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一课

 

第一课  创世记  之一

 

题示:先把整部创世记由头至尾读一遍至两遍,才开始读本课。

 

                          五经的作者

 

    我们会提纲挈领地研究圣经各部分的作者问题。在神学界,新派与基要派最大的争论(也是最早的争论),就是五经的作者问题,到底是摩西呢?还是别的人?全部是摩西的手笔?或只是别人记载摩西的事迹?

    当然,我们不能太深入去研究这问题,那不单是超越了我们的范畴,也没有多大的用处。时至今日,这问题的发展已变得相当明朗化,我们可以很公平地指出,以摩西为五经作者的说法,仍未受到动摇,相反地,持不同观点的论调却一一瓦解了,我们可从马士顿爵士(Sir  Charles  Marston)下面的一段话,可窥其概略:

   虽然旧约某部分的书卷,可能取材于较早期的档,但若以为用这种断章取义的方法(况且这方法根本不能应用在任何近代文学的研究上),就能孤立它们来为所欲为,结果对任何人的认知能力上所引起的问题就很严重了;譬如说,旧约圣经所根据的档是怎样写成的呢?又是什么时候写的?还有的是,从摩西以后,以色列是用什么方法,又用什么文字来书写?那些批评家为要解答这个问题,就以为希伯来人事实上是文盲的,这说法太靠不住了。考古学的发现可以说明此点考古学的发现告诉我们,从摩西的时候起,以色列起码有三种文字:第一种就是西乃希伯来文;第二是腓尼基希伯来文,而最后的,就是他们被掳至巴比伦之后的亚述希伯来文;这些事实把整个文字的问题改观了。所谓口传这个理论就站不住脚;而就我们对摩西时代所把握到的资料,也使那些以为五经内的律例规条是摩西之后几百年才孕育成的说法,变得不攻自破。

    故此,以JEDP来看作是五经作者的理论,都是想当然而已,完全经不起考验;它们只有使五经的研究变得枯燥无味,浪费我们的时间,亦使我们对外证的判断力变得混乱无章,歪曲失常。曾经有人以为这些理论具有比圣经更高的权威,更深的判断力,但这些曾一度叫我们的研究和灵修黯然无光的理论,现在又慢慢地消失了。

虽然透过启示,圣经能带领我们的思想回溯到族长的、原始的,甚至是亚当未被造前的时代,但圣经可不是就在那时期写的。圣经之被写成书,是始于摩西的时代。从历史的立场看,整个启示是始于出埃及记第三章所记载的史实开始;在摩西八十岁那年,神借着何烈山烧着的荆棘,开始对人类传递他的启示。而那一章之前发生的事实,在写圣经的时候都已经成为过去,这是人类历史上伟大的一刻,神奇妙的启示就是这样开始的。

 

创世记与整部圣经

 

    圣经并不是神最早的启示。创世记告诉我们,人类第一对夫妇,以至洪水前的族长,神均能向他们说话;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曾作了某种记录,创世记就是把这些启示,作一个综合性的记录,这些简单却是清楚的记录,已足够作神对人类整个启示──圣经──的引言了。

创世记对整部圣经来说,除了具有上述那种导论式(Introductory)的作用外,它也具有解释性的(Explanatory),它不单成了圣经其它书卷的导论,也是它们主题环绕的中心。我们可以把圣经的主题比作一道河流,河流愈往前伸延,河水则愈深,也愈广;我们可以说,创世记就是其它书卷的源头;或用另一个比方说,无论橡树的干多巨大,树枝多繁茂,一切都是源于那棵橡果;同样的,圣经一切书卷,都蕴藏于创世记里面了。它具有其它书卷一切论题的基因,无怪乎有人说:其它一切启示的根,均深植于创世记之内,凡欲深究神之启示者,都当自此书始。良有以也。

 

创世记与五经的关系

 

    圣经一起头,就是五经(Pentateuch),或称摩西五经,五经一词,本源自希腊文(Pente即五,teuchos即书,或经)此词先见于七十士译本(旧约圣经主要以希伯来文写成,主前三百年左右,由七十二位亚历山大的犹太学者译成希腊文,后人误把七十二位称为七十位,即以拉丁文之七十Septuaginta当其书名,称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Version),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早于七十士译本前,摩西的五本着作已被人当一整体看待,犹太人称它们为律法,或五份之五的律法,甚至有简称之为五部份,因此很可能这五卷书原本是属于一卷内的五部分,每一部分有它们独立的题目,和它们起首的第一个字,或第一组字。

    在属灵方面,五经也有它们的完整性。这五部分不单提供了我们历史的事实及次序,也显示出属灵上渐进式的完备,亦即是历代神的子民在属灵经历上的五种程序。

    从创世记,我们看到人因犯罪而败坏;出埃及记告诉我们有羔羊的血,和圣灵的能力作救赎;利未记告诉我们人在代赎的基础下,得与神有交通;民数记晓谕我们人在神的旨意统管上奔走灵程的方向;而申命记则摆明两方面的真理:一个奔走灵程的完备指南,和神为他的子民所预定的目的地。这岂不是历代神的子民在属灵经历上的五种程序吗?

    除此之外,旧约起头的五卷书,也清楚地告诉我们神跟他的子民的关系。在创世记中,神从他的创造和拣选中,显示出他绝对的主权(他拣选了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以及他们的后裔,又藉立约,把迦南地赐给他们为预定的产业);在出埃及记,我们看见神借着他大能的手把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之地引导出来,从而显示他救赎的能力;在利未记,我们可从神坚持他的百姓要分别为圣,看出他的圣洁;在民数记,我们知道神是恩慈和严厉的神,对那些从埃及之地上来,却又不肯进入应许之地的不信者,他是严厉的,但对他们的下一代,他又是各方面加以保护、供给,与保守,务使他们承受迦南美地为业,从这一点,他又是恩慈的;在申命记,我们则可看到神的信实──对他自己的目的,应许,子民,他都是贯彻始终,使那些凡被他救赎的,都可以取得应许地为业。我们可从下面两个表来了解摩西五经的属灵意义:

 

从人方面看

 

      创世记    败坏因着人的罪。

      出埃及记  救赎借着血与能力。

      利未记    交通基于代赎。

      民数记    引导本于神的旨意。

      申命记    终点出于神的信实。

 

从神方面看

 

      创世记    神的主权创造与拣选。

      出埃及记  神的能力救赎与释放。

      利未记    神的圣洁分别与成圣。

      民数记    神的恩慈与严厉审判与看顾。

      申命记    神的信实操练与引导。

 

创世记与启示录

 

    我们要十分留意圣经中第一卷书和最后一卷书的关系,它们的彼此呼应正好说明(亦是证明)圣经是神全备的启示。二者忽略其一,必叫我们如堕五里雾中,不得要领;但二者参照来读,却正好互相辉映,互为解说。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会在创世记之前,或在启示录之后的了。创世记广泛地,亦是华美地解答了万物是怎样开始的这个问题;同样地,启示录也是回答了万物要怎样完结。其上一切会发生的事,都是由创世记一直伸展至启示录的。

    我们留意一下创世记和启示录相同的地方。在二书,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个新的开始,新的秩序;二书都有生命树,有河流,有新妇,神与人同行;二书所记述的天堂,都有相同的道德和属灵的模范;神从没有收回伊甸园的理想,虽然最后圣城是取代了伊甸园,但伊甸园圣洁的理想,却是更完美地实现了。

    我们也来比较一下二者不同的地方:在创世记,我们看见伊甸园关闭了(三23),在启示录,天国却重新开放(廿一26)。在创世记,我们看见人因罪而失落(三24),启示录则说人因着神的恩典重新被神得着(廿一24)。创世记人被咒诅(三17),在启示录,咒诅却被除去(廿二3)。在创世记,我们看见人因亚当而失去生命树(三24),在启示录,则看见人因基督重得生命树(廿二14)。在创世记,我们看见悲哀与死亡的降临(三1619),但在启示录,则是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廿一4)。在创世记,我们看见罪恶沾污了伊甸园(三67),但在启示录却这样写着: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城。(廿一27)在创世记,我们看见因亚当而失去管治的能力(三19),但在启示录,人则因基督而重新作王(廿二5)。创世记说罪恶因着蛇而得胜(三13),但在启示录,则看见羔羊最后的胜利(二十10)。创世记说神不再与人同行(三819),启示录则说神要与人同住,天上且有大声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廿一3

    我们再注意创世记和启示录二书是怎样相辅相成。在创世记的伊甸园,为启示录的圣城所取代,一人成了一族类。在创世记,我们看见罪的起头,启示录则说明它借着淫妇,假先知,兽,并龙,而达到最高和最后的发展。在创世记我们看见地上由罪而引至肉身的死亡,但启示录则告诉我们由罪而引至第二次在黑暗中的死亡;创世记宣告了撒但的刑罚,启示录则执行那刑罚。创世记显示了神应许要来的救赎主和救恩,而启示录则说明它最后的,也是极荣耀的完成。创世记给人希望,启示录完成那希望。创世记是圣经的基石,而启示录则是那块房角石。

 

创世记的结构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一切在出埃及记第三章之前所发生的事,在写圣经的时候已经成为历史了,那么就让我们以出埃及记第三章作站脚点,来回溯记在创世记的事情,好叫我们对其骨干有鲜明的透视。明显地,创世记是分开两大部分的。读过创世记的人都会同意,亚伯兰之蒙召跟前面十一章的叙述是截然不同的,它清楚地划分了第二部分的起头第一部分是一章到十一章,第二部分是由十二章到五十章。

    从书的内容来看,把创世记分成两部分也是十分贴切的。原来每一部分都是记载着四个重要的史实。第一部分是四件划时代的事情创造、堕落、洪水,和巴别危机。第二部分则记着四个重要的人物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约瑟。整部创世记就是绕着这四件划时代的事情,和四个重要人物来延展开去。

    这四个重要的事件和人物,不单构成了创世记的骨干,亦可看见贯穿全书的统一观念;全书的特性实在是一览无遗。站在全圣经六十六卷书首席的创世记,足以叫我们立刻满怀敬畏顺服之心,下跪于神的面前。因为陈示于我们眼前的,耳提面命的真理,也是百学之母,是解释历史的关键,与神相交的门径,也是研读圣经的要诀,简言之,那真理就是神的绝对主权。

    我们且留意第一部分的四件大事情,和第二部分的四个重要人物,不是随处都可以看见神的主权在运行吗?四件重要大事之第一件(创造),我们看见神创造自然界的主权;第二(堕落),可以看见神试验人类的主权;第三(洪水),可以看见神在历史上审判人类的主权;第四(巴别),可以看见神在人种分布上的主权。神这个主权,是显在他永恒的自决上、道德的权威上、审判的严厉上,和他统治的超越上。

    翻到创世记的第二部分,我们可以看见神在重生上显示出的主权。而这个重生跟前面的堕落,刚成强烈的对比。从亚当到亚伯拉罕,我们看见人堕落的过程:起先是个人的亚当;然后是家庭的该隐和他的后裔;再后是国家的洪水前文化;最后,则是整个人类了巴别塔事件。圣经写到这里,突然来个新的转机,我们看见人的重生开始了,人不再只往下堕,也因着神的拣选而一步步超升。首先是个人的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然后是家庭的雅各的十二个儿子;再后是国家的以色列;至最后亦是延伸至整个人类。

    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身上,我们看见神拣选的主权。虽然亚伯拉罕在他兄弟中是最小的一个,神却拣选了他。以撒是以实玛利的弟弟,亚伯拉罕的儿子,神却拣选了他。雅各比以扫年轻,神却拣选了他。神拣选的原则,随处可见他只是按着完全的恩典,拣选他要拣选的人。跟着的,就是约瑟动人的故事,我们可在约瑟一生中,看见神引导的主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亦无论表面看来是多么荒谬矛盾,神的管理与引导是不会错的,至终都要引导我们去到他预定的目的地。

    在亚伯拉罕身上,神借着超自然的呼召,来显示他的主权。因为他是非常明显地介入了亚伯拉罕的生命中(参创十二13)。

    在以撒身上,神却是借着超自然的诞生,而表明他的主权。亚伯拉罕曾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但不!虽然亚伯拉罕已经一百岁,撒拉亦九十岁,但神仍把以撒赐给他们。

    在雅各身上,则是借着超自然的看顾,来显明神的主权。首先神救他脱离以扫的刀,在伯特利与他相遇,使他在奸狡的拉班家里强大,然后再救他脱离那大发烈怒,带着四百人要追杀他的以扫,这类的事情在雅各一生中,真是多不胜数,以至他临终的时候,他给玛拿西和以法莲的祝福是:愿救赎我脱离一切患难的那使者,赐福与这两个童子。这是他经验之谈。

     最后,我们可以从约瑟的身上,看出借着超自然的管理而显明神的主权,他使一切发生的事,对他为人定的旨意都是有益的,没有无谓的损失或浪费,也没有突变或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

    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四个人的四种经历,也是四重互有联系的发展:(1)超自然的呼召;(2)超自然的诞生;(3)超自然的看顾;(4)超自然的管理。

    从圣经的第一卷书的内容,我们可以窥见整部圣经的轮廓,因为上述那四个经验,也正是神对他的子民的四种步骤,他呼召我们,他重生我们,他看顾我们,他也管理我们。

为了方便研读,我们可从下列一表来认识创世记的中心教训:

   

 

           神的主权创造历史与救赎

Ⅰ 太古的历史(一~十一)

 

四件重要的事实

 

创造神藉自然界的创造显其主权:神永恒的先决权

堕落神藉对人类的试验显其主权:神道德的权柄

洪水神借着历史的审判显其主权:神执法的严厉

巴别神借着种族的分布显其主权:神统管的至尊

 

  族长的历史(十二~五十)

 

四个重要的人物

 

亚伯拉罕神拣选的主权;超自然的呼召

以撒神拣选的主权:超自然的诞生

雅各神拣选的主权:超自然的看顾

约瑟神拣选的主权:超自然的管理

── 巴斯德《圣经研究──归纳性研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