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四章

 

 

C 人类在罪恶与死亡之下(四1∼六8

{\Section:TopicID=131}亚伯被害(四115

  若在第三章,从蛇的背后可以辨视出魔鬼,在本章中,则是从肉体与世界来辨出牠(见以下1624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2,Name=該隱的家庭(四1624})。正如雅各书一15,罪有其成长循环,在第7节下,它被拟人化,几乎像保罗的笔法(参罗七8以下)。许多细节强调该隐犯罪的深度,由此可见堕落之深:这故事的背景是敬拜,受害者是手足兄弟;夏娃是受诱骗犯罪,该隐则连神都不能说服他脱离罪;他既不肯认罪,也不愿接受刑罚。

  1. 知道一字(译注:和合本译同房),在此特别的含意中,极美地表达出,两性真正的结合是在全然相知相交之中,不过这个字也可能完全失去了这个高尚的内涵(参十九5)。

  该隐与 qa{na^ ^“获得”一字发音相近。这种对名字的讲解,通常是文字游戏,不一定是同源字,但将一个常用的名字冠上某种特殊含意。如,在十七1719,以撒这现成的名字(“愿(神)欢笑”)就被选上,以纪念某个人的欢笑,以及那造成欢笑的应许。

  使(RVRSV,藉……的帮助)原文只是“藉”(with);虽然这个希伯来字可有其它解释,RVRSV 是最单纯的解法;参撒母耳记上十四45(另一个用“藉”的字)。

  夏娃的信心之声出现在这里以及25节;不论她是否念及三15的神谕,她总是把当前状况高举了起来,超越纯粹自然的情愫,提升到它应有的层次(信心总是这样行;如提前四45)。

  2. 亚伯之名与希伯来字“虚空”或“一个呼吸”外型完全相同(如,传一2,等);但是其关系恐怕是出于偶然,因为经上并未由此提及什么。这名字在字根上或许与苏美文的 ibila),及亚喀得的 ab / plu 同源,其意为“儿子”。

  学者常喜欢在这个故事中,读出游牧与农业两种生活方式的冲突116。这个主题在旧约中可以找到(如耶三十五6以下),可是在此处,文化上的对比处于相当次要的角色。神为两种生活方式都留下余地(参申八),而且这类技能上的互补,以及将工作与崇拜交织的尝试,能塑造出丰富的生活模式。但只因为用了人为建材,这模式便告粉碎,其遭破坏的原因,是因在神真理的光照之下,肉体的宗教与属灵的宗教针锋相对、互不相容的真相,首度揭示出来。

  35. 供物是一种 minha^^,在人的交往中,是一种为朝贡或结盟所送的礼物;作为宗教仪式用语,它可以指动物,不过更常指谷类的献祭(如,撒上二17;利二1)。若声称该隐的祭物所以不蒙悦纳,是因未曾带血,是很危险的说法(参申二十六111);此处最明显的是,亚伯献上他羊批的精华,而该隐却存着高傲的态度献祭(5下;参箴二十一27)。新约更进一步指出其中重要的含意,即该隐的生活与他的献祭不符合;与亚伯完全不同(约壹三12),而亚伯蒙悦纳的关键,在于他的信心(来十一4)。

  6. 耶和华重复问道:“为什么……?”及“若……”,刻划出祂喜爱诉诸理性,并且对罪人仍然关心,就如祂对真理(5上)与公平(10节)的关注一般。

  7. 在希伯来文中,蒙悦纳(7节)原文的意思是“高举”(叁 RV 小字),这个表达法可以指开心的笑脸,与皱眉头相反(变了脸色,6节,英文为 fallen);参民六26。这里的意思可能是,该隐脸上的表情透露出他的心态117,可能它还进一步指出,他若心意改变,神就应许与他和好(参十四13)。罪就伏在门前的这幅图,发展成一则怵目惊心的比喻,即要去驯服一头野兽;如 RSV 所译,它想要得到你(Moffatt 译为“急切要攻击你”),但你却必须制服它。这一词汇是将三16下稍作修改,并对该节反照出一道幽暗的光118

  8. RV 将希伯来文译得很正确:而该隐告欣亚伯他的兄弟(参出十九25)。若这是真正的背景(似乎如此),就显出该隐曾在接受或拒绝神的责备之间,大大摇摆不定。七十士译本却译为……向亚伯说……“我们到田间去罢”(RSV),若这些话真是原来经文所有,那么这桩谋杀案便显然出于预谋。

  9. 你兄弟……在那里?与三9“你在那里?”十分相似,是神不断向人提出的锥心问题。而那冷酷的回答,同样表明了人的本性,与三10以下闪烁其词的回复相较,显示出他的内心更加刚硬了。

  10. 我们也说冤屈会“哀告”求公道。新约在这一点上与旧约的看法一致,并且将此比喻更加扩展(如,启六910;路十八78),不过,这些仍当视为比喻。耶稣的血所呼求的,却是恩典(来十二24),这是何等大的对比。

  1112. 不肯悔改的该隐所受的谴责,比亚当更重;对亚当的咒诅并非直接的,不是“你必受咒诅”。

  1314. 该隐的抗议119与财主委屈愠怒的语气相互应和(路十六242728;参启十六11),与悔改的强盗承认“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完全相反。14节的最后一句,“凡遇见我的……”暗示人口的扩散,或是指当时,或是指未来;也暗示他所遇见的人,都会是亚伯的近亲──与全文内容相当符合。不过,请参考导论:“人类起源{\LinkToBook:TopicID=108,Name=Ⅲ、人類起源}”。

  15. 神对无辜者的关怀(10节),惟有祂与罪人的关心可堪比拟。该隐的祷告虽是大发牢骚,却也含着恳求的意味;神的口头保证,以及祂立的记号(九13,十七11,用了同样的字)──不是一个烙印,乃是一种安全通行证──几乎像是立约,使神实际上成了该隐的 go{~e{l 或保护者;参撒母耳记下十四14下。这是怜悯对不悔改的人所能作到的极限。

 

116 参,如,苏美的故事, Dumuzi and Enkimdu,牧羊神和农神之间的冲突:ANET, pp.41f

117 Moffatt

118 另一种可能的译法为:“赎罪祭正潜伏……”(参二十二13?),如此,则最后一句(“他所恋慕的……”)将指亚伯,而整节乃是向该隐保证,神的不悦或亚伯的高举都不一定是永久性的。不过,以这种方式来说,未免过于隐秘。

119 希伯来文可以解释为如七十士译本:“我的罪太大,不能赦免”;但上下文并不支持。

 

该隐的家庭(四1624

  文明生活的一开始,就流露出可能向善或向恶的特征,艺术大可祝福人类,但却受到为人类招致咒诅的滥行影响(192324节)。文化传统无论是优良或是低下,都不能提供救赎;惟一的一线希望曙光,正如本章末尾两节所载,在于神所赐的礼物,以及人迟缓的回应。

  16. 这次危机的出现(5节),是在耶和华的面前;该隐的离开,既是他的审判,也是他的选择。一方面,他曾害怕从“諈滬情迅Q赶逐(14节),而他的“流离飘荡”由挪得(意即“流离飘荡”)一名显示出来;另一方面,他心骄气傲,不肯悔改,定意要靠自己作出一番成就。以下的记载让人初尝自满自足之社会的滋味,这正是新约所谓“世界”的本质。

  17. 这开端的头一句话,显明该隐那时已经结婚,而从1415节,以及五3,可以看出人类的家庭已经开始繁衍,除非14节中,该隐的恐惧只是指未来而言(见该节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1,Name=亞伯被害(四115})。参见导论:“Ⅲ 人类的起源”第十一、十二段{\LinkToBook:TopicID=108,Name=Ⅲ、人類起源}

  以诺(h]@no^k[)之名,与动词“开始”很接近120:或许藉第一个儿子以及第一座独立之城的命名,该隐表明了他要重新开始的念头。在希伯来文中,城这一词汇可以指任何人的定居之所,大小不拘。经上有两位以诺(参五2224)都相当出名,他们的比较,正可说是人类两支家族的比较,一支传至好争战的拉麦(四24),另一支则传至敬虔的挪亚(五32)。

  18. 这里的两个名字,以诺和拉麦,在这两支家族中都曾用过(参五1825);其它名字,在希伯来文中不像英译之名那么接近。

  1924. 若存偏见记载,对该隐就不会有任何美言可说。但实际情形却复杂得多:神要多多利用该隐宗族的技术,以造福祂的子民,从半游牧方式的锻炼(20节;参来十一9),到充满文化气息的艺术、手艺等(如,出三十五35121。他是一切……的祖师,这一句话承认其功绩,并且预备我们的心,同样接受世俗事业的成就,予以赞赏;因为圣经没有一处教导说,惟独敬虔的人能获得所有恩赐。但同时,我们也得免于过份高估这些技术:拉麦的家可以处理外在的环境,但却不能自理。企图改善神所设婚姻模式的努力(19节;参二24),立下大具破坏力的先例,创世记其余部分正足以为诠释;而铜铁的制造立刻转为武器的制造,也同样不幸。该隐的家族无疑为一小宇宙:其技术精良、道德败坏的模式,正是人类的写照。

  拉麦揶揄谩骂的诗歌,显出罪的发展何等快速。该隐是向罪恶屈服(7节),拉麦却高举它;该隐求神保护(1415节),拉麦却四处挑衅:他以野蛮凶狠夸口,只为一个小伤口,就可以杀掉一个少年(希伯来文 yeled[,孩子)。在这样虚夸威勇的话之后,这个家族便从圣经故事中消失了122。相对来看,当耶稣提到赦免人应当达“七十个七次”,祂很可能是想到此处“七十七倍”的说法。

 

120 W. F. Albright 却主张其意应为“跟随者”(即,“继承人”),JBL, LVIII, 1939, p.96

121 22节,铁匠(RV, RSV)的译法,略超过希伯来文的原意,lo{te{s^ ,“打造锤子者”或“磨刀者”。陨铁与地表的沈积铜,远在熔融、铸造的技术之先,早已被人拿来锤打、修锉。这些金属虽然会腐蚀,但仍有些样本,早自主前三千年(铁),甚至五千年,或更古(铜);叁 JASA, XVIII, 1966, pp.31f。亦参导论中的“Ⅲ 人类起源”第七至十段{\LinkToBook:TopicID=108,Name=Ⅲ、人類起源}

122 见以下该隐的增注{\LinkToBook:TopicID=134,Name=增註:該隱家族}

 

塞特代替亚伯(四 2526

  夏娃的信心,由塞特之名(“被设立”)为强调神的旨意可见,甚至比第1节更清楚。另一个儿子的说法,也似乎是针对三15的应许。

  26. 以挪士的意思是“人”(参诗八4上、5上),也许略微强调其脆弱性。

  最后一句话,那时候人才……,有两件值得注意的事,一是记载了从亚伯之后第一支属灵苗裔的生长,一是第一次揭露雅伟(上主,和合本:耶和华)之名。在创世记中,这是人称呼神的各种名称之一123,只不过是名字,还没有启示出任何神的特色,但其它名字却有含意(如,以利以罗欣,“至高的神”)。从这个角度而言,雅伟这名字并未使人“认识”神,直到神在荆棘火焰中说话,赋与其意义(出三13下、14,六3124

 

123 按一般批判学者分析,它在创世记中多半(从定义而言)出现于归为雅伟作者的部分(J);虽然如此,却不是绝对的。见导论:“b. 五经的经文批判{\LinkToBook:TopicID=106,Name=b. 五經的經文批判}”。

124 J. A. Motyer, The Revelation of the Divine Name。亦见导论:“a. 神”第四段{\LinkToBook:TopicID=110,Name=a. }

 

增注:该隐家族

  有人曾发表研究报告,指出该隐家族即是基尼人(Kenites)。希伯来文这两个字完全一样(参民二十四2122RVRSV),而阿拉伯平行字的意思为“工匠”。有证据显示,古时曾有四处游行的批体,类似创世记四章的家庭:主要以帐幕为居所,从一处迁移到另一处,以作工匠及奏乐为生。在本尼哈散(Beni Hasan)地方列祖时代的坟墓画中,可看出有这类人,持着武器、乐器和号,因此一般人认为,本章的记载乃是出于部落的回忆,加上一则故事,以说明这批游荡人士的存在,而创世记的编纂者则将它另派用场。

  这个理论与洪水的故事显然不符,洪水明明使后期之人与此处所提的早期家庭完全切断,除了挪亚的后裔以外。不过,这理论也有些价值,让人注意到这种已为人知的生活方式,其特色在创世记四16以下的记载中,实已具体而微了。qayin,“工匠”,这一词足堪作基尼人的名称,它也可能源于该隐之名,正如现代某件事的先锋,他所精通的事,也许便以他的名字命名,永远留念(如,瓦特、奥姆、伏特)。我们可以下结论说,该隐──基尼的连贯性是真实的,不过只在职业上,并不在遗传上。──《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