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 认识并拒绝仇敌的工

 

(二122

  在彼得后书里,圣灵把神借着祂儿子所作的,非常明确的向我们解开,很清楚的叫我们看见,神该作的神全都作好了,并且神指着祂所作好的,作为一个应许赏赐给寻求祂的人。所以一个寻求神的人,只要按着神的应许,学习支取祂所作成的,我们就会慢慢的,更多的脱离人的自己。慢慢,慢慢一点一滴的,在神的丰富,荣耀和无限的生命里有所增加。

  彼得对于我们的主的所是和所作,是有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他在黑门山遇见荣耀的主那一件事,一直照明他里面的光景。尽他余下的一生,他一直活在那个异象当中,非常明确的知道,神的儿子是神永远旨意的焦点;神的儿子是神荣耀的心意的发表。因着这样的一个事实,我们读到第二章的时候,我们就好像看见,圣灵借着彼得所说的话拐了一个大弯。但是严格说起来,他并没有拐弯。因为第一章在末了的时候,就说到神儿子的发表,是神借着圣灵在人中间所说的话,圣灵所启示给人的话是不能更改的,给它增加不对,给它减少也不对。你要把它改变,更不对。撒但很知道这一个,所以当神的工作继续在地上执行的时候,牠就插手进来打岔。

分辨假先知

  所以第二章一开始就说,“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有假先知就怎么啦?他们起来,他们要作工,将来“你们中间也会有这样的事。”弟兄姊妹们,你可以看到了,圣灵把神从前作工的历史摆出来,让人很清楚的看见,神在什么时候作工,撒但也跟着那时作工,并且作得好像是神作的工。我们看到神的灵这样说话,我们就要留意神的灵说话的目的在那里?我们简单的来说,整个的第二章,是领我们去认识仇敌的工作,去认识仇敌怎样破坏神的工作,神又怎样来看仇敌的工作。

  当然,神把祂对付假先知的整个心思,或对付仇敌的工作,在第二章里面说得很全面,我们甚至可以说,这一本彼得后书乃是为着对付假先知的打岔而写出来的。好多人不太留意到撒但对神工作的破坏,甚至不留意撒但会对神的工作有破坏,但是彼得后书很明显的告诉我们,仇敌的工作从前有,现在有,以后还是有。所以他说得非常清楚,“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一开始就指出,撒但对神的工作的破坏是怎么来进行的。

假先知的教训

  当然我们读使徒行传的时候,我们实在看见撒但有许多方法来对付跟随主的人。其中顶厉害,顶厉害的对付跟随主的人的方法,不是在恐吓,也不是在践踏,也不是在腐蚀教会。有些时候我们会这样觉得,腐蚀教会比压迫教会来得阴险。严格的看起来,腐蚀虽然是比较严重,但不是最严重,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在外面进行的。认真看起来,好像腐蚀比迫害要严重一点,但是真正叫教会,叫神的儿女受到非常非常厉害伤害的,乃在完全把神的真道来作改变。我们看到彼得后书一开始就说,假师傅作工的结果就是引进异端,异端的作用是伤害人的信仰。

什么是异端

  异端的内容是什么呢?“不承认买他们的主”,引出的结果就是叫人落在灭亡里。弟兄姊妹,我们从这里就看到,撒但怎么来对付跟随主的人呢?我的意思是说,在异端这件事上面,牠怎样来对付神的儿女们?我们大概可以看到这样的光景。第一,混乱主的所是,第二,改变主的所作,这两样是很容易叫人上当的。牠怎么来混乱?怎么来改变呢?头一样就是增加一点,第二样就是减少一点。增加一点就是说,你们现在所信的主还不够完全,如果你要完全的话,你必须加上这些这些,这就改变了主的所作。至于混乱主的所是,他们就把主说成是人。就着当时来说,有些人说,主是最高级的天使。根本就是说主耶稣并不是一位神,祂只不过是一个比常人有更高的认识和生活品格的人。这些东西从使徒时代一直到今天,没有停止过。

  弟兄姊妹,我们可以这样用一个我们比较容易接触到的异端来说,就说“守望台”,“耶和华见证人”吧!他们说什么呢?他们说神是独一的神,只能有一位神,既然只有一位神,那就是说神的儿子不是神,圣灵也不是神。他们说这些道理的时候,好像是满能把人的心思抓牢的,神自己明明说祂是独一的神,不可能有了一位,另外又跑出一个神儿子又是神,神的灵又是神。弟兄姊妹你看到,这就是混乱主的所是。如果神的儿子不是神,祂成就救恩的资格在那里?所以你看,在耶和华见证人里,他们没有救恩的,他们把神的权柄这一件事摆出来,作为救恩的代替。人只要认识神的权柄,服在神的权柄底下,将来神的审判就不会临到他。当然我是很简略点出他们的问题,就着这样一个事实来看,他们是不承认我们的主,所以这里说,“连买他们的主都不承认。”当然,守望台这一个异端,在使徒的日子还没有出现。但是在那一个时候有那一个时候的异端,所以称为异端,那一个根据就是在这个点上。

  我想弟兄姊妹们,对异端这一件事,我们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看见,有一些关乎真理解释的不一样,那并不构成异端。比方说,说被提吧!有些弟兄以为是全教会在灾前被提;有些弟兄以为是全教会要经过灾难才被提;有些弟兄以为全教会经过部分灾难才被提;再有些弟兄说,局部的弟兄们在灾前被提,大部份的是经过灾难才被提,……。弟兄姊妹,这是对圣经解释上的一点不完全相同,但这并不构成异端的资格。这只是解经上面的一些差别。因为不管弟兄姊妹们怎样去看被提的事,他们都肯定被提这件事是一定要发生。并且还有一个共同的内容,如果追求活在主的面前作一个得胜者,在被提的事发生的时候,这些弟兄姊妹们,一定在主的面前被主欣赏,被主称赞。

  弟兄姊妹我们看到,在大前提上面是一致的,只是在细节上面有一点的差别,时间、范围,一点点的差别,这些并没有构成异端的条件。

  我们又多说一点,让弟兄姊妹们能比较有把握知道辨别。最近我们当中有些肢体碰到一个才信主的年青人,他决心要信主,他家里的人不让他去参加聚会,但是他的朋友把他带到一个附近的聚会里去。他没有告诉他的家人,他也就去了。这一个聚会的人说,“你光是信主,不能得救,你必须要先信主,再加上受浸,才能得救。”弟兄姊妹们,信主是应该的,受浸也是应该的,但是把信主跟受浸并在一起,成为得救的条件,这个不是圣经上的话语,受浸决不能跟信主来相比的。你说,这个讲法是异端?还是不是异端?一般来说,我们可以看它不是异端,因为虽然他们不确实的来肯定那一个真理,但是他们却是真真实实的接受神儿子作救主,只是在教导上面,在道理上面,作了一些不必要的增加。所以在一般来说,我们说,他们还勉强不算是异端。若是我们很严肃的从真理的角度来衡量,我们就要说,这个是异端。因为他们说,主所作的还不够完全,必须是主所作的再加上你所作的一份,你才能得救。

  有些时候我们会觉得,那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我们若是把安息日会来跟这一个作比较。说清楚一点,就把这一个教导与安息日会来换一个位置,我们就说,安息日会根本就是一个异端。为什么?因为他们是说,“你信主加上守律法,或者说守十诫,或者说守安息日,你才能得救。”我们看安息日会的那种主张,我们就比较容易说“这个不对,他们把旧约的东西搬到救恩里来了。”若是我们说基督会,我们就难以肯定,原因就是,受浸也是新约里该作的事,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个没有那么严重。若是我们真实的从真理的角度去看,基督会跟安息日会是同一个原则,如果安息日会是异端,基督会就不可能不是,因为他们是同在一个原则里。当然我现在提到的这些是我们比较容易碰到,并且也比较正派的。

现代的异端

  弟兄姊妹,我们就要留意到这一点,撒但的工作就是这样的增加一点,或是减少一点。当然更明确就是不单是增加,也不单是减少,根本就是要改变。我想弟兄姊妹们,这一个是我们常常碰到的,但是很多人却没有警觉到。我想神的灵借着彼得写下彼得后书,确实是在提醒我们该在这一方面有一点警觉。弟兄姊妹们,现在在一般人的眼中看来,基督教的主流,严格说起来,都是把神的真理完全改变的那一批人。但是这一批人,现在给称为基督教的主流,社会上很尊重他们的地位,他们也好像在学问上有可夸耀的地方,在工作的范围上也好像是有很宽广的接触,对社会都能发生一点影响的。弟兄姊妹你看,在人眼中看来,这些就是基督教。

  我们回到真理的光去看,我们立刻就看到一个事实,这一些人完全把神的真道改变了,明明的在那里说,圣经不过是人的宗教的一些遗传;神也不过是在人的宗教观念里边存在;耶稣不过是一个超人。几年前不是有一部电影叫做什么,很有名,完全把神的儿子当作一个比较特殊的人。所谓自由派的那些人,他们不单是看我们的主只不过是一个超人,或者说是一个人的模范,或者是一个人类的最高的理想的思想代表人。说到圣灵,不过是一种宗教精神。说到复活,那就是精神的影响,或思想的影响。弟兄姊妹你看到,就是这样的一些人,虽然他们在道理上面有许多的改变,越更改就带着越属灵的外貌,但骨子里一点都没有改。弟兄姊妹,你留意到这样的一种光景,就是现在基督教的主流那一批人实在的光景。你要是回到神的话里面去看,这一批人就正是神的话在这里所明确说的“异端”。正因为这些异端的工作是多种多样的混到基督教里边,甚至用人的话来讲,他们夺取了整个基督教的主导权,人以为这个就是基督教,但却是完完全全背弃神的。这就是他们里面的光景。

  因着他们这样的显出来,在人的眼中就有了这样的感觉,这些团体很有社会地位;这些人在工作上面,有很多人所羡慕的抱负;在道理上面,他们也说出非常高明的解说,都是哲学的语言。所以很多人从外面来看,他们很有成就,他们很成功,他们外面也很风光。主的话在这里也是这样给我们知道“将来有很多人跟随他们,并且因着他们,连真理也被完全的扭曲了,甚至是受毁谤。”(参二2)如果你从外面来看,这种情形是很确实的,但是不因为这些外面的情形,他们在神面前就给神承认。

  我个人读第二章的时候,有一个很深的感觉。当人看见这些异端的团体,好像有非常多给人羡慕的事实,神的灵也不否认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但是底下圣灵用着许多话来说出,尽管人是这样看他们,但神是怎样看这些呢?圣灵说了很多话,从历史上的例子,一直说到当时的情形,然后引出了一个原则,借着那个原则给我们一直看到今天。我们感谢主!尽管这些异端在地上的道路是通达的,也许他们在人中间是受欢迎的,甚至他们在人当中是被人羡慕的。但神怎么看他们呢?神在这里说,神的公义不会因着人对他们有些好感,所以神就不追讨他们,神的追讨一定要临到的。这里就从堕落的天使开始,我们不知道这一段的事是什么时候发生,按着内容来看,应该是在创世以前发生的事。这里说到,“天使犯了罪,神也没有宽容,曾经把他们丢在地狱里,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我不想去推测,究竟这件事是指着撒但堕落的时候呢?还是撒但堕落以外的其它的一些天使犯罪。但是不管怎样,这里所要表达的是神的公义不会容让这些不法的事继续发生,然后又提到所多玛跟蛾摩拉的事,在所多玛跟蛾摩拉的事上,神向人显明祂的鉴察,什么是神眼中能接受的?什么是神眼中不能接受的?神在这里很清楚的给我们点明,神不能容让不义,但神对寻求义的人却有很大的怜悯。虽然人在神面前寻求神的公义,在程度上有很多不一样,这里提到挪亚,这里也提到罗得。我们看挪亚,看到末后的日子,好像也是有点缺欠。至于罗得,我们就觉得他这个人好像没有什么值得神纪念的。

  有些时候,我们会感觉,人的标准比神的标准还要高。我不是说,神要降低祂的标准,神的标准什么时候都比人高。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一件事,当神的标准加上神的怜悯的时候,就常常发生一种情形,人的标准就比神的标准更高。因为在神那边有赦免,有体恤和同情;但在人这方面,人就只有公义,没有体恤和同情。当然我们也可以说,神有条件给人怜悯和同情,我们是没有条件,因为神给人怜悯同情的时候,祂是用祂儿子来作代替,人却没有任何可以作代替的。我不想扯得太远,如果我们真的是在主的面前,多受主的光照明一下,我们不能说我们没有条件给人体恤和同情,只是我们人的肉体在那里挡住,别人的小辫子被我们抓住的时候,我就永远比他公义。许多时候我们没有体恤与同情,乃是因为我们觉得我们是神公义的执行人。但是神在这里却给我们看见,只要人在神面前有一点点对神的寻求,尽管这些人带着许多的缺欠,神还是在怜悯里纪念他们。

  弟兄姊妹你就要问,神在这里说这样的话究竟有什么意思?如果单是说这一样的话,好像就给我们有点误导,我们都可以拼命的原谅自己了,反正神有怜悯,我有缺欠是没有问题的。神在这里说这一段话,当然是说出祂对人的怜悯、体恤和同情,但是祂说这一段话的目的,乃是说神是这样的神,如果有条件蒙怜悯,祂绝对不会留下怜悯。但是现在这里有一批人,神不能给他们怜悯,神就给他们定罪,给他们追讨。那是说出什么呢?那是说出这一批人,实实在在没有一点点在神面前可蒙纪念的表现。如果他们有一点点像罗得,神也给他们怜悯。但是这一些传异端的人,连罗得的那一点点都没有,所以神就宣告他们被定罪了。

假先知的记号

  弟兄姊妹们,在底下你就看见,神说到他们实际光景的时候是怎么说呢?第十节开始,“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的人,更是如此。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就是天使,虽然力量权能更大,还不用毁谤的话在主面前告他们,但这些人好像没有理性,生来就像没有理性的畜牲一样。他们毁谤他们所不知道的事,败坏了人,也败坏了自己。”底下都是说出这些人里面的光景,不是说到他们外面作了什么,而是说出他们里面的光景。就是这些里面的光景,让他们说出外面的话和作出外面的事。他们不是不知道神的事,但他们就是要把神的事扭转过来,去迎合人的心思。这里也提到一个代表人物,那就是巴兰。巴兰这一个人,他不是不知道他不该作那些事,巴兰明明知道神不要作的那些事,但是他看到巴勒送给他那么许许多多贵重的礼物,他就舍不得了。他明明知道主不要他去作的,他还是去作了。是什么原因叫他去作呢?他要满足他自己的私欲。这就是一个原则问题。

  现在你也碰到很多活在异端里的人,他们不为钱,也不为利,甚至他们还倾家荡产的去作一些他们认为值得的事。你说,如果是这样子,你说他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好像不大合适。但弟兄姊妹们,你若留意这一大段的话是说出神怎样看这些,不是说出人怎么看这些。如果是说出人怎么看这些,有很多人,我们的确是没有话好讲的。但是神说,“我不是这样看,这个人虽然倾家荡产,为了他认为对的事摆上,但是他是在满足他自己的理想,因为这个理想是出于他自己,所以跟巴兰出于他要得着那些金银来满足他自己是同在一个原则里。”巴兰是用物质来满足他自己,这些人是用精神来满足他们自己,所以在神眼中看来都一样,因为一切离开了神和神的意思的,尽管在外面有很多叫人觉得能接受,可羡慕的,但在神眼中看来,仍然是离开了神的路,离开了神的旨意,离开了神的自己。

  弟兄姊妹们,我们看到这一大段话,我们不是停留在历史的叙述里,我们是要看见神借着这许多的事,给我们提出了一些该注意的事。从这一大段的话里,我们看到其中一件事,就是神把一些假先知的记号给我们显明出来。假先知那些记号,或是说传异端的人,他们的记号是什么?是专注在属地的事物上面。他们所表达的有哲理,但是却没有生命。弟兄姊妹,这就是假先知的记号,如果我们能抓牢假先知的记号,我们就很容易去分辨什么是我们该跟随的,什么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哲理说得很高,但就是没有叫人遇见神。雄心大志是说得很叫人佩服,但完全是停留在属地的事物上面。弟兄姊妹你就知道,这些人不是把人带到神那里,这些人是把人带到物质的里面去,是带到人的道理里面去,一直带到人的理想里面去。

  但不管这些事做到什么程度,人没有从其中遇见主,人没有在那里接触到属天的事物,因为所碰到的全都是属地的人、事、物。这就是假先知的记号。当然,我不是说好多可以称为真先知的,他们没有这种光景,反正你碰到这种光景,你就晓得这样服事的人,他们不是服事在神的旨意里,尽管他不是假先知,他也不是服事在神的旨意里。我们实在需要主给我们很大的光照。

神眼中的假先知

  然后我们再看一件事,神怎么看假先知?祂肯定一件事,假先知的结局一定是灭亡,因为在这里说到假先知的时候,用了几个形容词,很有意思,“无水的井,狂风吹迫的雾气,有墨黑的幽暗为他们存留。”弟兄姊妹,你看,这几个形容词末了的那一个,我们一看就知道,“墨黑的幽暗为他们存留,”他们没有光,只有死亡。我们晓得,“给狂风吹迫的雾气”它们没有根,一下子就没有了,就成了一无所有。“无水的井”,我们认真说来,没有生命供应的,根本就是没有生命的。

  弟兄姊妹,我们留意,我们看到假先知的结局的确是非常非常明显,但是假先知的实际呢?这个才是我们特别要注意的,因为假先知的结局不是我们去管的。神给我们看见他们的结局会是这样,但是对假先知的实际,我们却一定要懂。在这里有些很严肃的事,我先把那个结论说了,再看经文。什么是假先知的实际呢?知道救恩的道理,却没有救恩的实际。弟兄姊妹们,这是很严肃的一件事,你留意经文里面所说的那些话是非常非常严肃的,二十节,“倘若他们因认识主救主耶稣基督,得以脱离世上的污秽。”弟兄姊妹,你留意这里说的这些人,他们不是不知道神的救赎的,并且他们在知道神的救赎这一件事上面,也许也有点经历的,因为在这里所说,因认识主救主耶稣基督,这一个认识跟以弗所书里面所提到那个真知道是同一个字。也就是说,他们这些人是实际知道神的救赎,也曾经经历了神的救赎,那怎么会这样呢?“后来他们又在其中被缠住制服,他们末后的境况就比先前更不好了。”

堕落的先知与假先知的区别

  现在问题就来了,你说是不是永远得救?如果是永远得救,那这些人是否得救?如果这里不是用那“真知道”,我们一点难处都没有,但是一用上这个“真知道”,我们就觉得也许有点难处了。弟兄姊妹们,我们要留意,上面说的假先知,是就着一般性来讲的。但在假先知里面,有一些我们是可以这样说,他们是堕落了的先知,所以在一般的假先知情形里,有一些例外的人。虽然是例外,但因着他们所作的,他们不能脱离假先知这样的一个圈圈。

  弟兄姊妹,我举一个例子,你马上就领会过来。耶罗波安装了金牛犊在伯特利那里献祭的时候,神不是从犹大差遣了一个先知去责备他吗?神告诉那年青的先知说,你去作完了工就不要从原路回来,也不要在那里喝水,也不要在那里吃东西。这个年青的先知到了伯特利,就照着神所托付的作完了。在伯特利遇到一个老先知,他听说这件事。我们不管他的动机是怎样,我个人是觉得,他很钦佩这个年青的先知。这件事是他应该作的,他没有胆量去作,现在有个年青的先知来替他作了,也许他要表达他的一点敬意,他就邀请这个年青的先知回家吃饭喝水。那个年青的先知说,“不成,不成,神告诉我,不能留在这里。”那个老先知怎么说呢?“你不知道,我也是先知,今天晚上神对我说,要我把你留下来。”结果呢?就把这个年青的先知害死了。

  弟兄姊妹,你说,这个老先知是不是先知?他是先知,他一点都没有错,他没有拜金牛犊,他曾经作了先知,那时候还是给称为先知。弟兄姊妹你看到,真的是有这样的事,不仅是圣经里有记载,一直到现在还是有这样的事。所以底下就说到一件很严肃的事,对于一些不准确的真理,我们怎么去留意呢?有一些人,他们真的是得救的,他们也真实知道神的真道的,但是那是过去的事,现在他们放弃了,现在他们不敢提了,碰到这样的人,我们怎么办呢?我们留意主的话怎么说,从二十节开始,“倘若他们因着真知道主救主耶稣基督,得以脱离世上的污秽,后来在其中被缠住制服,他们后来的境况就比先前更不好了。他们真知道义路,却背弃了传给他们的圣命,倒不如不真知道为妙。俗语说得真不错,狗所吐的,他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适。”

  弟兄姊妹们,我们看到这一段话的时候,我们看到神从另一方面来提醒神的儿女们,尤其是在说了第一章的话以后说这些。有一件事是非常肯定的,我们所跟随的是主自己,我们不是跟随人,不管这个人曾经有多少属灵的经历,我们也不管这个人有多少属灵的恩赐,如果这个人能把神的儿子的所是和所作显明出来,叫我们得帮助,我们就接受他。但是我们不是跟随他,我们所跟随的仍然是主的自己。等到有一天,这一个曾经把神的儿子明明确确的带我们到主面前来的,现在他所发表的不再是神的儿子了,不再是把我们领到主的光中去了,这样,我们就不该因为他从前曾经带出过神的恩典,所以我们就像过去一样,毫无保留的仍然接受他。主的话给我们看见,我们不是这样看,主的话在这里给我们指出,有一些人,他们曾经真真实实享用过主的恩典,但是后来他们偏离了,甚至有一些人偏离到跟随异端去传异端的道理,我们怎么看这些人呢?主给我们的忠告,“不是看人,是看主。”

  有一位年长的弟兄,跟我提起一件事,在诗歌里有一首诗歌,那个意思是蛮不错的,但是那个年长的弟兄说,“我不要唱那首诗歌。”我说,“为什么不唱呢?”那首在普天颂赞里叫做“慈光歌”,这首诗歌是很好,但那年长的弟兄说,“我就是不要唱。”“为什么不要唱呢?”他说,“当这个弟兄写这首诗歌的时候,他实在是很好的活在主的面前,但是不知道他怎么搞的,后来他跑到天主教里去作神父。如果从这个事实回头来看,他这首诗写得好,但是却不是在灵里面受感而写的,他只是写出他的感情,但不是在圣灵里,如果他真是在圣灵里的,他怎么可以背弃真理?如果当年他真是看见神的心意,他怎么会跑到主所不能接受的光景里?”

  这位年长的弟兄会不会过火一点?我不置评,但是他的话说出一个事实,就是彼得后书末了的这一段话,主叫我们留意,在真道的持守上面,我们只能单单的看准主的自己,不是跟着人,而是跟随主。我们只能直接的跟随主,在我们与主中间不能插进任何一个属灵的人。有一些弟兄们给我们有一些好的帮助,我们感谢主的预备,但是我们却不能让这些弟兄代替主的地位。所以主说,如果有人在这种光景堕落下去,他这个堕落的确是比他没有认识主以前的光景还要糟糕。

  在香港我认识两个弟兄就是这种光景,其中一个是传道人,另一个是某一个很蒙主祝福的教会的长老,结果后来的光景怎样呢?一个是在街上看见认识的弟兄就伸手讨钱,他话语还是蛮属灵的,“我奉主的名来向你要一点钱。”竟然落到这样的一种光景。另外一个就堕落到一个地步,在新界当白牌车司机,就是非法营业的出租车。弟兄姊妹,你看到了,真的比没有认识主以前更糟糕。

  现在就引出一个问题来了,既然这些传异端的人那么可恨,我们该怎么对待他们呢?怎么去对付他们?错了!我们的主说,不需要你去对付他们,对付这些事的是主自己,让神去对付他们就是。但是我们却要在主的面前学会与他们分别,不跟他们在一起,明确的显明他们走的路跟我们跟随主的路是两件事。我们也不必为那些事过于气愤,弟兄姊妹记得,诗篇三十七篇,第一节,第二节的话就够了,“不要为作恶的心怀不平,也不要为那些行不义的,生出嫉妒,因为他们如青草快要枯干,又如草快被割下。”这是神对付他们,你不必伸手。

  我们记得有人来向主人说,“我们不知道什么人把一些稗子撒到田里,我们要不要把那些稗子拔出来呢?”主人说,“不要拔,随它们一起长,等到收割的时候,我们就筛选一下,然后把它们烧掉。”但是你必须注意一件事,“容它们一起长”并没有意思说,让稗子变成麦子,或者翻过来说,让麦子变成稗子。没有这样的意思,麦子就是麦子,稗子就是稗子,你一看下去就能分别出来。我想圣灵借着彼得说那么许多的话,说到末了,特别说到一些曾经在主面前蒙恩,结果堕落下去的人,那是很明确的要把神的儿女们带到一个地步,我们要紧的是持守真道,我们不因着看见许多的混乱而气愤,我们学习让神去干预这些事。我们所该学习的那部分,乃是要分别出来。但愿主怜悯我们,第二章里有很多好像是很零碎很零碎的话,但是我们归纳起来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仍然是在彼得后书发表的在线。我们感谢主,因为祂用不同的方法提醒我们,要站对我们在主面前该站的地位。── 王国显《总要作神的仆人──彼得后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