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讲 持定神的启示

 

(一1221

  在彼得后书第一章,我们看到我们的主把一切祂要作的都作好了,然后就把祂所作好的应许给了我们,让我们使用,让我们去操练活在祂的带领里,目的是要叫我们这些被选召的人照着祂的定意,丰丰富富地进入祂的国。弟兄姊妹,这一条路是主自己为我们打开的,也是祂自己在领导着我们往前行的。但是我们不能不留意到,在这一条路上走的人,是不住的碰到各种各样的阻挡,叫我们在这条路上走不上去,甚至是放弃,不愿意再走这条路。不仅是彼得在当时向分散的神的儿女们指出这个问题,直到今天,我们还是常常碰到这样的光景。所以我们读彼得后书,听到彼得当时给教会的劝勉,我们还是觉得那么新鲜,因为彼得所劝勉教会的话,虽然是说在一千多两千年前,但时间并没有叫这些话失去了它的新鲜。

保持对主荣耀显现的新鲜感

  我们留意到圣灵因着彼得提到这一个事实,既然神选召我们,是要叫我们丰丰富富的进入祂的国,我们就必须要有很清楚的把握,来维持我们在主的心意里继续的往前行。所以彼得从十二节开始,他就说出一个事实来。他说,“你们虽然晓得这些事。”什么事呢?不是一件事,是许多件事,所以是“这些事”。这些是上文所提到的,主作好了祂该作的那一份,并且也应许了祂所作好的就是我们的享用,我们在主所作好的基础上面,就学习更多的享用祂,目的就叫我们丰丰富富的进入祂的国。

  我们都知道这些事,并且也因着这些事,在我们所信的真道上没有任何的疑惑。彼得说,“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还是要不住的,常常提醒你们。”提醒什么呢?就是底下所说的,尤其是在他当时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说,“在主所给我的引导下,我知道我在地上存留的日子已经不会太多了,我很快就要去见主了。正因为是这样,我就更要加紧的跟你们提到这些事来,让他们不仅是在我活着的时候,你们听到我说的这些,就是在我离世以后,这些话也没有在你们的心思里暗淡。”弟兄姊妹,他究竟要提醒弟兄姊妹们一些什么事情呢?他乃是说,我们的主和祂的所作,是绝对对的,可靠的。为什么是那么可靠的呢?因为“是主说的,同时也有先知的预言来印证。”

国度是主亲自启示的

  弟兄姊妹们,我们首先就接触到这一件事实,主的国度是一定要显现的,但是它的显现是有根据的,不是人想出来的,也不是人在那里盼望它会来的,而是我们的主给我们有一些把握来作根据。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特别要注意到,主给我们的把握是什么?头一件事,就是主的自己。这一件事是彼得一再经历的,特别是他在黑门山上看见主变化面貌那一次经历。我们留意到,彼得一提到主自己的时候,好像很自然的,他没有办法不联到那一件事上去。那一件事给彼得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他很清楚的知道,我们的主是谁。他很清楚的知道,主在地上要作的是什么。他非常的有把握的知道,主所要的这一切,有父神自己来给祂作印证。这一切的事情,是彼得亲自得着的经历。

  我们都知道,那一次彼得经历这一件事的时候,他的确是很胡涂,他看到这件事发生,摩西跟以利亚都出来了,他们和主在谈话,谈到主要钉十字架的事。他们与主在交通这件事的时候,主的荣耀没有保留的显出来了,主就回到祂荣耀的形像里。在彼得的眼睛里看来,这件事实在是不得了,所以他就迷糊起来,他不知道当时他是在什么地方,他就是觉得这个光景太好了,从来没有想过主竟是这样荣耀的。

  弟兄姊妹们都记得,那时彼得就出来说话,他们不愿意下山,他们宁愿长久留在那里。他对主说,“我们在这里真好,我们要在这里搭三座帐棚,一个给你,一个给以利亚,一个给摩西。我们就住在这里,你们三个人就住在各自的帐棚里,我们三个人就在这里露天住宿。就是这样,我们也甘心。”也许彼得心里有这个想法,如果我们住在帐棚里面,你们也住在帐棚里面,我们就看不到你们荣耀的形像了。你们住在帐棚里面,我们不在帐棚里,我们睁开眼睛就可以看见你们的荣耀。不晓得当时彼得会不会这样想,他忘记了他们也需要住宿,所以他说,就是盖三个棚就可以了。他以为这样作,对主实在是太体贴了。

父神为祂儿子作的见证

  那里晓得,我们的父神不领情,父神在那个时候说话了。祂说,“不对,不对,你说错了,你不能盖三个棚给这三个人来居住,你也不能把以利亚和摩西与这一位耶稣相比,祂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祂的,单单听祂,因为只有祂才能完成神救赎的旨意,也只有祂才能把神永远的计划执行完毕。”弟兄姊妹都记得那一段的经历,当神在说话的时候,云彩把所有的人都遮盖了,等到云彩过去了,摩西不在了,以利亚也不见了,只剩下一位神的儿子在那里。我们非常清楚记得,圣经上是这样记载的。那些门徒“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我们感谢主,父神就是要叫他们领会,他们只能看见主自己,却不能把主以外的任何人来代替主,连陪伴着主去完成神托付给主的人也不可以。这一件事对彼得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从他经历这件事开始,一直到他现在老年了,他快要离世了,在他的心思里面,这一个经历还是那么新鲜,新鲜到一个地步,就像在刚才发生的一样。我们从字里行间也看见了,彼得是常常和弟兄姊妹们交通这一件事,并且彼得在跟随主的路上,是一直因着这一次启示来固定了他的脚步。他可以忘记其它的事,但是他却不能忘记这一次在主面前所经历的。

  弟兄姊妹们,在教会的历史里有那样的遗传,准确不准确都没有人知道,不过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存留着,说,彼得在最末的一程,他是为主殉道的,这个遗传是出自天主教。说,当时彼得在罗马听到风声很紧,也许那时候保罗已经被砍头了,我不知道究竟是彼得先走,还是保罗先走,不过都是在差不多的时间内,也都是罗马的尼罗王作的好事。在那么紧的风声里,彼得就离开罗马,要逃避这一个难处。当他出了罗马城的时候,在罗马城门那里就遇见有一个人,彼得是出城,那一个人是入城。他们碰在一起,彼得就觉得这个人脸孔很熟,一看就认出原来这位是主。他就问主说,“这个时候你还进城作什么?”主就对他说,“彼得,你应该是接受钉死在十字架的,但是因为你离开罗马,你不肯接受这一个,所以我只好进来,代替你去完成你该作的。”当时彼得听了,他马上就知道自己走错路了。所以他就对主说,“你已经为我们钉了一次十字架,你不能再给钉了。我错了,现在我马上就回头,我回去。”结果彼得就回头进城,不久就被抓了,尼罗判定要把他钉十字架。兵丁把他钉十字架的时候,彼得就对那些兵丁说,“你们不要把我直立着钉十字架,我不配与我的主一个模样,所以你们把我倒钉十字架吧,”在传说上面,彼得殉道的时候,是倒转过来钉十字架的。这个传说可信度有多少?我不敢说,或者根本就不是这样。但是彼得钉死在十字架上而殉道,这个事实是真实的。

  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当彼得面对着这样的事的时候,主也给他知道,你快要为我殉道了,这一点也是彼得知道的,因为你看那里就晓得。看十四节,他说,“因为知道我脱离这帐棚的时候快到了,正如我们主耶稣基督所指示我的。”我们晓得彼得写这一封信的时候,他已经看见他的日子已经来到了。虽然是在这样严肃的时刻的底下,弟兄姊妹你看到,彼得里面对于他在黑门山的经历,还是那么的强烈。他对这件事的确是很严肃的,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说,维持着彼得一直走完他该走的路,就是这一个经历所带给他的印象。因为这一次的经历不仅是叫彼得知道我们的主所走的路,乃是十字架的路;更重要的是天上的父神印证了主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并且指着这一位神的儿子,告诉他们说,“你们的一切都要根据祂,你们要听祂。”这几个字虽然是那么简单,但是带出来的吩咐却是很明确的。跟随主的人的一切动作、心思、意念、定规,全都是以主为依归。因为只有依据神儿子所作的一切,人才有条件给带进荣耀里,并且是叫跟随主的人丰丰富富的进入祂的国。

  我们感谢主,彼得在这里非常明确的向神的儿女们指出一个事实,我们很重视这一件事,因为这些事不是幻想出来的,也不是盼望出来的,更不是捏造出来的,乃是他亲身的经历,经历到神向他指出见证的路。我们感谢赞美主,这是彼得在那时候很明确的对弟兄们提出的,要留意的是指出国度一定要来。因为国度一定要来的根据,头一件事就是主亲身的启示。

如黑夜明灯的先知们的预言

  另外的一件事,乃是先知们的预言。先知们的预言乃是说,在我们的主来地上以前所说的。我不知道,当时彼得心思里面所说的先知包括那一些,但是我个人非常的肯定一件事,他所包括的,是从旧约创世记开始,所有有关神儿子要到地上来成全神的事都在其中。比方说,创世记里面,皮子作衣服这件事包括在其中。献祭的事上面所表达的一切,也在其中。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上面所提到的事,更是在其中。在以赛亚书里,除了五十三章,还有许许多多说到我们的主是如何的来到地上。

  这一些给提说到的,仍然是根据创世记第三章里面所提到的“女人的后裔”。所以在以赛亚书里,也提到“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人要给祂叫以马内利。”很清楚的说出,“有一子赐给我们,祂的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在先知书上说了许许多多的话,多少指出以后神的儿子是怎样来到地上,是怎样经过地上,是如何经历神的定规。所以我们看到,从第十七节和十八节里,就说出神给祂儿子的印证,从十九节开始,就说到先知的预言,又给主作了印证,预先就指出了我们的主是如何先走在地上,并且在建立国度的事上面,祂是如何一步一步的作成。

  我们感谢主,祂用圣灵借着彼得在这里说这些话,说得何等的确实。再看十九节,“我们并有先知更确的预言,如同灯照在暗处。”这是何等明确的预言,先知更确的预言,如灯照在暗处。这句话描写得太好了,在黑暗中,你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人觉得一切都落空的时候,但是先知的话还是在那里发亮,还是在那里给人看见光。环境好像表达先知说的话不可能实现,但是先知的话却一直在那里发出亮光,叫人看见环境可以改变,环境可以叫人失望,但是神所要作的那一件事,却还是在那里发出亮光。

神的启示与先知的预言

  我们感谢主,我们就来看看这两点,然后继续去留意。圣灵在这里让我们如何去看先知们所说的预言,这里提到国度一定要来的那两个根据,一个是神自己的启示,另一个是先知的预言。但是我们要留意的,这两件事是彼此相合的,神所启示的也就是先知们从前所提到的;先知们从前所提到的,现在神的启示又在那里作了印证。弟兄姊妹留意,刚才我们稍微从创世记第三章提起,一直提到以赛亚书,还没有提到玛拉基书,但是先知指着主所说的预言,是一直说到玛拉基书为止的。如果用时间上来计算这一段日子,差不多是四千年时间,在四千年时间里,当然这个所谓四千年,只不过是很粗略的来算算,准确的时间应该要比这个还多。在那么长久的时间里,你看见先知的预言前后是一贯的,没有冲突的,没有相反的。几千年里面,一碰到那一件事的时候,就是那样的明确。

  然后先知的预言和神亲自的启示,又是吻合到那样紧密的,我们要感谢赞美我们的主,我们看到神在历史上作了这样许许多多的事,来印证祂儿子在地上的经历,我们实在不得不感谢我们的神。这实在是叫我们在心思里抓到一个牢牢的把握,虽然有些时候,眼见的事物叫我们觉得,究竟主要回来建立祂的国度这事还有没有可能出现?尤其是你看到,不仅是地上的人对主的抗拒到了那样明确的地步,连基督教本身都那样的对主越离越远。在这种情形里,主回来建立国度还有可能吗?

  我们没有问这个问题以前,我们先要留意圣灵借着彼得说了什么话。他说,“这些事发表出来一个功用,好像灯照在暗处。”弟兄姊妹们,我们的主老早就说了,人心在主要回来以前,会落到非常非常黑暗的光景里,黑暗到一个地步,看不见前途,看不见道路,看不见神的话语成就的可能性,什么都好像成为不可能,真的是黑暗到极点。但是圣灵所说的这些话如灯照在暗处。我们不得不感谢主!祂知道我们人会落到黑暗里,但祂老早就明说了。神自己说的话,神借着先知们说的话,一直像灯照在暗处一样照亮着我们。归总来说,我们不是凭着眼见来跟随主,我们也不是凭着眼见来持守我们该持守的,我们所有的跟随和持守,乃是根据神自己所说的话,和神借着先知们所发表的预言。时间是可以过去,人是可以过去,环境也可以改变,但是这一位说话的神,祂不改变,祂借着先知所说的事实也不改变。因为这些都是这一位不改变的神所发表,所要完成的。为着这一点,我们实在要向我们的主低头敬拜!

  然后圣灵就更进一步提醒,来激励神的儿女们,不单是要看到这一个好像灯照在暗处;我们还必须在预言上,在神所说的话上,牢牢的抓住,要留意,并且是非常严肃的留意。留意什么?留意这些事的发生,“一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弟兄姊妹们,这里一句话,却分成两段时间,在天还没有发亮以前,我们都知道全地都是黑暗的。你比较上文说,“如灯照在暗处”,暗处这个事实是没有变动过的,不单是没有变动过,并且越过越黑。我们也知道,天还没有发亮以前,天好像特别的黑。但是感谢主,在天还没有发亮以前,晨星就出现了。晨星出现的时候,更是在感觉上天色是最黑的时候,但是我们所注意的,不是那黑漆漆的一片,天空是漆黑的一片,地面也是漆黑的一片,但在天际那里,你看到那颗晨星出来了。在天际好像那样黑的时候,晨星给人感觉特别的明亮。弟兄姊妹们,你留意,圣灵就把先知们的预言比作天亮前的晨星,仍然告诉我们,一切好像还是黑暗遮盖的,但神的话还是发亮的。神所说的,神所启示的事还是发亮的。这是要我们留意的第二件事。头一件事是灯照在暗处,第二件事是晨星出现在黑暗中。

  然后,“直等到天发亮。”直等到天发亮了。弟兄姊妹们,我们晓得,天发亮的时候,那一个黑暗已经过了,如果写文章的人就会说,“东方出现鱼肚白,那曙光渐渐显出来了。”太阳从那里升起来了,都明亮了。黑暗停止了,黑暗过去了,都明亮了。如果我们用圣经上的话来讲,“公义的太阳出来了。”我们感谢主,虽然经过一段黑暗的时间,但是神所说过的话,一直在那里照明我们,照明到一个地步,那公义的太阳冒出来了。公义的太阳一出来,用神所作的工来说,就是主来了,就是国度来了。我们感谢赞美主,这是极其严肃的一件事!所以彼得当时是用着曙光的变化,来提醒我们,一直不移动的,在等候神的话语成就。所以他说,“你们要在这预言上留意,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才是好的。”

不能随意解说预言

  弟兄姊妹,我们归纳这几个发光的,发亮的事来说,我们得到一个这样的体会,在黑暗里不至迷失的秘诀是什么?这一个秘诀不是别的,就是你要留意神所说的话,你紧紧的抓牢着神所说的话,你就跟着神的话作指导,来站立在我们该站的地位。我们感谢主!为什么是这样?圣灵就借着彼得说出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来,那严肃的事是什么?就是神自己说的话固然是神说的话,神借着先知们所说的话可以叫做预言,而这些预言仍然是神在说话。

  因着这缘故,圣灵就提到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就是二十节跟二十一节,“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是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你不能说,“我以为是这样,就是这样。”不可能的,也是不允许的,因为经上的话是怎样说,自然有经上的话去解释,就像保罗在圣灵的感动里,在哥林多前书第二章所说的,“用属灵的话”不是说用属灵的名词去解释属灵的事。这属灵的话乃是神自己所说出来的话,或者说是在圣灵的启示里面所发表出来的话,去解说神在另一个地方所说的话。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去接受神的话语,实在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一般人说的“以经解经”。

  什么叫做“以经解经呢?”经上的解说,不是你想要什么解释,你就解释什么。乃是你解释它的时候,乃是根据神在别处说到同样的事情来作印证。我们看预言的时候,我们就碰到这样一个问题来了,“经上的预言,不是可以让人凭私意去解说的。”为什么呢?因为预言本身不是凭人意说出来的,所以就不能凭人意去解说。预言的本身,乃是圣灵感动人,把神要说的话托付给人,先知把神托付给他的话说出来,在人看来这就是预言,所以预言的本身乃是神的启示。

  弟兄姊妹们,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为什么今天晚上我要和弟兄姊妹们特别提到这个点呢?弟兄姊妹们,你们晓得,教会历史发展到了今天,就发展出神学院的体系来了,这一个体系,发展到今天,神学内容就发展到这样一个地步,很着重神学思想。提到神学思想的时候,很多问题就出来了。弟兄姊妹。最简单的,你知道什么叫做神学?神学在他们的心思里,我们想的神学跟神学院里的人想的神学,在内容上完全是两回事。我们心思里的神学,就是根据圣经上一切关乎神启示祂自己的事,把它们系统起来作讲解。但是神学院里所说的神学思想,是另外一件事。以前弟兄姊妹听一些人说到,神学思想里有“保罗神学”,有“彼得神学”,有“雅各神学”,有“什么什么人的神学”,甚至有,说出来就很不好,不说出来,你也不知道那些事发展到一个什么程度。过去说的还说到使徒们的神学思想,发展到现在,就成了事物的神学思想,现在环保思想流行,就出现了那些“环保神学”。前二三十年的时候,那革命思潮在人间比较高涨的时候,你又听到什么“解放神学”,“人民神学”,最近这些年,人向物质这方面拼命的追赶,你又听到什么叫做“成功神学”,甚至还有所谓“市场神学”。

  弟兄姊妹们,我们不能不留意,我们说到圣经上预言的时候,圣灵在这里说得非常的明确,祂已经在一千九百多年前就说了,“不能凭着私意去解说”,当然更不能凭着私意去创造。因为预言本身是出于神的,圣灵感动人给人一个托付,说出神心里的话。所以弟兄姊妹,你就看到了,神所说的一切是启示,启示神心里所想的,启示神手里所要作的。启示出来就是事实了,这个事实不会改变的,这个事实只会丰富起来,却是不能改变的,也不会改变的。这是启示。

  我们感谢神,我举个例子,从皮子做衣服到献祭,弟兄姊妹你看到,启示是丰富了,但却没有改变皮子做衣服的原则,也没有改变皮子做衣服这个事实。等到我们的主钉在十字架上,这更是丰富了,而且是明确起来了,但是没有改变皮子做衣服跟献祭这个事实和原则。开头神怎么说,那事情就固定下来了,那事情就成了一个原则,以后神继续再发表,乃是把起初很简单发表的丰富起来。这个是启示,这个是预言的法则。神学思想就不是这样,我今天以为是这样,过几天我观察另外一件事,我就有新的领会,我就有新的发表,这个新的发表,把几天前的领会,可以整个的推翻。在人这方面来说,这个是发展。发展出来的结果是代替,却不是丰富。

  弟兄姊妹们,我为什么说这些话,最近因为接触一些事物,说到目前中国大陆所碰到的一些非常严肃的情况。以前我们一直听说,听说有人要把基督徒所信仰的内容来改变,但是只是听说而已。但现在,不仅是听说的问题了,而是实际的进入了行动。当然又是从三自会开始,然后就透过他们的组织,在各地的基督教来推行。他们要改变什么呢?他们说,“人不是那么坏的,所以,传福音的时候,不要把人说得太坏。”人如果还有希望,那还要传什么福音?人如果能改变自己,我们的主钉什么十字架呢?他们又说到,“人是有很多好处和能力,可以改变这一世代的,所以就不需要再讲主再来,也不需要讲主回来建立国度。”还有好些这类的事。他们说,“这些都是旧的神学观念,这是落伍的神学观念,我们现在要建立一套与中国国情相符合的神学思想。”

  弟兄姊妹们,这些事很早很早就有人要作,但是没有条件作得出来。现在人又再提起来了,并且要很切实的去作。这事在进行的时候,还没有掀起什么大的运动来把人打下去。但弟兄姊妹们,这一件事是从根本里去改变神儿女们所相信的,比一些更厉害的暴力运动所带出的结果还要坏。在这种情形里,我们再读到主自己的话,“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是没有可凭私意解释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弟兄姊妹,我们现在能看到了,什么叫做启示?什么叫做神学思想?启示是出于神的,神学思想是出于人的。启示是不能变动的,人的思想是不住在更改的。你说这些事有那么重要吗?弟兄姊妹们,我们读到这两节经文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它是总结什么所说的,神的话和先知的预言的问题,乃是要带出下文来。我们下礼拜回来的时候,要看第二章,整章就是讲仇敌借着假先知,假师傅的工作如何来败坏神儿女们对主的跟随。

  我们感谢主,彼得后书一开始就给我们看见,神该作的,神已经作好了。现在我们去按着神的应许,去取用神所作好的,就是今天我们所要跟随的。而不是我们要发明一些道理,来帮助神到达一些人以为是理想的那种心思。这些东西,不单是不能给神一点的帮忙,如果说,这些事情能起一点作用,那就是宋尚节弟兄常常说的一句话“越帮越忙”,神不需要这些帮忙,神需要人按着神自己的应许来跟随。但愿主给我们这些人面对各种各样的黑暗的环境的时候,我们里面有灯,有晨星,远远的看见曙光。── 王国显《总要作神的仆人──彼得后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