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翰贰书注释

 

蒙拣选的太太(1-3

作者只很简单的用长老的称呼,表明自己。长老可以有三种不同的意义。

(一)这意思只是指一个年老的人,由于他的年龄与经验,值得受人的敬爱与尊重。在这里带有这种意思。这封书信来自一位已经有了年纪的、基督的与教会的仆人。

(二)在新约里,长老是本地教会的牧职,保罗在他宣教旅程中,如有可能,即刻在他的教会中选立长老(徒十四21-23)。这意义不能在这里应用,因为这些长老是属于本地教会的,他的权柄和责任,只限于他自己的本地教会,而写这封书信的长老,很清楚的,是远远的超越了这个范围。他声称有权指教的教会,不是在他自己住的地方。

(三)几乎可以确定的说,这封书信是写在亚细亚省的以弗所。在那教会里,长老有一种特别的意义。长老乃是使徒的直属弟子;在亚洲居住,工作,写作的帕皮亚(Papias)及爱任纽告诉我们,他们就是从这些人获得他们的材料。长老乃是第二代的基督徒,与基督在世时跟随主的人有直接连系。无疑的,这里就是作这样的用法。这封书信的作者就是最后直接与耶稣基督有连系中的一人;他有权向他们说话,其理由就是在此。

在以前我们已经说过蒙拣选的太太有些问题。这里有二种建议。

(一)有些人主张这封信是写给一个人。在希腊文里是Eklekte KuriaKurios是阳性的形容词,普通用于尊敬的称呼;Eklekte{可能是人名;这样这封信是写给我亲爱的依兰克推Kuria除了用作尊敬的称呼以外,也可以作人名;这样eklekte{就要作为形容字;这封信便写绐蒙拣选的蔻丽亚。也可能两者都是人名;那么这封信是写给一位女士,她的名字叫依兰克推.蔻丽亚

不过如果这封信是写给个人,这个字都不大有可能当作人名解,现在的翻译蒙拣选的太太比较正确。有很多种的猜度,想这蒙拣选的太太是谁。在这里只提出二人。(甲)有人说,这蒙拣选的太太是我们的主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她要做约翰的母亲;他要做她的儿子。(约十九2627)。约翰写给个人的一封,可能是写给她的。(乙)Kurios的意义是主人Kuria作为人名解,其意义就会是女主人。如是则拉丁文的人名当为多蜜娜,亚兰文的人名马大,两者的意义都是女主人太太。因此有人说,这封信是写给伯大尼的马大。

(二)这封信很像是写给一个教会。一个教会似乎更像被一切知道真理之人所爱(第1节)。第四节说,有几个儿女遵行真理。在第四,八,十,十二节里,你的一字都是复数,表明是一个教会。彼得所用的词语几乎和这里完全相同,和合译本直截了当译作教会:在巴比伦与你们同蒙拣选的教会问你们安(彼后五13)。

或许这是有意的,把收信人写得不易确定。在写信的时候,基督教可能真是受到逼迫。如果信落在不良份子手里,那就要遭到麻烦了。很可能这信写得在圈内的人看来,很清楚写给谁,但是从圈外的人看来,这只是一封朋友之间的私人信件。

爱与真理(1-3)(续)

这是一件很有趣味的事,留意在这段经文中,怎样把真理紧紧连系起来。这是在真理里,这作长老的爱那蒙拣选的太太。这是为着真理他爱教会,并且写信给它。在基督教里,我们学习了一件有关爱的事。

(一)基督教的真理告诉我们应当怎样去爱。亚佳泊Agape{)是基督教的爱。亚佳泊不是有时涨有时落的情感,有时光明和有时黑暗;也不是随随便便放纵的溺爱。一个人要特有亚佳泊的爱,不是易事;要实行亚佳泊爱,也是困难。亚佳泊是永不失败的善意;这是对待他人的态度,不论他们怎样做,永远不会有怨意,时时寻求为他们获得最大的利益,有一种爱专门追求获取;有一种爱使人柔弱无能;有一种爱叫人临阵退却;有一种爱使人紧闭眼目,不见错误,不见毁灭的后果。基督教的爱总是为人家寻求最大的利益,接受任何的困难,问题及工作。这很是重要,约翰在爱里写警告的话。

(二)基督教的真理告诉我们爱的责任的理由。在他第一封书信里,约翰清楚的说明了这件事。他讲到神的痛苦、牺牲,难以置信的丰盛的慈爱;于是他说,‘亲爱的弟兄阿,神既是这样爱我们,我们也当彼此相爱。’(约壹四11)基督徒必须爱,因为他先接受了爱。他不能接受神的爱而不表明爱神所爱的人,因为神爱我们,我们必须以相同的慷慨牺牲的爱,去爱别人。

在我们离开这段经文之前,我们必须注意另外的一件事。在书信开始有一句问候的话,不过这不是用平常问候的方式。他说,‘恩惠、怜悯、平安……必常与我们同在。’在其它新约书信里,问候句的方式是一种愿望,或是一个祷告。保罗常常说,‘愿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彼得说,‘愿恩惠平安,多多的加给你们。’(彼前一2)。犹大说,‘愿怜恤,平安、慈爱,多多的加给你们。’(犹2)不过在这里这一句问候的话却是陈述句:‘恩惠、怜悯、平安……必常与我们同在。’约翰很是确定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恩典的赐与,他并不为他们祷告;他向他们保证,他们要承受这些恩赐。在这里我们看到坚固的信心,毫无怀疑神在耶稣基督里的应许。

困难与医治(4-6

在约翰致书的教会里,有些事使他高兴,有些事使他失望。使他高兴的是他们中间有的生活在真理之中;就在这一句中,却表示他们中间有的人没有生活在真理之中。那就是说,在教会中有了分裂,有的选择行走不同的道路。无论那种状况,约翰有一种补救的办法,那就是爱。这不是一种新方法,一条新的命令;这是出于耶稣自己的口:‘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十三3435)。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遭遇破裂的情况之下,唯一补救的办法是爱。斥责批评会产生怨恨仇视;辩论争执会使裂痕愈大;爱是唯一的妙灵丹,能医治裂痕,恢复关系。

约翰看到那些不在真理里生活的人,可能会说,‘我们实实在在是爱神的。’约翰的思想立刻转到耶稣所说的另外一句话:‘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约十四15)。耶稣的真实命令是彼此相爱,因此不论人怎样声称他爱神,但是没有遵守这条命令,他实在没有爱神。唯一证明我们爱神的方法是爱我们的弟兄。约翰说,这就是我们从起初所听到的命令,要我们以爱为生命的中心。

当我们继续往下去看时,我们会看到爱的另外一面,约翰对于那些导人离开真理的人,他的态度并不柔弱的溺于感情;不过这很是重要,教会的一切困艰,爱是首要的医治方法。

威胁性的危险(7-9

在约翰一书四章二节里,约翰已经讨论过否认道成肉身的异端。不过有一个难题。在那节里,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has come)。在希腊文里,这观点是在一个分词上表明,这是过去时式,其重点是在道成肉身是过去已经成就了的事。在这里却有了不同,在希腊文里,这分词是现在时式,把它直译:耶稣成为肉身或耶稣正在成为肉身(comes or is coming)。从文字方面来说,这可以有两种意义。

(一)其意义可能是耶稣时时的道成肉身;道成肉身好似有永久性的;道成肉身不只是耶稣在巴勒斯坦三十年就完成了,它乃是没有时间性的。这是一个伟大的思想,意思是说,在现在和将来神时常藉着耶稣基督,进入人类的情况和人生之中。

(二)其意义可能是指第二次再来;耶稣第二次在肉身里再来。很可能在早期教会中,有一种信仰,耶稣在肉体里第二次再来,在谦卑中的道成肉身之后,接着的是在荣耀中的道成肉身。这也是一个伟大的思想。

托德或许说得对。一个像约翰这样后期用希腊文的作者,不似古典时代的作者,对于希腊文有深的造诣,能懂得着重时式;我们最好还是把它作为与约翰一书四章二节同一的意义。那就是那些欺骗人的否认道成肉身的事实,因此也就否认了神能完全进入人生。

这是十分的重要,注意那些伟大的思想家怎样把双手紧握住道成肉身的事实。在第二世纪时,伊格那丢一再坚持耶稣实实在在诞生,祂实实在在成为人;祂实实在在受苦,祂实实在在死亡。戴勒(Vincent Taylor)在他所著的基督的位格(The Person of Christ)中提醒我们两段重要的有关道成肉身的话。路得马丁请到耶稣说:‘祂吃,喝,睡,醒;厌倦,忧愁,喜乐;祂悲泣,祂欢笑;祂知道饥饿,口渴,汗流;祂谈话,祂工作,祂祷告……因此祂与其它的人,毫无异处,所不同的只是祂是神,没有犯过罪。’卜仁尔(Emil Brunner)引用了这段文章以后,接下去说,‘我们所能相信的神的儿子,必然是一位很容易令我们错认祂是一位普通的人。’

如果神只能以没有身体的幻影进入人生,身体就永远受到轻视;神与人之间也不能有真正的交往;也就不能有真正的得救。祂只能成为像我们一样,使我们得以像祂一样。

在第八,九节,我们在约翰所讲的话后面,听到这些假教师的主张。

他们声称,他们把基督教发扬光大,发现更多真实的意义。约翰却坚决指出,他们破坏基督教,毁损了已经立好的根基。那是教会里的各样事物,必须在那上面建立的。

第九节是有趣又是重要,开始的译文是:凡越过基督的教训越过的希腊文是proago{n。这动词的意义是向前进。假教师们声称他们是进步的,向前迈进的思想者,是有开放及勇往直前精神的人。约翰自己是在新约里一位最勇往直前的思想家。不过他坚决主张,一个人无论怎样的前进,他必须是在耶稣基督教训的范围之内,不然他会与神脱离了关联。这里有一重要的真理。约翰并不是责斥前进的思想;他所说的是耶稣基督必须为一切思想的试金石,任何经不起这考验的,不可能是正确的。约翰要说,‘你要思想──不过要把你的思想,经过耶稣基督,就是在新约里的那一位,作为试金石。’基督教并非是一种朦胧的,不受控制的通神术;它是札根于耶稣基督──这位历史人物。

没有妥协(10-13

在这里,我们很清楚的看见,约翰认为这些谬误的教师具有很大的危险性。他们不可给以招待;拒绝招待是阻止他们工作的最有效的办法。约翰更进一步,不许他们在街上和这些假教师打招呼。这有表明与他们有意气相投之嫌。这必须很清楚向世界表明,教会不能容忍破坏信仰的人。这段经文在表面上看或许似有与基督教的爱心相反;不过托德在这件事上,说得很好。

这并不是没有相同的例子。当圣人般的坡旅甲(Polycarp)遇见异端的马吉安(Marcion),马吉安说:‘你认识我么?’坡旅甲回答说,‘我认识撒但首生的。’这是约翰自己,当他看见异端的克林妥跨进公共浴室,他快快地从那里逃跑。口里还喊着说,‘让我们快快地奔逃,不然房屋要倒塌在我

们身上,因为真理的敌人,克林妥在这里。’

我们必须记得当时的状况。一切都是在未定之中,基督教信仰是否站立得稳,不受假哲学的异端理论毁灭。它的存在是在风雨飘摇之中。教会不敢和这腐蚀信仰的谬误教师作任何的妥协。

这是,如托德所指出的,应急的规例,不过‘应急的规例造成不良的律法’。我们或许可以承认在约翰当时的情况之下,采取这种行动是必须的,但是对待思想错误的人,不一定要用相同的方法。冉回到托德的话,只是好心的宽容是不足够的。‘这问题是找到一种方法,使我们和那些在基本问题上有不同信念的人,一起生活,一方面不损及爱,另一方面不失去对于真理的效忠。’爱必然可以在那里找到出路。林肯说,毁灭我们仇敌最好的办法,是与他们为友。我们切不可以和谬误教师妥协,但是我们不能放弃我们的责任,带頄他们进入真理。

约翰就这样的到了书信的结尾。他不冉加添什么,因为他希望去和他的朋友们见面,面对面的谈话。希腊人和希伯来人一样,不说面对面,而说口对口。在旧约里,神请到摩西:‘我与他口对口说话。’(民十二8;和合本译作面对面,──编者注)。约翰很有智慧,他知道书信有时只能把事情弄糟,五分钟赤诚张开的谈话,它的成就会远超过整堆的书信。在许多教会中,在许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里,书信所能做到的,只是激动一种情势;因为就是一封最小心书写的信,也有可能被误解,而一席短短的谈话,却弥补了一切。克伦威尔(Cromwell)从来没有了解过贵格会领袖福克斯(John Fox),并且十分的不喜欢他。其后,他们见面了,经过一番谈话以后,他说,‘如果你和我,只要有一小时在一起,我们之间的友谊,要比以前要好得多了。’教会法庭及基督徒最好立下决议,如果可以说话的时候,决不写信。

这封信以从约翰的教会向受信的朋友们问候的话,作为结束;这问候正如一个姊妹的儿女向另一个姊妺的儿女所说的话;因为所有一切基督徒都是一个在信仰里的家庭的成员。──《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