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彼得后书第三章

 

肆.预料会出现好讥诮的人(三)

  1 彼得从第二章对假师傅的讨论,转而论到在末后的日子,必定会出现好讥诮的人。正如前一封书信一样,彼得在这里首先鼓励他的读者要持守圣经。

  2 他们应谨记在旧约圣经中圣先知的预言,以及新约圣经保存的、由使徒所传的主救主的命令。在流行背离信仰的日子里,圣经是唯一真正的保障。

  3 众先知与使徒联合所作的见证,就是在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欲出来。基督徒应该谨记这一点。他们不应为这些人既骄傲又亵渎的否定而感到困惑。相反,他们应视这些人为清晰的例证,表示这时代的末期已经近了。

  这些好讥诮的人乃是随从自己的私欲。他们既已拒绝认识神,便肆无忌惮地纵情追逐欲望。他们鼓吹纵容罪恶,完全不理会将来的审判。

  4 他们主要的讥诮重点,是与基督的再来有关。他们的态度是:“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意思是“这应许怎会成就呢?”然而,他们说的主降临是指什么呢?

  他们是不是指基督再来接衪的圣徒,即我们所说的教会被提呢(帖前四1318)?这是主再来的第一阶段;好讥诮的人对此是否有认识也成疑问。

  他们是指基督与祂的圣徒回来,在全地上建立国度的时候吗(帖前三13)?这想法可能存在他们的思想中。

  然而,从这段经文的其它部分清楚看到,他们所指的,是神在这地上进行的最后审判,即一般所谓的世界末日。他们所想的,是在千禧年结束时,天地都要被大火烧毁的情景。

  他们的意思其实是这样:“你们这些基督徒一直在恫吓我们,警告说这世界将面临可怕的审判。你们说,神将介入人类的历史中,惩罚恶人,并毁灭全地。其实,这全都是废话。我们没有怕的。我们大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下去。人类历史中既没有神曾介入的证据,哪我们又何须相信衪将会介入?”

  他们的结论,乃是基于一个很轻率的假设:“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他们认为,大自然始终如一地随一贯不变的定律发展,并没有超自然的介入,一切都有合乎自然的解释。

  他们相信均变论的定律。这定律指出,大自然现时的各种变化过程,由古至今都是以相同的方式和幅度演变,这些变化过程已足以解释古往今来的各种变化。

  均变论定律与普通的进化论理论有重要的关连。各类生物是由先存在的品种不断衍生而成的理论,建基于一个假定,就是周围环境一直以来都是颇为一贯稳定的。如果地球曾受灾变冲击的话,达尔文进化论中的预先假定就会受到质疑。

  5 好讥诮的人故意忘记一件事──大洪水。神确曾介入过人类的事,衪介入的具体目标,就是要惩罚恶行。洪水既曾发生过,就有可能再发生。

  圣经对这些人有一点令人不安的指控,就是他们是故意忘记的。他们自以为学识渊博,有客观思维。他们自夸信服科学研究。然而,事实上他们乃是故意忽略一个证据确凿的历史事实──洪水。他们大概应该去修读地质学吧!

  他们故意忘记,从太古凭神的命有了天,并从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已消灭了。天和地都是因神的命而有的;神说了,它们便出现(来一一3)。彼得说,地是从水而出、藉水而成的。我们得承认,这句话的深意,我们并不能完全领会。从创世记一章2节可知,地面曾一度为水所覆盖。在第6节,圣经说神造了穹苍或天空,将地面上的水和覆盖全地的水气或云雾分开。由此我们可以假定,地球由一层厚厚的水气覆盖,其中并没有生物。穹苍提供了澄清的空间,让生物可以呼吸。创世记一章9节载地球记各大洲由海洋所分开;这可能就是从水而出的意思(请参看诗二四2)。

  不管彼得这句话在科学上有任何暗示,我们确知道地球是一个充满水分、为云雾覆盖的世界;地球四分之三的表面是海洋,而大部分地方为水气罩着。据现时所知,地球是唯一充满水分的行星,因此也是唯一能维持人类生命的行星。

  6 从创始的时候起,地球就储存了自我摧毁的工具。在地底下的深处有水,海洋中有水,天上的云也有水。最后,神将天上和地上的水都释放了(创七11),大地遭洪水淹没,方舟以外的一切生灵都被消灭了。

  好批评的人故意不理会这历史事实。有趣的是,洪水之说近年却是他们猛烈攻击的重点。然而,洪水的记录早已留在地壳上,存留于古今中外的传统里,而最重要的,是写在神的圣言上。

  7 神创造这地时,已安排足够的水来消灭全地。同样地,衪也在天地间安排了足够的火来把天地销灭。

  在这个核子时代,我们知道物质其实是一堆给储存起来的能量。将一颗原子核心分裂,会有大量的能量猛烈地释放出来。因此,世上一切的物质都蕴含着大量的爆炸潜能。现在,主将这一切聚合在一起(西一17:“万有也靠他而立”)。只要衪撤回衪的控制,一切的原素都会熔化。在现阶段,天地得保存,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审判遭沉沦的日子,用火焚烧。

  8 为什么神的审判迟迟还未到呢?首先,我们不应忘记,神不受时间限制。衪并不像我们般活在时间中间。毕竟,时间是由太阳与地球之间的相互关系所决定,但神却不受这关系所限制。

  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衪可以将一日扩展至一千年,也可以将一千年压缩为一日。衪可以将衪的作为分期完成,也可以一气呵成。

  9 神已应许,衪会用审判来为不虔之人的历史划上句号。即使是看来有点迟延,也不是由于神并不忠于衪的应许,而是由于衪忍耐宽容。衪不愿有任何一人沉沦。衪所期望的,是人人都悔改。祂有意将施恩的时期延长,为了要让每一个人都有得救的机会。

  以赛亚书六十一章2节提到耶和华的恩年和衪报仇的日子。这显示衪喜爱施怜悯,审判是衪不寻常的工作(赛二八21)。可以看出,衪将衪的忍耐延长至一千年之久,并将衪的审判凝聚在一天之内。

  衪在大洪水之前,共等了一百二十年。现在,衪要用火毁灭世界之前,已等了几千年。

  10 但主的日子要……来到。主的日子指神施行审判的任何时期。在旧约圣经中,这是用来形容神惩罚行恶的人,并向衪的敌人夸胜的任何时间(赛二12;一三69;结一三5;三○3;珥一15;二11131;三14;摩五1820;俄15;番一714;亚一四1;玛四5)。在新约圣经中,这是指分为几个阶段的一段时期:

  1.这是指大灾难时期,为期七年,神会在这期间审判不信的以色列人(帖前五2;帖后二2NU 文本)。

  2.这包括衪回到地上来的时候;那时衪要报应一切不认识神和不顺从主耶稣的褔音的人(帖后一710)。

  3.这是用来指千禧年;那时,基督要用铁杖统治全地(徒二20)。

  4.这是指天地最终被火销毁。这个正是本章的意思。

  要像贼来到一样──即是无从预测的,又具破坏力的。天必……废去。这肯定是指大气层的天,也可以是指星空宇宙的天,却不可能指第三重天,即神的居所。当天在大响声中废去时,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有形质的是指物质的各个构成部分。所有物质都会在这个类似宇宙核灾的灾劫中被摧毁。

  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21不单自然界的创造物会被烧尽,一切文明的创造也会被摧毁。世上各个名都大城、巍峨雄伟的建筑物,和杰出的科学产品,全都包括在彻底摧毁之列。

  11 到这里,彼得将焦点从好讥诮的人转到圣徒,并极力地提醒他们留心所肩负的责任。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万物都离不开消亡湮没的结局。人类所夸耀、毕生致力追求的事物,顶多也不过在剎那间留存。为追求物质而活,就是为追求短暂的而活。我们不难判断,应将注意力从这世界的浮华事物与玩意儿,转去致力过圣洁和敬虔的生活。应该为永琣茼}非短暂的而活,重视属灵而不是物质的事物,选择永存而不是必逝的东西,这可不用多说吧。

  12 信徒也应该有所期待。他们应等候且渴望神的日子来到。有人用“加快神的日子来到”这句话来教导说,我们可以藉着过热心坚定的事奉生活,来加快主再来的实现。不过,这教训有两个问题。第一,神的日子并不是主再来的日子。第二,即使两者是等同的,仍有理由怀疑基督再来的时间,会否因信徒的热心程度而更改。

  神的日子是指一个永琲状态。这个状态随着主的日子的最后阶段出现,那时天地都已被废去。神的日子是衪得着最后和完全的胜利的那日。因此,这是一个我们应默默等待和热切期待的日子。

  彼得在谈到神的日子时,并不是说一切要到那日才发生,而是说在那日,天被火烧就销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物质并不是等到在神的日子时才完全消灭。事实上,这最终的审判必须先发生,然后神的日子才可以来到。

  13 彼得在第12节劝勉信徒要等候神的日子来到。本节里他们则被形容为等候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这证明神的日子是指永琚A到那时会有新天新地。

  在以赛亚书六十五章17节和六十六章22节,新天新地是用来形容千禧年和永琲滿C我们知道上述的经文包括了千禧年,因为那时罪仍存留(赛六五20),而且还会有婴孩出生(六五23)。彼得则用新天新地来单单指永琚F那时候,现有的天地都已废去了。

  彼得说在新天新地里,有义居住在其中。现在,恩典藉着义作了王(罗五21)。在千禧年里,义要作王(赛三二1);在永琩翩A义要居住在其中。基督在地上建立千禧年国度时,会用铁杖来统治,也会秉公行义。从这方面看来,义要作王。但在永琩翩A就毋须再用铁杖了。因为义是自然必然的事。那时候,不会再有罪来破坏这祥和美丽的景象了。

  14 有关新天新地的真理,应能加深我们“向主”过圣洁生活的意愿。这不单是我们应持守的真理,还应该能约束我们。既知道我们快将要站在神面前,我们的内心便应渴望自己没有玷污,无可指摘,在道德上是清洁的。此理应驱使我们致力达到安然的地步,而不是争逐不安。

  15 并且要以我主长久忍耐为得救的因由。衪迟迟未施行审判,是为了要让人有足够的机会得蒙拯救。当我们眼见人类的罪恶昭彰时,我们会不期然地问,主还怎能按捺得住。衪的忍耐宽容程度确是叫人惊叹。然而,衪这样是有理由的。衪并不希望看见恶人死亡。衪渴望看见人从他们的恶行中回转并且得救。

  就如我们所亲爱的兄弟保罗,照着所赐给他的智慧写了信给你们。这段提及保罗的话中,有几点很有意思:

  1.首先,彼得称呼保罗为我们所亲爱的兄弟。须知保罗曾在安提阿当着众人责备彼得装假(加二1121)。显然地,彼得以谦卑的心接受了这次责备。我们应能接受别人的纠正,心里不存任何仇恨。

  2.彼得承认保罗写的书信,是神赐给他有智慧。这肯定地暗示,彼得认为保罗所写的书信是神所默示的。

  3.明显地,彼得书信的读者,也读过一封或多封保罗书信。这些书信可能是直接写给他们的,也可能是在周围传阅的。

  保罗在那一封信中提到我主长久忍耐为得救的因由呢?罗马书二章4节说:“还是你藐视他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不晓得衪的恩慈是领你悔改呢?”

  16 保罗在他一切的信上所论到的真理,也是彼得在他两封信中所处理的;所论的真理包括重生、基督的神性、衪虽然无罪却受苦、衪代替罪人受死、衪的复活、衪的升天、衪的再来、主的日子和永琲国度。

  这些圣经真理中有些难明白的地方,例如三位一体、神的拣选与人的自由意志、受苦的奥秘等。纵使我们发觉圣经中有些记载超越我们的理解,也不应感到困扰。神的话语是无限的、不能穷尽的。当我们研读圣经时,我们应信任神是全知的,衪所知的往往是我们永远没法参透的。

  彼得说信中有些难明白的时,并不是要批评保罗所写的。并不是保罗的行文风格使人难以明白,而是他所处理的题目并不容易。伯恩斯写道:“彼得所指的,并不是难以明白保罗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困难之处在于他所教导的伟大真理并不容易理解。22

  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并没有凭信心接受这些难明白的真理,反而要强解,以致自取沉沦。例如,有些异端将律法强解为得救的途径,而不是用来揭示罪恶的工具。另有一些以受浸为进入天堂的通行证。他们不单强解保罗书信,也强解其它经文。

  请留意,彼得在这里将保罗的书信与别的经书一样看齐,就是旧约圣经和新约圣经在当时已有的部分。他承认保罗书信是由神所默示的圣经的一部分。

  17 信徒必须经常防范错谬的危险。经常有假师傅混淆并伪冒真理的事实,应足以叫我们有所警惕。毫无戒心的人,容易会受恶人的错谬所吸引控制,以致不能在属灵的路上站立得稳。

  18 彼得再一次教导,在属灵的事上不断长进,是防范假师傅影响的最好方法。长进必须是两方面的──在恩典上和在知识上。恩典就是在生活上彰显圣灵的果子。在恩典上长进,并不是增加头脑的知识,或无休止地参加活动;而是愈来愈有主耶稣的模样。知识是指透过圣经对主的认识。在知识上长进,就是更多地研读并服从衪的话语、作为和方式。

  然而,彼得不打算在劝勉圣徒之后便结束这书信。高潮应是将荣耀归给救主。因此,我们看见这段美丽的赞美辞:愿荣耀归给他,从今直到永远。阿们。毕竟,我们存在的最终原因,就是 要荣耀衪;故此,这结语为这封信作结,是最合适不过的。

 

评注

 

1 (简介)何力生(E. G. Homrighausen),The Second Epistle of Peter, Exposition, IB, XII, 1957,页166

2 (一5)引自作者的朋友奥尔信的讲道。

3 (一5)蓝斯基(R. C. H. Lenski),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Epistles of St. Peter, St. John and St. Jude,页266

4 (一5)这著名的故事经常为人所缕述。例如 S. M. Houghton Sketches from Church History,页114116

5 (一6)李罗伯(Robert G. Lee),Seven Swords and Other Messages,页46

6 (一16)当我们用两个词语来表达一个意思,例如“面红”和“耳热”表示非常激烈,这就称为重言法(源自希腊文,即二词一意)。圣经时常用这种表达方式,这里就是一例;我们应懂得这种语文方式。

7 (一16)洛宾孙(J. A. T. Robinson),Honest to God,页32, 33

8 (一18)罗马天主教的传统认为,登山变像的地点是在他泊山,山上也的确建有神坛。从历史的角度看,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泊山并非高山,但褔音书却说这山是“高山”。此外,在主的时代,他泊山上很可能有罗马兵丁驻扎,所以绝非进行这样私人启示的适当地点!黑门山乃位于加利利的北面,是一座高山,山顶积雪,登山变像的事很可能在这里发生。

9 (一20)希腊文 epilusis 可以译成“来源”,也可译成“解说”。

10 (一20)杨庭道(D. T. Young),The Unveiled Evangel,页13, 14

11 (一21)批判性文本(NU)译为“人从神的角度说话。”

12 (二1)顾思伟(W. A. Criswell),The Evangel, Largo, FL, Nov. 49,页1

13 (二1)费利(Nels Ferre),The Sun and the Umbrella,页35, 112

14 (二1)甘格来(Gerald Kennedy),God's Good News,页125

15 (二2)洛宾孙(Robinson),Honest,页118

16 (二2)美国全国基督教协会 , Called to Reponsible Freedom,页11

17 (二6)蒲乐克(A. J. Pollock),Why I Believe the Bible is the Word of God,页23

18 (二10)美国 Pageant Magazine,一九六五年十月号。

19 (二16)蓝斯基(Lenski),Interpretation,页326, 327

20 (二17NU 文本缺了“永远”一词,但极相似的犹大书13节则不缺。

21 (二18NU 文本为“仅仅脱离的”。

22 (三10NU 文本并不是“烧尽”(Katakae*setai),而是“被找到”(heurethe*setai),大概是指“完全坍塌”之意。

23 (三16)伯恩斯(Albert Barnes),Notes on the New TestamentX:268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