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翰参书注释

 

约翰三书

 

    这约翰参书是写给“该犹”的,这名称在当时的罗马世界中是十分普遍的,正如约翰或史密斯这样的名称在英国一样普遍。所以在我们未曾得到足够数据之前,我们是无法肯定他到底是新约圣经里那一个该犹(徒十九29,廿4;罗十六23;林前一14)。

    但愿所有慷慨接待神仆人到自己家里的人,能从这封给该犹的信中,认识到神自己也何等的欣赏他们的爱心,他们是“一同为真理作工”的(第8节)。慷慨接待人的事有时也会叫人渐渐厌烦,但是该犹却没有厌烦过,而且可能因为太忙于接待人的缘故,以致影响自己的身体健康,甚至约翰也表示十分关怀(第2节)。

    与这位不自私的该犹相反的,这封信又提及一个自私的丢特腓,这两个人成了很大的对比。丢特腓这个人的言语和脾气都在第十节那里表露出来。摩根博士(Dr. Campbell  Morgan)说得好:“这一节经文把这个人的性格揭露出来。‘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好为首就是爱心的大敌,因为“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而且这也是异端的精神,不是值得嘉许的智慧。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是传异端教训的,但却有证据证明他是不服使徒权柄的。一般来说,不顺服的人总有一天会变成大独裁者的。丢特腓因为不顺服,所以他就失去爱。”

 

约 翰 三 书: 真理和爱心比对骄傲和争竞

慷慨解囊—是忠心的行为(5)

       问安(1)

  该犹—在真理和爱中服事人(28)

“有弟兄……证明你心里存的真理”(3)

“有弟兄……证明了你的爱”(6)

  丢特腓—因骄傲和争竞而行恶(911)

“他是好为首的”(9)

“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10)

推荐底米丢(12)

道别的话—(1314)

 

    再看第七节:“他们是为那名出外”。这句话真叫人注目。对基督徒来说,“那名”使他们的内心产生共鸣。对犹太人来说,“那名”就是耶和华。所以无论对外邦或犹太基督徒来说,“那名”就是最宝贵、最荣耀的名。伊格那丢(Ignatius)在稍后的时间写信给以弗所教会说:“我决心为那名的缘故……”;又说:“有些习惯了恶意批评那名”。使徒行传记载那些受了鞭打的使徒们,离开公会的时候,并没有惧怕,也没有感到羞耻,反过来,他们“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啊!这是何等的谦卑,何等的忠心,何等的爱!主啊!但愿我也能为你的名受苦!

── 佚名《约翰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