也就成了主日讲坛的热门人选;并不是外来讲员讲道不力,乃是说他们对群羊的景况毫不知情。有些牧者请人来教会讲道,他自己则赴别会讲道。我本人的看法牧者与其到别会讲道,倒不如留在本身的教会讲道。有些教会请外宾讲道则并非牧者的本意,而是信徒的胃口贪求新鲜、与牧者订明只派他每月讲道两次,其余轮流方约外宾主讲了事。如此一来,则欠缺一人忠心按照神的话去喂养祂的羊。牧者、传道人倘认为有必要、可使用礼拜一休息的时间去自修和进修;不一定负笈异地,博取学位名衔才能够喂养群羊。这主要视乎我们与神的关系如何,当我们与神关密切,爱慕神和祂的话;就能够从我们的讲话中自然流露出来,好像活水的江河一样,不断有供应。

{\Section:TopicID=116}(三)照管的职责

  这职责包括了照顾和管教两方面,神交托的小羊许多时候会有软弱、危险、需人帮助和保护;他们受了创伤,更需要人安慰和医治,这些都是牧者的工作。牧者必须认识祂的羊、贴切知道羊的情况。今日教会的弟兄姊妹的确面临不少新的冲击,牧者对于应否鼓励信徒参加某些属灵的大聚会和运动;要有明确的立场和仔细的分辨,免致羊受亏损。中东的牧人手杖之上有屆A为的是要寻找迷羊。今日,教会里头需要有纪律,牧者有责任管教会友,特别当弟兄姊妹走错路的时候,牧者要有智慧和勇气去更正他们。有些教会甚至认为要将道德行为的守则写出来,俾教会的兄姊知所遵从。当教会如此行的时候,牧者要加倍谨慎自己的言行举止;凡事以身作则,生活与品格都要备受尊重,如此才能负起管教之职责。正如彼得所言:“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牧养是一件严肃的工作,不单只由牧者去承担,更是要由长老、执事、主日学教师和团长等一同起来承担的。所以牧者之职不是由个人,乃是由队工去完成。

  第一方面,身为牧者的当存着何种心态。彼得后书一开首,作者就自称为基督的仆人,他另一方面又是使徒和长老。但彼得始终自承认为仆人,就是服事他人的奴仆,他并非以教导为专职,乃是首要去服事他人,满足别人的需要。一个牧者应该存一种奴仆的心态,去走这一条自选的,受苦的道路;走路的时候可能会感觉孤单,但却是回报神爱的一个抉择。作为牧者,多少时候,总是吃力不讨好的,多受批评,少受称赞。保罗的经验却足以成为众牧者的激励(参林后十一23-29)。保罗承受牧者之职时,正处于外忧内患之中;他走上这路纯粹抱着一种服事的心态,受苦竟也成了意料中事。

  第二方面,牧者要存的是甘心,不是出于贪财,乃是乐意的,相信彼得写出这番话的时候,会记起主再三问他,倘若他是爱主的就要喂养主的羊。即是要他以爱的动机来承担牧养的职责。一个牧者若要事奉持久,就必须抱存这一种心态,旧约时代的摩西,起初允作以色列人首领之时虽有挣扎,但其后愿意承担重任之时,也是甘心乐意的全力以赴;甚至当神要刑罚以色列人时,摩西切求神将族人的罪除开,不然的话,他愿起来承担子民的罪。今日,作为牧者的一群会否感到出于勉强,或有大才小用之慨。肩负牧职若出于甘心乐意,必有其主动性,毋须执事、长老的催促或弟兄姊妹来信提醒。牧者、传道行事要有热诚,勿自视为雇工,也不要因有任何的利益而走上事奉的道路。

  今日,教会对传道人的待遇经已逐步提升,所以如今再没听见“穷传道”的贬称。某些教会给传道人的薪津,甚至到了一个地步;令人担心究竟会否对传道人构成一种试探。现今教会大致上会给予传道人薪金有合理的调整,每周也有一个工作天的休假,有些教会甚至给予传道人有“安息年”的机会。如此,令到每一个走事奉道路之人要更大的反省自己事奉的动机。为何今天走奉献之路的人,尽是中学毕业的年青小伙子?究竟中大、港大与北美各有名大学的毕业生到哪儿去?这些生命成熟、灵命坚固的基督徒为何不肯甘心乐意的去承担事奉的工作?抑或神只是感到年青、既无经济基础、又无社会经验的年轻人走奉献之路?求神清楚感动我们,让我们看见教会需有一些较成熟的人来带领前面的道路。这些人需要心智和理性都成熟,致能善于与人相处;巴不得神今日大大兴起这样的人,愿意接受装备,承担牧养的工作。

  第三方面,牧者应存委身、投入的心态,他不应辖制羊群,乃要作群羊之榜样,委身、投入各样的事工。有些牧者仗着权柄,只管发施号令,盛气凌人。我见过一位牧者当场责备会友,直至那会友昏倒过去,神要求牧者以生命影响生命,凡事身先士卒,热心参与圣工。近闻有牧者打起“家庭第一、教会第二”的口号,如果照此看法,则牧者不应在教会受全薪。多少时候,牧者、传道只是呼叫弟兄姊妹投身于各样的事奉,然而,自己却不愿有多大的参与。我甚至怀疑当今牧者只有工作,没有事奉。意谓他所作的都是受教会支薪的工作;除了教会指定的工作,他全没有半点义务的参与。这说话似乎较为严厉,但亦是颇为弟兄姊妹诟病的。要作群羊的榜样,必须在事奉与生活方面都有美好的见证。

  第四方面,牧者要有忠于所托的心态,当牧长显现的时候,才可得那永不衰残的荣冠。牧者是管家,羊群是神所交付的,终有一天要向神交账。牧者必须专心作成牧养的工作。忠心的人必然专注其事,不受外物所干扰;当别人邀请我们担当一些其它的职务时,必须考虑这些职务与牧职是否有关,若是无关则可断然推却了事。前些时,有信徒徒诉说他牧者在会外的事奉犹多于会内的事奉。义务的职衔比受正薪的牧职还要多;这样说来,对教会并不公平。忠心的表现包括了尽责、尽力和尽心。神吩咐我们要成功,但却要求我们有忠心。忠心的牧者不会随便转移工场。

  最后,彼得对整体教会有以下一些劝勉:“你年幼的,也要顺服年长的,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五5)这里明显指出某些牧者年纪较大,弟兄姊妹难以接受他的领导,致令他牧养职责难以发挥。今日教会里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弟兄姊妹未必接纳牧者、传道的领导。然而,神却吩咐我们要尊重和顺服牧者的带领。牧者与执事之间也不时有磨擦,究竟两者领导谁属?其实领导者最终是神、牧者、执事只是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牧者在属灵方向上作带领、执事则从旁去协助与推行。同一团队里,年长的与年幼的,两者之间不免有磨擦;年少的满脑子理论和知识,加上在神学院里进修了课程,很容易就对年长的一套产生不满。他察看出教会传统架构上的一些弱点、却忽略了教会传统上的一些长处。可以说是被新酒冲昏了头脑。而年长的对于各种新方法新理论都有一定的抗拒,他们也分辨不了内涵与形式,只管抓紧旧皮袋不放;这个代沟的问题令教会工作受到很大的亏损。彼得教大家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眼,相信很多问题迎刃而解。因为教会是属神的,祂必然掌管,所以我们当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我们(参彼前五7)。每当我们看见教会的一些困难和软弱而又感到无能为力,不要因此绝望而要离开教会;只把忧虑卸给神,神的眼目必然继续看顾。太多的忧虑只会叫事工瘫痪,既然圣经教我们如何对待牧者,我们就要负起责任去物色合适的人才负起牧者的工作。

  华人教会直至今天依然对牧者的工作存有一份神秘感,以为必须有神圣的呼召才可胜任。然而,不可忽略圣经记载的利未人与及保罗吩咐提多,到各处教会去设立长老,就是寻找一些成熟,有特殊才干与恩赐的信徒,他们是弟兄姊妹推选出来去接受装备承担牧职的。作牧者、传道实不易为,因为牧者、传道也有人的软弱,倘非教会整体一起承担牧职的工作,真是独力难成。事实上,牧者、传道受创伤却要使别人刚强、得医治、本身迷惘却要指引人走正路,本身有缺乏却要使别人得满足,本身有忧愁却要安慰哀哭中的人。但神既然验中我们,将牧养之职托付我们,就当尽忠职守;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作成传道的功夫。遥望金色黎明,牧长显现之时,目睹己所牧养之兄姊在主面前站立得住,这是我们最大的安慰与喜乐。当教会有一位成功的牧者,就是忠于职守的牧者,整个教会都得着荣耀和称赞,但愿神的灵继续提醒,使我们在动荡的时代里得见神兴起良牧。叫教会与牧者一同承担福音的使命。阿门!── 许道良《朝圣客旅指南──彼得前书今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