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二课

 

第二课  创世记  之二

 

题示:重新仔细详读创世记一章到十一章,遇上重要的地方,作点札记。

 

    在研究昔日洪水发生的地点前,我们有些地方要留意。现今我们所用的中文圣经,正如众所周知,并不是当初神启示给圣经作者写成的那本。无论中文圣经或是英文圣经,都只是其中之一种译本,在翻译过程,圣经学者确实尽了最大的努力,使译文忠于原意;但从一文字转到另一文字,既要越过二文字所代表的文化,及其必然存在的差异,又要顾及行文的顺达,有时译文与原文略有出入是避免不了的事。因此若能真正懂得原来文字的意义及用法,肯定会对我们解释圣经大有裨益。认识这点并不就等于叫不认识希伯来文或希腊文的人泄气;时至今日,见解精辟而极有价值的工具书多的是,其中尤以史特朗的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更是研究圣经的人必备的工具书。它不单检阅的方法简单快捷,使你立刻知道那一节圣经在什么地方,其特出的地方是:他把希伯来文与希腊文的字和词,都翻成英文,附上英文的发音符号,他亦把基于同一的希伯来文或希腊文的字,而翻成不同的英文字并列出来,使我们对该原文有更深阔的了解其它优点也不必一一详说了。我们认为研究圣经的人必须自己拥有一部史特朗的经文汇编。遇上不明白的地方,翻查一下,了解本来文字是什么意思,必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第一课我们已经看到,创世记最重要的思想,就是神的主权。我们也谈过,创世记是分成两大部分,前部是一到十一章,记载四件重要的事情创造、堕落、洪水,与巴别的分散。第二部则由十二章到五十章,是记载四个重要人物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现今我们先对第一部分四件重要大事作一探讨。

 

创造

 

    圣经开头两章,就记载着最超卓的一件事实,那就是创造。一开始,圣经就说:起初神创造天地。注意:这不是人的理论,这是神的见证,在诗篇九十三篇第五节里说:你的法度,(钦定本译见证)最的确。神的话语所见证的真理,远超过人无助的智慧所能探测或研究的。创世记第一章第一节就是这样的真理,我们要留意,理论与见证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其差别不啻天壤。理论涉及的,是事实的解释,而见证所涉及的,却是事实本身。圣经第一章所宣告的真理,不单是人类哲学的公准,亦是神启示的第一个见证,是神极欲人类知道的第一个伟大的真理:人没有神的见证,就无法知道这个真理。我们相信它,接纳它,也愿与诗人同说:耶和华的见证(中译作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诗十九7

     造物者的第一个见证,是多么精简而崇高;没有企图给神下定义,没有创造过程的描写,也没有创造日期的记述,只是正面地,又全备地宣告:神创造天地。这宣告的本身虽是完全的,却没有限制后来高度发展的科学,或与圣经后面六十五卷有任何冲突;这宣告本身是一个公理,正如几何是要建立在某些公理上,圣经的第一节第一句,就把整本圣经赖为基础的公理立稳了。今天,人公开否认神迹存在的可能,蔚成风尚,我们若接纳了圣经第一句说话的公准,接受圣经里面记载的神迹就没有什么困难。再者,这一句宣告也同时否定了人类自古以来一切虚假的哲学体系。

      起初神它否定了无神论。

      起初神它否定了多神论。

      起初神创造它否定了以机缘为思想中心的宿命论。

      起初神创造它否定了以永恒的改变为思想中心的进化论。

      神创造天地它否定了以宇宙和神为同享的泛神论。

      神创造天地它否定以物质为永恒的唯物论。

    因此,耶和华这一个见证,它不单是真理的宣告,亦是人类一切谬论的否定。

    第二节又怎样?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它是什么意思?是指地球被造之后的原样吗?其它六日的创造呢?也是被造成的原样,然后慢慢演变成今天的样子?这些问题都要弄清楚,不然积压下来的误解只会加深,问题仍没得解决。

    圣经既是神的启示,那么还有比认真地了解它对原始的事的启示更重要的吗?但事实上,整本圣经也没有比创世记首两章招来更多的误解。不错,我们可以说,这两章圣经是创造的记录第一章第一节记载宇宙的创造,廿一节记载动物的创造,廿七节记载人的创造但这记录却实在需要稍加描述与解释。

    我们一定要区别(事实圣经本身就加以区别)第一次被造与第二次再造的大地,而人类现今所居住的地球,亦即是第二次再造的地球。我们不能太强调地说创世记第一章的六日,并不是二十四小时一日的日,因此六日也就不能看为地球被造的时间与过程;凡持这观点的,他一定看六日是一段极慢的时间,好叫圣经的宣告,与今天地质学告诉我们地球有极古远的历史的理论吻合;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帮了圣经一忙,不必与科学的发现有太尴尬的距离。事实上这些努力是徒劳无功的,不单如此,这理论还会使圣经陷于难解的自我矛盾中。在这里,我们不打算太详细地讨论这一问题。本课程的附录会特别讨论它,我们且就其要点提出研究。

      本章第二节说地是空虚混沌,可不如一般人以为神造的地球原本就是这样,后来再加上修茸才成现今的样子。不,神创造地球不像人做一只碗那样,先做个碗的模样,然后加工,才成一只美丽的碗,这些过程在神的创造里都是不需要的。那么,这句到底是指着什么来说的呢?其实这是暗指神在第一节创造了地球之后,神因着某种原因,就用洪水毁灭了它,才引至第二节地是空虚混沌的情形,第一节与第二节中间,逻辑上并没有什么关连,其间相距的年代,人无从知道。所以第二节地是空虚混沌,应该译成地就成了(不单是是)空虚混沌,因为二章七节中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在希伯来文用的是同一个字(很多地方这个字都是这样译法)。近代地质学发现地球的年龄十分古远,在这一方面,创世记跟地质学的发现是没有冲突的。创世记首二节相距的年代,足以容纳任何地质学划分的世纪,因为无人能说出这两节相隔了多长的时间。

    因此,我们可以说创世记第一章第一节,只是说神创造了天地,然后就停住了,过了不知多少年,第二节就告诉我们地变成了空虚混沌。于是神再经过六日的重造,就成了今天人居住的世界。到底为什么地球会变得空虚混沌呢?我们没有太确切的数据可以说过明白;但在别的地方,暗示着似乎跟亚当之前的一次叛逆有关系(参赛十四917;耶四2327;结廿八1218;明显地,这些经文所提及发生叛逆的时间与地点,都不是上文下理所指的王或是国家的的)。我们也不打算在这里用大多篇幅去讨论它,我们只是想再强调一点:那六日的创造并不是指第一节原造的地球。其它圣经也没有说那是原先的创造。

    在首四日中,并没有记录任何创造的行动,直到第五日起,论及动物与人类时,希伯来文创造一词才开始使用(2127节);换句话说,那六日的记录,是一重新开始的记录,而不是第一次开始的记录。我们认清了这一点,圣经与地质学中间的冲突,就不再存在了。

    最后,我们要指出这六日所陈示的过程、发展,与目的。在第二节我们读到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然后每一过程中,我们都看到神说,由此,我们知道整个过程都显示出由神的话来表达,藉神的灵来执行他的旨意,这个过程包含了六个彼此相关的发展阶段,整个过程是引到人的身上,这就是六日创造的目的神把人放在最尊贵的地位和目的上。

 

至尊的人

 

    在第二章,记载了人的被造及亚当最初的情形。那包括四个过程创造、预备、试验、与及发展。在第七节是人被造的记录,人虽是用地上的尘土所造,神却将生气吹到鼻孔里,我们要留意人的微小泥土所造,人的高贵有神的生气在其中;他虽是属地的,也同时是属天的!第二、留意到八至十四节神为人所预备的,这供给是那样的完备,那样的奢侈!第三、十五到十七节我们看见人被神试验了,人的自由要受一种限制对神忠诚。神为人预备了各样的美物,却也预备了一项可藉此向神表示顺服的禁令。最后,留意十八节到廿五节的发展,一点一滴的向前推进就如人与动物的关系,人说话的智能,与及最重要的神为亚当至深处的需要而创造了夏娃,使亚当有一个最完全的,也是最蒙福的婚姻。概括来说,按神的形象的被造、身体的预备、思想上的试验,与及引至完全满足的发展,按其次序,人就同时有了四种身份,人、君王、仆人,与丈夫。

 

人的堕落

 

    今天,人因着罪而吃尽苦头的事实,我们都知道得很清楚,到底是怎样开始的?圣经在创世记第三章说得很明白。世上的小学怎样说,我们不去理会,圣经说的,我们便接受。圣经是向我们宣告事实,不是辩论,要明白真理,就要接受圣经的解释。这个堕落的记载包括了三方面:一、试探;二、接纳;三、结果。

    关于试探(三章一至六节),我们注意,这是神准许的,我们也看不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去教导一个有理性和自由意志的人。但不幸的是有一个试探人的撒但在那里。而二章十七节的禁令,就说明人有被试探的可能。但不要忽略了,试探者只能试探吧了,人仍是不需要犯罪的,更加没有理由要接受这个试探。再者,夏娃是在独处一人的时候被试探,这是撒但惯用的技俩。这个试探跟外表美丽是有关系:其真正的目的是掩盖起来。还有,这个试探的力量是慢慢积聚起来的;首先,是怀疑神的话语(第1节),然后是直接地窜改神的话(第4节),被试探的人若仍然愚蠢地听那试探者的话,神的命令的动机就完全被歪曲了(第5节)。

    至于接纳(第6节),我们看见撒但首先俘掳了人的耳朵,然后是眼睛,然后是内心的欲念,最后则是人的意志。夏娃容让她的耳朵聆听试探者的声音,跟着她让自己的眼睛注视试探的主体,终于她就任凭自己的欲念脱离了意志的管束了。我们试把这件事(第6节)跟约翰一书二章十六节作一个比较: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肉体的情欲:也悦人的眼目眼目的情欲;能使人有智慧今生的骄傲。夏娃的第一个试探,跟千古以来人类所受的,基本上说都是一样,而其结果都是陷人于罪中。

    试探者最大的目标,就是叫人的意志愈来愈离开神。我们要留意,其实神把拒绝试探的方法弄得再简单也没有的了,神老早就警告过亚当夏娃,说撒但会要他们怎样怎样作,参照二章十七节和三章三节,就会知道那命令是直截了当的,那警告也是特意强调的。顺服神也是很简单的一回事,因为神为他们预备的,是足够使他们觉得满足的,又把他们放在最尊贵的地位上,但他们竟然完全忘记了神,和神为他们所预备的,只听试探者的说话,那是悲剧的主因。最后,让我们看看提摩太前书二章十四节: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这样看来,引至堕落的,是夏娃,而不是亚当了。

    至于结果(第724节),我们须要留意下面几点:撒但说他们若吃了,眼睛就会明亮,能分辨善恶,结果真是应验了,但又应验得多么具讽刺性!他们的眼睛果然明亮了!他们也知道了!但怎样的明亮呢?又知道了什么呢?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从此以后,再没有纯真了,那是第一个结果。

    跟着,第一个羞耻感就出现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感谢神,他把羞耻感赐给一个败坏了的人类,不然我们更作孽了,那是第二个结果。

     随着人的堕落,人的身体也起了显著的变化;罗马书八章三节告诉我们,基督是成了罪身的形状,这可不是说基督的人性曾被罪沾污过;那么这个罪身的形状是指什么呢?那是说基督虽然是完全无罪的,他取的身体却不是像亚当未犯罪前那样带着荣光。夏娃的堕落,就叫本来是遮盖他们身体的荣光失落了。摩西在西乃山与神面对面四十昼夜,他的面上就带有荣光,伊甸园第一对夫妇若不犯罪,他们身上带着的荣光会是多华美呢!与神相交的时候,他们沐在神的荣光中,叫他们整个身子都发光闪耀;他们一犯罪,荣光就失去,他们就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这就是第三个结果。

    那还不止呢!最悲惨的,莫如内心的改变。亚当夏娃二人本是相亲相爱,乳水交融的,犯罪后,他们二人立刻意识到彼此是站在相对的战争状态里,一种从未有过的功能使他们陷在恐惧里良知的功能。随着第一个罪恶来的,是第一个惧怕亚当与夏娃开始逃避神,企图要躲起来。那是第四个结果。

    尽管神揭露了他们的罪恶,我们看不出他们有半丝谦卑的痛悔,于是人与神在灵性上就隔绝了,属灵的死就临到人类,人也被驱逐离开伊甸园生命树的所在。大地被咒诅,蛇被咒诅,男人开始辖管女人,神也为亚当和夏娃预备了衣服。

    神虽然是行审判,却也没有忘记怜悯;第一个关于救主的应许就记在第十五节里,整篇救恩的乐章还有根长的时间才谱成,但在三章十五节,几个重要的音符却先出现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

 

洪水

 

    假如有一段历史我们盼望有更多的数据,那就是人的堕落后,和洪水前这一段。创世记对那一个时代的记载,是异常含蓄的,理由很简单,约一千六百年的事情全挤在两页之内,我们能知道的就不多了。不过,正因为如此,我们就更不能疏忽轻心,一定要留意堕落后和洪水前的关系。摩西受圣灵的感动和引导,把一切跟主题没有必要关系的事情都略过不提;圣经向来就不是历史教科书,把一个时代接着一个时代的事情都详细地记下来,它只是把属灵的或是道德的重要教训记下来,所以我们要留心了。在第三章,我们看见人的堕落,而第四章是记载一族系该隐和他的后裔人之子;到第五章,我们看见另一族系塞特和他的后裔神之子;到第六章,这两族系因着道德上的败坏而联合起来;第七章审判就临到那就是洪水。这个像戏剧一幕紧接一幕的次序,看过了,真是一生都忘不了:他们那两族系彼此分隔是十分重要的,混在一起就悲惨了,道德更破落,生活的败坏就更彻底,神的干预就变得无可避免终于招来洪水。一方面那是人堕落败坏的审判,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挽救道德狂澜之既倒!这是圣经第一次教导我们那绝不能忽视的分隔,和不能妥协的功课,整部圣经所坚持的,就是神儿女要分别出来。

    很多人相信第六章神的儿子们就是那些堕落的天使,也是犹大书第六节所说的那些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布尔革博士(Dr. E. W. Bullinger)一般说来可算是一个不错的解经家,但不少时候他是太富于幻想和不可靠,像这一处他就认为这些神的儿子们是天使,因见人间女子貌美,就下到凡间,娶之为妻。我们只要多想一下,就知道是全无可能,因为天使是一个灵体,是无性别的,自然就无可能动这淫念;既无此经验,何来看见女子貌美,就发此奇想?至于说这些天使是寓于人的身体,故有性的作用,那就更荒谬怪诞,因为无论从心理或生理的立场看,这些都是不可想象的。我们人人都经历过、一个人的身体和魂或是灵之间那种精细微妙的关系,是极其敏感,也是互相牵发的,那是因为人的魂跟他的身体是并存的,而且亦奇妙地联为一体,构成一个人的性格,是基于此,身体器官的感觉,才做成魂或思想上的经历。

    假如说天使只是取了人的身体,暂时寄住在那里,这个天使的灵和人的身体虽然是在一起了,却不能构成一个人的性格,那个灵体就绝无半点可能经历一个身体的感受。再说,那个天使要寄寓的人的身体,也不可能是一个血肉之躯,因为人的灵魂离开了他的身体,他的血肉之躯就会死亡,不可能再有任何属于身体的感觉。我们的主耶稣来到地上,道成了肉身,取了人的形状,他可不是暂时寄寓在某个人的身躯之内,那样不会叫他变成人,那也不会是真正的道成肉身。耶稣基督不单取了人的身体,他也取了我们人类的性格、天性等;为此,他要藉一个人而生。如果创世记第六章的神的儿子们原是天使,那么他要做又能结婚又能生子的人的唯一途径,就是经历耶稣基督所经历的诞生那也是说他们只能有人类的母亲,而不能有父亲的生产!这些思想真是再荒谬也没有的了。布尔革认为神的儿子们本来只是指着那由神直接创造之活物而言亦即是天使,第一个人亚当(路三38),和新约时代在基督里新造的人而言(林后五17;罗八14等)。他大概是忘记了以赛亚书四十三章六节我的众子亦即是神的儿子们吧(参赛四十五11)!无论怎样,我们不能相信创世记所说的神的儿子们为要娶人间的女子,就是不守本位,离开了自己住处的天使,我们要从脑子里把这荒诞的念头连根都要拔去。除了上述的理由外,我们也不要忘记天使的堕落像撒但一样是连亚当未被造之前,就已经发生的了。

    现在来到第二个问题了,挪亚时代的洪水是不是世界性的呢?按着各国都有洪水的传统,和二十世纪考古学的发现来说,洪水是毫无疑问地发生过的了,问题只是到底这一次的洪水是否淹没了整个世界,或是只淹没了当时的部分世界?要认真地讨论这问题,一定要花上好大的篇幅才行,那又越过我们这一本书的范围了;不过有两三点重要的事情我们是不能不提的:

    第一、挪亚时代的洪水是否淹没了全世界,对圣经要启示的重要真理没有必要的关系。天下一词在圣经里常常出现,很多时候这都不是指全世界而言的,因为希伯来文天下一词(eretz)常是指一个国家,或一个地方而言;举例说,神呼召亚伯兰的时候,叫他离开本地,本族那本地就是eretz了,圣经很多其它地方都只是译作地的;同样,希伯来文(har)字,我们在七章廿节中译作山,而在别的地方就有各种不同的译法,那可能是指小岗,或高地,也可能是指普通的山,就如锡安山的山,就是用这个字了。很明显的,我们不需要以为当时的洪水,是高过阿尔卑斯山,或是喜玛拉雅山的,不然的话,当时的水会跑到那里去呢?这些水留在地上,就都会变成永不溶解的冰雪,挪亚的方舟亦会被埋在几千尺冰雪之下了。就算是这些冰雪的问题解决了,方舟内若没有某些神奇的中央暖气系统,动物根本就无法生存!像任何语言一样,旧约圣经的希伯来文也一样有夸张的语法,这不单是合理,也是当时惯用语的一种用法,就像我们今天收听足球广播一样,评述员说球员射门不准时,会说他把球踢得半天高,我们不会以为他真个把球送到几千哩高一样。同样的,摩西在申命记九章一节说那些城邑高得顶天,我们知道摩西这样说法乃是对的,因为这是任何语文都有它的一种夸张手法。因此,他说当时的洪水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创七19),这就跟他在申命记二章廿五节所说天下万民同样是一种夸张的手法,同样是指局部而言的。

    并实上,创世记七章二十节是暗示了当时洪水的深度(请参阅本课未引述史特朗经文汇编中论洪水一段的批注),圣经中用夸张法记述的经文,一定要跟它上文下理所透露的实际情况和数字连起来读,才不会因文害义。当然我们还可以继续讨论这个洪水的问题,不过我相信讨论过的,已经足够叫我们相信当时的洪水,并不是全世界性的。

    第二方面,这里所记载挪亚时代的洪水,跟地质学家发现的史前时代的洪水,也不可混为一谈。因为尽管挪亚时代的洪水是普世性的,今天在各处地层中发现的冲积土层,也不可能在挪亚那么短的时候便可以积成的,今天地质学家所说的洪水,其实是指创世记第一章二节那洪水而言,也是彼得后书三章五节所说的那件事。

    最后,我们不能不提的就是在亚当整个族类被摧毁之后,有一个人和他的家庭在神的眼中是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神同行。这个人和他的一家就得以幸免。我们要留意这个人,他是十分重要的,撒但对人类自然无所不用其极,以至叫人万劫不复,使审判临到全人类;但耶和华的计划不可能失败,按弥赛亚的族系来说,挪亚是亚当后第十代,直到时候满足,神就要从那族系生出世界的救赎主来。一代一代的过去,直到有一天,新天新地来到了,神就要完全得胜,他的公义和荣耀也要永远在地上。

 

巴别的分散

 

    我们不要以为洪水前的世代是原始落后,相反地,我们从创世记的记载中,知道当时的文化,实在辉煌得无与伦比;在那个时候,人的寿命很长,言语统一,与神原有的启示最接近,人与神、和人与人之间的交通比我们任何一代都更自由想一想那光景,从创世记四章二十至廿四节,我们知道当时的艺术与工业的一般情况,都是绝不会差到那里去。但那第一代的文化,随着他们累积的知识,艺术与文学的宝藏、农业与工业的发展,都一并过去了,亚当的族系又要从挪亚和他的一家再开始。

    从那时候起,人类有更多显著的限制人的寿命减短了,人在大地上的劳苦加增,收获却减少;人的身体开始需要肉类的营养来维持,人的恐惧也增加,无论对人或是对野兽都一样,结果死刑亦临到人间,来刑罚那些谋杀犯(在洪水前,地上已经有了强暴:创六1113),在这一切不幸的事情中,神的信实却借着彩虹表现出来。人实在需要神的应许,使人对将来有一个坚定的盼望。

    在一切不幸的事件中,言语的混乱是很重要的一件(十一19)。人类言语繁化的悲剧是慢慢累积的;当时人想借着一个塔顶通天的建筑物,来建立一个庞大的种族中心;我们不要以为当时的人蠢到一步,以为人可以建一座高与天齐的塔,因为在十一章第四节里,塔顶通天一词,原是没有的,是后加的,故此那一节所描述的,不是塔的高度,它所说的,是塔顶与天一样,上面绘有太空的星座图,太阳图,与及天上各星体的形像就如我们在埃及爱斯那和丹特拿(Esneh  ahd  Denderah)古庙所发现的一样。也许我们要在这里介绍一下查斯理(Lieut- Gen.   Chesney)的看法;他描述过巴比伦的废墟之后,就说:大约离希拿(Hillalh)西南五哩之处,有一个最特出的废墟,那就是亚拉伯的伯斯尼罗(Birs  Nimroud)。坐落在平原之处,约有一百五十三英尺高,占四百平方尺广,几近四英亩之谱,是用在窖中烧干的砖建成的。全座共分七层,跟他们所供奉的天体相吻合:最低一层色,那是土星的颜色;第二层是橙色,是献给木星的;第三层是红色,献与火星的,如此类推。凌驾这座建筑物的,是一座极高的塔,据说塔顶上绘有十二宫之黄道带,和其它星体等,是用来代表诸天的(这是正确的翻译),而不是塔顶通天。我们不是企图要去证明伯斯尼罗就是巴别塔,但无可怀疑,伯斯尼罗可以说明巴别塔的性质和大小的。

    巴别危机约发生于洪水后三百年左右,在第十章廿五节说,人是在法勒的时代就分地居住(那是因为人的言语开始变乱了;十一9)从十一章十到十九节,很容易就看出洪水后三百九十年,法勒就离世。他们建巴别塔的目的,就是想保存洪水前的文化传统,这个跟神要他们生养众多,遍满全地的命令有冲突了,巴别塔第一个错误就在这里。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他们说: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爱德生博士(Dr.Alfred  Edersheim)说:这些说话是典型的巴比伦精神,世世代代都会听到,它们的意思就是说,让我们来反抗吧!这样一来,不单神要人遍满全地的目的达不到,人也可以建立一个世界的王国,来跟神和神的国度对抗。尽管他们的动机只是骄傲和野心,但其结果却是极端凶险的、敌对神的。

      我们不能停在这里讨论巴别塔宁录王国的京城的伟大,从那个时候起,巴别或巴比伦,就成了现今邪恶的世代的代表,也是撒但在地上的据点。以赛亚书十三章十九到廿二节,曾预言巴比伦要完全倾倒,历史告诉我们,他也真的倾倒了,这是圣经奇妙的预言之一;但巴比伦仍以一神秘的形式存在,直到如今,启示录对此点说得很清楚,历史上巴比伦的败亡,是预表到有一天这以神秘形式存在的巴比伦和现今世界的政体,都要完全的粉碎。

 

 

(注:想研究神的儿子们这个问题的,请参阅本书作者巴斯德的《经难研究》《Studies  in  Problem  Texts》。)

 

第二课附录

 

创世记一章二节和六日

 

    很多人认为地是空虚混沌那一句话,是指地球被造之后的最先情况,然后第一章六日的创造,则是六个创造的过程。我们对这个理论愈加研究,就愈发觉它靠不住,错误百出。

    第一方面,它使圣经与科学产生不必要的冲突。根据圣经的记载,自亚当起,人类历史大约只有六、七千年。(编者按:尽管我们相信圣经族谱的记载不是把每一代都放进去,但遗漏的不能多过记载的,因此也不能因为有略去的,而把整个圣经记载的人类族谱弃之不顾,硬把亚当推至几百万年前,以符合某派学术的理论。)但接近代地质学的发现,大都肯定地证明地球的存在,是远超过六、七千年的,那么我们怎样解释从地球开始存在起,到亚当被造之时前那一段时间呢?假如我们说创世记前两节中间是没有间断的,而地是空虚混沌是指神创造这地球的时候的原样,那么为要解释地质学家所发现的事实生物在极其远古的年代便生存于这个地球上他们就只能说:从地球被造成那个时候起,到亚当之被造止,中间经过了创世记第一章那六日的创造,而这六日不是二十四小时一日的日,只是代表六个非常长的阶段,亚当则是在第六阶段中之某一日被造成。那六个阶段,它要有多长就多长了。

    这样讲法若是对的话,问题就来了,假如六日真是六个很长阶段,那么我们相信每一个阶段非要有几万甚至几十万年不可,亦即是说,假如亚当是在第六个阶段中某一个时间被造,那么他在伊甸园中起码必有几千岁大了,但根据创世记五章三节记载,就是迟至他后来生塞特,才只是一百三十岁!单就这一点,我们就不能接受六日是六个阶段的说法。我们若要接受圣经简单又直接的记述,同时又避免跟近代地质学家客观又确实的发现不冲突,就不得不怀疑第一节和第二节之间,是不是真的连在一起,没有间断。我们若相信第一节与第二节之间是分开的,而后来六日的创造,并不是地球上第一次被造的记录,而是再造使适合人类居住的话,整个问题就解决了。后面我们还要详细解释这个看法的理由。

    由化石提供有关生物存在的年龄,对那些认为第一,二节之间是连接一起的看法,仍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在地层里掘到不少亚当前期的植物和有眼睛的动物化石;我们要留意,在六日创造过程中,是直到第四日,太阳光才开始普照大地,有眼睛的生物才开始被造。我们又怎样解释这些植物和有眼睛的动物呢?假如我们坚持创世记头两节是没有间断的,地是空虚混沌亦即是神初造地球的原样,那么我们只有下面三个可能的解释。

    首先、我们会说那六日只是六个普通的日,亦即是二十四小时一日的算法,地球在第一日(第一个二十四小时)被造之后(是空虚混沌),跟着就是其它五日(每日仍是廿四小时)的创造,那么就逼使创世记认为地球只有六七千年的年龄(因为在第六日被造的人类,亦只有六七千年之族谱),这样一来,地质学就要跟圣经永远分家了。

    第二、我们或会说那六日不错是普通的六日,但那六日的创造,不是紧接着地球被造之后(空虚混沌)便开始,中间是隔了好长的时间(编者按:这相隔不是在第一、二节之间,而是在二、三节之间),亦即是神在一、二节造了地球之后,隔了好长的日子,才开始第三节及以后之六日的创造),那么从地球被造成起,到那至今只有六七千年之六日的第一日创造止,中间必有极长的时间地球是在混乱、空虚,和黑暗的光景,在这样的环境下,怎样长出植物和有眼睛的动物呢?(在墨黑的环境下,眼睛长来有什么用?)现今发现最古远的植物化石,和有眼睛的动物化石,肯定地是不止六七千年前的,这样一来我们不是又把圣经和地质学放在敌对的地位吗?

    第三、我们可能会说那六日是地球被造之后,六个极其久远的阶段,这样,就把我们现今动物和人类的起源,推到几百万年前了,表面看来是解决了地质学带来的问题,却是把圣经牺牲了,因为不单圣经记载的族谱不容许我们这样作,就是圣经别处的记载也绝不同意亚当是活在几百万年前的。

    无论如何,我们要逃避上述三种可能的陷阱,相信创世记首两节之间是隔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亦即是说第一节是指到地球原先的创造,而第二节是后来才发生的倾败与荒弃,一切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我们不单要承认今天地质学的发现的可靠性,也不能不顾及圣经的叙述的准确性啊!

    尤有进者,我们若坚持第三节是指到地球被造时的原样,亦即是说神当初是创造(第一节)一个空虚混沌(第二节)的地球,那么第一章第三第四日记述创造的文字,就很有问题。我们读到,在第三日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编者按:作者巴斯德在十二节的译法有两点跟中文和合本不同:其一、中译的果子都包着核,英译是是那些种子都在自己里面,故不单指结果子的树,也可以指地上的青草和结种子的蔬菜的种子而言。其二、中译的果子都包着核,那句后面,英译有在地面上,意思是指那些植物的种子原本就在地上的。该段英译是:Let  the  earth bring forth grassthe herb yielding  seedthe fruit tree yielding fruit after its kind whose seed is in itself upon the earth.)本段的字句并没有暗示任何创造的行动在内;希伯来文创造一词也没有出现,只是用发生英文是bring  forth,有出使显现之意一词吧了,而植物的种子原本就存在地上的。假如说地球被造时,是空虚混沌的,亦即是说首二节之间没有间断的,又怎样解释这里隐伏着的植物种子呢?除非我们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进化论者,相信物质可以产生生命的那一类的谬论,这个生命的起源就永远是一个谜,无论你看六日是普通的日,或是六个阶段,问题仍没有解决。

    我们若看第一节是指地球第一次的被造,里面有植物和动物的,后来因某些原因(很可能由于罪恶而招来的审判),地球上一切动植物都被毁灭了,就造成第二节的地是空虚混沌,然后才开始下面六日的再造,整个问题就解决了。史可福圣经(Scofield Reference Bible)说得好:我们不能以为在那一次把原有秩序推翻的审判,是连植物的种子也一并毁灭的,就如创世记第一章所说,当旱地再露出水面,光与暗再度分开,地就可以发生青草,和各种植物,在那一次审判中,只有动物是完全被毁灭,它们的遗骸就留在我们今天发现的动物化石上,而创世记的宇宙创造论与科学的发现也没有冲突的必要了。

    第四日也是一样,创世记说:神造了两个大光,这里也没有创造的暗示的,因为在原文上用的并不是创造一词,而希伯来文之造,并不是指创造而言,其中是没有起头或始首之意。太阳,月亮与及众星是原本就在那里的。假如说第二节是指到地球被造的原样,我们又怎样解释呢?困难不是仍然存在吗?因为我们不能说那六日只是普通二十四小时的日,不然的话,我们就是以为太阳系或甚至整个天体也只有六、七千年的光景(因为第六日就造人了),那是无论如何都说不通的。但我们也不能说六日就是六个大阶段,不然的话,那发生在第三阶段亦即是无热又无光,而太阳还未出现的第三阶段的植物又是靠什么生存?那不是一个谜吗?但我们若承认第一、二节之间是有一段的时间存在的,第一节是指地球第一次被造,里面有各种生物,然后遭受毁灭,成了第二节的空虚混沌;这样,创世记与地质学之间不必要的冲突就消失,同时我们也不必牺牲圣经的记述,而迁就科学的理论了。

    现在暂且撇开地质学的问题不谈,单就圣经本身的记载,也可知道空虚混沌不可能是地球被造之初的样子。(编者按:中译的空虚,英译是没有形状without  form),我们看看以赛亚书四十五章十八节:创造诸天的耶和华,制造成全大地的神,他创造坚定大地,并非使地荒凉,是要给人居住。这里译作荒凉一词,亦即是创世记一章二节译作空虚的那一个;以赛亚先知说神并没有把地球创造成空虚的样子,他这句话当然是肯定的,也是包括了创世记第一章的创造而言的。先知在那里辩论的层次是这样:以色列人的神,亦即是创造主的耶和华,他既没有把大地创造成空虚荒凉的样子,他也不是定意要叫以色列人落在空虚荒凉的境地,一切都是因为罪的原故,他们才落在荒凉的境地;正如大地怎样得以重建,只要以色列人愿意离开罪恶,他们也一样可以得到重建。神既不是把大地造成空虚混沌的样子,而它之所以会如此,明显地必是后来才发生的,也因此第一、二节中间是有一段时间相隔,其理由是非常明显的了。

    再者,创世记第一章第二节所用的字,也很可以说明那不是神创造地球时的原样,正如我们在第二课指出,我们译作是(英译was)的那个字,是应该译为成了(became)才对;无可怀疑的,那一句应该读作:地就成了空虚混沌,在旧约中,那同一个字常常都是译作成了,就是在第二章七节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用的也是那个字。第一章二节就应该译作地就成了空虚混沌,意思是指到在时间上,地球变成了空虚混沌是在它被造之后才发生的改变,而后面那六日的创造,并不是指到原先的创造,只是后来的再造的过程吧了!

    我们也可以从译作空虚和混沌的两个希伯来字,找到对这看法的支持,那两个字是tohubohu。很奇怪的,圣经只有两个地方是把这两个字放在一起来用,而两处经文都是指到神极其厉害的审判而言;第一处是在以赛亚书三十四章十一节,中译也是空虚和混沌,英译作(confusionemptiness);另一处是在耶利米书四章廿三节,中译也是空虚混沌,仔细研究上述两段经文,就可以发现两处都是泛指遍及全地的。灾害,是神刑罚罪恶的结果。先知们用这个字(tohubohu)的时候,当然完全了解创世记开头两节用的时候的意思,他们既用来形容那极其可怖的审判,还不够清楚地说明创世记前两节是指到一种审判后的结果,而不是指到地球被造时的原样吗?

    我们还要注意,圣经从没有说创世记第一章的创造,是指到第一次的,或是原有的创造而言;相反地,我们找到不少反面的证据,说明那不是原有的创造。在六日的前四日里,没有任何创造行动的记载,在创世记第一章里,并不是说神创造了光;什么是光呢?那不是一种物质,那只是一种由光子(photons)放射出来的能的结果;近代科学家证明创世记的记载是极其准确的,创世记也没有说神创造水,它只说分开;圣经没有说神创造了陆地,神只是把水聚集在一处,而让陆地露出来;圣经没有说神创造了菜蔬,神只是说:地要发生;希伯来文创造一词,是直到第五和第六日,论及动物和人类时才第一次出现,希伯来文创造一词,是bara,在第一章只用了三次第一次是在第一节,说及神第一次创造了天地:第二次在廿一节,那是指到创造各样有生命的动物;第三次是在廿七节,就是创造人类。简单来说,在六日创造中,一切关乎地球本身原有的物质,用的都不是创造一词的。

    这一切的证据,都可以说明那六日是普通的日,而不是指到六段长的时间而言。我们若相信创世记前二节之间,是有一段时间相隔,我们就不必硬说那六日是指六个地质学的时期了。很可惜,不少基要派的解经家都以为那六日是指六个时期,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无可怀疑,他们的动机都是纯正的目的就是想逃避某些地质学的问题。无论怎样,我们都不能把那普通二十四小时一日的六日,看做六个时期的,起码圣经本身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暗示;那么他们为什么会这样看呢?他们的理由又是什么?

    第一、他们说圣经常把那日,当作一段时间来看。要解答这问题是很简单的:当圣经把日当作时期来用的时候,它那代表性的意义是很明显的,叫人无法会作别的想法。再者,当日是用作时期来看时,是从来没有跟日的数目连起来用的就如洪水的时间是一百五十日(创八3);摩西在西乃山与神相会的时间是四十日(出廿四18);约拿在鱼肚的时间是三日(拿一17);或是神造天地是在六日之内(出二十11);当日与另一数目字连起来用,那就是指普通廿四小时一日的日,而不是一段时间。

    第二、他们说那不可能是指普通的一日,原因是直到第四日,太阳才与地球有现今的关系,亦即是管地球的昼夜,一日才有标准。理由很简单,原来不单只在第四日之前就有了光,如果我们看看第一日的情形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创一5)那不就是有了衡量一日的标准吗?就是那支持时期论的罗拔安德逊爵士(Sir  Robert  Anderson),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段清楚地表明是我们普通一日的日。而且,今天科学家也告诉我们,太阳并不是唯一的光源。

    第三、他们说第七日是一直延续至今的,因为前面六日都是有晚上,有早晨等字句,唯独第七日没有,那就表明第七日还没有完;第七日既是指一段时间,其它六日何尝不然呢?实际的情形是这样,有晚上,有早晨的意思并不是说一日的完结,假如是的话,其次序应该倒转过来有早晨,有晚上,它是指到一日的开始。(因为犹太人至今仍是由黄昏六时开始算一日之始的。)圣经作者记述了每天的程序之后,就回到头一天说: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等等。那些认为第七日仍然继续至今的,会引用希伯来书四章九节来作理由这样看来,必另有(编者按:英译是仍有remaineth)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这个仍有就是指第七日的绵续。但看上文下理,就知道它指的全不是这回事,因为它根本就不是说(或甚至是暗示)创世记第七日的安息仍然继续的。相反地,它只是说:到第七日神就歇了他一切的工。那是过去时式(did  rest),不是现在时式(does  rest)。我们的主耶稣怎样说呢?他说:我父作事直至如今,我也作事。(约五17)那段希伯来书的信息,是指到三种的安息:

  1)创世记中神在第七日的安息:参四4

  2)神为以色列人在迦南美地预备的安息:参三11;四8

  3)神为我们在基督里预备的安息,这也是前面两种安息的预表:参四911

    这里所说另有一安息,指的就是这个第三种的安息。第八、九节已经清楚地指明不是神在创世记第七日的安息了。

   纵观上述,一切企图把创世记的六日看作六个时期的理由都站不住脚的。科薛尼先生(Mr.Sidney  Collett)说得好:圣经论到这六日的时候,提及四件事是顶重要的,那就是光与暗,昼与夜。因为圣经没有提及旁的反面的事实,我们就很有理由相信这些自然的,又是众所周知的现象,是指到普通的二十四小时一日的日而言;每一日是分开两部分,一部分是光明的,另一部分是黑暗的。我们真恐怕那些坚持时期论解经家,是否知道他们这个理论会产生什么后果。理由很简单,他们若说一日是代表一段时期,那么我们采取一个较保守的估计,每一段时期是代表一千万年吧,好,我们小心看一看,圣经说到每一日只是分开两部分,就是光明与黑暗,由昼和夜来划分,意思就是说,那称为昼的是完全光亮的,而称为夜的就是完全黑暗,没有别的可能了。根据最近科学的发现,每一时期起码有一千万年,换句话说,每一日就有五百万年是完全黑暗,而另外五百万年就是完全的光明。我们知到一切植物是在第三日被造的,而一切动物飞禽和走兽与及海中的鱼类则是第五日造成,我们很自然就会联想到,它们被造之后会怎样过活呢?什么植物或动物能在五百万年完全的光明中生存,同样地,也没有生物能在五百万年完全的黑暗中可以存活。我们若接受时期论的话,这些就变成无可避免的了。

    还有很多关于时期论的不合理的地方,但我们没时间说下去了。总之,我们要记着,创世记前两节之间,是有一段时间相隔的长得足以包括任何地质学发现的时期在内。而后面六日的创造只是地球的再造,为适合人的居住。每一日就是我们现今廿四小时的一日,这样一来,圣经与科学之间就没有冲突了。创世记的六日是指到一个新的开始,却不是第一个开始。而宇宙的开始就都精简地,又浓缩地记在第一节圣经之内起初神创造天地。

── 巴斯德《圣经研究──归纳性研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