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翰参书注释

 

教师的欢心(1-4

在新约的书信中,没有其它书信比这一封,更能表明基督徒的书信都是依照初期教会时期书信的格式。有一封芦纸的书信,从一个船长名叫爱任妞(Irenaeus)写给他兄弟亚波里拿留(Apolinarius)的:

爱任纽致书于他的兄弟亚波里拿留,我向你问候。我继续为你祷告,愿你身体强健,像我身体强健一样。我愿你知道,我于伊碧月初六日登陆,在同月的十八日卸完了船上的货,在同月的廿五日到了罗马,那里的人欢迎我们,一切都是出于神的旨意。我们每天都在等待遣散,所以到今天为止,我们每一个作谷类贸易的人,都没有获准离开。问候你的妻子,以及舍兰纳斯(Serenus),还有一切爱你的人,一一题名问候他们。再会。

爱任妞的信,和约翰的信,它们的格式,完全一样。最先是问候,接着是为健康祷告,再后是书信的本文及其消息,于是为最后的问候。早期基督徒的书信并没有特殊的教会气息,它们就是那种平常每天都写的信。

约翰写给一个朋友,名叫该犹。在新约的时代,该犹是一个最普通的名字。在新约里,有三个同名的人。有马其顿人该犹,他和亚里达古,在以弗所暴动中,与保罗在一起(徒十九29)。有特庇人该犹,他代表他的教会,把捐项带交耶路撒冷帮助贫穷信徒(徒二十4)。有哥林多的该犹,他接待保罗,他是一个好客的人,也接待了全教会的人(罗十六23);保罗很少为人施洗,他是其中之一(林前一14);根据传统的说法,他是帖撒罗尼迦的首任主教。该犹是在一切名字中,最普通的一个;我们没有理由说他就是三人中的一人。据传统的说法,约翰自己立该犹为别迦摩的主教。在这里站在我们前面的是一位把他的家开放,也把的心开放的一个人。

在这封短短的书信中,为首两节,约翰用了两次亲爱的agape{tos)。约翰在这三本书信中,用亲爱的不会少过十次,这是一桩值得注意的事。这些信都是警告和斥责的信;但是其语气却充满着慈爱。这是一位学者兼传道人的忠告:‘不要责g你的会友。’约翰,即使他必须斥责,决不会用刺戟性的话。他写信的整个气氛充满了爱。

第二节给我们看见这良善热诚的牧者的完全照顾。约翰对于该犹的身体和灵性的健康一样的着重。约翰像耶稣一样;他永远不会忘记,人有身体也有灵魂,两者一样的重要。

在第四节里,约翰告诉我们,教师的最大喜乐。就是看见他的学生按真理而行。真理不只是头脑的知识,也是内心的接受,和爱心在生活上的表现。真理使人的思想和行为像神一样。

基督徒的款待(5-8

在这里,我们到了约翰写这封书信的主题。一队旅行的宣教士,正在前往该犹的教会。约翰催促他接待他们,尽力的支持他们,并且以真正的基督徒的方式饯行。

在古时,款待乃是一种神圣的职责。外乡客是受到宙斯齐诺(Zeus Xenios:宙斯是神的名字,齐诺异乡客;因此宙斯齐诺是异乡客之神)的保护。在古代旅店是以恶事闻名,不能令人满意的地方。希腊人天生不喜欢接受款待后所付的金钱;所以管旅店的人,在社会上的地位非常的低。旅店的地方,以肮脏污秽,虫蚤满天著名。管旅店的人更是贪得无厌,柏拉图把他们比作强盗,把旅客扣押,待他们付了赎金,才让他们走。在古时有一种宾主友谊的制度,住在不同地方的家庭,其家中人到对方的地区去作客,他就有款待的义务。这种家庭间的关系,继续维持,有数代之久。一个人到另外的地区,要求款待,必须拿出证物,证明他的身份。有的城市,在大城市中设立一种官职,称proxenos,凡该城市的公民,在当地作客,可以请求居住或援助。

如果外邦人的世界接受款待的责任,基督徒当然更应如此。彼得教训说:‘你们要互相款待,不发怒言。’(彼前四9)。希伯来书的作者说,‘不可忘记用爱心款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来十三2)。在教牧书信中,一个寡妇‘接待远人’要接受荣誉(提前五9)。保罗吩咐罗马教会,‘客要一味的款待’(罗十二13)。

款待是教会领袖的一个特别的特点,作监督的必须乐意接待远人(提前三2)。提多书里也有相同的教训(多一8)。到了游斯丁(Justin Martyr:主后一七○年)的时候,我们看见在主日有钱的人,依其所愿,作出贡献,不过这是教会会正的责任‘赒济孤儿寡妇,那些由于疾病或其它原因成为需要帮助的人,在缧绁中人,以及那些住在我们中间的异乡客。’(游斯丁:护教书First Apology67)。

在早期教会中,基督徒的家,其门总是开放的,以爱心欢迎外客。很少能够比让异乡客进入基督徒中更高贵。基督徒的家庭,总是留有余地,容纳外乡客,不论他是从那里来,他是什么肤色。

基督徒的先驱工作者(5-8)(续)

这段经文更告诉我们那些巡行的宣教士,他们放弃了家庭和舒适,把神的道广传。在第7节,约翰说,他们奉主的名外出,不接受外邦人的支持。(这只是可能,第7节所说的,或许是指那些从外邦人中出来的,他们没有带什么,为着基督教的缘故他们离开他们的工作,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朋友,失去了一切生活的支持。)大家都知道,有一种‘乞食僧侣’带着他的头陀袋求乞,收到的钱很多。举一个例子,有一个人自称是‘钗利亚女神的奴仆’,他外出乞食,声称他回来时为他女神收到的不会少于七十袋钱。不过这些基督徒巡行传道人在外邦人那里,不取分文,就是他们要给,也不收受。

约翰要该犹慷慨地招待这些信仰的先驱工作者。他说这是一种责任帮助他们,可以表明我们的同工之谊,一同为真理作工(第8节)。摩法特把这节经文译得很是生动:‘我们必得支持这些人,证明我们自己和真理结盟的。’

这里有一个基督教重要的思想。一个人的情况或许不能让他成为一个宣教士或传道人。生活使他不得不接受一个平常人间世的工作,居住在一个地方,担负他日常工作的责任,从事于他的事业。但是他虽然不能到远方,他的金钱,他的祷告,以及他积极的支持,却能去。不是每一个人可以往前线去;但是他可以支持在前线上的人,作真理后援。当我们这样记得的话,我们给予支助基督及其教会推广的工作,不是一种责任,乃是一种权利,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乐意。教会需要那些挺身而出,往外面工作的人,教会也需要留守后方,作真理的后援。

爱心的要求(9-15

在这里我们知道了写这封书信的理由并且介绍两个在这事件的主要人物。

这里有丢特腓。在以前我们已经看见约翰,丢特腓,和低米丢,所处的情景。在早期教会中,有双重的牧职。使徒与先知,其工作范围不限于一个本地教会,他们的权柄伸展到所有教会。还有是长老,他们是永久定居的牧职,管理本地教会,乃是教会的柱石。

在初期这种双重牧职毫无问题,因为初期的本地教会,还是在婴孩时期,它们没有本领治理自己的事务,单独行走。不过时光一天一天的过去,这两种牧职之间,发生了紧张的状态。本地教会一天一天强壮,认同意识逐渐生长,不可避免的,本地教会渐渐不愿接受外地的控制,受巡行外客的干涉。

这问题今天多少还存在于我们之间。有些巡行的布道家,他的神学,工作的方法,造成的气氛或有异于本地教会。在年轻的教会里,让宣教士管理还有多久,什么时候让宣教士撤退,什么时候让当地教会管理它们自己的事。

在这封书信里,丢特腓是本地教会的代表人物。他不接受约翰的权威,也不招待巡行的宣教士。他决心要看到本地教会管理自己的事务,甚至要把那些准备接受约翰的权威和招待巡行传道人的人逐出教会。丢特腓到底是怎样的人物,我们无法知道。他决非是像我们今天所说的主教。他可能是一个雄心勃勃的长老。甚至他可能是一个人格坚强,有屈服人的力量,在教会中活跃有侵略性的会友。不过他确是一个坚强,握有权力的人物。

低米丢很似巡行傅道人领袖,或许也是携带这封书信的人。约翰为他写了一封证明信,表明他的品格与能力,很可能有些有关他的情况给丢特腓作为反对他的把柄。

低米丢是一个普通的名字。有些人认为他是新约里二个人物中的一人。有的以为他就是以弗所的银匠底米丢,反对保罗的领袖(徒十九21下)。可能他以后成为基督徒,不过他以前逼迫过保罗的黑点,仍然留着。有的以为他就是底马(低米丢的缩写),他起初是保罗的同工,但以后因为贪爱现今的世界,离开保罗(西四14;门24;提后四10)。可能底马以后再归回到基督教的信仰,不过他离开保罗的一件事,总是对他不利。

约翰一般情况的背景大略如此,他的权威遭受藐视;该犹为人仁慈,不过其为人或许不似丢特腓那样有冲劲,约翰希求与他连结一起,如果听其自然,或许他会屈服在丢特腓之下。

这是我们所知道的情况。我们或许对于丢特腓有很大的同情;我们或许会想,他所采取的立场,是迟早必须采取的。不过虽然他的品格有很多好处,但是缺了一件东西──那就是爱心。托德说,‘没有真正的宗教经验,不是在爱心里表现的。’这是为什么丢特腓,虽然有领袖的干才,品格超批,约翰要说他不是一个真基督徒。真正基督徒领袖必须常常记得,力量和柔和必须连在一起,引导和爱心必须携手同行。在教会里有好多的领袖像丢特腓一样。他所行的或许完全是对,但是要达到他的目的所采取的方法却是不对,因为任何好的头脑所想的方法,不能替代内心所有的爱心。

在这一切情况下,究竟有些什么问题,我们无法知道。不过约翰以爱心结束这封书信。不久他要来与他们谈话,有好多事当面谈话远比书写信函为佳;即此,他向他们问候及给他们祝福。我们很可以相信,这一位年老的长老所说的,‘愿你平安’带给接受他书信的教会一片恬静。──《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