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讲 以单纯的心接受神话语的权柄

 

(三19

  圣灵用着整个的第二章,说到在神儿女们中间,他们很有机会碰到假先知,这些假先知把人从主自己那里带走,叫人不再看主,而注意主以外的事。圣经的历史里,除了假先知以外,还有一些称为堕落的先知,他们曾经在神面前有过光,也可能被神用过,但后来他们偏离了主的道,仍然给神儿女们制造许许多多的迷惑。他们自己也的确在属灵的事上,落到一个非常可怜的光景里。

  到了第三章,圣灵借着彼得向神儿女们提出一个非常严肃的劝勉。尽管假先知的事是没有办法避免,堕落的先知的影响也不可能有办法完全躲开,神儿女们在这种光景里该是怎样继续走前面的路呢?感谢主,第三章就把我们带进这一个引导和保守里。彼得说,“亲爱的弟兄阿,我现在写给你们的是第二封信。”当然第一封就是前书,后书是第二封。在这两封信里彼得所说的,都有一个主题,虽然着重点不同,但是主题是一样。在前书里很重的带领神的儿女们去学习在难处里接受顺服的功课。好像在那里说,难处是避不开的,怎么在难处当中站立得住呢?后书也提到,虚假的道理是免不了的,但怎么在虚假的道理里,你仍然站在主那一边,不受虚假的影响?

  前后两封书信的重点是不一样的,但主题却是一样,因为那主题都是把人带回到主面前去看主的自己。前书是叫人看主的权柄;后书是叫人看主的信实。所以他说,“这两封信都是提醒你们,激发你们诚实的心。”我们感谢主!祂借着圣灵不住的把神儿女们,从不同的角度带回祂自己的面前。在后书里,很重的是把人带到主自己的信实里。所以我们留意到彼得说,“两封信都是要把你们诚实的心激发起来。”这个“诚实”,就是向着主很单纯。但你怎么能向着主很单纯呢?眼睛所看见的,好像是主隐藏了;耳朵所听见的,好像主不那么真实了。在这些情形底下,怎么能维持我们向着主的单纯呢?感谢主!在后书里,主给我们指出这一个事实,所以说到要激发你们诚实的心,就是说出这一个激发,乃是“叫你们去纪念圣先知预先所说的话,和主救主的命令,就是使徒所传给你们的。”

建立向主单纯的心

  弟兄姊妹,你看这一节的经文里,提出一件非常非常严肃的事,一个单纯的心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呢?那就是不离开神说的话。也可以说,单一以神说的话作为依据,作为基础。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我们能掌握什么叫作单一以主的话作为依据,作为基础,我们就领会到人的道理,有名的人物所发表的主张,神学上的讲论,这许许多多的发表,也许真是很精彩,但是精彩是他们的。如果不是有神话语作基础,作根据,作内容,或者说,偏离了主的话,而产生了一些新的道理,这些话都不能听。因为我们要维持我们在神面前的单纯,必须把根基建造在神的话上面。

  在第二节里就给我们看到,神的话作基础的有三个部分,虽然是三个部分,但却是一件事。这个是太宝贝了,这给我们留意到,神的话语是权威,的确就是权威。它作根基,就是作根基。为什么呢?因为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不仅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也经得起世代的转变,而不影响它的准确。所以弟兄姊妹,你看到在这里提到三件事,第一件是圣先知所说的话,这是过去的时间。和主救主的命令,仍然是过去的时间,不过比圣先知的预言稍微晚了一点。还有使徒们所传给你们的,仍然是已经过去了的事。但是弟兄姊妹们,你看到一件事,它比主的命令又晚了一点。

  如果我们根据时间观念来看这三个部分,我们就可以说很早,再早,还是早,是前后三个不同的阶段。我们可以说得明白一点,从他们不同时间所说的话所表达的内容来说清楚一点,先知是预先的宣告,先知的话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说了,如果我们把摩西五经也包括在先知的范围里,你就看见,先知的时间真的是很长。等到主来的时候,主就把那先知的宣告显明不仅是一个预先的宣告,而且是成了命令,那就是主自己确定的。等到使徒们出来的时候,使徒们又说了许多的话。但是弟兄姊妹你看见,使徒们所讲的话,都是在说明主所确定的,虽然是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里面包括的时间有几千年。他们从开始说一直说到末了,都是说一件事,不住的在那里越说越清楚,越说越明确。这是主的话很突出的地方,我们实在感谢我们的主。

  圣灵一再从各方面来提醒我们,建立我们向主的单纯,或者说,建立我们在主面前的信实,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牢牢的抓住主自己的话。当然你牢牢抓住主自己的话是不太容易,不容易并不是因主的话会改变,不容易乃是我们眼见和耳闻的事,不住的显明它们跟神的话不调和。碰到这种情形的时候,我们怎么来作选择呢?是选择我们眼见耳闻的,还是选择主自己所说的呢?这是一个考验,也是一个功课。我们能通过这个考验,或是学了这个功课,所引出的结果,就是我们在主的面前成为一个单纯的人。因为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不再是看人、看事、看物,来决定我们的行走,我们乃是完全的根据主的自己来决定我们的脚步。

  一进到第三章,圣灵借着彼得非常明确的指出一个事实,不必理会环境有多少扰乱你心思的话出来,我们就是学习抓牢主自己的话。那么,在学习抓牢主自己的话的时候,我们所面对的环境,就是我们眼见和耳闻的环境会是怎么样?那就牵涉到地对神的态度。弟兄姊妹,我们都能知道,地从来没有向神存过好心,从开始就是采取与神抵挡的心思。当然,地的主角就是人,所以说清楚一点,人的心思里从来没有向神有好意的,所以才那么容易的让撒但去影响人,辖制人。因此在地上面,我们常常会碰到一些根本与主作对的事。

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

  圣灵借着彼得说,你最要紧的,你最要紧的,“你必须要知道,有好讥诮的人会出来。”弟兄姊妹们,圣灵没有说得这么简单,圣灵说这话的时候,祂说得比较完整一点,祂连时间和可能性都说了出来。“有好讥诮的人”,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缺过的。当然,所以说没有缺过,就是说,不一定你经常能遇见。但这里说,“到了末了的时候”,这是时间到了末世的时候,不单是有好讥诮的人,而且是必定有好讥诮的人。弟兄姊妹们,这个“必”字是强调这一件事是很清楚的。还没有到末世以前,好讥诮的人是有,但是你不一定碰见。但到了末世,就一定会有好讥诮的人给你碰见。

  我们首先要留意,什么时候叫作“末世”?我们说,我们主快要回来了,这个时间是不是末世?我们好像是在读前书那时候已稍微提过,我们说末世不是说靠近主来的那一段日子,末世乃是从神的永远的计划来作依据说的。所以末世不是指着某一段靠近主来的日子,末世乃是指着从我们的主道成肉身到地上来的时候开始,一直到国度显现这一段那么长的时间称为末世。有一个词是人常常用的,但这一个词就时刻影响着我们对末世的认识,那就是“世界末日”。这个“世界末日”好像是给我们一个观念,就是世界完结的时候,也就是末日。但是新约圣经里面说到末世的时候,乃是主从道成肉身的时候开始,一直到国度显现。严格说起来,还要再延长一点,一直到新天新地出现。也就是说,主给我们看见,末世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在这一段时间里,人的信心不住的在受考验。现在我们来注意,这里说,“在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他们随从自己的私欲出来讥诮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那里呢?”弟兄姊妹们,碰到主题了。我们说,主道成肉身是末世的开始,主复活升天以后,祂还要再来,祂再来的时候就要结束这一世代。那么人就说,主死!主去了!去了那么久,说回来,回来,说了那么久,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事大概只是说说而已,没有这回事啦!弟兄姊妹们,我们听听这些话,真的是在一千多年里,在圣经的历史里,不停的出现,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样式来出现。

  帖撒罗尼迦书信的日子,就有人说,“主已经来了。”明明这些人没有看见主来,却对人说,“你们被撇下了,神不要你们了,神所要的人已经都被提了。”弟兄姊妹们,你看这个话说起来好像是很有道理,你们活得不好,所以主就不要你们。主说祂要来,祂已经来过,你们都给主丢下。看看自己生活的光景,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是不够满足主的心意,所以主把我丢下了。从道理上说也好像有点可以接受。但严格说起来,那人就是告诉你,没有主再来这回事,因为祂已经来过。这是保罗写帖撒罗尼迦前书的时候的一种光景。到彼得书信的时候,有另外的一些光景出现;在教会的历史里,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光景,我们也不能把他们说得那么细,我们若是能掌握着主说的话的事实,内容和原则,我们就不必管人怎么说。

  主要回来的那一件事,谁都不能拦阻,谁也不能改变,到了时候,祂就要来。但是在彼得写书信的时候,又有一种想法,说,“那里还会有主来的事,你看主说了,祂来以前会有什么什么的情况出现,”但是从那时到现在,在他们说来,那时候还不是从主升天以后到说话时,他们说,“从列祖的时候一直到现在,你看天地有什么变动过没有?主说,天势都要变动,但是没有改动过啊!你看,那么长久的时间,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最近一年多在中国大陆上,有一个对付基督徒的理由,人家说,“基督徒在那里盼望主再来,说主再来以前有什么什么的预兆,其中就有地震和饥荒,有各种各样的天灾。”那些讥诮的人就说,“这些事情在历史上时刻都出现的,你们所盼望的主再来,那里有主来过。这些说法不清楚,这样的说法是妨碍社会主义建设的,所以不要说这些话。”弟兄姊妹,在这一年多来信主的人在中国大陆就碰到这个难处。但人家说得也像有点道理。的确在人类的历史里,从来没有停止过有地震的记录。你光是看地震,看自然灾害,人类的历史就满是这些记录。你说,用这些来作主来的预兆,也的确叫人有点迷糊。

还是要准确的抓紧主说的话

  弟兄姊妹们,我们要抓牢主自己的话,不是只是说“主说过什么”,我们还要牢牢抓住主是怎么说。主不是说有地震,饥荒,主也不仅是说“必有地震和饥荒”,究竟我们的主是怎么说呢?我们的主是说,“多处必有饥荒,地震,什么什么”,重点是在“多处”,不是在有没有饥荒,地震,而是多处都有。这个“多处都有”不是说前前后后合起来是多处,乃是说到同一个时段里,到处都发生这些事。用容易明白的话来说是怎么说?就是“普遍的出现这些事”。弟兄姊妹,我们看历史上是常有地震,饥荒,海啸,各种自然灾害,但都是分布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只是这些年来,我们接触到的光景就已经打破那“时段”和“局部”的这种光景。虽然还没有到达“多处必有”那个程度,弟兄姊妹,你已经看见这些事出现的频率,已经慢慢的靠近这个“多处”的光景,那普遍性是越来越明显。

  弟兄姊妹,我随便提一下就是,刚刚龙卷风从美国中部跑掉,香港那边又说是十号台风,十号是最高级的信号。过了两天,台湾就来一个全岛大地震,全世界都拿它作头条新闻,这些就是今天的事。弟兄姊妹你看到,就是这么短促的时间里,不是这里就是那里这样那样。但是我还是说,还没有到达“多处”。但是你看见那向“多处”靠近的光景是越来越明显。我们能掌握的资料还不是顶多,如果我们掌握的资料够多的话,弟兄姊妹你实在看见,非洲那边闹干旱,澳洲那边闹干旱,到处不是这个就是那个。弟兄姊妹们,我们的主说,“多处必有这样这样的自然灾害”,但是人在那里说,“这些事情自从有人类历史的记载,就不住的看见,没有什么希奇。”在彼得的日子,人家还说,“你看嘛,从我们列祖开始一直到现在,天和地有没有变动过?天和地都没有变动过,但是主耶稣说,天势要变动,没有变动啊!所以没有主要回来的那回事,你们这些信耶稣的人,别在那里作梦好了。”

  弟兄姊妹们,这些话到处都可以给人听见,但是不是真的是这样呢?你看他们说的话很清楚,他们说,“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也就是说,在人类的历史里,天和地起初怎样,现在还是怎样,没有什么变动,谁能改变天地?所以你们主耶稣说,天势要变动,那是说说而已。祂说过这个话,不错,是祂说的,但是祂是另有意思的,不是指着天真的要变动。弟兄姊妹你晓得,人想要改变神的话,那改变的花样真的是多彩多姿,但是这些多彩多姿都是把人陷在绝望里的。

  人在那里说出各种各样似是而非的道理的时候,我们留意圣灵怎么说?我们看到圣灵怎么说,我们就知道,我们该怎样去抓牢神说的话。弟兄姊妹注意第五节,“他们故意忘记”,忘记什么呢?“从太古凭神的命有了天,并从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我们先来留意这一个。你说这个没有什么好留意的。不,弟兄姊妹们,这里有可留意的,这里是答复那些人说天和地没有变动过,这个答复是根据什么?创世记第一章第一节,弟兄姊妹你留意,“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然后到了第三天,“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弟兄姊妹你看,这里是不是说那件事,“起初凭神的命有了天,并从水而出借着水而成的地,”这是怎么回事?起初神创造天地以后,因着撒但的堕落,整个都被水淹了,那时候只是看见天和水,你没有办法看见天和地,因为没有地可以给看见,因为所有的地都被水淹了。如果有能看的被造之物在那里,牠们只能看见天,牠们也只能看见水。

  这种光景有点像中国古文里边,一个文才很高的一个人写的文章,就是滕王阁序里王勃写的几句话,不过他看见的事物,还没有这里说的可怜,他还看见有些飞鸟。在创世记第一章第二节里你连飞鸟都看不见,你只看见天和水。他描写那时候的景色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水与天连结在一起。弟兄姊妹,在起初的时候你就是看见天和水,你说天跟水有什么区别吗?这一次吴弟兄跟丁弟兄从澳洲来,他来到旧金山这一段时间都是灰蒙蒙的天,我带他在海岸绕了一下,吴弟兄就说,“旧金山的海没有澳洲漂亮,因为澳洲的海是蓝色的,旧金山的海是灰色的。”弟兄姊妹,的确是这样,不过旧金山也有蓝色的海,不过一定要有蓝天才成。水的颜色是跟着天的颜色变化的,在人眼中就是看见水和天。

  那是太古时候的情形,接下去就说,“从水而出又藉水而成的地,”这是什么?起初是水把地全都盖住了,你看不见地。然后才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起,使旱地露出来,”地就出来了。从那里出来了?从水出来,借着水聚在一起,就把地露出来了。从那一个时候,你就看见,这个是水,这个是地,就是这么简单。原来只有天和水,现在有了天,地,水。弟兄姊妹你看,有变动没有?从列祖睡了以后,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不一样,的确是不一样。所以圣灵说,“他们故意忘记,从太古凭神的命有了天,并从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这是天地所起的变化,怎么能说没有呢?你说,“我们没有看见,怎么知道是真的,是假的?”弟兄姊妹你晓得,一些天文学家研究的那些内容里有一些就是要看亿万年以前,这个地的形态是怎样?水存在的情形是怎样?研究那些东西干什么?他们就是要从那里来推测这个地球的历史。

  弟兄姊妹你看到,许多的事物实在是在那里起变化的,所以主说,祂回来以前所有各种各样的预兆都是很确实的。我再回头说,主不是说有地震,主是说,“多处必有”,因此,我们看到地上各种各样光景的变动,你就看见主的话如何一点一滴的给我们看到祂的信实。

历史见证神说的话可靠

  然后圣灵就再回答他们这个问题。弟兄姊妹留意,他们的问题怎么说,“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就是有人类历史以来,天和地没有变动过。”在第六节就回答说,“故此,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就消灭了。”这个当时是指着什么?是指着第五节的“太古”,还是指着“从列祖睡了以来”?我很简单看到,这个太古是比列祖睡了以来早得多,所以他们的问题是,列祖睡了以来,有了人类历史记载以来,没有什么变动。圣灵就把洪水拿出来了,挪亚的洪水拿了出来,在第六节那里,“故此,当时”就是指着挪亚洪水的那一刻,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没有了。但现在呢?天地还在,我们就看到,这是挪亚的约,因为这一次洪水淹没了以后,神跟挪亚一家立约,也可以说是神跟经过洪水而剩下的人立约,并所有的活物立约。神说,“从今以后不再用水灭地。”神怕人相信不过来,祂说,“我把彩虹放在云里,你一看见这个彩虹,你就知道神不再用水灭地了。”

  弟兄姊妹们,这里我要插进去一些的话,上月底我不是到洛杉矶去吗?在一个弟兄的家里看到一份刊物,里面就说到有一个人,是印度来的,也来过美国好多遍。他说他能行许多的神迹,又说他经常到天堂看见神,神也跟他说很多的话。这个人前不久说了一些话。他说,“现在我们信神的人应当向神求一件事,求神再显出神迹来,像挪亚那个时候一样,用水来把这个地球灭掉。”弟兄姊妹们,如果你知道神说过什么话,明确就说这个话不对,神明明用着彩虹作记号,说,祂永不再用水来灭地,怎么现在我们可以向神祷告,求神用水来灭地?不错,这几年的确是有很多地方有水灾,但都是局部性的。也许这个人看见到处都是水灾,就说,“啊!多下一点雨,叫全地都灭了。”主的话不是跟我们开玩笑的,祂是怎么说,祂就怎么做。在挪亚的日子,祂作过一次,但是从那一个时候,祂就跟人和受造之物立了一个约,祂不再用水来灭地,地还存留的时候,寒暑稼穑就不停止。

  弟兄姊妹你看到,这是神的信实。第七节,“现在的天地,还是凭着那命存留。”存留到什么时候呢?“存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审判遭沉沦的日子,用火焚烧。”弟兄姊妹你看到了,这一段的话,很明确的把人的无知显露出来。你看什么都没有变动,所以根本就不会有神的儿子再来的事情,再加上许多一些无知的,胡涂信主的人说,今天等主来,明天等主来,结果等了几十年都没有来。主明明的说,那日子没有人知道的,如果有人说主今天来,或者说后天来,或者说明年某月某日来。弟兄姊妹,如果你知道主说过什么话,你就晓得这是无聊话,这是仇敌制造的一些事物,让不信的人找到题目来对付神。我们若是知道主说过什么话,我们就会拒绝这些无聊话。主的话在这里说得很清楚,天地是没有大改变,但并不是全没有改变,乃是因为神与生物立了一个约,神要维持这一种光景到最末后的时候。一直等到神审判的日子,这一个天和地不是用洪水去毁灭,乃是用火。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对主的话能掌握得比较完整,我们就看到,主的话是如何准确的显在我们的面前。第八节跟第七节中间那个圈圈,你们把它涂掉,因为圣灵说的话没有停在那里就转到第二个意思。圈圈那意思就是说,一段的意思完了。但是我们读这一段话,圣灵说话还没有说完,圣灵还继续说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说出为什么现在的天地能这样的存留。

神在怜悯中的等待

  这里轻轻提到两件事。第一件事,神是不受时间限制的,因为“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神不受时日限制。第二件事,神所以如此的存留天地,祂的目的是在什么地方?乃是存留机会让人回转。这两件事是很重要的,我们看到神在维持着祂整个的计划,如今这样子来进行,就是根据这两个事实。一个是神不受时间限制,如果祂要结束,随时都可以结束。但是祂不马上结束,因为祂愿意看见人悔改,祂为人存留机会,祂帮助所有的人能体会神的心意。我们感谢神!

  正因为是这样,我们仍看见有那么许多好讥诮的人出来说话。如果我们的主说,“你们这些人就喜欢说这些话,说通俗一点,你们这些人要找死,也不要用这个方法,如果我要来结束这个世代,随时都可以,如果我马上来结束这个世代,你们就立刻死亡。我所以没有结束,乃是盼望你们不要继续愚昧下去。”弟兄姊妹,是神这样的心思,维持着神在这世代还没有到尽头以前,神容忍人的原因。你要想想羔羊的愤怒,在我们看来,这和羔羊的愤怒很有关系,你留意可不可以把羔羊的愤怒跟神的愤怒划等号,如果能划成等号,什么都完了。

  感谢神,祂给我们看到神有愤怒,羔羊也有愤怒,但是羔羊的愤怒是带着怜悯的,神的愤怒就是公义的追讨。等到有一天,羔羊的愤怒都隐藏起来,只看见神的愤怒的时候,那真是完了。感谢主,一直到现在,虽然羔羊在发怒,祂还是带着怜悯。

“主的日子”与“神的日子”

  我想先和弟兄姊妹们交通一件事,在这段话里,就说到神是宽容我们,愿意人人都悔改。但是马上接下去就说,“但是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底下又说到我们认识神的人,“要切切仰望神的日子来到。”在这段话提到一个日子叫主的日子,另一个日子叫神的日子。我们读这一段话的时候,我们很难不碰到圣经里所提到的其它说到好像这里所说的日子。在旧约,我们看见“耶和华的日子”,在新约,我们看见有“基督的日子”,在这里,我们看到“主的日子”和“神的日子”。究竟经上所提到三个不同类型的日子,是不是同一件事呢?

  如果你读到那些提到这些日子的经文,又好像是,但是你继续读下去的时候,又不完全是,究竟这三个日子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怎么去领会这三个日子呢?我想我简略提提就好了,因为如果要细细的提,那要专题才能提。这三个日子在性质是有差不多相同的性质,但不完全相同。如果从意义上面来说,三个日子都是不同的表达。若从时间上来说,它们是重迭在一起,但不等于是一样。因此我们必须要把这几个日子分清楚。我简单提提就好,有一个我们要留意的,就是“耶和华的日子”,在以赛亚书、约珥书、西番雅书、撒迦利亚书上面都提到的,说到“耶和华的日子”,或者说到“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这一个耶和华的日子是指着什么?提到“耶和华的日子”就是和灾难连在一起的,是说到很大,很严厉的灾难,也就是神的惩治。在旧约的部分,它有两个内容,头一个内容,是指着巴比伦入侵犹大,巴比伦灭犹大的毁灭是好厉害的,但是这个只是耶和华的日子的一方面。我们读到那些经文的时候,你发觉,巴比伦毁灭犹大的日子虽然是严厉,但是没有“耶和华的日子”所表达出来的程度那样厉害。所以我们看到在旧约里提到“耶和华的日子”,它是有双重的意思。头一个意思是巴比伦的入侵,是已过的历史,第二个是应验在新约启示录里的大灾难,是预言。不过在旧约里提到那些大灾难,它的主题是向着犹大,而不是向着全地,但是也包括地。

  另外一个日子叫“基督的日子”,这个是在保罗的书信里给提出来的。在使徒行传里也提到。提到“基督的日子”,我们从那些经文的上下文里就看到,这是指着国度在地上建立的时候,就是我们的主在地上作王的时候。那一段时间称为“基督的日子”,也就是国度的日子。

  然后第三个就是碰到彼得后书里所提的“主的日子”,或“神的日子”。如果从时间上面来看,这是“耶和华的日子”的结束,“耶和华的日子”是耶和华追讨罪的开始,这里说到的“主的日子”跟“神的日子”是“耶和华日子”的结束,因为“主的日子”和“神的日子”乃是指着“新天新地”。

  感谢主,我们先把这几个日子掌握过来,再读彼得后书。先把“主的日子”和“神的日子”掌握好,我们读到底下的时候,就不那么容易产生混乱的心思。你说主的日子究竟是指国度的时候?还是指新天新地?我们从这里很明确的从上下文看到,是指“新天新地”。但是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体会,虽然有这三个不同的说法,但是从整个的事件来看,都是在“耶和华的日子”的大范围里。

  感谢神,这些当然不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能把它掌握住,对我们进入主的话很有帮助。因此我们在这里就留意到,几年前西岸特会的主题不是说“催促神的日子快来到”吗?究竟那个日子是国度?还是新天新地?如果没有看到这一个,我们对主的等候就不会那么迫切,也没有那样严格来要求我们自己。如果主给我们看得准确清楚,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就提高了。我们愿意圣灵用着彼得当日所说的话,把我们带回建立向主单纯的这一个操练里。── 王国显《总要作神的仆人──彼得后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