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翰贰书绪论

 

约翰二书及约翰三书绪论

这两封书信的简短正可以保证它们的真实性。它们这样的简短,这样的显得不重要,没有人会费很大的劲,写了以后,冒约翰的名。一张标准的庐纸,其大小为长十吋乘阔八吋,恰足为一封书信之用。

{\Section:TopicID=180}长老

每一封信都是说从‘长老’来的。约翰二书开始说:‘作长老的写信给蒙拣选的太太,和他的儿女。’约翰三书开始说:‘作长老的写信给亲爱的该犹。’这长老很不像是教会圣职人员的称呼。长老的职位只与一个本地教会有关,其职权不能及于本地教会之外;而这些书信的作者,却确定他有权力向他们说话,但是他自己却不在本地教会之中。他所说的话是超乎本地教会之外。向一般教会说的。在希腊文里,长老一字是presbuteros,原意只是长者,按照其本来的意义,没有什么职位的意思。我们或许把它译为老翁年高长者更佳,因为这并不是根据教会的职位,而是根据他的年龄与资格,使这两封书信的作者获得他的权威。

在事实上,我们知道在以弗所有一位有非常特殊地位的年长的约翰。在早期教会的日子里,有一位教会人物名叫帕皮亚(Papias),他活在主后七○至一四六年。他有一种癖好,收集一切有关早期教会的事件。他不是一个伟大的学者。优西比乌(Eusebius)说他是‘一个智慧很有限的人’;不过他的确传下了许多颇饶兴趣的报道。以后他成为希拉波立(Hierapolis)的主教,不过他与以弗所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他告诉我们自己搜集报道的方法。他常常用教会里教父中的一位长老。他提起一位特别有名的长老,他的名字是约翰。他写着说,‘我毫不迟疑为你们写下,加上我自己解释,在任何时间内,小心听到的长老们讲述的事,小心的记忆,保证它们的确实性。我不像许多人一样士喜欢听许多的话,我却喜欢听说真实话的人;不喜欢讲古怪诫命的人,却喜欢主给信的人的诫命,这是从真理本身来的。如果有来的人是长老们的门徒,我就问他长老们所说的话──安得烈或是彼得说些什么,腓力,多马,雅各,约翰,马太,或是主的其它门徒说些什么;还有亚里斯欣(Aristion)或长老约翰说些什么。我想从书本中所得到的益处没有像从活人口中所说的为多。’很清楚的,长老约翰──长者约翰──虽然不就是使徒约翰,但是在以弗所却是一位显著的人物。

这两封短小的书信必然是这位约翰所写的。在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一个老年人了,是与耶稣和祂门徒有关的人最后存留在世的人中之一了。他是有在以弗所及其周围各地的主教的权柄;当他看见教会受到困难和异端的威胁,他以亲切慈爱的口吻,校正他们的错误。这里是两封由一位年长的圣徒所写的书信。他是第一代基督徒存下的硕果,也是为众人所爱和尊敬的人。

{\Section:TopicID=181}同一的作者

毫无疑问,这两封书信是出于一个人的手笔。它们虽是简短,却有很多相同的地方。约翰二书开始:‘作长老的写信给蒙拣选的太太,和他的儿女,就是我诚心所爱的。’约翰三书开始:‘作长老的写信给亲爱的该犹,就是我诚心所爱的。’约翰二书继续说:‘我见你的儿女,有照我们从父所受之命令遵行真理的,就甚欢喜。’(第4节);约翰三书继续说:‘我听见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我的喜乐就没有比这个大的。’约翰二书在近结尾时说:‘我还有许多事要写给你们,却不愿意用纸墨写出来,但盼望到你们那里,与你们当面谈论,使你们的喜乐满足。’(第12节)。约翰三书在近结尾时说:‘我原有许多事要写给你,却不愿意用笔墨写给你,但盼望快快的见你,我们就当面。谈论。’(第1314节)。这是两封书信比较最接近相似之处。

再有与这两封书信情况关系最密切的是约翰一书。约翰一书四章三节说,‘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约翰二书七节说,‘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

很清楚的,约翰二书及三书有密切的关系;这两本书又与约翰一书有密切的关系。它们所讲的是同一的情景,同一的危险,同一的人批。

{\Section:TopicID=182}约翰二书的问题

在这两封书信中,我们面对的只有几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其唯一真正严重的问题是约翰二书是寄给一个人呢,还是寄给一个教会。信的开始是‘作长老的写信给蒙拣选的太太,和他的儿女。’这问题是集中于蒙拣选的太太。其希腊文是eklekte{ kuria,它有三种可能的解释。

(一)这仅是可能,或许在事实上不会有的,Eklekte{是人名;Kuria通常用于情深的称呼。Kurios(阳性式)有许多的意义。最普通的意义是作为在称呼中的先生解;也可作为奴隶的主人及产业的持有人;到了较高的阶层,作为主解,这字常用于称呼耶稣。在书信里Kurios有一种特别的用途,几乎是等于亲爱的。所以一个兵丁写信回家说,Kurie mou pate{r,即‘我亲爱的父亲’。在这里kurios是表示亲情尊敬的称呼。因此,可能这信的开始是我亲女的依兰克推Eklekte{)。哈黎斯(Rendel Harris)甚至走到极端说,约翰二书是一封基督徒的情书。有好多理由可以证明这种解释是不可靠的。不过最有力的是这样。约翰二书最后的结束是‘你那蒙拣选之姊妹的儿女都问你安。’?在希腊文里又是eklekte,如果在信的开始是人名,在信的结束当然也是人名。那就是说,姊妹两人取同一的名宇──依兰克推Eklekte{)。这是一件不可信的事。

(二)可能Kuria是人名,因为在希腊文里,有作这样用的。那么eklekte{就要遵照现在新约圣经的翻译;这封书信是写给蒙拣选的蔻丽亚Kuria)。有三个反对的理由。(甲)一个个人不大可能说是一切知道真理之人所爱的(第1节)。(乙)第四节说,约翰看见她的儿女,有照神的命令,遵行真理的,就甚欢喜;这句话的含意是还有其它的儿女没有遵行真理的。其人数似乎非一妇女家庭所能容纳。(丙)最充份有力反对的理由是在这封书信的各处eklekte{ kuria有的时候是单数,有的时候却是多数。单数是在第四,五,十三节;多数是在第六,八,十,十二节。一个个人被如此的称呼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三)现在我们必须要到最后的结论:这蒙拣选的太太的意思是教会。这种用法有很好的证明。在英文的钦订本圣经里,在彼得前书结束的问候语中,有‘在巴比伦与你们同蒙拣选的教会’(彼前五13)。教会是用斜体字写的;这意思是说,在希腊文原文圣经里,没有教会这字,是译者为着便于阅读,加进去的。希腊文圣经原来是这样:‘在巴比伦蒙拣选的那一位’,蒙拣选的那一位是阴性。很少有人怀疑这是指在巴比伦蒙拣选的教会,我们也应当这样看待约翰的书信。毫无疑问的,这蒙拣选的太太可以追溯到教会是基督的新娘的观念。我们很可以确定约翰二书不是写给个人,而是写给教会的。

{\Section:TopicID=183}在早期教会中的问题

约翰二书及约翰三书,在早期教会的组织上,迟早要发生的问题上,给以鲜明的光照。让我们尝试重组在它们后面的情况。很明显的,长者约翰认为他有当然的权怲作为他们的顾问与领导,可以给教会里的人警告斥责,因为他看他们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在约翰二书里,他说到那些行得好的人(第4节),意即还有那些行得不太好的人。他更清楚的告诉他们,在这区域里有巡行的教师,他们中间有的宣扬错误的危险的教义,他吩咐他们不要接受这些教师,更不要招待他们(第7-11节)。在这里,我们看见约翰施用他认为毫无疑问的权柄,吩咐教会小心防范那些随时可以来到的巡行教师所传授错谬的教训。

约翰三书后面的情况较为复杂。这封信是写给一个名叫该犹的人。他的品德行为很受约翰的赞许(第3-5节)。巡行的宣教师到教会里来,他们是真理的同工,该犹予以真诚的招待(第6-8节)。在同一教会中,有另外一人名叫丢特腓,他喜欢为首(第9节)。他性情专制好权,拒绝接受巡行的真理的教师,并且把接受巡行教师的人逐出教会。他不要与巡行教师有什么交往,即使他们是真的宣扬主道的传道人(第10节)。还有一人名叫低米丢,约翰自己给他做见证,他是一个好人,并且希望受到欢迎招待(第12节)。低米丢必然是一队巡行教师的领袖,他们准备往约翰写信的教会去。丢特腓必定不会招待他们,并且会逐出那些接待他们的人;约翰写信给该犹,催促他接受那些巡行教师,不要受擅权的丢特腓的威胁。当约翰下次去的时候,要解决他的问题(第10节)。这整个情况是有关接受巡行教师。该犹以前曾接受过他们,约翰敦促他再接受他们和他们的领袖低米丢。丢特腓却向他们紧闭门户,不顾长者约翰的权威。

{\Section:TopicID=184}三重牧职

这一切看去都似乎是不愉快的情况,在事实上的确是如此。不过这些事必然会发生的。在教会中,有关牧职性质的问题必然会出现的。在最早的日子里,教会有三种牧职。

(一)独特的,超乎其它之上的,是使徒。他们是与耶稣为伴,见证祂的复活。他们,毫无争论的,是教会领袖。他们的文书遍及整个教会;无论在那一地方,在那一教会,他们的地位是最高。

(二)第二是先知。他们不属于一个教会。他们是巡行的传道人,随着圣灵的感动,传说神的灵所赐的讯息。他们放弃家庭,职业,安定生活的舒适与安全,作神的使者。他们在教会里也有特殊的地位。十二使徒遗训(The Didache{)是一本最早教制的书。在这本书里,先知独特的地位说得很清楚。这本书定下了圣餐的仪节,也写下了祷文;在仪节最后是一篇完全写下的感谢祷文;接着有一句‘先知可任意献上感谢,长短不拘。’(十二使徒遗训十章七节)。先知不受一般普通人的规条律例的约束。所以在教会中有两种人:他们的权柄不局限于一个教会,他们有权到任何教会里去。

(三)第三是长老。在保罗与巴拿巴第一次宣教旅桯中,他们在所有设立的本地教会中,选立长老(徒十四23)。长老是定居社体的牧职人员;他们的工作是在本地教会之内,不超越这个范围。很明显的,他们是早期教会的主柱;各本地教会的日常事务及团结的力量都依靠他们。

{\Section:TopicID=185}巡行传道人的问题

使徒的职位没有什么问题;他们是独特的,他们的地位是毫无争论的。不过巡行的先知却有问题。他们的地位很容易被人利用。他们有很大的声誉;很可能有些不良份子利用它从一处到另一处,过舒适的生活,由本地教会支付一切费用。一个机警的棍徒,可以做一个巡行的先知,过非常舒适的生活。甚至非基督徒的讽刺大家也看到这点。希腊作家路西安(Lucian)在他所著的游记(Peregrinus)中描写一个不用工作,最易谋生的人。他是一个巡行的大骗子,川流来往于各个不同的基督徒社体问。他喜欢在那里停留下来,就停留下来,享受当地招待的奢侈生活。十二使徒遗训看到这种危险,立下了确定的规条,以应付这一个问题。规条是很长,不过它们能给早期教会生活一种鲜明活泼的光照,很有价值把它们完全写下来。(十二使徒遗训十一,十二章)

所以,无论是谁来教训你们前述的事,接受他们。如果有教师来教导另外一种教义,改变原有的教训,不要听他。凡能增进主的公义与知识的,像主一般的接待他。关于使徒与先知要照福音所定的,你们也要如此。不过每一个使徒到你们中间,都像主一般的接待他。他要住一天,如有需要住二天,但如果他要住三天,他是一个假先知。在使徒离开的时候,他只能带足够到达下一站的粮食,不准带其它的东西,如果他要钱,他是一个假先知。每一个在灵里说方言的先知,不要尝试效法他,也不要批评他:因为各种罪都得赦免,只有这种罪却不得赦免。不是每一个在灵里说方言的是先知,要视乎他有否主的行为。因此,从他们的行为就可以知道是先知还是假先知。凡先知在灵里吩咐摆设筵席的,他自己不可以吃;不然的话,他是假先知。凡先知教导真理,自己不照自己教导的去做,是假先知。……无论是谁,在灵里说;给我钱,或是其它的东西,你们不要听他;但是如果他吩咐你给钱帮助需要中的人,不可以批评他。

凡奉主名来的,都要接待,当你们在辨别他以后,你们就知道,你们有分辨左右的能力。如果来的只是一个过路人,尽量的援助他;他居留的日子不超过二天或三天,除非有其它必需的原因。如果他要居留下来,工匠就让他工作,自己谋生。如果没有什么行业,你可以为他安排,不过不要让他闲空不作事而做基督徒。如果他不愿意这样做,他是一个基督贩子:这种人要小心提防他。

十二使徒遗训甚至创造一个新字Christemporos基督贩子,买卖基督的人,来描写这一种人。

约翰完全有他的理由,警告他们防范那些巡行先知中的不良份子,不要接纳招待他们。无疑的,在早期教会中,这些巡行先知成了问题。他们之中,也有异端的教师,虽然他们真诚的相信他们自己的教训。有些教师没有比鼓舌如簧的无赖高明多少,他们获得了一条简易度舒适生活的方法。这是约翰二书后面的背景。

{\Section:TopicID=186}牧职间的冲突

在约翰三书后面的情况要严重得多。这问题人物是丢特腓。他不要与巡行教师有什么交往,甚至要把胆敢迎迓他们的人逐出教会。他也是不肯接受约翰权威的人;约翰称他好为首的人。在看得见的表面后边,蕴藏着繁复的问题。这不只是茶杯里的风波;这是本地牧职与巡行牧职间的基本分裂。

很明显的,整个教会的结构,依赖强有力的定居下来的牧职。那就是说,教会的存在有赖于有力的且有权威的长老职。当时光向前流动,本地的牧职人员不可避免的,对于遥远的控制,发生愤慨,即使有像长者约翰有名望的人也是如此;对于巡行先知及布道师的侵入,可能造成紊乱,也觉得怨愦。无论他们的动机怎样的好,这些巡行的人,所造成的损害,很可能比好处多得多。

这是约翰三书后面的情况。约翰代表旧的使徒的遥远控制;低米丢及其一组传教士代表巡行的先知和传道人;丢特腓代表本地长老安居下来的牧职,他们要自己治理教会,视那些巡行的传道人为危险的侵入者;该犹代表良好善意的人,夹在两者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这件事结果如何,我们不知道。不过在教会里,巡行传道人不再见到,使徒也很自然的消失,本地牧职渐成为教会重要的牧职。从另一方面说,就是在今天的教会,巡行布道师及本地牧职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不过这两封简短的书信最引起兴趣,因为显示在过渡时代的教会组织,在那个时候,巡行牧职及本地牧职开始冲突──谁会知道?──丢特腓或许不像描述中的坏,也不是完全错误。──《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