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要为真道争战

 

{\Section:TopicID=257}为一次交付的真道竭力争辩

  我们今天来看犹大书,只有一章,这一章的主题也是非常明确的。犹大书在圣经里是最末了的一封书信。当然我们也是把启示录看作书信,不过它不是一般的书信。犹大书既然在书信里摆在最末后,圣灵作这样的安排,也是有祂的意思。虽然犹大书里的信息,并不是叫人很激动的信息,但是犹大书的信息却是对我们有非常明确的提醒,叫我们在跟随主的路上受保护。

犹大是谁

  我们先来看看犹大是谁?犹大书大概是在主后六,七十年左右写的一封信,也大概是主复活以后三十年左右。在那一个时候,教会已经开始发生好些难处,这些难处主要是在真理的辩明上面。主的灵用着犹大写了这样的一封书信,这封书信的内容跟彼得后书非常接近,都是照着那个方向来发表,但是有不同的重点。

  犹大是谁呢?我们看看第一节,“耶稣基督的仆人,雅各的弟兄犹大。”弟兄姊妹们,你看到犹大是谁了。当然在服事上来说,他是主的仆人,但与主的关系,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在属灵的事上是不说肉身的关系的,如果我们要看肉身的关系,犹大在这里说,他是雅各的弟兄。雅各是谁呢?雅各就是我们的主肉身的弟兄。我们感谢神,在雅各书也好,在犹大书也好,这两位我们的主肉身的弟兄给教会写信的时候,它们都隐藏他们和主肉身的关系,连提都不提。因为这一件事在属灵的事上是没有什么意思的。所以他们只是说出他们是服事主的,是耶稣基督的仆人。

  但是有很多的犹大,究竟是那个犹大?为了要说明是那一个犹大,他就提出是“雅各的兄弟”,就像有很多西方人,他们并不注意他们的父亲是谁,他们所留意的是那一个作母亲的儿子。因为在西方来说,人的名字不像我们中国人那么丰富,他们有的名字只是有限的不多几个,你要是跑到街上大喊一声“约翰”,或者大喊一声“雅各”,你一定会发现好多人答应你,因为几乎满街满巷都是约翰,是雅各。这个主日有一个刚信主的朋友,他找到我,他说,“你能不能替我起一个英文名字,我要一个名字是很少人用的。”我说,“你要找很少人用的英文名字就很难。”所以你去银行你开户口的时候,要填一个表格,那表格里有一项就是你母亲的姓名,要用这一个来确定你的身份。所以犹大在这里提到我是雅各的弟兄,也就印证他是谁。

  我们感谢主,我们在书信上面看到两位主肉身的弟兄,他们在发表他们自己的时候都是把他们与主肉身的关系隐藏起来,不像地上的人,一有机会总是拉上人中间的关系。我们感谢主,在开头就给我们看见一个属灵的功课,看重属灵的关系过于肉身的关系。弟兄姊妹不要误会,这并不是等于说,不必管肉身的关系。我们在属灵的事上面,我们是看重属灵的关系过于属地的关系。我想这也是在弟兄姊妹们中间很自然的一件事。我们从前有很多朋友,我们有很多同学,或者其它关系的人,他们没有信主。没有认识主以前,我们与这些人来往也许是很频繁的,但是我们得救了以后,我们就多认识了一些在主里的弟兄姊妹。很自然的,慢慢的你就发觉,在弟兄姊妹们中间的那一种感觉,那一个关系就超越过从前所有的那些朋友、同学的关系。我们晓得,在弟兄姊妹中间,我们有共同的生命,因着这个共同的生命,我们有共同的语言,并且有共同的生活内容,更重要的是有一个共同的追求目标和方向,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利害关系。

收信的人

  我们感谢主!这是神儿女们的关系,很自然就是如此的发展起来,所以在犹大写信的时候,他就隐藏了他自己肉身与主的关系。但是我想,他写了这封信,收他这封信的人,恐怕不一定完全认识犹大,当然犹大也是不完全知道他们,因为是在主里面,他们是有了交通,他们是有了彼此的劝勉。我们感谢主,这封信没有说是写给谁,没有说是给哥林多的教会,也没有说是给在圣布诺的教会,更没有说是给湾区的众教会,没有一个固定的收信的人。但是你看见里面所包括的,就是所有蒙神保守的神的儿女们,这就是教会,是基督的身体。犹大的这一个交通,是交通在基督的身体里,交通在神儿女们生命的实际里。

写信的目的

  我们开始来看犹大在圣灵的感动下写这一封信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可以说,第三节就是那个目的。然后,底下就提出几件事,那几件事都是为着第三节。第三节究竟说什么呢?弟兄姊妹你看到,犹大是非常敞开的,开门见山就说,“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论到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我不得不写信劝你们。”劝他们什么?接下去那两句话,就是犹大书的主题,“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

  弟兄姊妹们,在这里我们要留意,留意什么呢?留意这一个圣灵的托付。托付一个什么?托付给什么人?许多时候,我们不自觉的以为,圣灵在这里的托付是给特殊的人,或者是给一些教会的长老,或者是给一些传信息的人,最低限度是说得上是教会的领袖。不是的,弟兄姊妹你留意这一封信是写给所有神的儿女们的,让每一个神的儿女都看见,神托付给他们一件事,就是要为神的真道来争战。弟兄姊妹们,在这里我们要留心,神的真道在还没有启示以前,就已经惹动了属灵的争战,不是要等到这个真道发表出来以后,那争战才开始。

属灵的争战

  弟兄姊妹,我来举一个例子,你马上就能领会。但以理在被掳中为着犹大的前途求问主,究竟犹大的前途是怎样?神就差遣使者来给他答应。但是那使者没有及时来到,为什么不能及时来到呢?后来使者来到的时候就说出原因,因为他在来的中途,就碰到一些从撒但的集团出来的阻挡,所以他来晚了。弟兄姊妹,从这一件事上,我们看到属灵的争战,在神的真道还没有启示出来以前,仇敌已经用尽各种各样的方法来阻挡。

  弟兄姊妹也记得,我们的主到地上是要上十字架的,祂一定要上十字架的,祂不上十字架是不成的。但是你看见,在祂上十字架的路途上,你看见撒但用了多少的方法来挡住祂,不叫祂上十字架。出生不久,就叫希律下命令杀婴孩。撒但试探主,叫祂放弃十字架的道路。然后你又看到,我们的主把神的话告诉众人的时候,人受不了,几乎要把祂从山顶上推下去,把祂摔死。弟兄姊妹你又看到,人要强迫祂作王。弟兄姊妹你看,这许多的事,从表面上看来,好像没有什么特别,那是人的常情。弟兄姊妹,你看到背后就看见撒但的手在那里,如果杀婴孩成功,我们的主就不必上十字架了;如果在山上把祂推下去,摔死了祂,祂也不必上十字架了;如果让祂坐在宝座上,也就不需要上十字架。但不是这样,我们的主是要上十字架,所以在主的一生路程上面,你一直看见十字架的阴影随着祂。也就是说,属灵的争战在我们的主的身上没有停止。

  现在我们的主复活了,祂升到天上去了。把祂的见证托付给教会,也把真道托付给教会了,属灵的争战就从主的身上转移到神儿女们的身上来。撒但不能再到主的面前去跟主争战,但是祂能对付打扰跟随主的人,牠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作成牠所要作的。其中顶厉害的就是改变神的真道,这种改变可以是增加一点,也可以是减少一点,当然也包括根本就完全改变掉。正因为这样,圣灵说话了,提醒神的儿女们,要为着神的真道来站立,来争战,来争辩。我们感谢赞美主!

  神让我们看到,每一个属神的人,他们都接受一个托付,来维持神真道的准确。昨天有姐妹来我家,我们交通起来,我们的姐妹说出一件事,她说,别人怎么怎么说她,或者说一些事情,她都不会光火,但如果她听见有人把神的话语乱讲,她就会光火。我想这样的心思,神的儿女们还是需要有的,不过不要发泄怒气就好。如果我们接触到一些人把神的真道来改变的时候,我们里面没有一点感觉,我就很担心我们在主面前的路走得不对,我们的心思向着主恐怕也是不对了。

为交付了给圣徒的真道竭力争辩

  圣灵在这里说到真道的时候,有两件事项是我们要很注意的。第一,这真道是神交付给圣徒们,并且是已经交付给我们了,你要推也推不掉的。你作了神的儿女,你就接受了一个责任来维护神自己的真道。如果神的儿女们,不维护神的真道,神的真道给更改了,那么“神的工作”在地上尽管有很多的发展,但结果是等于零的。所以我们必须看见,神已经把这一个真道交付给我们,我们有一个责任来维护主的真理。

  其次,我们留意这里,“要竭力的争辩。”我们留意,在初期教会的时候,弟兄姊妹们的确是在这一点上摆上他们自己。年长的弟兄在一次特会上的交通,提过这么两句话,“神并不是叫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作一个殉道者,但是我们每一个人必须要有殉道者的心志。”弟兄姊妹,我们看这一件事在教会初期的时候,的确是非常明显。到了现在靠近主回来以前的日子里,你难得看到有很多这样的事再出现。为什么呢?是神在起初的时候,兴起一些有这样心思的人,而现在神就不再作这样的工了,是不是?当然不是。从前神怎样作工,如今神还是一样的作工。既然神没有改变,为什么情形不一样呢?

  弟兄姊妹,如果我们稍微留意一下,我们会发觉其中有一个原因,虽然不是唯一的原因,但却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乃是神的真道已经被人修改又修改,就是那些没有把主的真道修改的,也没有多少人像从前那些圣徒们那样尊重神自己的真道。太多太多其它的事霸占了他们的心思,叫他们不那么重视神自己的真道。但是当我们读到这些话的时候,我们里面实在需要受一点光照,神的话跟我们的关系是怎么的一个关系?是可有可无的吗?是我喜欢就重视一下,我不喜欢,我就把它放在一旁,是不是这样呢?但愿主给我们能在主话的光里,看到我们与神的真道的真实关系。我们不重视主自己的话,我们自然就不可能会为主的话竭力去争辩。我们也许会争辩,但是不会竭力,因为那争辩完全是一个被动的问题。我信主了,你说我的主不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是这样争辩,却不是为着真道去竭力争辩。当然,竭力争辩不是去跟人吵架,甚至是打架,不是这个,乃是说把真道说清楚。

  为什么要说清楚呢?难道神的真理不能有所增加的吗?这个恐怕是应该有点商量的余地吧!神是那样浩大,祂要增加一点点,怎么不可以?从前祂说的没有说完,现在说清楚,怎么不可以?弟兄姊妹们注意,道理是可以说得过去,但是事实上却不能这样。为什么呢?弟兄姊妹们留意这里说的话,“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一次就交付完毕了,一次就启示完毕了。这个“一次”是指着什么呢?乃是指着从创世记到启示录,这个事情在神的启示里,神已经把它作为一个完整的事实作完了,人不能再在这里增加什么,人也不能在这里减去什么。

  尤其是我们读到启示录的时候,我们翻去那里看看,看看这句话的原意,二十二章十九节,“这书上的预言,”“这书上”就是指着启示录,既然是指着启示录,你说那就不包括启示录以前的那一些。弟兄姊妹们千万要注意,启示录乃是把将来必成的事说清楚,也就是说出神所要作还没有作完的。或者说出神已经说过,但还没有说完的,都在启示录里说完了。所以在这里虽然是指着启示录,但实际是包括了整个神永远计划的启示。我们留意十九节,“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这就说出不能减少。然后十八节,“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弟兄姊妹们,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警告,对神自己的真道,没有一个人有权柄去加增或者减少,如果有人胆敢这样作的话,他在神的面前就不能不受审判,受很严肃的对付。

  “从前一次交付给圣徒的真道”,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事实,因为教会的见证,神儿女的持守,整个的根据就是根据在这一个“一次交付给圣徒的真道”上面。好,我们感谢主!圣灵用着犹大很重的提醒神的儿女们,要留意这一点,尤其是到了末了的时候,犹大书在整本圣经差不多到末了,我想圣灵的确有这个意思,事实上我们也真看见,从创世记到约翰三书为止,所有关乎真理的话,神都启示出来,剩下的犹大书跟启示录,只有事实的发表,却没有真理的发表。我们感谢主!

三类不服神话语权柄的人

  神的儿女们能看到这样一件严肃的事,圣灵就因着犹大继续说话。指出有许许多多混到神儿女们中间的人,他们要改变神的道,甚至是改变我们的主的身位。弟兄姊妹,这些改变都是从根把神的真道来改变,也是把神托付给教会的见证从根拔出来。弟兄姊妹留意,所以圣灵就用着犹大说了底下好些话,把神的儿女们带回一些属灵的历史上面去。头一件事是让神的儿女们去认识,在历史上掌管一切的主怎么来处理历史的事。从第五节到第七节,提出了三类的人,也就是三个不同的历史。第一个就提到称为神的百姓,另外一个是堕落的天使,再有一个就是所多玛,蛾摩拉地区的人。

  弟兄姊妹,你看这里提到三批人,第一类是与神有点关系的,第二类是在天上服役的灵,第三类是地上根本不把神放在眼里的人,这三类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服神的话语的权柄。说得更清楚一点,就是不信。这三种人都是说明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这些脱离埃及的以色列人,如果从经历上面来说,他们离开埃及就是得救了,但是他们当中有一批人,却不能进迦南。如果从神整个救赎的事实来看,这一批人是蒙了拯救,但却没有进到神所要的结果。他们是被称为神的百姓,但是不因为他们给称为神的百姓,神就说,既然你们都离开了埃及,好吧!全都给你们。但是神没有这样说,他们在进迦南的路上,神把他们毁坏了。我想,我们中文把它翻成“灭绝”是翻得过火一点,把它翻成“毁灭”了,那就差不多。这个“毁灭”是肉身的毁灭,如果是“灭绝”,他们就连得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们看,所多玛和蛾摩拉的人,神的公义显出来对付他们,我们没有难处。堕落的天使等候将来的审判,我们也没有难处。“神啊,你的公义应当是如此的执行。”但是我们不甘心说以色列人,我们常不自觉把以色列人的原则用在我们身上来,我们觉得我们已经得救了。我们在神面前是否守住神自己的话,这个是不太重要。但是神说,“你们看,他们那些离开埃及的人,在旷野还是倒毙。”我们看,如果他们是出埃及的以色列人,我们会说“那也是应该的。”但是如果把那个原则用到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就说“这个不可以,因为我们已经得救了,我们已经离开埃及了,神不可以这样严厉的对待我们。”弟兄姊妹,神并不是愿意严厉对待我们,祂既然为我们舍弃祂自己的儿子,祂怎么会很严厉的来对待我们?但若是我们学着以色列人那样子,用不信来顶撞神,不要上去迦南而要回埃及,这个怎么可以?

  你说,“我们若是他们,我们不会作这样的事。”弟兄姊妹,不见得。我们一直说,在神的救恩里,神是预备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与祂儿子同坐宝座的,要与神的儿子一同得荣耀。如果我们是得救了,但我们却没有预备我们自己去接受与神的儿子同得荣耀,我们还没有到达与主同坐宝座的时候,我们就毁坏了我们自己。你说“是神毁坏我们,还是我们自己毁坏我们?”很显然的是我们自己毁坏我们自己。在这三类的人里,弟兄姊妹,你看见一个共同的事实,那就是不信,不信神的话。说具体一点,就是不服神的权柄。结果三类的人都在神的面前接受了或等候接受神公义的追讨。

神对不信的人的追讨

  弟兄姊妹们,圣灵在这里又给我们看见那一位不会伤害祂自己公义的神。神自然不会让祂的公义受损害,祂不以有罪为无罪,因此,祂对那些在祂面前过不来的事,祂一定追讨。正因为这样,我们对“一次交付给圣徒的真道,竭力争辩”的这一点上,我们不能随便。

  然后从第八节开始,说了一大堆的话,说到在神的眼中,神怎么看这样的人。我们看这些事的时候,你就留意到这些人是怎么看他们自己,很显然就是两件不同的事,神的话在这里说,“这些改变神话语的人,这些不尊重神话语的人,他们实际上是作梦的人,活在自己的幻想里。”什么人会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没有神的人就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明明是有神却说没有神,他们不把神放在眼里,他们就随便放纵人的自己。所以神说,这些人是作梦的,他们是完全活在幻想里,完全根据人的自己来决定一切的行动,说一些话亵渎神,说一些话欺负人,根本不理会那些事对或不对,只要他自己喜欢就叫做对,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作神的权柄。

不可轻忽神的权柄

  圣灵用着犹大说出一件事是我们从前不知道的,只有在犹大书这里说出来。当摩西在尼波山上死的时候,我们从旧约圣经里知道一件事,就是神亲自埋葬摩西,我们就是知道这么一点点。摩西死了,神就埋葬他,不是摩西的儿子们去埋葬他,是神自己去埋葬他。当然这是一个好大好大的恩典,神来为祂的仆人料理他的身后事,但是我们却不知道那个过程是怎样。犹大书就给我们看到一件事,摩西死了,我们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撒但要来抢摩西的尸体,神不让牠抢去,天使长米迦勒就来干预这事,圣经没有在别的地方记载这事,所以我们不知道那个过程,也不知道那个原因。

  我想,当然这个不能为准,只是讲讲而已,撒但要抢走摩西的尸首,只有一个目的,要叫摩西的尸首在以色列人中间成为偶像。除了这个原因,撒但抢走摩西的尸首有什么作用呢?但神不允许牠抢去,米迦勒就来干预,米迦勒来对付撒但当然是可以的。但圣灵在这里记下这一件事,米迦勒并没有跟撒但面对面的在那里吵架或打架,我们想象撒但一定是很凶的,因为牠不接受神的权柄,牠也不服神的权柄,根本就不承认神的权柄。所以牠是为所欲为的。但米迦勒就不是这样,他是服在主权柄底下的人,他虽然来干预这件事,但是他知道处理这事的权柄是在神手里。他不能越过主的界限,去代替主出什么主意,作什么工,所以他只是说,“主责备你。”

  你留意圣灵在这里说,“就是米迦勒,他也不敢说毁谤的话,只是说主责备你。”为什么他不说一些更严厉的话?他知道权柄不是在他手里,处理的权柄是在神手里,他不敢越过主的界限。但是这些人,他们在作梦,他们根本就不理会神,所以他们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什么事都作得出来。好了,现在我们来留意,按人看来,这些人在人中间是意气风发的,是很威风的,人也觉得他们是有权有势的。

没有理性的牲畜

  弟兄姊妹你看,神怎么看他们?神说,“这些人和没有理性的牲畜是一个样。”我们中文翻成“没有灵性”,这个不准确,应该是“没有理性的”。虽然他们在人中间好些很威风,但神说,跟牲畜差不多。为什么神这样说出他们的光景呢?神要指出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作,神又在这里说出一些事来,又是三类的事。你们看十一节,神说,“他们有祸了,”为什么有祸呢?第一,“他们走了该隐的道路,”什么叫做该隐的道路呢?以自己为重要。第二,“又为利往巴兰的错谬里直奔。”什么叫做巴兰的错谬呢?以利益为先。关于巴兰的故事,弟兄姊妹都知道,他晓得神的意思不是这样,但是为了要得着许许多多的金银财宝,他不管神的意思,只要自己得着利益就对,这是巴兰。然后又说,“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什么叫做可拉的背叛?那就是以自己为主。我们晓得,可拉的事就是他们不服摩西跟亚伦两个人在神面前所接受的托付,而要他们自己作主,去代替主的安排。这是可拉的背叛。

  弟兄姊妹,这里提到三件事,看自己为重要,看利益为优先,看自己就是权柄。事实上,在神的眼中是怎么回事?神说,“他们如果是与你们一同坐席,他们就是礁石,定规要叫你们受难处的。因为这些人只知喂养自己,他不管别人的。他们就好像没有雨的云彩,好看是好看,但却对地没有滋润的,因为是不能给人滋润的。所以是轻飘飘的,风一吹就没有了。他们是秋天没有结果子的树,不能给人有供应的,应该供应人的时候是没有供应的,所以他们实在是死二次的人。”(参1213节)中文圣经译作“死而又死”的人。

  弟兄姊妹,什么叫死二次?弟兄姊妹,这真的很有意思,弟兄姊妹你晓得,我们读启示录就看到有一个死叫做“第二次的死”。什么叫做第二次的死?那就是经过白色大宝座审判以后,要进到火湖里的人的结局,那是第二次的死。第一次的死,就是肉身的死。第二次的死,乃是灵、魂、体一同死,是永远的灭亡。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些人虽然在人中间很有威风,但是神说,他们实在的光景是如此。底下还有一些描写,但是总归起来就是说,他们的前途就是“有墨黑的幽暗为他们永远存留。”我们感谢神!主给我们看见,那些对付神的人,要改变神的作为的人,他们在地上也许是有权有势,但是在神的眼中他们是如同没有。

  底下还说了一些话,我轻轻点一下就够了。有一件事也是在圣经其它地方没有提的,只有在这里提起,那是关乎以诺所预言的事。以诺预言什么呢?弟兄姊妹记得,以诺是与神同行三百年的那一个人,他生下一个孩子叫玛土撒拉,是对那一个世代提出了警告的。现在犹大在这里又发表一件事,以诺在那个时候就说到,“将来主在荣耀里降临的时候,主一定处理这一切不敬虔的事。”这话就响应了上边所说的,神一定不会伤害祂自己的公义这个意思。

在真道上造就自己

  所以到末了,圣灵就借着犹大对弟兄们说一下具体的事。头一样就提醒我们,“在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这跟彼得提醒我们的完全是一样。他们这些人说许许多多无聊的话,说许许多多败坏人信心的话,神的儿女们面对这样的环境的时候怎么办呢?弟兄姊妹们,仍然是彼得后书的信息,不要让眼见的事物来打乱我们。在积极那方面,看二十节,“亲爱的弟兄阿,你们却要在至圣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圣灵里多方的祷告。”这是什么?积极那一方面,在神话语里下工夫,把我们的信心扎根在神自己的话语上,叫一切在我们周围发生的事,我们都能用着神自己的话,好像一个筛子一样去过滤。用着神自己的话来建立我们自己,在神的话以外的主张,我们绝不以那些作根基,一切的根基都是神自己的话语,也就是神的自己。维持时刻在神面前的交通,这样就保守我们自己常在主的爱里,这样就叫我们所有的指望没有离开我们的主耶稣。因为一切改变真道的事实,就是要改变基督的所是和基督的所作。我们却是持定我们的主,作我们追求的方向、道路和目的。

  然后对有一些在你周围的人,你怎么去与他们相处?“有些人存疑心,你们要怜悯他们,同情他们,可能的话,帮助他们脱离那种疑惑。另外有一些人,你们要尽力把他们抢救出来。但是有一些人,你们却要非常小心的去避开他们,虽然盼望他们能苏醒,但却不能和他们在一起,因为他们的作为,你沾染上一点点都不得了。”(参2223节)这样一来,神儿女们要站立在神的见证地位上,是不是很难承担呢?

凭主的信实站住

  感谢主,最末了的时候,圣灵借着犹大的笔,给我们看见很宝贝的一件事。是什么事呢?我们能站立,其实是不在乎我们,而是在乎神的自己,因为神拯救我们是要拯救我们到底的。“祂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希伯来书又说,“祂救他们就救他们到底的。”什么叫做“到底”呢?“到底”就是说,神所要作的,神完全的负责作成在我们的身上,这就叫做“到底”。如果用救恩的三个主要的内容来说,得救,得胜,得赎,都是神要作的,都是神自己要作成功的。在这里也是说到这一点,“那能保守你们不失脚,叫你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祂荣耀之前的。”(24节)既然是神自己要作成这件事,我们能维持自己在祂的那一边,祂就有机会把我们作成祂所要作的。

  我们还要留意一件事,就是在神作成这样的一件事的过程里,那关键还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所以,在二十五节里,你就看见,“愿荣耀、威严、能力、权柄,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归于神。”弟兄姊妹,这些话给我们看到好几方面的事,我轻轻提提就好,第一,我们能站立在一个悖逆的世代里,我们是以神的信实作为能力。第二件事,我们要看见神是从永远到永远得荣耀的。弟兄姊妹注意,神得荣耀是从万古以前,并现今,直到永永远远的。尽管撒但不甘心接受这事实,但事实就是这样。尽管人不甘心接受这样的观念,但神是在万古以前就是得荣耀。第三件事,持定永远与神有交通的路,就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因此我们看见,整件事是神定意作的,实际上是基督去成全。

  我们感谢神,在犹大书里,圣灵给我们看到这一些平常我们不是太注意的事。我们感谢主!主还说会按着祂的时间,引领我们去站在为着祂“一次交付给圣徒的真道,竭力争辩”,祂也就负责吸引我们,在至圣的真道上建立我们自己,叫我们能坚强的站在祂的那一边。── 王国显《总要作神的仆人──犹大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