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彼得后书概论

 

{\Section:TopicID=276}一卷被忽略的书及其内容

彼得后书是新约圣经中被人忽略的一本书,很多人根本没有念过它,更没有太多人详细地研究过这本书。司各特(E. F. Scott)说:‘此书与彼得前书的质素相比,真是相去太远了;’他继续说:‘在新约众多书卷中,它是最没有价值的一本。’彼得后书好不容易才被接纳为新约正典的一部分。多年以来,基督教会似乎没有觉察它的存在。在我们还没有详细研究本书的历史背景时,让我们首先研究一下其内容。

{\Section:TopicID=277}无法无天的人

彼得后书的内容,主要是攻击那些威胁教会之人的言行。本书着重基督徒是一已经脱离世俗腐败的人(一4),既如此,他就必须谨记其旧日的罪完全得了赦免(一9)。因此,他便应该有善良道德的生活表现,而此道德生活的最高表现乃以爱为依归(一5-8)。

以下是彼得后书所攻击之人的特征,他们是曲解圣经以迎合本身的目的(一20;三16)。因他们的言行,真道信仰却遭毁谤(二2)。他们贪恋名利,讹诈他人(二31415)。他们已经受了审判,要与犯罪的天使遭受同等的命运(二4)。不单如此,他们也要和那洪水以前的罪人(二5),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居民(二6)及假先知巴兰(二15)等同受无情的审判。这等人有如畜类,只以其粗暴的兽性行事(二12),更被其本身之情欲所制而不由自己(二1018)。他们的目光充满邪淫(二14)。他们胆大妄为,任性及骄傲(二1018)。他们更在白昼奢华宴乐(二13)。他们也讲自由,其实,他们所讲的自由乃是不加克制的放纵。结果,他们却成了本身情欲的奴仆(二19)。他们不单自己迷恋于邪淫,竟诱惑他人也如此放纵(二1418)。他们比那些不晓得正路的人,更为人所不齿;因为他们知道美善却偏去作恶,正如犬类一般,回转头去食牠所吐的脏物,又如猪洗净了再回到泥里去辊(二20-22)。

很明显的,彼得是在攻击那些反对律法的人;这些人利用神的恩典作为犯罪的借口。这些人很可能是神哲主义者(Gnostics),此等人的信仰是以灵为善,物为恶之二元论;物既为恶,因此,他们便主张放纵肉体之情欲,此种放纵在他们看来可说无伤大雅。他们的生活,极尽人间荒淫宴乐之事,且鼓励他人也如此行;他们利用恩典来作放纵的借口,以投己所好的方法来曲解经文。

{\Section:TopicID=278}不信主的再来

尤有进者,这些恶人更不相信主的再来(三34)。他们强调世界是坚的,其中的万物也是固定不变的;再者,神是喜欢耽延。根据这个理由,他们认为主再来可能永不会实现。彼得后书对这观点提出无情的反击:他主张世界绝不是一个稳定的世界,这世界过去曾被洪水所灭,将来则会被烈火所熔化(三5-7)。而他们所说神的耽延只不过表明神的宽容等候,给人有悔改的机会(三8-9)。但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三10)。新天新地即将降临;因此,一个人若要在审判之日不被刑罚而得救的话,他必须现在就有美善言行的表现(三11-14)。无论他的书信是多么难了解,或无论假师傅如何蓄意曲解,(三1516)。基督徒的责任乃是在信仰上坚立不移,在恩典里长进,更多认识主耶稣(三1718)。

{\Section:TopicID=279}早期教会的疑惑

本书的内容就是如此富挑战性,但长久以来,这书信却给信徒带来无可避免的疑惑及困扰。因为在主后二百年以前,此书的来龙去脉根本无可稽查。主后一百七十年的穆拉多利经目,即第一本正式详列新约书目的文件中,也没有此书之记录。本书在古拉丁文译本中也付之阙如;早期叙利亚教会的新约圣经中也没有收集本书。

亚历山太的学者们的态度是:要不是根本不知道本书,就是对本书的疑惑重重。亚历山太的革利免在写圣经各卷大纲时,其中并没有包括彼得后书。俄利根说彼得只留下一封书信,这是人皆接纳的事实,‘或者有第二封书信,但这却是很棘手难解的问题。’荻地模(Didymus)在其著作中也曾谈及本书,但在结束时,他却作出了如下的言论:‘千万别忘记本书是赝出的;我们可以在公众场合中念诵之;但此书却不是圣经正典的一部分。’

优西比乌是该撒利亚地方一伟大的学者,他在详细地研究当代的基督教文学作品之后曾如此说:‘至于彼得只留下了一封书信,即所谓的前书。这书是众人皆接纳的,古代的长老们也认为此书是出自彼得的手笔;且不断地引用其中的内容。其后,我们也有他的第二封书信,但这书信却不属正典。虽然如此,其内容信息似对多人有帮助,故此也如其它正典经文一般,同被信徒所乐诵。’

直到主后四世纪的时候,彼得后书才被收纳为圣经正典的一部分。

{\Section:TopicID=280}反对的言论

古今的学者们大都认为彼得后书并不是彼得所作。连加尔文也认为彼得根本没有可能好像彼得后书的作者般论及保罗(三15-16),但他却不摒除某人在彼得的请求下而写了此书的可能性。那么,反对此书为彼得所作的理由何在呢?

(一)早期教会迟缓及不太愿意接纳此书的态度:假如本书的确是彼得所写的话,早期教会一定欢愉地接纳及敬重此书。但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在最初的两个世纪里面,没有肯定的实例显示有人引用该书;而怀疑的心态却充塞了整个第三世纪。直到第四世纪时,此书才被正式收入圣经正典。

(二)本书内容也显示本书不可能出自彼得的手笔:书中一点也没有提及基督受苦、复活、及升天的事迹,也没有提及那不能击破的信仰,也没有提及圣灵、祷告、洗礼,也没有鼓励人效法耶稣基督那至高的模范。如果我们将这一类信息从彼得前书中剔除出来的话,彼得前书的内容可说是残余无几了;然而,彼得后书中连这些信息的影子也找不到。

(三)本书之风格与彼得前书有天壤之别:远在耶柔米的时代,已觉察这情形了。他曾如此写道:‘西门彼得写了两封书信,现被称为大公书信,而后书却因风格与前书有异,而被多人拒为彼得所作。’本书的希腊文风格,可说是非常艰涩。祈乐(Clogg)谓此书之希腊文虚矫、生硬、艰涩,更谓此书是新约中惟一可藉翻译过程而改进其文字的书卷。崔斯主教(Bishop Chase)写道:‘本书信的风格给人有文字生硬艰涩的感觉,全书充满其努力的意识。作者似乎欲以突破其平凡作风的文字来写本书,这做法的确有点不自量力。’他的结语表示此书的文风的确显示彼得不可能为本书的作者。摩法特说:‘彼得后书比前书的文体更显意义不通,及虚矫;其艰涩之用字及风格只显出全书概念之拙劣,与彼得前书的相比较,有天壤之别。’

耶柔米的说法并非完全没有理由,彼得藉西拉写彼得前书,但他在写后书时却换了另一个文书代笔。这便解释了两书各异的风格。但米约将两书互相比较,且引用彼得前书中的某些篇章,其结语值得我们思考:‘我想凡念过这书信的人,无不感到在这本短短的书中所论早期教会的情况,那能胜过世界的奥秘,信、望、爱及喜乐之完美组合,就算在保罗及约翰的作品中也找不着。这样的赞语绝不会用在彼得后书身上:此书虽然很充实,但却缺乏那洋溢于彼得前书中的意味深长的悲怜,及爱的烈焰……无论景况如何不同,总不能圆满地解释两本书之间的相异之处。’这位保守派伟大的新约学者的结论:本书与彼得前书之风格、背景迥异,只有两书出自不同作者的论点,才可完满解释其相异之处。在用字方面:彼得前书中所用的三百九十六个字皆没有重现于彼得后书中;而彼得后书中有二百三十个字也没有出现在彼得前书中。但风格上的差异更令人惊讶;当然,一个作者可以因其不同的读者,及不同的情况而改变其一贯的风格及字汇。但此两书之间情况及态度之显著不同,使同一位作者写出这两本书的说法,根本不能成立。

(四)彼得后书中某些数据显示此书成书颇晚:有些人放弃主再来的信仰,这态度要好晚才在教会中出现(三4)。书中谈及使徒为过去的圣贤(三N)。列祖,也就是建立此信仰的元老们,现在已成为模糊、遥远过去的事;这封信本身与基督教信仰初萌芽生长的时期,两者相差约有几个世代之久(三4)。

书中有些记录,似乎很后期才写成,比方,书中提及彼得即将去世的记述似乎是引用约翰福音廿一章十八、十九节耶稣对彼得的预言,而约翰福音大约在主后一百年才成书。书中提及彼得希望在离开世界以后,仍然有些资料来继续其教训(一12-14),这似乎是指马可福音而言。

再者,书中也提及保罗的书信(三15-16)。由此可知保罗的书信已为教会所熟知及使用;这些书信已为公众所拥有,且被接纳为圣经,并与其它经书并列(三16)。保罗书信之被搜集及抄写发行,要到主后九十年才成事实,而此等书信能成为圣经正典的地位,则需时更多。由此看来,本书成书日期起码要推到主后第二世纪中叶。

以上的数据均显示彼得后书是很晚期才成书的;本书直到第三世纪才被引用;早期教会伟大的学者们并不接纳本书为彼得所写,但他们也并不否定本书的实用性。本书中包括一些数据,是要经时间之流逝才可加以合理的解释。彼得后书引人入胜之处,乃是本书是新约圣经中最晚成书的一卷,同时也是最后才被收纳入新约正典的书卷。

{\Section:TopicID=281}借彼得的名字

既然如此,这本书又是怎样与彼得拉上关系的呢?说穿了,彼得的名字乃是被刻意加上的。现代人对这作法似乎有些不能接纳,但在古代世界中,这却是司空见惯,不足为怪的作法。帕拉图的书信也并不是由他亲笔所写,乃是由他的一位学生代笔。犹太人经常用这方法来写作,在新旧约之间,有好多书是冒所罗门,以赛亚,摩西,巴录,以斯拉,以诺及许多其它人的名字而作。在新约的时代就有好多书是冒彼得之名而作──如彼得福音,彼得讲章录,彼得默示录等。

有另一显著的事实使这写作的方法更令人瞩目,即异端教派也采用之。他们冒用使徒的名字发行许多谬误荒诞的书籍,且吹擂谓该等书籍内容是教会创建者口传给我们的奥秘训言。面对此种情形,教会便采取行动,他们为当代人写下一些书籍,其书写原则为:假如使徒们也遇到同样的情形,使徒们的反应及意见也必定和他们所写的一致。虽然彼得并没有写某书,而别人冒他的名字写书,在这种手法下所写出来的书并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地方,作者只是谦卑地,将圣灵赐给他的信息藉彼得的名字书写出来,因为作者觉得自己的名字不配出现于本书之中。

彼得后书并不是一本容易念的书,但本书的信息非常重要,因为此书的对象乃是那些忽视基督徒伦理及信仰的人,而此等人的所作所为,必须在他们藉曲解真理而破坏信仰的行动奏效之先,被彻底粉碎。――《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