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在真理中相待

 

{\Section:TopicID=197}在属灵混乱中的持守

  撒但以异端渗进教会来敌挡神永远的旨意,这样的破口在教会中一出现,定然是把属灵的混乱带进教会,并且是越过越乱。在属灵的混乱中,拣选神的人该怎样来持守基督的见证呢?在使徒时代的末期,神真理的启示虽是快要完成,但是在属灵的混乱已经在教会里出现的光景中,圣灵藉着硕果仅存的使徒约翰再三的向教会说话,给教会指明继续持守基督见证的路。

  写约翰S书的时候,教会属灵的混乱的程度又比以前加深了。在教会里不仅是有不承认神儿子的主张来代替神的真理,并且更出现了人代替了真理的光景,使教会在作基督的见证上更陷入迷乱的光景里。虽然约翰贰书和S书这两卷圣经,长久以来直到现在,都不太给基督的教会重视,但圣灵把这两卷书收集在圣经中的心意,爱主又尊重主的人,却不该因着这两卷书的内容比较简单,篇幅又少,因此也就像一些人一样,对这两卷书上的信息不加以重视。相反的,我们该看这些是圣灵对教会所说的,语重心长的末了的话。

  约翰是使徒,但他不是以使徒的身份来写信,而是以长老的身份来写信,好像给人有一点这样的感觉──他是站在地方教会的地位来说话,为要处理地方教会的难处,因此本书所提及的事是属于个别的情形。我们可不是这样的领会。固然我们一点也不敢忽略圣灵印证新约圣经成典的事实与心意,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发生在地方教会的事情是具体的,而且是有代表性的,也就是说有普遍性的。在甲地发生的难处,在乙地和丙地,……都一样会发生的。因此圣灵以一处的地方教会所发生的难处来向众教会说话,也因此使神的儿女们再一次在基督的身体这真理上受光照,因为属灵的难处并不受地域的限制,基督的身体乃是一个生命的组成实体。在一个地方教会发生的难处,也可能是在各个地方教会发生的难处。

  从壹书起,圣灵藉约翰所写的这三封书信,都循着一条直来交通的,那就是强调真理的准确要求。在S书短短的交通话语中,更是明确的强调神的儿女要按着真理去活和去作。犹其是在属灵混乱发生的日子里,更是要依循真理去持守该站的见证地位。人会改变,并且是不住的在变,也改变得十分剧烈。若是要跟人走的话,我们会发现属灵的道路闭塞了,教会在地上再也没有可走的路。但是感谢主,祂再三的向教会指明,神的真道的不改变。任凭地上闹得天地都翻转,真理永远是教会所要遵从的唯一道路,因为这真理就是主的自己。

  在本书末了的问安的话里,出现了一个十分特别的情形;这情形出自年老的约翰所写的信中更显得不寻常,这正是教会发生了属灵混乱的写照,经历过来的人都会在心里有响应。彼此问安的人竟是“众位朋友”,而不是“弟兄”,这实在是有点奇怪。我们应该会记得,在约翰福音里,门徒与主的关系是从“仆人”进到“朋友”,再从“朋友”进到“弟兄”。这个关系的进深表明了门徒与主在生命上的合一,与主不能分开的联合。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S书里,对于那些明显的忠心跟随主的脚踪的人,还是一再的称他们为“弟兄”,可是一到问安的时候,“朋友”就代替了“弟兄”,属灵的关系好像是倒退了一些,这究竟会是怎么样的一回事呢?是约翰因年老而忘掉了“弟兄”么?约翰可以年老,圣灵可不能有年老的事发生。这一点,我们必须要记住,不要学那些人什么都推给“背景”去,就把圣灵的心意忽略掉。

  为了说明这一点,我必须要多说一点话,在属灵的混乱中,这样的情形是很普遍的发生。有一些人,你说他们不是基督徒,他们却是口口声声的说是跟随基督的人,甚至说要跟随主的脚踪作“时代的先知”。今天创造一个“XX 神学”,明天又创造一个“XX 神学”,俨然就是神在这时代的见证人。你要是说他们是基督徒,你却很难从他们的言行间看出他们是高举基督的人。他们只不过是跟随世界潮流走的一批宗教徒,可是你又不能说他们从前没有接受耶稣作救主的经历。你说他们不是弟兄又不是,你要说他们是弟兄也好像不是,这叫人感到作难,但事实上又确实有这样的情形在教会的历史中发生。特别是在混乱的日子中,若再加上地上政权的插手,今天还是满有弟兄的情份,明天很可能就转过来成了践踏弟兄的人。谁都不能预先看出那一个变成践踏弟兄的人,在这种为难的情形下,“弟兄”就为“朋友”所代替了。这里的“朋友”对主还有一点情份,还不失为“朋友”,不像卖主的犹大,连“朋友”也够不上,主只能给他一个因利而组合的“伙伴”的称呼(参太廿六50原文直译)。

  能在持守真理的见证中,一直维持着“弟兄”的关系,那是何等的珍贵。可是在属灵混乱的日子里,这又是何等稀罕的事。读到这样的问安的话,我深深感受到年老的约翰里面的心酸与无奈,也领会到圣灵的叹息与期待。巴不得主怜悯读这书的人,心里受感,在主面前靠主立定心志,与神的儿女们在主里面永远是弟兄,不甘心与弟兄们的关系倒退到“朋友”的地步。

我在真理里所爱的

  “作长老的写信给亲爱的该犹,就是我诚心所爱的”(1节)。该犹是一位弟兄,有人猜他是罗马十六章的该犹,或许就是保罗在哥林多给他施浸的该犹。他究竟是谁?会不会是另一位该犹呢?这些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他在教会极度的混乱中,仍然坚守着主的真道,按着主的真理来度他在世的日子,不跟随世俗的流向来定规他该选择的道路,他要追随的只是主自己和祂的真道。所以约翰能在多人离经背道的时候,仍然肯定的称他是亲爱的弟兄。

  约翰说该犹是他诚心所爱的,他实在是爱该犹,因为该犹是活在真理里。“诚心所爱”在原来的意思就是“在真理里所爱”。这就十分明白的指出,约翰爱这位弟兄,不是单因着弟兄的关系,而是因为这是一位行走在真理里的弟兄,是一位要体贴主的心意的弟兄。在平静的日子里,行走在真理里也许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是在人心偏离主的时候,仍然是坚守主的真理,那实在是显出极其高贵的属灵品格。

  本来在主里同作弟兄的,该是推心置腹的,甚至可以为弟兄置生死于度外。可是属灵的混乱在教会中出现,弟兄就失去了该有的彼此信任。在混乱中,一些仍然坚守主的话的人,他们依旧彼此有交通,彼此接待,也彼此扶持。这些弟兄所带给人的安慰,是怎样的鼓舞着忠心跟随主的人,他们实在是可爱的弟兄,也是主所记念的弟兄。他们活在真理里,在属灵灰暗的日子,就作了主坚强的见证。

神最大的喜乐

  在背弃真理的潮流中坚守真理,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要付代价,要忍受孤单,要受得起冷嘲热讽,也要承当得住人的势力的重压,还要成为弟兄们的扶持与安慰。若不是对真理有绝对的认识与拣选,在逆流中早就给冲走了。认识真理和按着真理而行可能是两件不同的事。一些人认识真理,但不按着真理而行,而要满足人的倾向。当然也有不多的人,他们怎样认识真理,他们就怎样把真理调进生活中。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虽然处境有许多艰困,但活在真理中的结果却是,“凡事兴盛,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兴盛一样”(2节)。神给这样的人不单是魂里苏醒的祝福,而且身体与生活起居也是蒙福的。在灵里与神有亲密相交的人,魂里的苏醒是必然的结果,由此而引进各样的祝福也该是意中的事。但是有些时候,在环境中显明的祝福不一定会出现,只有魂里的苏醒不让环境成为重担,这仍是另外的一种祝福。

  但是最叫神儿女喜悦的,还不是身体与魂的蒙福,而是神因我们行在真理中而得着最大的喜乐。我们留心这里所表达的事。因着弟兄们的见证,说出了该犹爱慕真理,也照着真理行,约翰就说,“我就甚喜乐,我听见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我的喜乐就没有比这个大的”(23节)。我们不单是看见约翰的喜乐,我们也看见圣灵的喜乐,我们更看见神的喜乐。因为约翰的喜乐就是表达了在灵里感动他的神的喜乐。

  神藉着约翰表达了祂的感觉,就说出了祂看见祂名下的人按着真理行,祂的感觉就是“我的喜乐就没有比这个大的”。人天然的倾向都是为着满足自己。人要按真理行就必得要反对自己,这是一般人所不乐意去作的。现今在神的眼中,有一些弟兄心里满是神真理的充实,实际的生活又是只求神的喜悦,不求自己的益处,神得着这样的人,神就得着了最大的喜乐。这就叫我们明白,我们存留在地上的目的,也该是让神得着最大的喜乐。

  人总以为用工作可以使神得着最大的喜乐,但神却是表明祂最大的喜乐并不是人为祂作工,而是人照着祂的真理行。我们记住,最大的喜乐不是单单有喜乐,而是那喜乐的程度再没有别的事物可以超越过它,这样的喜乐才能说是最大的喜乐。我们要看准这一件事,人的背逆是把神的心伤透的。人如今照着真理行,在行出真理以前,心里就接受了神至高的地位,也承认了神那绝对的权柄,人这样的活在祂面前,祂的喜乐也就因此升到最高,成了祂最大的喜乐。没有什么事可以代替行在真理中,能使神得着最大的喜乐,只有顺服神才是让神得着最大的喜乐的路。

  人的愚昧就是看自己为大,喜欢为神出主意,替神设计各种各样的事,偏是不留意主的心意。我们不要误会,该犹作出来的是爱弟兄的事,这是主的命令,他遵从了。只是爱弟兄不是真理,而是从真理里发出来的命令。我们必须记得,真理是主的自己,是把神发表出来的话。人在遵守命令以前,就先接受了主的自己,包括主的权柄。从认识真理到遵行命令,是人的本质在神的光中所生的大变化,改变了人对神的态度,改变了人在神面前的地位,让神得着人作成就神永远旨意的器皿。这样的人才是使神得着最大喜乐的人。

以神为配

  该犹接待出外作主工的弟兄们,这些弟兄们是照主的吩咐,不带金银铜钱,不带口袋,也不多带衣物,也不带鞋和拐杖(参太十910),就是凭着信心去支取神的应许,就这样到外邦人中传扬主的道,他们“对外邦人一无所取”(7节)。这是另一种作主工的方式,“所以我们应该接待这样的人,叫我们与他们一同为真理作工”(8节)。主的灵让我们看见,这是“人接待你们,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我来的”(太十40)那应许的应用,接待先知就得先知的赏赐,接待义人也要得义人的赏赐。接待神的工人,就是接待神,藉着接待来为真理作工,神也把他的接待算在作真理的工里面。

  只是我们不要忘记,在该犹接待弟兄的日子,正是罗马政权大举反对教会的时候,也是各样异端兴起使众人都唾弃神儿子的时候。在这样的景况下,人都要远离主,拒绝传讲主的人,人们这样作已经成了风尚。要接待主名下的人,在人们的眼中并不是一件美事。那么,还要不要接待弟兄呢?该犹的答案是“要接待”,他为什么要这样逆流而行呢?感谢主,他不顾环境的反对而接待弟兄,因为他里面有一个非常宝贝的看见。'

  “你若配得过神,帮助他们往前行,这就好了”(6节)。把“你若配得过神”说得清楚一点,就是“你若看神是配的”。赞美主,祂是配,祂实在是配。别人看不见祂是配,该犹却看见只有祂是配,我们也是看见祂是配。祂既然是配。我们就没有一件事是不能为祂去作的。“神是配”就是最重要的真理,神在历世以来,在人间作了许多的工,就是要人认识祂是配。祂从前是配,现在还是配,直到永远,祂还是配。承认祂是配,就是说祂值得我们为祂摆上我们所有的一切,因为祂为我们先摆上了祂的一切。

  看神为配不是一个小问题,而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十个长大痲疯的人得洁净,只有一个撒玛利亚人不辞辛劳去寻找主,把感谢和敬拜归与主,因为他看主是配。人常常忽略主是配的事实,所以根本就没有把主放在心上。许多的事物与工作代替了主,就是种因在不以为主是配,看解决人的问题比满足主的心意来得更重要。真正看主是配的人就不是这样,他们看满足主的心意比什么人世间的事都来得重要,来得急迫。该犹是这样的人当中的一个,我们也愿意自己是行走在看主是配的人的行列当中。

人出头代替神是最无知的恶事

  属灵混乱明显的现象,就是人代替了基督。人轻看神儿子的所是与所作,人不再跟从神的路,也不再高举神的儿子。人自己要作主,把基督的权柄抛在背后。这原不算希奇,因为伊甸园的堕落就是这么一回事。只是这种现象在教会中出现的时候,人多不以为意,因为人的心向着主已经失去了该有的敏锐,没有看出基督已经给挤到教会的门外去了。求主怜悯我们,不叫我们落到这样的地步。

  当约翰还活在世上的时候,有一处的地方教会发生了难处。是那一处教会,圣经没有说,只是提到约翰说:“我曾略略的写信给教会,但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不接待我们”(9节)。这样的提说到教会,明明的给我们看到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的事实。这个教会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该有基督的权柄,因为只有基督是教会的头。但是这一处地方的教会,已经不让基督作头了。单凭一个丢特腓,教会还不至于到了连使徒也不接待的地步,事实上该是以丢特腓为首而凝聚了一些人,这些人都不尊重神的儿子,并且也拒绝主的使徒。人在教会中出头,代替了神,就是混乱的起源,也是混乱的结果。只是这种光景完完全全是人对神的愚昧与无知的表现。

  丢特腓在教会中横行霸道到这种地步,他不接待使徒和使徒约翰的同工们,还“用恶言妄论我们。还不以此为足,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愿意接待,他也禁止,并且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10节)。他不承认使徒,也不承认圣灵的差遣。他这样作是因为他先就不承认基督的权柄。他根本就不在意接待主差遣的,就是接待主自己,他也不把主的新命令放在心上;他可以推说不认识其它的人是不是弟兄,但他总不能推说他不知道使徒约翰。人要作主,人要出头,人就不再理会主的所是和主的所作,他们以为自己就是主。

  有些弟兄认为丢特腓很可能是假师傅,是出于那敌基督的。我们以为他该是堕落了的一个弟兄。他若是假先知,约翰就不会给他所在的教会写信,因为写信总免不了有问安,约翰不会愚昧到要在丢特腓的恶行上有分。约翰还是承认他是弟兄,所以他说,“我若去,必要提说他所行的事”(10节)。愿意他能悔改。这要叫我们看到,神容忍制造属灵混乱的人,并不等于神不记录他的恶行。在合宜的时间,神一定追讨人的狂妄与无知。求主救我们脱离属灵的堕落,永远学习以基督作元首。特别在有政治因素搀杂的境遇中,更要持定单单以基督为元首。

在混乱中引导人走在正路上的光

  属灵的混乱似乎是席卷了全教会,人的狂妄处处显出它的威势。基督的见证在地上还有没有路呢?若是单单从人这方面看,教会的前途是暗淡了,神的真理给人轻蔑,基督的权柄给人践踏,神的家中只是看见人的活动,好像一切属灵的事物都给冻结了。赞美主,在外面似乎一切都落在灰暗中的时候,却有少数的爱主的人,默默的站住他们的地位,紧紧的守住神的真道。“低米丢行善,有众人给他作见证,又有真理给他作见证,就是我们也给他作见证。你也知道,我们的见证是真的”(12节)。在神的儿女中,还是有真正爱主的人,虽然人数不一定很多,但神的心意就因着他们可以继续在地上成全,从古时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这一些得胜者使神见证的火光不至熄灭。以利亚的日子,神保留了七千人。任何时期,神都为自己的名保留七千人,现今也不例外。要注意的是我们是否列在这七千人当中。

  爱主又绝对跟随主的人,历来都不是很多的,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坚守着真理的道,绝不离开真理而拣选众人以为美的事。尽管反对他们的势力很强大,就是反对他们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他们有美好的品格。不单是一般人说他们好,神的真理也印证他们是好,这实在是真实的好。事实上,不是他们原来就是好,而是他们把自己溶进真理里去活,就把基督的好活出来了。有一件比众人都欣赏他们好更重要的事,那就是他们跟从真理的生活,却成了神放在属灵混乱中的见证,是道路显得灰暗时的火光。

  “亲爱的兄弟阿,不要效法恶,只要效法善。行善的属乎神。行恶未曾见过神”(11节)。这就是在混乱中仍然站在主的一边的秘诀。行走在真理里就是善,因为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就是美。所以一心一意的跟随基督,不偏离那起初原有生命之道,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神的儿女就可以走过来。真理照亮我们该走的道路,生命供应我们走路的力量,使我们就是朝着基督一直的往前走。不向环境与邪恶的势力低头,但又不是与他们敌对,我们的态度只是单单的讨主喜悦。这样,我们不仅是找到准确的道路,并且也在经历神的信实与大能。

写不尽的话

  像贰书一样,“我原有许多事要写给你,却不愿意用笔墨写给你。但盼望快快的见你,我们就当面谈论”(1314节)。但贰书是把重点放在与假先知分别,把诱惑人偏离基督的事拒绝在教会外。S书是勉励弟兄坚持基督作追求的目的,在属灵的混乱中保守自己不迷失。当人偏离基督的时候,教会中发生的混乱是写不胜写的,能当面交通才会有较完整的认识。但在没有能在一起相聚交通以前,首要的事就是要守住在真理中的见证,也以真理来作持守的印证。

  在末后的日子,属灵的混乱是越来越复杂。自由派的趋向越来越拒绝基督,但又表现得很隐蔽。他们更巧妙的把地上的事来代替基督的所作。在称为信仰纯正的这一边,也越来越分不清什么是出于那敌基督的,甚至还吸收了出自那敌基督的作为信仰的重点内容,受那敌基督的影响到了失去儆觉的地步。现今实在是可怕的时刻,我们一面看见少数的弟兄在重压下坚持真理,在另一面又看到不少的基督徒在接受属地事物的麻醉。我们稍稍能体会使徒约翰当时的心情,也稍稍能领会坐在宝座上的主的叹息,我们好像不能再含忍不为教会哀哭。

  我们实在盼望能有更多神的儿女,看见那位已经得胜了的基督。祂成全了神的旨意,已经在神宝座的右边坐下了,等候神把仇敌作祂的脚凳。因此,不管在地上有多少属灵的混乱与灰暗,我们总是认定基督是我们追求的方向,基督的真理是我们追求的内容,我们可以欢然的唱说:“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诗廿九10)。

后语

  “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撒上三1)。在旧约的日子,摩西的律法该是神向祂的百姓所说的话。百姓若是照着神的律法生活,在那些日子是不能说神的话语稀少的,因为神早已经说了话。因此“耶和华的言语稀少”该是说出神的百姓对神说的话的态度,他们不再理会神说过一些什么话,也不以神说了的话为他们必须谨守的吩咐。因此以色列当日的处境不单是没有得着神应许的福,并且发生了极大的属灵堕落。老以利尊重人过于尊重神,以利的儿子们简直就是对神放肆。结果造成了“以迦博”,荣耀离开了以色列。

  老以利安排撒母耳在他面前事奉神,却不是把撒母耳领到神面前去事奉耶和华。在人看来,这好像是很微末的细节,但在属灵的实际里,这明显是人对神的代替。虽然老以利还会教导撒母耳说,“耶和华阿,请说,仆人敬听”这样的话,但以利自己却不是站在仆人的地位上敬听神说话的人。现今在基督教中,多的是像以利这样的人,口中很会使用圣经上说的话,但却不以神说的话作为追求与跟从的目的。因此,神的见证给称为基督徒的人所蒙蔽,教会也像是失去了追求与见证的方向。我们不要忘记,神在祂的百姓陷在属灵堕落时所兴起的先知,他们的功用是使走迷的百姓归向神自己。没有显明这样功用的,就不能说是神的先知。

  写完了约翰壹、贰、S这三卷书,心里并没有轻松的感觉。为着神的教会现今受着各式各样的人的主张所影响,已经到了叫人在称为教会的地方看不见神。人不尊重神的话,人不以神为神,人不再要学习在神面前作仆人,人把自己的主张作为神的启示。总结的一句话,神的教会变成了人的教会,就像主在地上的日子,“耶和华的节期”变成了“犹太人的……节期”一样。人利用圣经上的话去附和人的主张,甚至扭曲了神说的话去迎合人的倾向,人再也不能在称为教会的地方遇见神。

  还有更甚的,人根本就不再理会神的话,也不知道“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圣经明明的指出娈童是神憎恶的,但一些称为“教会”的却支持同性恋,甚至“封立”同性恋的人“接受圣职”。政治的利用,人体贴肉体的倾向的涌现,已经到了公开的地步。从前只能在暗地里作的事,现在已经成了风尚。主实在是给教会挤到门外,而让社会坐上主在教会中该坐的座位。

  在神的见证好像晦暗不明的时候,读约翰壹书、贰书和S书,就显出格外有意义,也格外的显得有需要。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不单指明教会该持守的内容,也指出教会该持守的方向,更指出教会所该有的属灵的基本认识与操练。主不会让祂自己的见证给掩盖。祂一定兴起甘心体贴祂心意的人来,为祂的名站立,为祂的名呼喊,为保守祂教会的纯净而走上祭坛。按着主的话来看,祂来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了,祂决不会让祂的教会在末了的一程失去祂荣耀的光彩,祂要为祂的新妇给妆饰整齐,所以祂一定不会静默不言,使祂的言语稀少,清心的圣徒一定会听到主的声音。

  但愿阅读过这一本书的弟兄们,都能听见主对教会得胜者的呼唤,并且不住的在他们心中发出回响。愿荣耀与颂赞都归给父神并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阿们。── 王国显《你们要住在主里──约翰参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