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讲 顺服打开神荣耀丰富显出的路

 

(三18

  上一次主让神的儿女们看到在属灵的学习上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彼得前书的主题,那就是“顺服”这一个功课。提到顺服这一个功课,我们非常容易看见人,但是主却让我们越过人而看见祂自己。所以在神儿女们进入具体操练的时候,我们的主就非常明确的说,这一个学习,这一个操练,完全是为着满足主的。我们从第二章十三节那里就看到说,“为着主的缘故要顺服人一切的制度。”然后又说到,我们要存敬畏的心去顺服我们的主人,不光是那些好的要顺服,就是那些性情乖僻的,我们也要顺服。除非你不再作他的仆人,你要作他的仆人,你就不必管他是怎么样,你就得服在他的管理底下。

  主给我们看到,这些都是在人性里很难接受的,但是主却是叫我们看见,这一个学习不是为了人,乃是为了主,是为着主自己的满足。感谢神,虽然在这些功课上面的学习是非常不容易,但是主自己留下了榜样,祂的榜样就是毫无保留的顺服父的安排。我们看到一件很清楚的事,在神儿女们的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没有一件不是经过父的手的,如果不经过父的手,就不可能临到神的儿女们。是神自己的定意也好,是神自己的安排也好,或者不是神的安排,但却是神同意,也就是说,神允许的。

  既然与神有了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我们在学习顺服的功课上面,我们的眼睛就一直盯在神的身上。我们所要作的,乃是要把神的心思作成。我们的主留下了一个榜样,祂看见父定意要祂受鞭伤;祂看见父定意要祂受人的羞辱,祂就默然的在那里接受人给祂的羞辱;祂也看见父定意把祂钉在十字架上,祂也就毫无保留的接受人对祂这一个残酷的处理。感谢神!这一位顺服的主,按人看来,祂受尽了许许多多的委屈,但是祂却叫神的恩典在人中间有了出路。也就是说,神的救赎在人中间可以显出来。所以说到“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我们都得了医治。从前我们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就归到祂的管理底下,引导我们去脱离魂的辖制。

顺服的实际操练

  主的榜样是这样,主的教导又是这样,我们就要实际进到这个操练里。怎么去进入这个操练呢?第三章开始,我们就看到很具体的进入操练。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当圣灵把人带进实际的操练里,你看,祂的安排是怎样呢?如果我们稍微留意一下,我们就看出来了。祂是从家庭生活里先开始,然后带进教会的生活。这个次序是非常有意思的,约翰一书那里说,“你不能爱那看得见的弟兄,你就不能爱那看不见的神”是同一个原则。

  一提到家庭的生活,那很有意思。一个家庭的组成,有夫妇,有父母跟儿女。但在这里就好像把父母跟儿女的关系撇开,单单的就在夫妻的这个关系上来引导神的儿女们进入实际的操练。因为只有在这种关系上面进入实际的操练,才能操练出真实的属灵的实际。父母跟儿女有长辈跟低辈的关系在,但是夫妻就是平的关系,你没有高过我,我也没有高过你,外面都是平的,在一个相同的地位上。在这样的一个情形底下,学习顺服的功课是最不容易的。如果我上面有权柄,主人跟仆人,我作仆人的,我只有听话的份,我不能反过来作主的。所以你要学习顺服,在这一种关系里,学是可以学到,但不一定是很准确,因为有一个权柄的关系,叫你不得不服。除非你不再做他的仆人,你有办法不再做他的仆人,这事就可以告一个段落。

  但是夫妻这一个关系,你要脱是脱不掉的。因为这里说,“亲爱的弟兄,”不是说世界上的人,如果是说世界上的人,他要脱还是可以脱。作为神的儿女,你勉强脱还是可以脱,但是神不喜悦。如果一个愿意寻求神旨意的人,你就看到这一个关系是脱不开的,既然作了夫妇,这一个关系就一直维持到见主的时候。正因为是这样,要在其中来学顺服的功课,那要求就很高。所以第三章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看见,圣灵就把我们带到这一个关系上面去学顺服的功课。

  但是我必须提醒弟兄姊妹们一件事,这里不是另外发起一个意思,这里还是接着第二章十一节那里一直下来的。第二章十一节怎么起头说呢?“亲爱的弟兄。”是弟兄们,是神儿女们中间的学习。第三章虽然特别到丈夫和妻子的关系,但还是在亲爱的弟兄的范围里。当然另外还有一个意思,那是以弗所书上面所提的,说到基督和教会的关系。在夫妇学习顺服的功课过程里,是直接连接上基督和教会。

  现在我们来看看,圣灵怎样在这里说话。这里说了好几方面的事,开宗明义就说,“你们作妻子的,要顺服自己的丈夫。”现代人就马上会问“为什么?”为什么?这不公平,为什么只是要我们作妻子的顺服丈夫?为什么不要他来顺服我?我们感谢神,祂在这里提出这样的一个引导,祂也说出为什么,不需要我们主动去问神“为什么”。

顺服带出福音的见证

  头一件事是关乎福音见证的问题,祂说,如果一个姐妹在这一点上有学习,她能把她不信的丈夫带到主的面前。弟兄姊妹们留意,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当然这个原则不只是单独要求姐妹,这一个原则也是同样的适用在弟兄身上。如果一对夫妻,其中一个信主的,一个不信主的,这就是说,还没有信主以前就已经有这种关系的,尤其是在初期教会的时候,有更多这种情形。因为在那个时候,都没有人信主,后来主的救赎作成功了,有些人就接受了主,但是他的家人不一定肯接受,尤其是在初期教会里,这种情形就比较多。在这种情形底下,怎么办?主说,“你们要用着你们生活的态度,把对方带到神面前来。”

  在这里,字面已经说得很清楚。它说,“你们作妻子的,要顺服自己的丈夫。这样,若有不信道理的丈夫,他们虽然不听道,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

  弟兄姊妹们,我们要留意,你说,“如果是顺服,是不是没有原则的顺服呢?我信了主,我的丈夫不信主,他是拜偶像的,他要我跟着他拜偶像,我要不要顺服呢?”弟兄姊妹,这就碰到一些很实际,很具体的情形。你注意,圣灵说的话是很有分寸的,“若有不信从真道的丈夫,他们虽然不听道,也可以因着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这个“品行”跟第二节里的“品行”,在中文的领会上,好像就是你的生活表现,但是实际的意思是说什么呢?这两处都是说到你那生活的态度。提到生活的态度,马上你就接触到一个很具体的事实,第一,谁作主?第二,讨谁的喜悦?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谁作主?如果我们的生活态度是准确的,不是我的丈夫作主,也不是我作主,是主作主。第二个问题就是讨谁的喜悦呢?不是讨我丈夫的喜悦,也不是讨我自己的喜悦,乃是讨主喜悦。你要么就不碰生活的态度,如果你要碰到生活的态度,你必须要碰到这样的事。

活出里面的美丽

  现在这一个作妻子的学顺服的功课,她就是以这个生活的态度,作为那个功课的基础。因为从下边你就看见,他看到你那很清洁的生活态度,和那敬畏神的心,因着有这些里面的光景,就引出在实际生活里,他非常注意你在神面前的实际,而不是注意外面的光彩。因为在底下你自己出看见,圣灵提醒姐妹们,不是用外面的装饰作装饰,你可以辫头发,你可以戴金饰,你也可以穿美衣,但是你却不可以把这一些作为不可缺少的装饰。你的心不是放在这样的事物上面,你有这些事物,神让你可以去享用这些,你就存感谢的心去作。神没有让你有这样的条件,你也不必羡慕别人怎么怎么的。换一句话来说,这就是根本不用外面的事物来作炫耀。

  既然不要外面的事物来作炫耀,那要注意什么呢?注意里面属灵的品德,注意里面生命的丰富。姐妹的最好的装饰,乃是里面生命的丰富。这里说到,“长久温柔的安静的灵”,不是“心”,是“灵”。弟兄姊妹们,这是姐妹在神面前要追求的,里面常常是平静,安稳,里面是柔和的,里面并不刚硬的。你说是不是只是姐妹是这样?你看到基督和教会,那教会就是一个姐妹。在肉身上面来说,对姐妹们有这样的引导,但在属灵的实际里,就对所有神的儿女们都发出这样的要求。

  我们感谢主,因为主的话在这里说,神所看中的,是人里面生命的丰富。人只能看见人的外面,但是神却是看人的里面。我们外面可以作出很多很多的事,有真实的,有假装的。但是在神的鉴察里,神一直看到我们灵里的最深处。作在外面的,祂不要看;假装的,祂也不要看,祂只是看你里面最深处的实际是什么。神在我们里面看到祂所要看到的,祂就很喜悦。圣灵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就提出一个问题来,说到古时的那些妇人,她们在神面前蒙悦纳,就是因为她们这样活。

  弟兄姊妹,你读彼得前书,你读到这里,你不往下读还好,你要是往下读,你就觉得那有什么道理?因为这里说的“古时的妇人”,讨神喜悦的不是别人,说的是撒拉。提到撒拉,什么风景都倒掉了,怎么会这样说的呢?还说她就是榜样。弟兄姊妹,我们就觉得苦恼了,怎么可能是这样?

要领会神的心意

  弟兄姊妹们,我们平常读经,读是读浮面的事,等到我们一接触到实际的时候,我们就觉得有点为难。就拿这里来说,为什么要提撒拉呢?提到撒拉,只是看见她的不合格。弟兄姊妹们,我们要留意,我们怎么去领会这件事?我想举一个例子来说,我们就很容易体会圣经说,亚伯拉罕称为“信心之父”,你佩服不佩服?如果我们不读圣经,我们就佩服。如果我们真是读圣经的话,我们就是“不佩服”,他怎么可以作信心之父?神让他到神指示他去的地方,他跑到哈兰就不走了;神叫他离开父家,他就把罗得也带走;神说,把迦南地给他,他却跑到埃及去;明明撒拉是他的妻子,他就对人说,她只是他的妹妹。当然,她也是他的妹妹,但是并不能抹杀她是他的妻子。不仅是一次,还是两次。还有,他听从撒拉的话,娶了夏甲作太太,生了一个儿子以实玛利,后来又听撒拉的话,把以实玛利赶出去。一直是给我们看见亚伯拉罕并没有直接在神面前活,他怎么可能作“信心之父”?

  弟兄姊妹们,我们读经不细心,我们就不发觉问题。我们读经读得细心一点,我们就发觉问题。发现问题却没有摸到神的心思,我们就落在一个非常不容易脱开的困惑里。你看亚伯拉罕是这样,你看撒拉当然也是这样,但是神的话明明说,他是信心之父,你不佩服也得接受。你说,“我接受是无可奈何,我打从心里就不佩服,但是我没有办法跟神辩,因为神说,他是信心之父,我只好接受。”同样的道理,对撒拉也是一样。这里提到撒拉,也碰到这个问题。

  但弟兄姊妹们,我们读经不仅是要发现问题,我们要找出神的结局,这才是我们所要留意的。你看亚伯拉罕他外面所作的,的确有很多的缺失,但是你在他一生的年日里,你不是只看见缺失,他也确实有许许多多神很满意的。更要留意的一件事,是他走到人生路程终点的时候,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你看他到终点的时候,你是看见一个完全满足神心意的人。他能满足神的心意,不是因着别的,乃是因为他会信神,神怎么说,他就怎么做。撒拉也是这样,你要看撒拉的过程,她缺失多得很。感谢神,虽然圣经没有提到,撒拉后来的结果是如何,但是神的话在这里这样说,“你们要学撒拉,如果你们能这样学到,就是撒拉的好女儿。”

  弟兄姊妹们要注意,一个生命的成熟,那过程是相当长的。没有一个人一开始学属灵的功课,他马上就成熟的,只有主自己是一个例外,因为祂原来就是生命的源头,其它所有在亚当里出来的人,包括彼得,保罗,约翰等在内,你都能看见,他们前头的一段,总是有许许多多缺失。但你要是把他整个生活的记录完整的来看,你看见他们是一点一滴的丢掉他们的缺失。用另外一句话来说,你看见他们是一点一滴的往上去,一直到了主要他们到的那高点。

  弟兄姊妹,在这里我们看撒拉也是如此。但是你说,我们怎么能看见撒拉?撒拉最后一次出现,就是她的死,亚伯拉罕去埋葬她。再上一件事,就是她要把夏甲和以实玛利赶走,他作了这些事,怎么能说,撒拉在顺服丈夫的事上是一个好榜样?你留意这里说的就是说,好像是她称亚伯拉罕为主,所以她就是顺服。你说,说有什么意思?叫他作主,但实际上她并没有让亚伯拉罕作主。叫亚伯拉罕娶夏甲,是她出的主意;赶夏甲和以实玛利,也是她出的主意。好像都是要亚伯拉罕听她的。“称他为主”,这个“称为主”有什么意思?

  弟兄姊妹们,我很长的一段时间,叫撒拉很受委屈,不晓得什么时候,我听一个传道人讲到亚伯拉罕献以撒的事,他抬高了亚伯拉罕,而忽略了撒拉。我那时听了,我就接受了,我也觉得亚伯拉罕能献以撒,他实在是有很大的决心。神向他说,你去把以撒献上作燔祭,他就去了。他就不跟撒拉商量这个事,因为那个传道的弟兄是这样说,“如果他是撒拉,若要有商量,撒拉要死要活的都不让以撒去。亚伯拉罕没有跟她商量,就对了。”后来我读经读到这个地方,我就想,亚伯拉罕献以撒,是不是真的瞒着撒拉呢?圣经没有记载这一个,是或不是?也不一定准确,也不一定是事实。但按人来说,撒拉不可能不知道。

  弟兄姊妹们,不晓得当时他们在迦南地住的帐篷,那个帐篷有多大?实际并不大的,因为帐篷根本就不可能大,在以色列地,我看过中东人住的帐篷不是很大,一进一出,怎么会可能不知道呢?要是走几天的路程,又叫以撒背着柴出去,以撒那个时候大概是十来岁,怎么可能撒拉完全一点都不知道?我就翻过来想,当神要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时候,他定规会和撒拉商量,他说,“神要我们这样,这样,我现在就要去。”撒拉一定是知道的,因为除了这样的事实,圣经所记载下来撒拉所有的事,都没有条件被说成是彼得前书第三章里的那种光景。

  我们感谢主,因为这里面的几句话很有意思。“就如撒拉听从亚伯拉罕称他为主,”然后底下接着说,“你们若行善,不因着恐吓而害怕,也不因着任何一些很特殊的情形而心里害怕,便是撒拉的女儿了。”弟兄姊妹,你说叫撒拉心里感到害怕的,除了把以撒拿走以外,还有什么事情?我们感谢神,这是一面。

在合一的光中活

  然后,圣灵的话就转到另一方面来说。说到顺服,好像是对姐妹们说了很多的话,但是顺服这个功课,不是单方面的,所以圣灵就转过来对弟兄们又说了一些话。第七节那里说,“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你知道你太太怎么样的情形,你不要忽略作妻子的,原因在那里呢?底下就说到两个原因。我们平常好像着重在头一点,但是不可以这样,因为头一点说,“因为她比你软弱。”因为她是软弱的妇女。既然你是刚强,她是软弱,你就必须要照顾她。她看到老鼠就跳到椅子上,她在那里发抖,你不能让她这个样,你必须保护她,因为她比你软弱。

  平常也许我们只是注意到这一个,但是我感觉圣灵要我们注意这是弟兄的责任,但是更重要的,是底下的第二个,“她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我们从字面上去留意,我们是一同承受生命之恩,我蒙恩,她也蒙恩;她蒙恩,我也蒙恩,我们是一同蒙恩的。但弟兄姊妹们,如果你把这一件事拆开来看,你会发觉一件很严肃的事。如果她不能蒙恩,那你能不能蒙恩?你可以说,“她不能蒙恩,我仍然是蒙恩的。”但是这里不是这样告诉我们,这里只是告诉我们,“你们是一同承受生命的恩典。”若一个不能承受生命的恩典,两个人就不能一同承受生命的恩典。不是说,她不能承受生命的恩典,我仍然保留承受恩典的资格。主的话不是这样说,主的话是叫我们看见那合一的事实,看见那联合的事实,不再是两个人,而是成为一个了。如果是成为一个,当中的一部分出了问题,整个都是出了问题;当中的一个失去了生命的恩典,两个人一同失去生命的恩典。

  因为底下是说得很明确的,妻子是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你要敬重她,你不能对她说,“你比我低一等,因为神叫我作头,你作脖子,所以我是比你高一点。”主的话不是这样说,主的话乃是说,“你们是一同承受生命之恩,所以要敬重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的祷告就有难处,你可以去祷告,但是你祷告上不到神的宝座那里;你可以作各种各样的属灵的活动,但是没有一样在神面前蒙纪念的。

  好了,弟兄姊妹们,圣灵把夫妇的实际情形给我们这样解开了,我们在这样的关系上面学顺服,真是不容易。作丈夫的,要是跟妻子过不去,就说“我作头”。妻子跟丈夫过不去的时候,她也会说,“你要敬重我,你不敬重我,你就是祷告,神都不要听你的。”弟兄姊妹你看,在这样的情形底下,学习顺服,容易不容易,非常的不容易。因为我们的天然就是太容易看见人,我看见这个人,我就说,“她是我的妻子。”你看到这个人就说,“他是我的丈夫,他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的主却不是叫我们看人,祂把我们放在一个最容易看人,也常常叫你看见的人在那里,然后,要借着这些的关系,叫我们看见背后的主。

  主要叫我们看见,首先,你们成为夫妇,是祂的管理,是祂的带领,祂的安排,这种关系是从神的手接过来的,所以你必须按着神的心意,站对你该站的地位。另外一方面,神把我们放在这样的平面上面,按着实际情形来说,你可以不佩服我,我可以不佩服你,因为你不是我的长辈,你也不是我的主人,你并没有比我高。感谢神,神是把我们放在一个平的地位上面,在这样的关系上学顺服的功课,学彼此顺服的功课,你真的能学上去,这一个学习和操练就有真实的价值。

  弟兄姊妹,我们看到圣灵是这样的引领着神的儿女们,在家庭的生活里开始学习顺服,然后就把神的儿女们带进教会的生活里。事实上,这是很真实的,如果在家里活得不准确,不要盼望他在教会里能活得准确,因为只有在家里的时候,是一个人对着一个人,两个人都可以不必保留什么面子,两个人都一样的站在主的面前,在这样的光景底下才能学到属灵的功课。这样的学习真实感是很高的,因为在生活里接触最多的,只有夫妻。父母跟儿女还是有限度,仆人和主人更是有限度。只有丈夫和妻子,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限度,对方的缺点,我全看在眼里,所有对方的长处,我也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在这种光景里,如果要看人的话,可以说,不必学什么功课了。

  感谢神,祂就是把我们放在这样的一种光景底下,让我们的眼睛越过人,而看主的管理。如果在这样的光景里能学得准确,你进到了弟兄姊妹们当中,那学习就会更好。所以,到了第八节,又来了一个总的方向,那里说什么呢?“总而言之,你们都要同心,彼此体恤,相爱如弟兄,存慈怜谦卑的心。”底下就引用旧约圣经,说了好些话。弟兄姊妹你注意,“总而言之”,不是说只限于丈夫跟妻子,就说刚才我请弟兄姊妹注意第二章十一节,就是这个意思。让我们去看明白,这是在神儿女们中间该有的一种学习。在神儿女们中间来操练,在这样的范围里,我们的操练又提高了一些。

进入身体的实际

  弟兄姊妹你看,又来到弟兄姊妹中间,那问题就更复杂一点。上文提到丈夫跟妻子两个人,不管怎么复杂,只是两个人。只是一进到教会生活里去,一进到弟兄姊妹们中间,情形就复杂得多了。弟兄姊妹都懂,如果那一批弟兄姊妹有十个人,你就会碰到十个不同的性格,你就会遇上十个不同的爱好,你会碰到十种不同的心思。十个人也只是十个人,如果是一百个人,那情形就更要复杂。如果在两个人里没有学到顺服的功课,那在更多的人里面,你就不必谈学习顺服了。尤其是在那么大的团体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亲密的关系,从人的角度来看,如果你不信主,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也一样说,如果你不是一个弟兄,我也不认识你。我们都是陌生人,在这种心情底下,你要我们学习顺服、谦卑,那是很困难。

  但主的话提醒我们说,“不,你们是给称为亲爱的弟兄,你们虽然没有肉身的紧密关系,但是你们那属灵的关系比肉身的关系更紧密,因为你们的关系是建造在同一个生命上,并且这一个生命的关系又是建立在一个身体的事实里,虽然你们是很多人,但你们却是一个身体。许许多多的人,也不过就是这一个身体上面的不同的肢体,是完全连接在一起的,不能分开的,一分开就是残废了。”

生活的态度

  弟兄姊妹们,我们的主的话是那样清楚的,所以,我们来到主的面前,只有一个方向。我们中文这个“总而言之”,真是有味道的,你讲讲,讲,讲许多都好,讲到末了就来一个“总而言之”,就是不管你怎么说,只有这一个,只有这个方向,只有这个内容,只有这个目的,只有这样追求。感谢主,“你们都要彼此同心,彼此体恤,相爱如弟兄,存慈怜谦卑的心,不以恶报恶,以辱骂还辱骂,倒要祝福。”(三89)不骂,已经是很给他面子,还要倒过来给他祝福?没有这样的事,到那里都不会有这样的事。

  弟兄姊妹,在我们的旧造里面,的确是这样,但是在新造里,我们的主说,“不要以辱骂还辱骂,倒要祝福”,弟兄姊妹们,这的确叫我们很为难,是不是?感谢神,在旧造里面的确是很为难,但是我们的主要叫我们借着顺服的操练,实际脱离旧造进入新造。我们感谢主,因为主的话说得太准确了,祂说,“你们是为着这一个缘故而被召的”。(三9)什么意思?祂说,你们就是被召来承受,来显明神的恩典的。感谢神,我们原来没有这样的条件,但是神选召了我们,不是单单叫我们脱离罪的赦免,不是叫我们单单去接受一个永生,主的话在这里又说,你们是要把咒诅变成祝福,你们可以忍受人的误会,但是你必须要把恩典从你身上流出来,因为“你们是为此蒙召的。”

  弟兄姊妹你就会说,“我们信主以后,我们就注定了要受委屈一生了。”感谢神,我们蒙召是为了这一个原因,但这却不是最终的目的,这仍然是一个过程,那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最终的目的乃是叫我们去“得福”,叫我们“承受福气”。感谢主!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继续往下看,你就看到,圣灵引用旧约里的经文,一直在对付我们的言语。为什么要对付我们的言语呢?因为主说,“你心里所存的,口里就说出来。”你里面满肚子是怨气,你嘴巴里说的话就是埋怨;你里面满是愤恨,嘴巴里出来的就是咒骂。但是我们的主在这里给我们看到,我们这些人被召,乃是要经历为义受苦。你能为义受苦,你又能非常坦然的接受这样的结局,那你就真是蒙福了。

生活的目的

  弟兄姊妹们,这又引出一个很重要的学习了。上文说到生活的态度,接下来就说到我们生活的目的。因着这个生活的目的,引出我们的指望。你怎么能在别人误会你,践踏你,羞辱你的时候,你还能向他说祝福的话?我们承认,我们的天然里面的确是没有这样的东西,就是现在我们信了主很长久很长久,我们能完全脱离这种光景,也是要经过长久的挣扎。但是我们的主在这里提醒我们,“你就是要活在这种光景里。”什么光景呢?你生活的指望在那里?你生活的目的是什么?你所追求的理想是什么?如果我们所追求的,我们心里所存的不是主的自己,不是以神的旨意作为我们追求的目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学顺服的功课,因为我们一直是看眼前,我们一直是看见今生,我们没有看到永远,我们没有看见神应许里那荣耀的丰富,我们只是着眼在我们眼前所看到的一些。

  感谢神,主的话在这里说,我们里面该有一个,常常有一个,不仅是该有,应该是常常有这样的光景。什么光景呢?请看十五节,“只要心里尊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确,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弟兄姊妹,这是很重要的,我们里面存着一个这样的事实,我什么都可以放下,我就是不能放下我的主,因为我的主是圣的。这个“圣”就是神圣的“圣”,这个“圣”就是说,与众不同。在我里面,我只有主,我只是为着我的主活,其它的一切事物我都不看重。

  但是这样的光景,不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生是指着我们重生的那个生。就是说,我们重生了,这样的光景就自然出现在我们里面。在我们的经历里,不晓得要经历多少的学习、失败、软弱、跌倒、爬起来,在恩典里面重新能抬起头来,一次又一次。我们就越来越觉得,只有我的主是最真实,只有我的主是最宝贝,我可以失去主以外的一切,但是我却不能失去我的主。弟兄姊妹,如果在我们里面,这样的一个心思能建立起来,我们学习顺服就有基础。因为你就不再看学这个功课时我受伤了多少?我被人误会了多少?感谢神,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我们眼睛所注意的,只是主的自己。我们里面是这样注意主自己的时候,我们发表出来的,就是主的自己;我们言语所表达出来的,就是主的自己。

  弟兄姊妹们,这个功课不容易学,但是这个功课我们不能不学。困难是很困难,有些时候,我们学不上的时候,叫我们灰心失望,也的确是灰心失望得好厉害,甚至我们会这样说,“我不喜欢这个功课,我倒是自由自在,我学了这个功课,我就碰到多少多少的苦难。”感谢主,很有意思,我不知道当年他们那些修道士,把彼得前书这样来分段是根据什么,但是很有意思,如果我们留意读彼得前书,你好像看见的都是有这种光景,说到我们学的功课,好像是一直说到我们受委屈,受委屈,受委屈,加上受委屈。但是每一章的末了,都叫我们看见我们主的脚踪是怎样走过,祂走过了这些路程的时候,祂成就了一些什么。

主留下的脚踪

  感谢主!总的来说,那就是神的旨意借着我们的主所走过的脚踪成就在地上。现在我们看到第三章的末了,你看到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从不同的角度来说出,我们的主在神的旨意里忍受了难处,带出的结果是什么。感谢主,第一章说到祂经历死而复活,就“叫你们的信心,和盼望,都在于神。”第二章说到,你注意,祂“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在义上活”,第三章十八节,“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按着肉身说,祂死了,按着灵性说,祂复活了。”感谢主,弟兄姊妹们,彼得前书跟我们交通到顺服的功课的时候,圣灵绝对没有隐瞒顺服的过程不是很轻松的。但是,祂也非常明确的向我们解开,顺服的结局是很超越的。

  因为不管从那一个角度来看,地上有神的儿女们顺服,就叫神的旨意在地上得以成全。正如上一次末了,我跟弟兄姊妹们提到的,主的顺服成就了神救赎的恩典,叫我们这些人在神面前有路走。现在轮到我们了,我们要是在神的面前,也顺服跟着主的脚踪来行走,也就让神的见证在地上有路可以显出来。但愿主恩待怜悯我们,让我们实在看见这样的一个事实,顺服是打开神荣耀丰富的钥匙,不管是主使用这个顺服的钥匙,或者是我们去使用这个顺服的钥匙,那个结果都是一样。因为在原则上都是一样,神的荣耀和丰富,在人的中间就有路显出来。── 王国显《总要作神的仆人──彼得前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