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一讲 在生活中学习接受主的权柄

 

(五章)

  我们都知道彼得前书是圣灵用着彼得,向那些在难处里的弟兄姊妹们说劝勉的话。当时那些弟兄姊妹们所面对的难处,不是零零碎碎的一些,乃是非常激烈的,又明显的,可以说就是拣选主的难处,要么就拣选主,要么就放弃主。在当时彼得给主来用着说这些话的时候,弟兄姊妹们所遇上的难处的确是很重很重的。

  感谢神,圣灵用彼得讲这些话的时候,一直把神儿女们的眼睛带回主自己的经历里。我们已经一再提起,第一章里我们看到,基督的血,羔羊的血,是在创世以前就被神看见,这羔羊的血在创世以前就被父神看见,带出了我们这些堕落了的人得拯救的根源。第二章又给我们看见,基督受苦的经历高点是被挂在木头上,但是这一位在木头上给挂上的主,却是叫我们的鞭伤得医治,叫我们这些在罪上死的人可以在义上活。到了第三章,又叫我们看见基督所受的苦,乃是义的代替不义的,把我们引到神的面前。因此,到第四章,圣灵的劝勉就用着基督受苦的经历来提醒我们,又用着这样的心思来武装我们自己,叫我们能脱离那魂的捆绑。弟兄姊妹都知道了,我们碰到难处的时候,难处的本身所加给我们的困扰不是最大的,叫我们感觉最困扰的,还是我们心思里的反应,就是我们的魂所给我们的一些黑暗的影响。但是感谢神,圣灵把我们带回基督的经历里去,叫我们很清楚的看见一个事实,基督的受苦是事实,但基督的受苦却是显明神的旨意,并且成就神的旨意。因此圣灵提醒我们,要看那受苦的结局,不是看受苦的过程。让我们看见那受苦的结局,乃是让神的旨意得成就,在感觉上,那难处的重量就减轻了很多。所以,第四章末了,圣灵就提醒我们,要把自己的魂交给那一位信实的创造主。

对长老们的劝勉

  进到第五章,就很具体的把神的儿女们带进在实际生活里怎样去学习接受主的权柄。非常有意思的,这一个劝勉,或说这一个教导,首先就对着教会里负责的弟兄们。我们看到第五章一开始就说,“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首先接受那非常具体的劝勉的,是教会里的一些负责的弟兄们。我们看到本文的时候,我们也实在留意到这样的事情,在教会里负责的弟兄们如果在神面前活得对,在神面前活得准确,教会在神面前蒙纪念的可能性就很高。如果那些作带领的人在神面前活得不够准确,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说,教会是没有路走的,因为人在那里把主堵住了。我们实在也看见许多许多历史的事实,作带领的人走迷了,教会就完了。当然我们严格来说,教会不可能完,只是教会的见证就受了压缩。

  所以在这里,我们看到圣灵首先直接指名来劝勉的,乃是那一些作长老的人,或者说是在教会里作负责的弟兄们,提醒他们有好几方面需要注意的事。如果说是对负责弟兄们说的话,只是限于给负责弟兄们听的,这个属灵的意义就不是太大。我们必须看准,对负责弟兄们说的话,也同时是对神儿女们来说的。虽然在程度上的要求也许不完全一致,但是那原则是没有更改的。这一个原则对负责弟兄们的要求是这样,对一般的弟兄姊妹们的要求仍然是一样。

基督受苦的见证

  现在我们来看圣灵用彼得怎么说话。彼得说,“我这作长老的”,这一点我们把它放开,因为这是在教会里服事的地位,光是一个地位是没有什么意思的,必须要有实际的内容,那地位才是蒙福的。那实际是什么呢?接下去就说,“作基督受苦的见证。”感谢神,彼得显明了他服事的内容,他是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弟兄姊妹,这个话也许我们听起来很熟悉,但是我们不能不进到这个话里边去,要看准圣灵借着彼得究竟在说什么。如果只是说基督受苦的见证,就说,“啊,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到地上来,被人钉死在十字架上。这的确是一个受苦的事实。”但这事实只是一个历史的事实,没有属灵的内容。彼得在这里所说的,基督受苦的见证,就不是单单说那一次,那一个历史的事实,乃是说到基督的受苦,整个的起头,过程,与结局,这都在彼得前书第一章里提过的。

  开始的时候我重复再提了,基督受苦的起头是在创世以前,因为那时候父就看见祂的儿子是一只羊羔,并且是流血的,祂被挂在木头上,祂担当了世人的罪,叫我们可以在罪上死,也在义上活。因着祂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又叫我们看见,基督的受苦乃是一个义的代替不义的内容,引出一个结果,把我们这些流落在神以外的人,都带回神的面前,进到神的家里,并且叫那些接受祂儿子的人要与祂一同得荣耀。我们感谢神,那是基督受苦整个的事实,经历和结局。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成就神的救赎计划的整个事实。

  彼得说明他服事的内容,就是要显明这一个事实。这一个见证,不是单单为着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一件这样的事,因为这一件事在人中间所带来的变化是非常非常的大。接下去就说,因着这一位基督受苦的见证所带出来的结果,乃是我们同享后来要显现的荣耀,真的是一件太大的事。因为不是说我们这些人得荣耀,如果光是说我们这些人得荣耀,那已经是很大的事。这里所说的同享将来要显现的荣耀,乃是主自己所得的荣耀。也就是说,主的荣耀要成了我们的荣耀。

  弟兄姊妹,我们怎么敢想这样的事?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不承认,在我们蒙恩得救的时候,我们觉得能得救已经是天大的事,那里还会想到,有一天,主是怎样,我们就怎样;主是如何的荣耀,我们是如何的荣耀;主是怎样显明神的丰富,我们也一样的显明又享用神的丰富。这都是我们从来不敢想的事。

服事主的职事

  但是感谢神,在祂选召我们的时候,祂就定意要把这一件事作成在我们身上。彼得是经历过来的人,彼得也是里面明亮到一个地步,看准了这一个事实要成就在他身上的人。所以他非常有力的在这里说明他是怎样服事主,并且他所服事的主,是怎样的一位主。他就凭着这样一个看见和经历,劝勉一同在神面前服事的弟兄们。他劝勉他们什么呢?笼统的来说,忠心去完成主的托付。具体的来说,就是牧养他们中间神的群羊。这样的服事是从里面出来的,不是因着其它任何的原因,乃是因着神这一个选召的恩典在里面的催促,也因着这拣选的恩典在外面的吸引。所以不是勉强,是出于甘心;不是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但我觉得,非常宝贝的乃是这样的一些事,“不贪财?”“对。”“不注意名与利?”“对。”“甘心乐意的来作?”“对。”但是在作的时候要怎么作呢?

  在我们中文圣经里,有一个字是在希腊文圣经里没有的,是翻译的人加上去的,但是他也没在边上点上几点。虽然没有点上几点,但是他并没有把那意思表达错。我倒是非常欣赏他加上这几个字。是那几个字呢?第二节里面说,“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的旨意照管他们。”“按着神的旨意”这几个字,在希腊文圣经里是没有的,但是这几个字就是非常传神,也非常非常的宝贝。在圣经的翻译上加上去的字,有些加得不太好,但是这里加得太好了。你说,“他这样加上去可以吗?他这样加上去不是加的太大胆了?”

  但是感谢主,我相信当时翻译的弟兄这样加上去,他是有看见的,他是有根据的。根据什么?就是“神的群羊”。“务要在你们中间牧养神的群羊。”你牧养了一大群的羊,但是这一大群的羊不是你的,是神的,你是替神去牧养这些羊,既然你是替神去牧养这些羊,你就必须揣摩神的旨意是什么?你必须明白神的意思是什么,你不能自己说,“我觉得这样好,我就这样去牧养。”“我又觉得这样好一点,我又这样来牧养。”但圣灵在这里说,虽然,在原来的文字上没有这几个字,但是却是有这个意思,因为是神的羊,你必须按着神的意思来牧养,把这些羊都带到神的面前,带到神的满足里去。所以我读这一段话的时候,我一面觉得对服事的人来说,心思上的对付与调整的要求很高。一面要他们的服事在神面前没有搀杂,另一面也能抓到神的意思来决定他们服事的内容。

权柄是生命丰富的显明

  因此就带出这样的结果,“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五3)这太宝贝了,一直在提醒那些在作带领的弟兄们,要把主自己活出来,按着主的意思牧养群羊,就是主的出来。“作群羊的榜样”也就是让主活出来的结果。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在主的话里多留意一下,你看到这里的服事完全不是外表的服事,完全不是只是为了完成任务的工作上的服事,乃是实在在生命里的服事。

  弟兄姊妹,你注意一件事,在这里说,不是辖制你所带领的,而是要显出一个榜样给他们来跟随。我里面有一个很深的感觉,这是教会的实际,也是教会和属地的团体不一样的地方。这里很明显的表达,我们读彼得前书的时候,我们注意到里面的主题很明显的就是“顺服”,或者说“服神的权柄”,提到服神的权柄,马上就牵连到一个问题,就是人的魂要受对付。因为是服神的权柄,很容易就产生一个显明权柄的人和接受权柄的人的关系。但是感谢神,在这里你看见一件事,一个显明神权柄的人,一个能叫别人接受权柄的人,不是根据什么来表达,乃是根据神儿子的生命的丰富显明而显出来的。

  弟兄姊妹你晓得,在属地的组织里,权柄是依附在那组织上。你站在那组织里,你站在那个位置上,你就有一定的权柄。你不站在那个组织里,不管你过去所站的地位是多高,没有就是没有。你若不附在一个组织里,就谈不到权柄问题。但是属灵的事就不是这样,你有组织跟没有组织,并不影响那属灵权柄。

  我们看彼得,因为我们读彼得前书,我们就拿彼得来看,彼得当时并不在彼得前书所写给的那些弟兄们当中,因为他们都分散在一个很广大的地方,彼得并没有跟他们在一起。彼得当时是在什么地方呢?读到末了的时候,我们就碰到一个问题,有人说是在这里,有人说是在那里。我们不管他究竟是在那里,有一件肯定的事就是彼得跟接受这封信的弟兄们不在一起。更明显的,彼得跟现在我们这些人也不在一起,因为他是一千多两千多年前的人,我们是一千多两千多年后的人。你也没有见过彼得,我也没有见过彼得。

  弟兄姊妹,你读到彼得前书的时候,你就碰到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叫做“权柄”,这“权柄”从什么地方来的呢?不是从组织来的,因为我们跟彼得不在一个组织里,时间也不允许我们在同一个组织里,但是你就碰到权柄在这里。是什么情形才会引出这样的结果呢?弟兄姊妹,这个是生命,这个是基督在一个人身上寻找到出路,神儿子从那里出来了,你所遇见的不是说话的彼得,你所遇见的是那一个在彼得里面说话的神的儿子。弟兄姊妹,这是在教会里的服事,但是这一个服事有一个基础,就是服基督的权柄。

服事主的喜乐

  上面说“按着神的旨意牧养神的群羊。”底下说“作群羊的榜样,”感谢神!你说,“这样子,服事的人不是很苦恼吗?因为他们是不住的需要接受对付,不住的需要在神面前更新,然后才能维持这种光景,那不是很苦恼吗?”感谢主!真正活在这种光景里的人不会苦恼的。尽管有些时候,要维持活在这种光景里,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里面的,外面的难处,但是不苦恼。不苦恼的原因在那里呢?一面是因着那是神自己作的工,另一面乃是,彼得在这里也说,“他是活在一个荣耀的指望中。他是这样的走过这一段路程,走到路程的终点,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能得着那永不衰残的荣耀的冠冕。”(参4章)“荣耀的冠冕”是赏赐,“必能得着”是一个保证。

  弟兄姊妹们,这是服事主的人,这也是一个作带领的人,他也许在心思里会经过许多许多的困扰,甚至是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压力”吧!但在他里面有一个把握,这把握是什么呢?这个把握乃是主的纪念没有停止,主的纪念一直在作他们的扶持,并且扶持到一个结果,就是主说,“那永不衰残的冠冕,荣耀的冠冕是为他预备的。”

  弟兄姊妹,我常常有这样的一个想法,我不知道是不是算唱高调,但我自己不觉得是唱高调。主的应许给我们看见,有各种各样的冠冕,有荣耀的冠冕,有生命的冠冕,但是我心里实在说,我并不看重那些冠冕。只是我觉得,有一件事比那些冠冕还宝贝。冠冕是一个标志,是一个得赏赐的标志,这一个冠冕所表达的乃是一个事实,就是主满意我们的服事。

  弟兄姊妹,如果我们看到这一点,我相信应该比那些冠冕本身宝贝多了。我这样想也许太受地上的人功利想法的影响,但是的确主的满意比那些冠冕的本身要宝贝得多。我会这样想,乃是看到那二十四位长老在神的宝座前把冠冕都拿来,放回神的面前,承认只有神是配。但是不管是怎样,神却是给清心服事主,爱慕主的神的儿女们有一个把握,有一天,荣耀在他们身上要显明一个事实,主对他们很满意。

更进深的学习顺服

  提过了那些服事的弟兄们的劝勉以后,接下去就提到在这个学习上,“年幼的顺服年长的。”这是一方面,年幼的顺服年长的。然后,又再提到,“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这里很有意思,也就是圣灵把我们带进这一个学习里,让我们去留意到一个非常严肃的事。因为没有接触到这一个功课最主要的焦点,就是接受权柄,权柄就成了一个外表的要求。

  如果我们没有看到里面去,我们就说,“年幼的顺服年长的”是草率了一点,我举例来说,无论从在主里的年日或者从年龄来说,吴弟兄都比我年幼。所以对年幼的顺服年长的这事,他就没有别的选择。我怎么说,他就要怎么听。如果我没有出错,当然没有问题,但我能保证我一点也没有错吗?我能说我绝对是准确吗?我没有这个胆量。假如我错了,假如我不准确了,我说,“吴弟兄,你是年幼的,你不要管,你就听我的好了,因为主的话是这样说,你们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这样行不行?不行。

  弟兄姊妹们,我们细细的读这里,你就发觉,不是这样单方面的,因为底下还再提到一件事,“你们众人”,年长年幼的都包括在里面,“学习谦卑,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我不能说,“你比我年幼,你懂什么?”尤其是我们中国人,我们有一句这样的话,“我吃盐比你吃米还多,你懂什么?”弟兄姊妹们,属灵的事不是这样,我们的对或是不对,并不根据我们生活的经历,也不根据我们的年岁有多少,乃是根据主在我们这个人身上能得着多少的敬畏。

  我记得好多年前,在一次聚会里,有一个年青的弟兄在那里交通以弗所书。以弗所书不是那么容易读的,交通完了,在聚会里一个年长的弟兄祷告,我记得那个年青的弟兄在他的交通里用了许多说得很重的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说到以弗所书里一些很丰富,很荣耀的事实。这个年青的弟兄就说,“我们不认识,许多神的儿女们都不认识,我们一直在神的荣耀丰富外边流荡。”这个话如果说在年幼的弟兄姊妹们面前,大概还有点根据。但是那次聚会里有好些年长的弟兄在,这个弟兄这样交通,好像把那些年长的弟兄都包括在里面,说他们也不认识主的荣耀和丰富。

  等到这个弟兄交通完了,一位年长的弟兄站起来祷告,我当时也算是年青的,我一听是这位年长的弟兄站起来祷告,他怎么祷告呢?出乎我意料以外,那位年长的弟兄说,“主阿,说我们不认识荣耀的丰富,我们也实在不认识諈荣耀和丰富。主阿,輲悯我们,叫我们能更多知道荣耀的丰富。”我听到这位弟兄这样祷告的时候,我里面是另外一种滋味。若这是我祷告出来的话,那还差不多。对那年长的弟兄,我们觉得他是很认识主的,他却也在主面前说,“主,说我们不认识,我们也真是不认识。”

  感谢神,我们的主是让我们去看,我们如果要比较,你跟谁比较?你不能拿人来比较,你要比较,你就拿主来作比较。我们不得不承认,什么时候我们来到主的面前,我们就觉得我们自己贫乏。有些时候不需要等来到主的面前,就是到一个在主面前有学习的年长的弟兄面前,我们也感觉自己的贫乏。非常宝贝的,在这里说,把年长的弟兄们都包括在里面,“你们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感谢神,我们细细去读主劝勉的话,我们就碰到在接受主的权柄这个功课的两面。

  头一面,顺服的对象是主自己,虽然有些时候,主的权柄,或主的作为是透过一些弟兄们显出来,但是我们该顺服的,不是顺服那个人,乃是顺服这一个人背后的主。正如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跟门徒说,“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所讲的话你要听,但是不要学他们的行为。”在我们的学习过程里,我们是常常觉得有难处在这里。我们所看见的是看见法利赛人,其实法利赛人不是坏蛋,不过在四福音时候的法利赛人多半是不大准确。你说,“他是法利赛人,他是假冒为善的,他们说的跟做的是两回事,他说的我要听?我才不要听他的。”但主说,“不是这样,他平常说的话你可以不听,他坐在摩西位上说的话你就要听。”

  我们也许有些时候就觉得为难,他生活里所说的话跟他坐在摩西位上说的话有什么不一样?是不一样。他生活里可以乱讲,他可以讲遗传里的东西。但是他一坐在摩西的位上的时候,他就不能乱讲,他只能讲摩西五经。弟兄姊妹,差别就在这里,摩西五经就是神说的话,平常他们讲的,在生活里讲的话,就搀杂了人的东西。弟兄姊妹留意到,当我们的主这样来教导门徒的时候,就把他们带到一个很准确的方向去,我们要注意的是神怎么说,我们不是服人的权柄。虽然有些时候,权柄是透过人来表达,但把人翻过来,人不能等于那个权柄,因为那个真正的权柄是主自己。这是我们学习这功课的一面。

  另一面是我们要彼此顺服。不是单方面只看见一些人,主要我们看的,不是看人,是看主的自己。如果在一个年幼的弟兄身上,他的交通能带出主的意思,我们也都要服下来。因为不是服那年幼的弟兄,而是服他背后的那一位主,或者说是服他里面的那一位主。感谢神,我们回到彼得前书当时的环境,因为在当时那环境里所提到的服神权柄的要求,是重在神当时所安排的环境,还不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而是当时的大环境。

  当时那大环境是什么?弟兄姊妹还记得,我们读第一章的时候就已经提到,那是罗马帝国很厉害的来践踏神儿女的日子。有人说彼得前书正好在保罗殉道以后不久写的,但是这点我不敢说是准确。但是你总可以晓得,圣灵用着彼得写前书的时候,那大环境是怎样的一个环境?外面从字里行间也能体会得到,就像第四章里的“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希奇,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当时的整个大环境叫神的儿女们面对着很不容易承担的一些事,你服不服呢?你接受不接受这个环境呢?你会不会在神面前说,“神阿,我们是拣选了諈滿A为什么给我们遇到这样一些环境?好像没有看见出路呀!”

  也许弟兄姊妹说,“幸亏我们现在活在这一个环境,我们没有碰到那种环境。”但弟兄姊妹,我们没有碰到,但是许多其它的弟兄姊妹们到今天还是会碰到。简单的来说,一些家里不信主的弟兄姊妹,他信了主,他也愿意按着主的心意来跟随。弟兄姊妹,如果你是活在这种光景里,你就会感觉到,每天每天你都会碰到很难很难的心思上的重担。虽然那还不能说是火炼的试验,但是我们就知道真要拣选主,随时随刻我们都会碰到一些挡住我们,不叫我们靠近主的人、事、物。

  我们就说,“神啊!为什么?如果我不拣选諢A我没有难处,既然我拣选諢A貑o为我安排一个通达的道路。但是我拣选的结果却是道路不通达,諝s我里面怎么过得去呢?”弟兄姊妹们,我们承认我们常常在神面前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但是主的话常常提醒我们说,“你不要问为什么,你看见主的手在那里,你就从主的手里接过来就是。”你说,“我们如果从主的手接过来,我这个人不是倒霉透了吗?”弟兄姊妹们,我们的主从来不叫我们看负面的东西,圣灵一直领我们去看正面的东西。负面的东西是免不了的,如果正面的事物我们能掌握得住,负面的事物是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对正面的事物,我们必须看见什么?我们必须看见神自己,我们也必须求主给我们看见祂的手,祂是信实的主。第四章末了就已经提到了,要把我们的魂交给那信实的创造的主。这是第一个我们要看见的。接下去你要看神作工的手,神作工的手不会离开我们这些用祂儿子的血所买回来的人。所以有些时候我们好像是到了尽头,按人看来,好像走投无路了,但是祂作工的手还是在那里动,祂不会中途把我们放弃。第三,我们必须要看到,祂作工的时间表。我们的难处常常是在这里。我们常常要求神,“諞着我的时间来作”,如果主没有按着我的时间来作,我就感觉丧气了。弟兄姊妹们,不是这样子,我们的主领我们正面看见祂自己,祂作工的手,祂作工的时间,我们看到主的话是说得那么清楚。

  第六节说,“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祂顾念你们。”这是正面的看见,还有另一面的看见,那是要看见仇敌的工作。这里就说要注意仇敌,“仇敌魔鬼好像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在这种光景底下,圣灵提醒我们,你一定“要用坚固的信心去抵挡牠。”这一个坚固的信心去抵挡牠,牠就必离开你们逃跑,这话是出在雅各书里的,要抵挡仇敌,是我们不能忽略的。

用坚固的信心抵挡仇敌

  坚固的信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才我们所提到的三件事,就是在坚固信心这个范围里,包括神的自己,包括祂的旨意,神作工的手,神作工的时间。我们一直把我们的信心放在我们的主的信实里,撒但虽然是猖狂,牠也不能奈何我们。我们感谢神,圣灵说到这些话的时候,就给我们指出了一个很严肃的事实,什么事实呢?就是这里说的,“因为知道你们在世上的众弟兄,也是经历这样的苦难。”这就不是个人的问题,这是众人的问题,这是普遍性的问题,每一个信主的人都接触到的问题。如果我们看到这样的事,我们就用另一个词来表达它,这就是跟随主的道路的问题。许多人以为跟随主的路是一帆风顺的,但是主从来没有给我们看见有这样的事。在使徒行传里,保罗劝勉神的儿女们,“你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过许多的艰难。”弟兄姊妹们,我们的主也明明的在宣告,“从约翰到如今,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你不努力,你就得不着,这个“努力”,有弟兄们跟我们提起说,就是“暴力”。

  弟兄姊妹就看到,如果路是容易走的,就用不着说这些话了。但这里提到的给我们看见,从来跟随主的人都是这样走过的,也就说出这路必须是这样走的。但是你怎么能走得过这样的路呢?历世历代的众圣徒怎样走过这条路呢?我们又要回到彼得前书的一个主题里面去,我们可以从好几个主题来看彼得前书,其中一个主题就是“魂的得拯救”,从另一面来说,就是“服神的权柄”。但是你怎么能走完这条路呢?十字架的问题就出来了。能走完这条路,完全是借着十字架的工作。

等候进入永远的荣耀

  我们看看,圣灵在这里如何给我们总结。我们看到这整个路程的经历,在第十节那里,圣灵又说了一些话。第一,祂叫我们看见主呼召我们的目的,这是第十节开头那里所提的。“那赐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祂永远的荣耀。”弟兄姊妹你留意,这句话里边很多东西,第一,我们的神是什么样的神?是赐诸般恩典的神,第二,祂在什么地方呼召我们?是在基督里。祂什么时候在基督里召我们?不是现在,是过去,所以是“曾”。对每一个人来说,那个“曾”,时间可能不一样,但在经历上对我们来说,都是过去的事。我们的神曾经呼召我们。呼召我们的目的在那里呢?“享永远的荣耀,”这是神呼召我们的目的。

享用永远荣耀的前奏

  这一个目的里也是带着经历的。我们曾被神呼召过,也就是说,祂已经在我们身上作过了这一件事,把我们召聚回来,要引进荣耀里。祂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这是祂选召我们的目的。所以在这个目的里边,我们说的模成神儿子的形像,恢复神起初的目的,全都是在这一个范围里。

  然后第二,“等你们暂受苦难以后,”这回答了许多我们的疑问。既然神选召我们进永远的荣耀里去,那我们就该一帆风顺的进到荣耀里,为什么我们还碰到那么许许多多难处呢?我们还碰到那么许多叫人灰心失望的事?这里说,“等你们暂受苦难以后,”感谢主,主没有说我们跟随祂的路是天色常蓝的,也不是花香常漫的,而是有苦难的,不过这个苦难是短暂的,是暂受苦难。

  你说,“为什么神要叫我们暂受苦难?祂是全能的神,祂可以不允许这些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弟兄姊妹们,原谅我这样说,这种想法是出于宗教思想,因为宗教就是说趋吉避凶。但神选召我们的目的,是叫我们进到祂永远的荣耀,我们有许多东西与永远的荣耀是不相称的,在没有进到荣耀以前,神要给我们一点一点的拿掉。怎么能叫我们甘心情愿让神拿掉呢?我们的天然都是不太甘心,神就允许一些难处临到我们,借着这些难处叫我们来脱离魂的辖制,也是自己的辖制。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神暂时允许我们经过一些难处,乃是成全祂选召我们的旨意的过程。

  然后你又看见,是这一位神,祂选召了你们,是祂允许难处临到你们,也是祂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感谢主,这个呼召的目的得成全,完全是神自己负责和供应。等到圣灵叫我们的眼睛看见整个属灵的经历,都是在神这样的安排里,我们就不再在神面前问“为什么”,我们就会在神面前敬拜神说,“主啊,要是出在諈漲w排,我毫无保留的从諵漼蔣过来。因为权柄是在諵漼翩A荣耀在諵漼翩A能力也是在諵漼翩C”

几句很重要的话

  在前书最末了,我们看到有很重要的几句话,头一句话,圣灵借着彼得说,“这一个选召的恩典是真的。”第二句话,“你们务要在这恩上站立得住。”这个就不是一阵子或是短时间的事,是一个长期的事,务要在这恩上站立得住。末了,他说,“平安归于你们凡在基督里的人。”

  这个“凡在基督里的人”从字面上你看见,这是一个蒙恩的范围。说清楚一点,是蒙恩的人的资格;蒙保守的人的资格,就是“在基督里”。但是看进去的时候,这个不是说在地位上的资格,这个是说到实际的资格。提到实际的资格,就不是一个地位和身份的问题。地位和身份,很多人都能得着,但是实际的地位,就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显得出来。弟兄姊妹记得,彼得前书里所说的,“火炼的试验的环境,你能得着平安。”这就是一个非常不得了的恩典,但是这个恩典有谁能去享用呢?常活在基督里的人。常住在主里面,这个是实际。

  弟兄姊妹,现在我们留意到了,彼得前书让我们从学习接受主的权柄里,去在不顺遂的环境中,继续站立在主的一边。因为只有这样的站在主的面前,才能让神的旨意在地上找到成全的路。神就是要寻找这样的人来站立在祂面前。所以末了“务要在这恩上站立得住”这句话,很叫我们里面受光照。

  感谢神,彼得前书里有一些话,我们没有都全包括,但愿圣灵直接向弟兄姊妹们去解开。比方说,在末了的时候说的,彼得是不是去过巴比伦?这是有争论的事,在历史上好像没有彼得去过巴比伦的记录。所以有些弟兄说,在当时逼迫的环境,他们就用暗语来表达,把巴比伦说成是当时加给他们难处的罗马帝国,那个“同蒙拣选的教会”也没有说得那么清楚,只是说一个女性的“她”,这是一些弟兄们的影儿。是或者不是,这个不太重要,我们不必化时间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倒要留意的是,在主面前作一个看见主的权柄,也接受主的权柄,并且活在主的权柄底下的人。这个才是我们在神面前所渴慕,所追求的。我们就这样结束彼得前书。愿主得着荣耀,我们也活在祂的纪念里。── 王国显《总要作神的仆人──彼得前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