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四章

 

壹、内容纲要

 

【人第二次的堕落】

  一、该隐和亚伯的出生和行业(1~2)

  二、该隐和亚伯各自向神献祭,但效果不同(3~7)

  三、该隐杀亚伯,受神刑罚(8~16)

  四、该隐的后代(17~24)

  五、塞特的出生和后代(25~26)

 

贰、逐节详解

 

【创四1“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便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

  ﹝原文字义﹞“同房”知道,认识;“该隐”得着。

  ﹝文意批注﹞原文无“有一日”。

    夏娃以为她‘得着’了神所应许的‘女人的后裔’(创三15),故给他起名“该隐”(原文字义是‘得着’)

 

【创四2“又生了该隐的兄弟亚伯,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

  ﹝原文字义﹞“亚伯”气息,虚幻,虚空。

  ﹝文意批注﹞夏娃生该隐之后,并未得着神所应许的‘女人的后裔’,显然为此失望了,故以“亚伯”(‘虚空’的意思)名其次子。

    当时人类还是素食(创三18),牧羊的目的大概是为着制衣遮羞(创三21)和献祭赎罪。很可能亚当和夏娃得到神的启示──人若想亲近神,便须借着羔羊的牺牲。他们就把这个启示讲给儿子们听。

    从本节可以看出,亚伯是为神而活,该隐是为自己的肚腹而活。

  ﹝话中之光﹞()离开神的人生,乃是虚空的虚空(传一2)

     ()一个真认识人生虚空的人,必然以神为他人生的意义,而为神活着。

     ()信徒不当只为餬口而工作,而要把事奉神当作我们工作的目的。

 

【创四3“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

  ﹝原文字义﹞“有一日”过了一些日子,到了日子的尽头;“供物”礼物,献祭。

   ﹝文意批注﹞该隐把他种地的结果拿来献给神,目的是要讨神的喜欢,但他这样做,显示他漠视他父母从神所得的启示,而自以为是的来摸神的事。这里也给我们看见,人在饱食之余,也会想到神的问题,盼望与神来往、敬拜真神。然而问题乃在于这样的拜神,是否合乎神的心意呢?凡不照神的旨意而行的,就是走“该隐的道路”(11)

  ﹝灵意批注﹞该隐的献祭象征人意的宗教,它的特点是:它并非出自神的启示,而是凭着己意,用私意崇拜(西二23),并以自己劳苦所得,想靠行为在神面前称义(加三11)

 

【创四4“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

   ﹝原文字义﹞“看中”看,注视。

   ﹝文意批注﹞亚伯所献的祭,所以会被神看中,是因为:1.不是凭着自己的意思,而是照着从他父母所听见神的旨意;2.他是因着信献祭与神(来十一4)3.他所献的是被杀流血的牺牲。

  ﹝灵意批注﹞“头生的”和“脂油”预表基督。亚伯的献祭象征启示的宗教;人惟有借着被杀流血的耶稣基督,才能蒙神悦纳。

  ﹝话中之光﹞()“头生的”是羊群中最好的,“脂油”是羊的身体最好的部分;我们必须将最好的奉献给神。

     ()神不只悦纳亚伯的祭物,并且也悦纳亚伯这个“人”;惟有遵行神的旨意的人,才能蒙神喜悦。

     ()原来夏娃是看重该隐,但神所看中的却是亚伯;人所看重的,常是神所看不中的;而神所看中的,也常是人所轻视的(撒上十六1~14)

 

【创四5“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的发怒,变了脸色。”

  ﹝原文字义﹞“看不中”不看;“发怒”生气,担忧;“变了脸色”脸面下沉,垂下脸来。

   ﹝文意批注﹞“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不但该隐的祭物不对,连他自己这个人也不对,所以神不悦纳。

      该隐的发怒,表明他献供物的动机不对。

  ﹝话中之光﹞()人与神来往,不单是事物须对,我们这个人也须对。

     ()人意的宗教,虽然存心要讨神的喜悦,但因源头不对,所以拜神也是枉然。

     ()听命胜于献祭(撒上十五22),神所看重的,乃是我们顺服神的心。

     ()在宗教里的人,第一个特征是自义、自是、骄傲,稍不遂心称意,便要动怒。

     ()我们不是把“多余的”献给神,我们乃是把“上好的”献给神。

     ()我们事奉神,不是在乎我们能为神作多少,乃是在乎我们是否先把自己摆上给神。

 

【创四6“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

  ﹝文意批注﹞“发怒”和“变了脸色”是外面的表现;神的问话是要使该隐注意他发怒和变脸色的背后原因,和他内心真实的光景。

 

【创四7“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

  ﹝原文字义﹞“行得好”成为好的;“蒙悦纳”上升,仰起脸来;“罪”罪孽(射不中目标),罪刑,赎罪祭;“伏”躺卧,蹲伏。

  ﹝文意批注﹞本节把“罪”描写成一个人格化的活物(罗七17),它就是撒但的化身,蹲伏在门前,准备要随时扑过来。

  ﹝话中之光﹞()罪一直伺机要陷害人,得着人来作它的工具(罗六13);人虽想尽办法要制伏罪,却归徒然。

     ()宗教虽也劝人为善,但宗教不能给人能力以行善(罗七18)

 

【创四8“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

  ﹝灵意批注﹞“该隐,”预表属血气的,“亚伯,”预表属灵的;属血气的总是逼迫属灵的(加四29)

   ﹝话中之光﹞()“凶杀”乃是宗教的特征之一;宗教徒彼此残杀,甚至有些狂热的基督教徒,也不例外。

     ()魔鬼是世上一切宗教之父,因为牠从起初是杀人的(约八44)

     ()宗教徒(包括基督教徒)杀人,还以为是事奉神(约十六2)

     ()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约壹三15)

 

【创四9“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那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

  ﹝文意批注﹞该隐回答说:“我不知道。”这是说谎。又说:“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这是顶撞神。

   ﹝话中之光﹞()信徒之间,有彼此看顾、彼此帮助的本份(罗十四7;腓二4;提前五8)

     ()宗教徒拜神,但他们目中却无真神,因此他们说谎并不以为耻。

 

【创四10“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

  ﹝文意批注﹞血会说话(来十二24),意即血在神面前作见证。

   ﹝话中之光﹞()人所犯的罪,都彷佛有声音达到神的耳中(创十八20;十九13;出二23;三9;雅五4)

     ()凡为作见证而被杀的人,有一天神必为他们伸冤(启六9~10;十九2)

     ()主耶稣的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来十二24),因此信徒因祂的宝血,得以坦然进到神面前(来十19)

 

【创四11“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

  ﹝文意批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意即:1.这地不再给你效力;2.这地不能再收容你(12)

  ﹝话中之光﹞无神的宗教生活,不只没有神的祝福,甚且是活在咒诅之下。

 

【创四12“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

  ﹝原文字义﹞“流离”摇摆,变迁不定,摆动;“飘荡”徘徊,往来,伤悲,忧愁。

  ﹝文意批注﹞“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意思是该隐在地上必成为一个被赶逐的逃亡者。‘流离’重在指外面的流离失所;‘飘荡’重在指里面的飘荡无定向。

  ﹝话中之光﹞没有神的人生,不知从何来,也不知往何而去,活着没有指望(弗二12),也没有意义。

 

【创四13“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

   ﹝原文字义﹞“刑罚”作恶,罪孽;“当”举起,支持。

  ﹝文意批注﹞“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又可译作:‘我的罪孽太大,过于所能赦免的。’该隐这话并非认罪,而是出于自怜的怨叹。

  ﹝话中之光﹞人最大的刑罚,莫过于被神弃绝,这是过于人所能承担的。

 

【创四14“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

  ﹝原文字义﹞“遇见”发现,寻得。

   ﹝文意解说﹞“不见你面,”指得不到神的看顾和保护。

    “凡遇见我的,”指亚当和夏娃所生别的儿女。

  ﹝话中之光﹞()人生最大的痛苦,乃是失去神面光的同在。

     ()人第一次堕落(指亚当),还能见神的面;但人第二次堕落(指该隐),就不得见神的面;人越堕落,就离神越远。

     ()凡弃绝神的,也必被神弃绝;无神的宗教徒必然没有神的保佑。

     ()杀人者总是怕自己也会被人所杀。

 

【创四15“耶和华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

  ﹝原文字义﹞“遭报”报复,责罚。

  ﹝话中之光﹞()宗教徒杀人,以为是替天行道,其实这并不是出于神的本意。

     ()凡因道理见解不同,而欲将对方除之为快的,应当好好揣摩本节圣经的含意。

 

【创四16“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

  ﹝原文字义﹞“挪得”流浪,游荡,逃离。

   ﹝灵意批注﹞宗教和文化是人类的两大发明。人发明宗教的目的,原是要亲近神、敬拜神,但由于是随着己意的缘故,不但不讨神喜悦,反而得罪了神,结果更远离神。人一失去了神,就失去了神的供应、喜乐和保障,因此人就发明文化来取代神。

  ﹝话中之光﹞()该隐献祭的原意是要事奉神,结果因献祭而导致杀人,最后离开了神;凡随己意事奉神者,结局常是这样。

     ()人第一次堕落(指亚当),只是离开伊甸园(创三23);人第二次堕落(指该隐),是离开耶和华的面。

     ()凡是远离神的人,就必定“住”在地上。

 

【创四17“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

  ﹝原文字义﹞“以诺”开始,学习,教师,供献。

   ﹝文意批注﹞谁是该隐的妻子,大多数解经家认为是亚当和夏娃所生的女儿。在圣经中,兄妹结婚的事,是在摩西律法之后才禁止的。人类初期,可能少有所谓“近亲不良遗传因子”。

    “城,”是人们可以安居的社会单位,可大可小。

  ﹝灵意批注﹞人一离开神,就“开始学习”(“以诺”的字义)生活的技能,自我供给、娱乐、保卫,这就形成了文化。

    “城,”是人用地上的材料,以人工来建造,成为人聚集生活的中心(创十一1~4);它表征人类文化的集大成。

  ﹝话中之光﹞()信徒在地上,是过帐棚的生活;我们所想望的,不是地上人工建造的城,而是天上神所经营、所建造的城(来十一9~10)

     ()该隐按他儿子的名来称呼他所建造的城;远离神的人,他所想、所打算的,常是为着他自己的儿女。

 

【创四18“以诺生以拿,以拿生米户雅利,米户雅利生玛土撒利,玛土撒利生拉麦。”

  ﹝原文字义﹞“以拿”见证的城;“米户雅利”神要抹除,击打的;“玛土撒利”属神的人;“拉麦”健壮的,有能力。

  ﹝文意批注﹞所有该隐家谱里的人,神都不记载他们的年日,表明他们活在地上的日子,在神面前都算不得数(参阅创五章)

  ﹝灵意批注﹞人“开始学习”(“以诺”)过无神的生活,逐渐发展出一套无神的文化系统,而以其为“见证”(“以拿”)和夸耀。人在建造无神文化的过程中,虽然明知神在反对并要“消除”(“米户雅利”),并且也知道人是“属于神”(“玛土撒利”)的,但仍一意孤行,“强有力”(“拉麦”)的推展其文化建设,因此神就任凭他们(罗一242628)

 

【创四19“拉麦娶了两个妻,一个名叫亚大,一个名叫洗拉。”

  ﹝原文字义﹞“亚大”装饰,娱乐;“洗拉”保护,屏帏,遮藏。

   ﹝文意批注﹞这是多妻恶俗的源起。

  ﹝灵意批注﹞拉麦是无神文化的中心人物,他代表一切醉心于文化的人,注重“装饰”和“娱乐”(“亚大”),美其名为“保护”(“洗拉”)身心的健康,实际上却是在放纵肉体的情欲(多妻)

  ﹝话中之光﹞()人一离开了神,就会放纵情欲,为要满足肉体的欲望,便开始娶多妻,破坏了神“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的定规。

  ()凡醉心于无神文化的人,男的多纵情声色,女的多打扮自己。

 

【创四20“亚大生雅八,雅八就是住帐棚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

  ﹝原文字义﹞“雅八”流动,领导;“住”停留。

  ﹝文意批注﹞当时神命定人耕地以养生(创三17),但人却发明了“游牧”(“雅八”)生活的文化。

 

【创四21“雅八的兄弟名叫犹八,他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

  ﹝原文字义﹞“犹八”音乐,快乐声音;“弹”突然抓住。

  ﹝文意批注﹞人发明了“音乐”(“犹八”),这是人类艺术文化的开端。

  ﹝话中之光﹞世人因为没有神作他们的喜乐,故需要以各种的娱乐来消愁解闷。

 

【创四22“洗拉又生了土八该隐,他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土八该隐的妹子是拿玛。”

  ﹝原文字义﹞“土八该隐”该隐的扩展,该隐的流出;“拿玛”悦心的。

  ﹝文意批注﹞该隐是人类第一个杀人者(8);人类自相残杀,进一步“扩展”(“土八该隐”)而发明了利器以自卫,这是人类战争文化的开端。

  ﹝灵意批注﹞人因着失去神作他们的供应、喜乐和保障,便发展无神文化来自养、自娱、自卫,最后,竟至杀人“取乐”(“拿玛”),强横凶暴。

 

【创四23“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

  ﹝原文字义﹞“细听”侧耳而听,倾听。

   ﹝文意批注﹞“少年人,”并非指小孩子,而是指青年人。

    拉麦是无神文化的中心人物。无神文化不只使人纵情声色(19),并且也使人强暴凶杀;杀人却不愿被人杀。

 

【创四24“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

  ﹝文意批注﹞这里的意思是说,谁若伤害我,必要遭报,而且比神允许该隐,向杀害该隐的人施行的报应更多十倍。换句话说,他骄傲狂妄,自以为足够有能力照顾自己,比神照顾该隐还要好上十倍。

 

【创四25“亚当又与妻子同房,他就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说,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儿子代替亚伯,因为该隐杀了他。”

  ﹝原文字义﹞“塞特”新苗,茁芽,设立,代替,偿还。

   ﹝灵意批注﹞前章该隐和他的后裔预表旧造的族类;本章“塞特”和他的后裔预表新造的族类,因蒙神的拣选和救恩,得以归入基督耶稣,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而脱离了旧造的败坏(参罗六3~7)

  ﹝话中之光﹞()人若不肯与神同心,为神所用,神必从别处兴起另一班人来,以成就祂的旨意。

     ()神的见证人是不会断绝的;这一个被杀了,神还会兴起另一个来代替。

 

【创四26“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

  ﹝原文字义﹞“以挪士”脆弱必要死的人。

  ﹝灵意批注﹞人唯有认识自己的“软弱无能”,对于这“必死”(“以挪士”)的自己无所指望,才会转而呼求神,以神为倚靠。

   ﹝话中之光﹞()许多时候,我们仍会软弱至极,所以需要呼求主名,因为对于一切呼求祂的人,主是丰富的(罗十12~13原文)

     ()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四12)

 

叁、灵训要义

 

【该隐堕落的过程】

   一、不顺从神的启示(3)

  二、因不蒙神悦纳而发怒(5)

  三、对别人因嫉妒而杀害(8)

  四、对神说谎(9)

  五、只求自己的益处(13)

  六、结果与神完全隔绝(1416)

 

【从创四章里的人名意义学取教训】

   一、不要神的人:

      堕落离开神的面之后,“开始学习”过无神的生活──“以诺”(17);逐渐发展出一套无神的文化系统,而以其为“见证”和夸耀──“以拿”(18);人在建造无神文化的过程中,虽然明知神在反对并要“消除”──“米户雅利”(18);并且也知道人是“属于神”的──“玛土撒利”(18);但仍一意孤行,“强有力”的推展其文化建设──“拉麦” (18);他们注重“装饰”和“娱乐”──“亚大”(19);美其名为“保护”身心的健康,实际上却是在放纵肉体的情欲(多妻)──“洗拉”(19);他们倡导了“游牧”以维持生存──“雅八”(20);发明了“音乐”以消愁解闷──“犹八”(21);更进一步“扩展”,制造铜铁利器以自卫──“土八该隐”(22);强横凶暴,竟至杀人“取乐”──“拿玛”(22)

  二、要神的人:

    认识人生的“虚空”──“亚伯”(2);也认识自己是“软弱必死的”──“以挪士”(26);因此转而求告那位“我是的”──“耶和华”(26);以神的生命来“代替”旧人──“塞特”(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