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一章

 

{\Section:TopicID=115}Ⅰ 上古的历史(一至十一章)

{\Section:TopicID=116}A 创造的故事(一123

{\Section:TopicID=117}序言(一12

  1. 神是圣经第一句话的主词,这绝非出于偶然,因为这个字支配了全章,在每一个转角都引人注目;这字在这故事中共出现了三十五次,与全段经节数目相同。本段,以至整卷圣经,最主要便是讲到祂;若以其它课题为重点来研读(我们很容易如此做),就是误解了全书要旨。

  头一句话,起初不仅只是说明时间而已。这个主题的变奏曲出现于以赛亚书四十章及以下,由那里可见,起初乃孕含着末了,而整个过程都在那位是首先也是末后之神的面前(如赛四十六10,四十八12)。箴言书八22以下,透露出在创世之初神一方面的事;约翰福音一13更加明确;新约其它部分也偶而回顾在此之前的永状况(如,约十七524)。

  在文法上,这一词组可以译为一个子句的引言,这子句到第三节结束,而以第二节为括号插句:“当神开始创造时……(地是空虚混沌……),神说:‘要有光。’……”。这不是说,那未经开发的地并非神所造的;乃是说,创造之工尚未完成,仍有一大段路要走。可是较为大众熟知的翻译,“起初神……”也同样合乎文法,所有古老译文都给予支持,而且此译法毫不含楜地肯定了其它经文所陈述的真理(参来十一3),即,在神说话之前,什么都不存在54

  创造(ba{ra{}~';参2127节,二34)的意思,最好从旧约整体来定义(包括本章在内),我们发现,其主词一律是神,而造出来的产品可以是物质(如,赛四十26),或是情况(赛四十五78),与其共享的动词主要为“造”、“形成”(to make, to form;创一2627,二7),其准确的意义依上下文而有不同,或是强调最初使被造物存在的时刻(赛四十八37:“忽然”,“现今”),或是论动工使某件东西臻于完美(创二14;参赛六十五18)。在这句卷首语中,可以用此字的长程意义,如此则第一节成为整段经文的摘要;亦可以视它为说明整个过程的开始(我喜欢此说)。

  在第12127节中,这个重要的动词指出三重伟大的起点;可是并没有说明创造的手法,因为在二34中,它是与 `a{s~a^ (“造”make)平行,涵盖神所作的一切工作。

  2.  地(And the earth)可能译为“当时地(Now the earth)……”更好,因为此处的结构与约拿书三3完全相同(“当时(Now)尼尼微是极大的城……”)。这节按一般用法来看,是前一句的延伸,其本身的上下两半只有一个交点55,将舞台布下,使地成为我们的中心;无论全部大局的摆设如何,这才是我们所关注的(参诗一一五16)。2节上的阴霾,因着以下七日高升的荣耀一扫而空;神独自从混沌中建立,也独力维持一切的受造物。在审判的异象中(耶四23;赛三十四11),空虚混沌再度出现,所用的字,to{hu^^ bo{hu^^,就和这里一样。To{hu^(混沌,或不具形态),用在别处时,在物质界方面是指荒废(如申三十二10;伯六18)、空荡(伯二十六7)、混乱(赛二十四10,三十四11,四十五18);在寓意的用法上,是指无根据的或虚无的(如撒上十二21;赛二十九21)。作为押韵的 bo{hu^^ 56(空虚)在圣经其它部分只出现过两次(参上文),每一次都与 to{hu^  相配成双。

  渊(t#ho^m)字,在语源学上与 tiamat57一字有关(可是这不是其字根),这字是苏美─亚喀得(Sumero-Accadian)创造神话中海洋的拟人化名字,他成为众神祇的对头。尽管在别处有诗意的用法,描写它的狂怒与其中怪兽都被制服(诗七十四1314,八十九910,一○四67;赛五十一910);可是此处是指实际的海洋,也见21节。

  所以,神的灵58运行(RSV 保持分词的译法是正确的)不是因有所冲突,而是一种召唤的活动。在旧约中,灵是表达神展示能力的用词,带着创造力和维系力(参伯三十三4;诗一○四30)。本章其余部分给人的感受,或许会像奥林帕斯山众希腊神祇,与世人远远相隔,但是此处预先防范了这种印象,形容神彷佛母鸟在她的雏鸟之上“盘旋”(hovering,〔Moffatt〕)或“鼓翼”。这个字在申命记三十二11再度出现,形容老鹰如何鼓动雏鹰学习飞翔;在读全章的时候,我们必须牢记这亲密接触的一面。

  有人认为,这一节与全章甚不协调,因为有人揣测,它与异教的神话相互呼应(这类神话描述神祇与怪兽为争权而相斗),无论是有意59或无意60,总使它与整段经文互不协调,可是对这些神话的认识,却无异开辟了一条错路,使我们的注意力转移,不再思想我们所熟知的事实,即神一般所用的方法,就是从无形无状中作出具体之物。这整个过程就是创造。以赛亚书四十五18禁止我们停在这一节:则无论从圣经(如诗一三九1316;弗四1116)或从经验来看神的作为(不用去谈自然科学),其起始点都应当是像这节所描述的。事实上,以下即将形容的六日,可以视为“空虚”“混沌”这一对负面之词的正面相对语,以形式和充满来与其配对。如下所列61

形式                    充满

第一日            光与暗            第四日            管理昼夜的光       

第二日    海与天空        第五日    水与空中的生物   

第三日    肥沃大地        第六日    地上生物               

至于这个次序,以及对“日”一字的研究,请看“增注:创造的日子{\LinkToBook:TopicID=125,Name=增註:創造的日子}”。

 

54 参最近的一些讨论,von Rad, p.46; B. S. Childs, Myth and Reality in the Old Testament, p.31; W. Eichrodt, 'In the Beginning' in Israel's Prophetic Heritage, ed. Anderson and HarrelsonS. C. M.Press,1962, pp.1-10; P. Humbert, ZAW, LXXVI, 1964, pp.121-131

55 若正如某些人所主张,第2节有意要说明曾有灾变(“地变为……”),它应当会用希伯来文的故事体结构,不是这里的条件式结构。见 P. W. Heward 的辩论,与 F. F. Bruce F TVI, LXVIII, 1946, pp.13-37。叁 E. J. Young 之文,WTF, XXIII, 1960-1, pp.151-178。对于“时沟理论”的更广批评,见 B. Ramm, The Christian View of Science and Scripture, pp.135-144

56 阿拉伯文 bhy,“空的”,对这个字的意义提供了可能的线索。

57 D. F. Payne, Genesis One ReconsideredTyndale Press, 1964, pp.10f  资料丰富的讨论。

58 有些人会将这字译为“大风”(如,von Rad, p.47)。可是从稍微反映本节的但七2看来,一位作者若要传达这个意思,可以不必要求读者将此字圣化,只要使用一个较不常用的结构,便可区别出,它不是如一般常用的意思,指神的灵。

59 , B. S. Childs, Myth and Reality in the Old Testament, pp.30-42

60 , H. Gunkel, Genesis4, pp.104f,引述在 B. S. Childs, 所引过的书。

61 这个表主要归功于 W. H. Griffith Thomas, Genesis: A Devotional Commentary1946 edn., Eerdmans, p.29。叁 Driver, p.2, 他使用“准备”和“成就”二词。

 

第一日(一35

  3. 神说这一简单的词组,防止了影响深远的错误,更蕴藏了丰盛的意义。这八道命令使一切受造之物成形,不容人以为宇宙是自我存在的,或是斗争的对象,或是毫无目的的,或是神性的衍生物;而因没有任何中介者,“说”一字便具极其丰富的内容。这一些或许不能立刻看出,因为我们自己知道,下命令是怎么一回事。但我们的命令,即使讲得非常准确,也不过是大纲而已,必须靠已存在的对象与代理人来实现,而匠人只能就他所找到的材料来作,他对自己作成的产品顶多一知半解。但造物主却不是如此;祂定下了目标,并且定下了达成的一切最细微的途径,祂的思想及于最小的细胞与原子,祂创生性的话语完全有功效。对这种透彻、密切的知识,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说:祂从经验里面知道每一种受造物的模式──只是经验一词还嫌太弱:“你没有……不知道的”(诗一三九4;参摩四13)。这并不是泛神论,而是认真地面对造物主的创造奇工。因此,新约称圣子、神的道为“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万有也靠祂而立”(西一1517;参约一14;来一23),这说法不过揭示了此处已经隐藏的含意。

  要有光:顺便一提,武加大(Vulgate)译本的“光的谕令”(Fiat lux)使得我们惯用“藉谕令创造”(creation by fiat)一词。光,这个名称可借来形容一切生命之源(约一4),真理之源(林后四6),喜乐之源(传十一7),及纯洁无瑕(约壹一57),在此显然刻划出从混乱到秩序的第一步;它在这里出现于太阳之前62,而于太阳消逝后的最后异象中,它仍然存在(启二十二563

  45.  神看……分开……称。有些上古时代的人,以为昼与夜暗示有两股势力在争战;对现代人而言,昼与夜不过是地球的运转。创世记既不以为有冲突事件,也不以为这是偶然;只知道那位细心的造物主将每件事赋与价值(4a)、地位(4b),及意义(5a)。黑暗是那“甚好”(31ab)的整体之一部分,并不是被废弃的,也不是被制服的。“分开”的观念特别重要,在本章(参671418节)及律法中(如利二十25)皆然,因为如此一来,宇宙秩序便成形(参弗四16;腓一910),否则便是一片混乱(赛五2024)。

  钦定本(AV)的晚上与早上是(the evening and the morning were)给人错误的印象,以为应从晚上开始算64。但译为“晚上来到,早晨来到”(Moffatt;叁 RVRSV)较好。

  至于头一日,见增注论创造的日子部分{\LinkToBook:TopicID=125,Name=增註:創造的日子}

 

62 “增注:创造的日子{\LinkToBook:TopicID=125,Name=增註:創造的日子}”。

63 K. Barth, Church Dogmatics, III.1T.and T. Clark, 1958p.167

64 详尽的讨论,见 H. R. Stroes, VT, XVI,1966, pp.460-475

 

第二日(一68

  用在穹苍(raqia``)一字的动词意为击打,或盖印(参结六11上),常出现于击打金属之时。约伯记三十七18显示,我们不应该将这字稀释为“空间”或“空气”:“你岂能与神同铺穹苍(tarqia`)么?这穹苍坚硬,如同铸成的银子”这是图画式的描绘,如像我们说“苍天如圆盖”。若用另一套词汇,我们或许应该说,这是指从海洋升起,包围大地的雾气(叁 E. Bevan 的另一种架构,引于本书56页);这两种说法是互补的。

  分,分开(67节),见下一段。

 

第三日(一913

  神继续以分开的程序来使世界成形(910节,见45节);但重点开始转变,朝向充满的主题(1112节),在本章余下部分益见鲜明。

  1112.  地得着能力,可以带来(bring forthAV;和合本作发生)合适它的东西。11节直译乃是:“……让地植生植物(vegetate vegetation),草长草籽(seeding seed),果树各按其类结果子”。与此类似,在20节,水也要“批生出一批批(swarm with a swarm)“生物”,在24节,地要“带来”生物。这种生命的发生亦是“创造”,绝不亚于前面的行动。这两种表达法共同分享21节:“神就造出……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25节亦说,地所带来(和合本生)的活物(24节),是神“造”的。

  这番话似乎十分配合创造进化论(本书作者持此立场),但这并非惟一它所能容许的方案,而它的目的也不是为现今的世代提供特殊线索。它乃是要显明,神已经使所有受造生物都同样倚赖其天然的生态环境,而同时令其各具特色。每种生物的来源,从一个角度看是自然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则是超自然的;自然的过程,是在神的掌管下生生不息,自发自主。这里暗示一件事,敬虔不单包括明白生命来自神,也包括尊重我们身为自然界活物所受的限制。另一项含意则为,在上古世界常被神圣化的繁殖之力,其实是一种受造的能力,源自那位独一之神的圣手。

 

第四日(一1419

  本段的描述再度公然以地球为中心。有关这点,以及太阳如此晚才出现全景之中等,见“增注:创造的日子{\LinkToBook:TopicID=125,Name=增註:創造的日子}”。该处的观点,是将14节与第4节建立一单纯的关系,以太阳作为这两节中区分昼与夜的光体,在第4节是隐藏的,在14节是可见的。不过,这里最着重的是神学概念。太阳、月亮、星辰都是神美好的礼物,定出各种节令(14节),我们在其中得以昌盛(参徒十四17),以色列人也赖此制定神的节期(利二十三4)。它们是为神作记号(14节),不是为订人的命运(耶十2;参太二9;路二十一2528),因为它们的管理(1618节),只是以光照亮,并不带能力。这几句简单的经文,将远自巴比伦时代65,近至现今报章以星象算命的一切迷信都揭穿了。

 

65 Enumua elish, V: 1, 2:“他为伟大的神祇们建立了根据地,将他们星的形象定位,好像星座一般”(ANET p.67)。这类信仰比诗的年代更古。

 

第五日(一2023

  20. 有生命的物与二7“有灵的活人”是同样的用词,见该处的注{\LinkToBook:TopicID=127,Name=人的幸褔(二425}。雀鸟原文之意为“会飞的东西”,可以包括昆虫(参申十四1920)。天空之中可简译作横越穹苍(RSV);这词又是描述眼见的情景,亦即我们抬头看,见天空如圆盖一般。

  2122. 大鱼(tanni^ni{mRVRSV 作海怪,AV 作鲸鱼)特别值得注意,因为对迦南人而言,这是个不吉祥的字,代表在世界的起头与巴力对抗的深渊强权。但在此它们不过是庞大的受造物(像诗一○四26,伯四十一中的鳄鱼〔或作海兽〕),与众生物共享神的祝福(22节)。虽然在一些经文中,这些名字象征神的仇敌(如赛二十七1),它们受到痛责之词,正如巴力向它们大大夸胜的话一般66;但本章却让我们毫不怀疑,即使最可怕的生物也出于神美善之手。祂的国中或许有叛徒,却没有堪成为祂对手的。但对迦南人而言,巴力的仇敌是像他一样的神祇,或有待和解的恶魔67;对巴比伦人而言,深渊的怪兽查马特(Tiamat)则在众神祇未生之先已经存在。高夫曼(Y. Kauf-mann)指出,这种观念对以色列之外的宗教影响何等大,因为敬拜者在事奉神时,不像我们有把握可得着平安,因为总可能有一些未知的神祇在其背后68

 

66 DOTT, p.129, II 24f.,及小注1617p.132

67 UM, p.333, s. v. tnn. 以及 UT, p.498,同前。

68 The Religion of IsraelAllen and Unwin, 1961),第 II 章,尤其是 p.21-24

 

第六日(一2431

  24.  地要生出:见11节之注{\LinkToBook:TopicID=120,Name=第三日(一913}。活物,与20节相同,亦与二7的“有灵的活人”为同一希伯来文(见该处注{\LinkToBook:TopicID=127,Name=人的幸褔(二425})。爬行之物(和合本作昆虫),我们会以为只是指爬虫类,但这不是科学的分类,而是泛指多种以平滑或爬行方式行动的生物。本节希伯来文的动词,在21节已经出现过(和合本作“有生命的”,英译 moves),显然是指鱼的游动,正如诗一○四25。可能24节的三类动物,广泛而言,是指我们所谓的家畜、小动物,和野兽。

  26.  我们要……造人。创世记头两章皆将人刻划为,既在自然中又超越自然,是其沿续又不与其相连。他与其余生物共享第六日,像它们一样出于尘土(二719),和他们一样吃食(一2930),所受到繁衍昌盛的祝福也与它们相似(一2228a);因此,借着研究生物,我们对人的认识也可以增进一些;他们是他整个情境的一半内容。但是经文的重点在强调人的独特性。我们要造一语,和“地要生出”(24节)成了默默的对比;自我对话的语气,以及引人注目的复数形态,声明这是极其重要的一步;这件事成就后,整个创造过程便告完成。人与动物分立,不单是因着他的职份(一26b28b,二19;参诗八48;雅三7),更主要的是因他的本性(二20);而他最大的荣耀,则是他与神的关系。

  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这些用词的本身非常大胆。若说形像似乎太过强调图样,整本圣经却对它有所约束;可是这个字一笔便将有关人类的真理深印在我们心中。形像和样式彼此增强意义;这两个词组中间没有连接词,而圣经如此使用,并不是专门术语意味,好像某些神学家所以为的;他们认为,“形像”是人不可磨灭、与生俱来的性情,使他成为有理性、具道德意识的生物,“样式”则是指灵性上与神的旨意协调,而这点在堕落时便失去了。这种区分的确存在,不过与这两个词汇并不相配合。在堕落之后,人仍然有神的形像(创九6)与样式(雅三9);不过,他需要“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西三10;参弗四24)。亦见五13

  在定义神的形像时,固然我们反对将人的理智、心灵从身体隔开的粗糙字义解经,但这还不够。圣经以人为一个整体:以整个人来行动、思想、感觉。因此,这个生物──不是其中某些精华部分──是那位永琚B无形的造物主之表达,或说其具体而微的缩影,局限在时间、身体、受造身分之中;好比我们尝试以一具雕像作为一惊天动地之事的缩影,或以十四行诗作为交响乐的缩影。从这个角度而言,堕落之后样式仍然存留,因为这需从整个结构来看。只要我们是人,就定义而论,我们就有神的形像。可是灵性的样式──简言之,即爱──却惟有在神与人相交之时才会出现;因此,堕落破坏了它,而我们蒙救赎便是重新塑造它,并使它臻于完美。“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约壹三2;参四12)。

  这个教义还有其它的引申,譬如,我们或许注意到,就神而言,它摒除了造物主是“全然不同”的观念。就人而言,它要求我们以无限严肃的情怀来看待一切人(参创九6;雅三9)。更进一步说,我们的主暗示,神在我们身上的印记成为我们属祂的宣告(太二十二2021)。

  我们……我们的……我们的。有些人,如德里慈(Delitzsch)和冯拉德(von Rad)等,解释此处复数为包括天使在内,旧约有时称他们为“神的众子”,或通称为“神(或复数)”(参伯一6;诗八5及来二7;诗八十二16及约十3435)。这种说法可由创世记三22得到一些支持(“与我们相似”);但从本章整体来看,却排除其它生物有份于人类受造的概念,这也不符合以赛亚书四十14的挑战:“祂与谁商议”?此处的复数应视为充满性的复数,通常用于神的字(~#lo{hi^m)就是如此用法,其动词是单数的;这种充满性,在旧约中人只能稍微瞥见69,以后则揭示为三位一体,如约翰福音十四23(及十四17)进一步提到的“我们”、“我们的”。

  管理一切受造物,“不是”神形像的“内容,而是其结果”(德里慈)。雅各书三78指出,我们大致上仍然在如此执行──但有一致命的例外。希伯来书二610与哥林多前书十五2728(引用诗八6),提到耶稣将此权完全收复,哥林多前书六3应许,蒙救赎的人地位将得提升,远超过天使(参启四4)。相对之下,我们人类任意剥削在我们手下之物的记录,是何等可悲,证明了堕落之人不配去管理,因为我们自己未受管理;参九2不吉的语气。

  27. 在这节骨眼出现的男、女两字,含意深远,正如耶稣清楚指明的;祂将这里与二24相提并论,使这两段话成为婚姻的两个柱石(可十67)。将人类定义为两性的生物,意为二者是互补的,并且预示了新约两性在灵性上平等的教义(加三28“都成为一”;彼前三7下“一同承受生命之恩”;亦见可十二25)。创世记二1825一方面指出两者在今世之中并非平等(参彼前三57上;林前十一712;提前二1213),另一方面却又肯定这点;五12也提及此。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赐福不是只颁赠礼物,而是赐与功能(参一22,二3;亦参以撒、雅各、摩西去世前的祝福),而且是带着温暖的关怀。其最高潮,便是神敞着脸向承受者(参民六2426),将自己赐与他们(徒三26)。治理的含意,见第三章的“增注:罪与苦难{\LinkToBook:TopicID=129,Name=增註:罪與苦難}”。

  2930. 将青羊赐……作食物,给一切生物之说,不可太过强解,说一切生物原来都是素食的,也不意味所有植物、一切生物都同样可吃。这只是概说,指出所有生命都直接、间接仰仗植物菜蔬;本节的要点是说明,所有生物都从神的圣手中得到喂养。亦见九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3,Name=新命令(九17}

  31. 神看……。“神完成了工作,并与此一整体面对面,这也是创造历史的一部分”(巴特,K. Barth70。因着祂的恩典,在祂之外的一件事物不仅开始存在,并且拥有一部分自我决定权。若祂的工作各样细节都被宣告为“好的”(41012182125),整体就是甚好了。新约与旧约都同样认定此点、呼吁人存感谢的心享受物质(如诗一○四24;提前四35),视之为来自于神,也为着神而存在。

 

69 见导论,pp.30ff

70 Church Dogmatics, III, 1, p.222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