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犹大书注释

 

{\Section:TopicID=1231}壹.问候(12

  1 神使用义人犹大来揭露离经背道者的真面目,而离经背道者其中一个最大的例子,是另一个犹大,即加略人犹大。对于这位义人犹大,我们可以肯定的数据是,他是耶稣基督的仆人,雅各的弟兄。

  在本书的开首,犹大对收信人有三个称呼,是适用于所有真信徒的。他们是被召,在父神里成圣1,为耶稣基督保守的人。神用褔音“呼召”这些人从世界分别出来归衪。他们是蒙神拣选,成为神特别和圣洁的子民。他们蒙奇妙的保守,得以脱离危险、破坏、玷污和定罪,且最终他们会被引领得见荣美的大君王。

  2 犹大祝愿他的读者能够得着怜恤、平安、慈爱。信徒面对着将信仰歪曲的强大压力,这祝愿显得特别及时。圣徒受争斗、压力围困时,神向他们施以同情的安慰和眷顾,这就是怜恤。倚靠神的话,不看环境只仰望那位掌管一切情况以成就衪旨意的,从而产生的安宁和稳妥就是平安。慈爱就是神接纳衪看为珍贵的子民──这种超然的爱,我们应与他人分享。

  犹大希望这三种福气多多的加给你们。不是逐步少量的递增,而是多多的倍增!

 

贰.揭露假师傅的面貌(316

  3 犹大原本打算写信,论到信徒所同得的荣耀救恩。然而,神的灵是这样有力地影响着这位顺服的作者,以致他感到有必要改变方针。一篇简单的、讨论基本教义的书信已嫌不足;他必须写一篇辞严情切的信来坚固读者。他要鼓励他们为真道竭力的争辩。基督真道这神圣的遗产正受到攻击,敌人正致力要侵蚀这些基要道理。神的子民必须毫不妥协地坚持神的圣言是默示的、无谬误的、具有权威的、充足完备的。

  不过,信徒为真道争辩时,言谈举止必须有基督徒的榜样。诚如保罗所说:“然而主的仆人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的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提后二24)他要争辩,但却不可以是个好争吵的人;在作见证时,必须保持有好的见证。

  我们所竭力争辩的,就是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请留心!并不是“从前交付”,而是从前一次交付。教义的内容是完整的。正典已经完备了,不可以再加上任何内容。“所有新的都不是真的,所有真的都不是新的。”如有任何师傅声称,他拥有超越圣经内容的启示,我们便随即拒绝接受。真道已经交付我们,我们不用寻求聆听任何额外的。很多异端领袖声称他们的经书与圣经具有同等的权威,但以上所说的,就是我们的答案了。

  4 本节告诉我们,这威胁的性质是什么。基督徒相交中已有破坏分子开始渗入。因为有些人偷着进来。有人在暗中进行秘密和欺骗的行动。

  这些内奸是自古被定受刑罚的。这好像是说,神特意选这班人出来,注定要他们受刑罚。但这里的意思其实不是这样。圣经从没有说,有些人是被拣选出来受刑罚的。人得救是因为神的恩典。但如果他们最终失丧的话,那是因为他们的罪和不顺从的缘故。

  这句经文的意思,是说明离经背道者要受刑罚这一事实,是老早已经注定的。任何人决意要离弃基督的信仰,他们所面对的刑罚,与那些在旷野中不信的以色列人,或是悖逆的天使,又或是所多玛城的人所受的刑罚相同。他们并不是被预定要叛离,但他们一旦选择叛离的话,就要面对早已决定要加诸一切离经背道者身上的刑罚。

  这些不虔诚的人的两大特征,就是他们的品行败坏,他们的教训谬妄。在品行方面,他们将我们神的恩变作放纵情欲的机会。他们将基督徒的自由歪曲为放纵的机会,将服侍的自由变为犯罪的自由。在教义方面,他们不认独一的主宰2我们主耶稣基督。他们不认衪至高无上的统治权,不认衪的神性,不相信衪代替罪人受死和衪的复活──事实上,有关衪的位格和作为的任何要义,他们一概不认。他们声称在属灵的范畴里拥有很大的自由,却武断、恶意地否定褔音,否定基督宝血的价值,否定衪是唯一的拯救。

  这些人是谁呢?他们本应是褔音的使者。他们在基督教圈子中,拥有领导的地位。其中有的是监督,或是教会议会成员,或是神学院教授。不过,他们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他们都反对圣经中的基督,并自行塑造出一个自由主义3或新正统学派4的“基督”,一个没有了荣耀、尊贵、主权、权柄的基督。

  5 神对这些离经背道者的态度一点也不含糊。衪在旧约圣经中,已不只一次地表明出来。犹大在这里用了三个例子来提醒他的读者,就是不信的以色列人、犯罪的天使,并所多玛和蛾摩拉两城的人。

  第一个例子是在旷野中的以色列人。从前主救了他的百姓出埃及地,后来就把那些不信的灭绝了(参看民一三,一四;林前一○510)。神应许将迦南地赐给这些百姓;应许中也包含了他们所需的一切能力与权力。可是,他们却在加低斯听信了探子的恶信,并背叛了耶和华。结果,所有在离开埃及时年龄在二十岁或以上的男丁,除了约书亚和迦勒外,全都死在旷野(参看来三1619)。

  6 第二个悖逆和叛离的例子,是犯罪的天使。对于这些天使,我们确实知道的,就是他们不守所委派给他们的本位,离开自己住处,而现在他们被主用锁炼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面对他们最终的审判。

  圣经似乎说明了天使至少有两次叛离的例子。其中之一是路西弗的堕落;相信在这次背叛中,有成群的天使跟随他。现今,这些坠落了的天使尚没有被捆绑起来。魔鬼及其手下的恶魔,正在积极与耶和华并衪的圣民争战。

  另一个天使叛离的例子,是犹大在这里所说的,彼得也曾提到(彼后二4)。对于这里所指的是什么事件,圣经研究者的意见有相当大的分歧。我们提供的意见纯属个人观点,并非确定的事实。

  我们相信,犹大所指的,是记载在创世记六章17节的事件。神的众子离开了他们作为天使的本位,以人的形象来到地上,与人的女子结婚。这种婚盟违反了神的安排,在衪看来是可憎恶的。第4节可能暗示,这些不寻常的婚姻关系,产生出孔武有力、穷凶极恶的后代。不管这是事实与否,明显地神对这个时期人类的暴虐感到异常不悦,并决定用洪水毁灭全地。

  就这观点,学者有三点反对的意见:(1)创世记的经文并没有提到天使,只是说“神的儿子们”。(2)天使是无性别的。(3)天使并不嫁娶。

  这段经文的确没有特别说明是天使,但在闪语(即古希伯来语文)来说,“神的儿子们”确是指天使(参看伯一6;二1)。圣经没有说明天使是无性别的。有时候,天使会以人的形象出现在地上,有人的躯体及胃口(创一八222;试与一九135比较)。

  圣经没有说天使并不嫁娶,只是说他们在天上也不嫁也不娶(太二二30)。

  不管本节背后所根据的是什么历史事件,其要点在说明这些天使摒弃了神给他们界定的本位,而现在主用锁炼把他们拘留在黑暗里,直等到他们最终的受审,进入永远的刑罚里去。

  7 犹大提到旧约中的第三个叛离例子,就是所多玛、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人(创一八16∼一九29)。用又如来开始本节,表示所多玛人的罪,与天使所犯的罪类同;就是明目张胆地败坏道德,是完全违反自然,是神所憎恶的。

  保罗在罗马书中特别提到这种邪淫的罪:“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一26下,27)所多玛、蛾摩拉、押玛、洗扁的人,深深地陷溺于同性恋之中。这里则将这罪形容为随从逆性的情欲,意思就是完全违反神所设立的自然规律。

  今天,很多离经背道者,都站在最前线的位置,公开地为同性恋辩护,并致力要使两个成年人在自愿情况下进行的同性恋行为合法化。难道这真是纯属巧合?

  对于这一切不受约束的人来说,所多玛和蛾摩拉堪作为鉴戒,说明受永火的刑罚是怎样的。所谓永火,并不是指烧毁这些邪恶城邑的火是永琱灭的;而是指这火的毁灭能力既是如此彻底和强烈,足以反映将要临到所有叛徒的永琣D罚是怎样的。

  8 犹大又回头谈到他当日的离经背道者,并开始叙述他们的罪、对他们的控诉、大自然中与他们对应的事物、他们最终的结局,以及他们不虔的言行(816)。

  首先是关于他们的罪。他们是作梦的人,他们污秽身体。他们的思想已备受污染,活在卑污的幻想世界中,以败德的性行为来满足他们的梦想,就像所多玛人一样。

  他们轻慢主治的。他们反对神,抗拒政府。他们提倡不法及无政府主义。他们所隶属的机构,以推翻政府为宗旨。

  他们毁谤在尊位的天使。“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一三1下);对以上的话,他们不屑一顾。神命令人“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出二二28),他们却认为是可笑的。他们用轻藐恶毒的话来诋毁有权柄的,不管是神,是天使,还是人。

  9 在这方面,连天使长米迦勒也有所顾忌,他们却肆无忌惮。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的时候,也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他,只说:“主责备你罢!”犹大在这里告诉我们的事件,圣经其它的地方没有记载过。所以,我们自然会问:“他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数据的?”

  有谓那是传统之说;但这说法不能确定。

  最令人感到满意的解释,莫过于说这些数据出于超自然的来源,是那位感动犹大写这封书信的圣灵向他启示出来的。

  我们并没有肯定的数据,可以说明为什么米迦勒和撒但会为摩西的尸首争辩。我们知道摩西是由神亲自埋葬在摩押地的山谷中的。或许撒但想知道埋葬的地点,以便在那里建立神坛。这样,就可以引诱以色列人去敬拜摩西的骸骨。米迦勒是以色列民族的天使代表(但一○21),自然会将埋葬地点保持秘密,以免百姓堕入拜偶像的危机中。

  然而,这里要说明的重点是,虽然米迦勒是天使长,神日后要使用他把撒但从天上摔下去(启一二79),但他面对这个管辖众恶魔的撒但时,却没有擅自加以责备。他将责备的权柄归给神。

  10 这些离经背道者刚愎自用,肆无忌惮地毁谤他们所不知道的。他们不明白,在任何有秩序的社会里,都必须有当权者,并对当权者的服从。故此,他们不知好歹,妄自尊大,自以为是地反抗权威。

  他们最熟悉的事物,就是自己本性中的各种情欲,如何在感官上得到满足。他们就像没有理智的畜类一样,只知尽情地去满足性欲。在这过程中,他们败坏、摧毁了自己。

  11 犹大向他们作出了严厉的谴责。他们有祸了!由于心里刚硬又不肯悔改,他们为自己积蓄忿怒,直到神震怒、显衪公义审判的日子到来(罗二5)。

  作者形容他们的一生就像不断加速地向下坡路走,愈来愈泥足深陷。首先,他们走了该隐的道路,继而又为利往巴兰的错谬直奔。最后,他们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了。错谬与叛离的情况,是不会停滞下来的。它们会将人簇拥至危局险境,然后推下灭亡的深谷中。

  该隐的道路,基本上就是拒绝接受以祭牲的血为救赎的方法(创四)。他希望透过人为的努力来讨好神。麦敬道说:“拒绝接受神的救赎以得洁净,却代以人的努力而求改善;这就是‘该隐的道路’。”可是,倚靠人的努力,就自然会憎恶恩典,并蒙恩的人。这种憎恨最终会引致逼迫甚至杀人(约壹三15)。

  巴兰的错谬,就是企图将服事神的事,变成使个人得益致富的勾当。巴兰称自己是神的先知,但他却是贪婪的,并愿意为利出卖先知的恩赐(民二二∼二四)。巴勒曾五次用钱收买他,要他咒诅以色列人。他也十分愿意,只是神强行约制他。诚然他所说的话,很多都是真实和中听的,但他只是个为金钱而听凭使唤的先知。他没有办法咒诅以色列人,最终却引诱了他们与摩押女子行淫(民二五15)。

  现今的假师傅就像巴兰一样,既讨好又有说服力。他们善于一口两舌。他们贬抑真理,目的是要增加自己的收入。主要的问题,就是他们都是贪婪的,企图将神的家变作买卖的地方。

  今日的基督教圈子,为买卖圣职的罪所玷污。如果能够将谋取利益的动机剔除的话,相信很多美其名为基督教的事工都会顿然停止。高斯提醒我们说:

  人是卑劣的,会利用神的事来谋取个人的利益。人最卑劣之处,莫过于利用神的事来谋取自己的利益。主对这一切有明确的审判。我们不难看见,基督教圈子里正充满了这种情况。我们必须谨慎自己,免得习染这些劣行5

  犹大宣称这些假师傅有祸了的第三个原因,是他们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了。可拉与大坍、亚比兰伙同,反对摩西和亚伦的领导,甚至意图闯入祭司的行列(民∼六)。他们这样做,实际上就是藐视耶和华。由于他们不顺从,地就裂开,把他们活活的吞下去了。神藉此表明衪极度的不悦,因为人背叛了衪为自己设立的代表。

  12 犹大继而从大自然中,选了五样东西作比喻,以说明这些离经背道者的品德与结局。莫法特说:“作者仔细地从天、地、海洋间遍寻实例,以说明这些人的品德。”

  初期的基督徒为记念主的晚餐而举行爱席6,这些离经背道者正是其中的礁石(或作“玷污”)。他们不怕神也不怕人,他们只顾自己,不理会群羊。他们引诱其它人去贬损信仰。

  他们是没有雨的云彩,看似能够为干枯的大地带来滋润,事实却被风飘荡7,只留下失望与沮丧。

  他们是秋天……的树,没有叶子也没有果子。死而又死可能是一种夸张的表达手法,指完完全全的死去,也可能指从树根到枝子都枯死了。他们也是连根被拔出来,好像遭强风吹袭,连根拔起,没有留下残株可以在日后再次生长。

  13 他们是海里的狂浪,不受约束,喧闹狂暴。他们的喧闹与妄行,只涌出了可耻的泡沫来。他们以可耻的事为荣,没有留下任何实质或有价值的东西。

  最后,作者形容他们是流荡的星,有墨黑的幽暗为他们永远存留。流荡的星是指宇宙间没有固定运行轨道的天体。航海的人不能靠他们辨别方向。用此来比喻假师傅是何等的恰当!没有人能够从这些宗教陨石彗星身上得着属灵的指引;他们迸发短暂的光芒,然后像鸣放后的烟花一样湮灭在黑暗中。

  14 亚当的七世孙以诺预言这些离经背道者的灭亡。只有犹大书记载这个预言。有人认为这是引自次经以诺书,但事实上并没有证据证明在犹大的时候,这本伪造的经书已经存在。凯理说:

  这本(以诺)书充满了种种迹象,显示其写作日期是在耶路撒冷遭毁灭之后的(即在犹大书成书之后);作者是一个犹太人,他充满希望,相信神仍站在犹太人的一边8

  虽然我们不知道犹大怎样得知这古老的预言,但有一个简单而又可信的解释,就是那位向犹大启示、使他写出本书其它部分的圣灵,也将这预言向他启示出来。

  预言的开端是这样的:“看哪!主带着他的千万圣者降临。9”主耶稣在大灾难时期之后,重临地上消灭衪的敌人、在地上作王时,这段预言便会初步并局部成就。到千禧年结束的时候,这预言便会完全实现;那时,一切已死的恶人都要在白色大宝座前受审。

  15 基督来到要在众人身上行审判。从本节的其余部分可知,这里的众人是指一切不虔的人,并不包括真信徒。他们因相信基督,而可以免被定罪,正如约翰褔音五章24节所应许的:“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主耶稣既以人子的身分承受了所有审判,就要证实那一切不敬虔的人所妄行一切不敬虔的事,又证实不敬虔之罪人所说顶撞他的刚愎话。本节多次用了不敬虔一词。这些人是不敬虔的,他们所作的事是不敬虔的,且以不敬虔的态度去做(“妄行”)。他们对主说亵渎的话,就更加显出他们的不敬虔来。衪要证实他们一切的不敬虔,不只是使他们深深地感到内疚,而是要实质地证明他们有罪,然后对他们进行宣判。

  16 本节更详细地形容他们不敬虔的言行。他们是常发怨言的,他们对神的赐予诸多埋怨,并没有因衪的怜悯而表示感谢。神在旷野给以色列人的惩罚,充分证明衪十分憎恶这些埋怨。

  他们一味要找主的不是。为什么衪容许有战争与痛苦?为什么衪不终止社会上的各种不公平现象?如果衪是全能的话,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将世界从水深火热中救拔出来?他们也批评神的子民在信仰上故步自封,在行为上古板拘谨。

  他们纵欲地生活,沈溺于各种肉体的情欲之中,更不遗余力地提倡性开放。

  他们自以为是的言论,正好证明他们是要用言语来吸引他人。他们出人意表地支持政治、经济、社会上的极端主张,因而成为瞩目的人物。再者,他们明目张胆,毫无顾忌地否定一些基本的基督信仰的道理,比如他们说神已死的言论,为他们在自由神学界赢得不少声誉。

  还有,他们精于谄媚之道,吸引到一群跟随者,因而得到可观的收入。

  这种写照准确不虚,我们差不多每一天都可以透过世界各地的新闻媒介获得证实。

 

S.信徒在多人离经背道的情况下应尽的责任(1723

  17 犹大从关于离经背道者的话题,转而讨论信徒身处于这些唯利是图的牧者当中时,应扮演什么角色。首先,他提醒他们,使徒从前已警告他们说将会有祸患来到。然后,他鼓励他们要有健强的灵命。最后,他劝诫他们,在服侍那些曾受离经背道者误导的人时,要懂得作出分辨。

  众使徒早已预言会有假师傅兴起。这可见于保罗(徒二○2930;提前四15;提后三19)、彼得(彼后二122;三14)和约翰(约壹二1819)的事工上。

  1819 教训的要点是: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出现,他们随从自己不敬虔的私欲而行。

  犹大就这声明加以解释,指出这些好讥诮的人的三个主要特色。他们是属乎血气的。换句话说,他们的思想行为跟普通人一样。他们引人结党,吸引人跟随自己,他们或许也根据跟随者叛离的情况来分级。他们没有圣灵。他们从没有属天的生命,因此,完全没有能力去明白神的事情。

  20 信徒生命力的来源,当然是来自与主密切的关系,和与衪建立毫无间断的相交。不过,应当如何达到这地步呢?犹大提出了四个步骤。

  第一个步骤,是在至圣的真道(即基督信仰)上造就自己。我们要透过研读和遵守圣经的教训来造就自己。不断的认识和学习圣经,积极来说可以引导我们走义路,也可以提醒我们在走天路时避免各种危险。毕加灵说:“人或许会责难基督教教义,但却是教义模塑人的品格,而不是人的品格造出教义。”

  第二个步骤就是在圣灵里祷告。这是指按照圣灵的引导祷告;圣灵可以根据圣经的启示,或用主观的方法向信徒作私人的启示,使他们可以按神的旨意祷告。这种祷告不同于机械式地念诵祷文,也不是不用心灵的空洞言语。

  21 然后,信徒要保守自己常在神的爱中。在这里,神的爱可以比作太阳的光芒。太阳不停地散发光芒。但如果在我们与太阳之间存在了一些东西,我们就不能继续享受阳光。神的爱也是如此。神的爱不断地向我们倾注下来。但如果在我们与主之间有罪阻隔的话,我们实际上就不能继续享受衪的爱。首先,如果我们过着圣洁和敬虔的生活,就可以保守自己在衪的爱里。如果有罪阻隔的话,便应该立即承认并离弃该罪。秘诀就是不要让任何事物成为我们与神之间的阻隔。

  我灵与主畅然互通,

  了无尘世虚幻的梦;

  衪的恩惠欣然沛赐,

  摆脱一切阻隔牢笼。

∼田得理

  最后,我们应热切地仰望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在这里,我们主……的怜悯是指衪快将回来,将子民接到天上去。在黑暗与叛离的时代,我们要让这宝贵的盼望继续在我们心中散发光芒。这盼望会安慰我们,并策励我们洁净自己(帖前四18;约壹三3)。

  22 对于那些想要离经背道的人,我们在灵里要懂得分辨。对于那些积极鼓吹异端的人,并受他们愚弄欺骗的人,圣经教导我们运用不同的应付方法。对待他们的领袖和活跃分子的方法,记载在约翰贰书1011节,“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但对那些受假师傅迷惑的人,犹大教导信徒要作出分辨10,并提出两种不同的行动。

  有些人我们应怜悯他们。换句话说,我们对他们应寄予同情,并尝试引导他们脱离疑惑和争论,使他们坚定确信神的真理。

  23 有些人已濒临险境,快要跌进离叛的烈焰之中。我们要用坚决的警告和指导来搭救他们,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编按:和合本所根据之抄本在此节有两个“有些人”,故文意与此处之释义有分别。)。在旧约圣经中,痳疯病人的衣服是不洁的,要用火烧掉(利一三4752)。今天当我们帮助那些在性方面犯了罪的人时,我们应谨记,有些对象例如衣服,往往会挑起情欲。我们看见或触摸这些对象,会令我们联想起某些罪来。因此,要帮助那些被罪玷污的人,我们必须谨慎,防避任何会诱惑我们的事物。有一位不知名的作者这样说:

  一个人的衣物往往会因他所犯的罪而受污染影响。如果我们想确保自己免受罪恶这毁灭灵魂的疾病所污染或影响,就必须将一切与罪有关的事物摒弃,并加以否定。

  梅亚提醒我们说:“虽然基督徒应怜悯罪人并为他们代求,但也必须厌恶一切带有罪污的东西。11

 

肆.美丽的祝福(2425

  24 犹大以一个美丽的祝福来结束本书。这是对那能作万事的神的赞美和敬拜。衪能拯救(来七25)、坚固(罗一六25)、搭救(来二18)、叫万有归服自己(腓三21)──而在这里,衪能保守。衪能保守我们得到完全的平安(赛二六3),衪能保全我们所交付衪的直到那日(提后一12),衪能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20),衪也能保守我们12不失脚。这应许在犹大所说的离经背道盛行的日子,尤为恰切。

  然而,应许并没有停在这里。衪能够叫你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他荣耀之前。这的确令人赞叹不已!回想过去,我们曾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如今我们是何等无用、软弱、不济的仆人;然而,想到将来有一日,我们要站在宇宙君王的宝座前,完全无瑕无疵、欢欢喜喜──这是何等大的恩典!

  25 衪不但是保守我们又使我们毫无瑕疵的那一位,也是我们的救主独一的神。13神竟然这样关心我们,亲自成为我们的救主,为我们定了计划,使我们得蒙拯救,并预备了衪那位没有罪的儿子,为我们成为代罪羔羊;这的确是奇妙。衪是“独一有智慧的”(编按:和合本所根据之抄本没有“有智慧”一词)──终极来说,一切智慧都来自神(比较雅一5)。我们的智慧也是完全来自智慧之源,就是那位独一“有智慧”的神。

  如果敬拜(古老英文是 "worthship",有值得、配受的含义)是指将神所配受的归给祂的话,那么祂当得的就是荣耀、威严、能力、权柄。荣耀──因为祂的本质,并祂为我们所成就的一切,所以衪应得最高超的荣誉。威严──衪是全宇宙的最高统治者,所以应享有最高的尊严与威荣。权柄──因为衪是元首,所以应拥有无上的支配权。能力──衪有能力和特权去统治衪手所创造的一切。

  昔日衪配受这样的赞美,现今也如此,将来直至永远仍配受这样的赞美。离经背道者和假师傅要剥夺衪的荣耀,贬损衪的威严,批评衪的权柄,并挑战衪的能力。然而,所有真信徒都认为,能够永永远远地荣耀衪和享受衪,才是至高无上的满足。阿们。

 

评注

 

1 (第1节)批判性(NU)文本并不作“成圣”(he*giasmenois),而作“蒙爱”(e*gape*menois)。然而,书信既这样强烈地指斥败坏的行为,“成圣”似是较合适的字眼。

2 (第4节)新美国标准本作“主神”(Lord God),NU 文本没有“神”这字。在原文中,两个“主”字并不相同。“主耶稣”的“主”字,是常用的 Kurios。至于“主宰”则用同义词 Despotes。(英文的 despot 源于这字,但译成 despot 并不妥当,因为有不良的含义。)两个字都有“主宰”、“主人”,或“拥有者”的含义。

3 (第4节)“自由主义者”有释放的含义,但在宗教上,却是指那些否定信仰要义的人,例如否定圣经是神的默示,否定童女怀孕生子、基督的神性、流血代赎等。所谓的自由主义者,通常会接受任何教义或宗教,只要不是正统的圣经教训就可以了。

4 (第4节)所谓新正统主义者其实殊非正统。他们接受部分圣经教训,却用正统的词汇来掩饰他们脱离圣经的不信。例如,对新正统主义者来说,只有当圣经“对他说话”时,圣经才“成为”神的话语。但对于正统的信徒来说,圣经就是神的话。

5 (第11节)高斯(C. A. Coates),An Outline of Mark's Gospel and other Ministry,页125

6 (第12节)他们称这宴席为 agape{,其字义就是“爱”。

7 (第12节)最好的文本,如最古老的抄本(NU)和大部分的抄本,作“卷走”(carried away)或“带走”(carried along)。至于 TRKJV NKJV(“随风飘荡”carried about)的翻译则没有很强的支持。

8 (第14节)凯理(William Kelly, Lectures on the Epistle of Jude, The Serious Christian, I:123

9 (第14节)“降临”一词原文是过去不定时态的 e*lthe。这可能是用来反映闪族语中的预言性质的完成时态,用来形容一件将来的事,由于肯定会发生,所以表达成已发生了的事实。

10 (第22节)希腊文动词 diakrinomai 可以解作“怀疑”或“分辨”,因而令文本上的分歧情况更加复杂。请参考新英王钦定本第22, 23节的脚注。

11 (第23节)梅亚(J. B. Mayor),The Epistle of St. Jude and the Second Epistle of St. Peter,页51

12 (第24节)主要文本不作“你们”而作“他们”,即是指在前几节中,属灵的基督徒致力要拯救的罪人。

13 (第25节)总括新英王钦定本新约的文本脚注可知,NU 文本(主要是亚历山太抄本)通常比传统文本和主要抄本简短(或“省略”)。因此,如果 NU 文本加插了某些字时,就显得特别值得注意了。在第25节,此文本共有三处加插:“愿荣耀、威严、能力、权柄,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时时刻刻地归与独一的神我们的主”等等。然而,这里却略去了“智慧”一词。很可能埃及众教会在引用这备受欢迎的犹大书的祝福时,是用这较长的文本的。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