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五章

 

塞特的家族(五132

  在创世记的安排中,这一章至少有三个目的。第一,它见证神视人有价值,在人类最早的时期,它就按照个人和各个阶段提其名字:每一个都被神知道,蒙祂纪念。第二,它指出塞特,这“被设立”者(四25)的后代,如何传到挪亚──拯救者。第三,它既藉特意的重复昭示死作了王(5下、8下等),又打断了这个韵律,格外引人注目地提到以诺──死亡遭击败的永远凭据。

  1. 开头的话,这是一卷书……,似乎意味本章原来是自成一单位的记录(“书”意指“记录”,不论长度如何);由于此段一开始将创造作了摘要,其段落又具固定的形式,更令人作如此想125

  2. 称他们为亚当(AVRV)或人(RSV),这几个字强调了一个事实,虽然男性居于头的地位,自己的名字代表整个种族,但两性在一起才足以表达神所谓的“人类”的含意(参林前十一11)。

  3. 一百三十岁,以及本段其余数目字,参见本章的增注{\LinkToBook:TopicID=136,Name=增註:大洪水前的長壽}。形象样式和自己相似,和第1节神的样式之间,不宜作太强烈的对比;参一26的讨论{\LinkToBook:TopicID=123,Name=第六日(一2431}

  值得注意的是,亚当的众子中惟有塞特列名于此。本章最早必定是这一家族的族谱,但是此处置于谈完该隐家族及其成就之后,尖锐地衬托出圣经对那一家族的缄默。在救恩历史中,该隐的家族无关紧要。

  9. 以挪士( ~#no^s% ),见四26及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3,Name=塞特代替亞伯(四 2526}

  12. 该南(qe^na{n)之名很接近该隐(Cain),如 AV 的拼音法 Cainan 所示(不可与十6含的儿子迦南〔k#na`can〕混为一谈)。或许因他向同族的塞特人引介了该隐族的技术(参四2022),才获此名,这种说法不无可能性。

  15. 玛勒列(mahalal-~e{l )意思是“神的赞美”。

  18. 雅列yered[ ) 可能意为“世代相传”,如果此字源于希伯来文126;此字与四18的雅利(`i^ra{d[ )并不相像。

  2124. 正如包伟(W. R. Bowie)所写,这令人吃惊的一段话“像一颗明星,照耀于本章所记属地的记录之上”127。简单而重复的与神同行一语,突然打断了原来的规格──以诺本与其它人一样,开始受此规格包围;这句话刻划出旧约中敬虔的本质,即是与神有亲密的关系。一般人通常认为,旧约是以严厉的道德主义著称,但以诺和其它人,如挪亚(这同一词惟有在此人身上重新出现,六9),亚伯拉罕──神的朋友,摩西──与神“面对面”说话,以及雅各、约伯、耶利米等与神摔跤的人,其共通点不在于持守道德,乃在于与神亲密相交。

  有人认为,以诺的敬虔是从玛土撒拉出生后才开始;希伯来文容许如此解释,但并非绝对必要;毋宁说,与神同行是与1926节等的“活了”相对应。换言之,这便是他的生活。

  在七十士译本中,“同行”被意译为“讨……喜悦”,“不在世”(was not)成了“找不着了”(was not found)。这是希伯来书十一5所用的版本。

  神将他取去一词,似乎在旧约中另两处留下记号:诗篇四十九15,七十三24(“接”等于“取去”),这两节都显著地肯定了此意。以诺和以利亚的例子虽如凤毛麟角,这种希望不可能普及于大众,但是至少有两次,阴间的门未能得胜。

  25. 玛土撒拉(met[u^s%elah])的意思不明确;可能是“标枪者”。对他的长寿,圣经没有予以特别重视,他只比雅列多活七十年(2027节)。

  2829. 拉麦(lemek[)一名的意思,我们找不着什么根据,但同有此名的两人,所说过的话都流传于后世,该隐族的人留下高傲自夸之言(四23等),塞特族的人则留下渴望之言。他在儿子出世时所说的神谕,是一种文字游戏(参四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1,Name=亞伯被害(四115}),忽略了挪亚(“安息”)128一名明显的同源字,而采用与其接近的动词 nah]e{m,“安慰”的意思。对三17的引述,也许显出他看重三15的应许。孩子的出生,在创世记常是发出预言的场合,而在以赛亚书中则进入更高的境界;再没有什么题目能引起如此大的盼望了。圣经十分重视救主的诞生,无论其拯救的能力大小如何,在这种对人的期待上,它是始终如一的。不过,挪亚的使命比拉麦预期的更加紧要百倍,而到六6,这则神谕又以新的形式再度被提及(见该节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9,Name=危機逼近(六18})。

 

125 P. J. Wiseman 的理论,则认为1节上不是开始一个段落,而是表示一段落的结束,关于此点,见导论:“c. 一些结论”第三、四段{\LinkToBook:TopicID=107,Name=c. 一些結論}

126 Skinner 要人注意,如 the Book of Enoch 6,该处将堕落天使的“降下”(见创六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9,Name=危機逼近(六18} )置于雅列的时代。

127 IB, I, p.530. 苏美人洪水之前的第七个故事,似乎存留了一则对以诺的不正确回忆,说有位王与诸神非常亲密,精通隐秘的智慧。

128 但七十士译本作“将带给我们安息”,将加入应有的希伯来文动词。

 

增注:大洪水前的长寿

  本章在表面上有两个解释的难题:简单来说,若与其它数据要调和,整个时期似乎嫌太短,而个人的寿命却又嫌太长。在这类事上,我们对常识与现今的知识应当谨慎审量:它们有时会指点出经文的真实用意,反对太过天真或幻想式的解释。可是最后裁决的依据,仍然应当是经文本身,加上参照全本圣经的内容。

{\Section:TopicID=137}a. 整个时期

  我们目前对文明的了解,如在耶利哥,至少可追溯到公元七千年之前,对人本身则就更早了。乌社尔(Ussher)假定亚当出现于公元前4004年,他的假定为,本章是接连不断的代代相传;但是本章既没有将数字加起来,也没有要让读者以为,它所提到的人物与其它人重迭的时期相当长(如,亚当几乎一直活到挪亚的出生)。它不过选择了十个名字(而十一10以下,从挪亚到亚伯拉罕又是十代),作为指标,并不意味其为连续的环节,这种见解可以找到圣经的内证与外证为支持。在圣经之中,我们注意到马太福音第一章三个十四代的定型设计(其中太一8相继省略掉三王)。在圣经之外,人类学者以及其它人士,曾举出在苏丹、阿拉伯等地,有类似的族谱记法129。按照这种安排来了解,比方说,塞特在一百零五岁时,可能生下了以挪士本人,但也可能是其祖先130(参太一8下,约兰“生”的是他的玄孙);等等。如此一来,整个时期的长短便无法测定。

{\Section:TopicID=138}b. 个人寿命

  将这些人的长寿另作解释,并不令人满意。一个名字既可以指个人,也可以指全族(参第十章),乍看之下,这一事实似乎可以解释某些长的年龄,如果记录上的第一个数字(36节等)可视作指那人个人的寿命,而第二个数目(47节等)则是指他所创立之宗族的寿命131;但是以诺和挪亚则绝对是例外,因为显然一直到最后,记载他们的段落都是指个人而言。认为时间单位含意不同的主张,也同样无效:不仅在121521节造成新的困难,面对七6和八13的详尽历法,它也毫无立足之地。

  因此,就我们所知,作者是要我们按字面来了解这里的寿命。也许在此应当指出,我们所熟悉的生长速度,并不是惟一可能的方式;而且好些不同的种族也有祖先长寿的传统说法132,这可能源于真正的回忆;参看十二1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4,Name=亞伯蘭在埃及(十二1020}。但对于古代族谱的写作习俗作更进一步的研究,或许对本章的初衷能有新的亮光。

 

129 W. F. Albright, The Biblical Period from Abraham to EzraHarper, 1963, p.9

130 'Chronology',一文,Westminster Dictionary of BibleCollins, 1944, p.103,根据 J. D. Davis, 'Antediluvian Patriarchs' in ISBE, I, pp.139-143

131 此说见 A. Winchell, Pre-adamites, pp.449ff, G. F. Wright 所引述,于 'Antediluvians' 一文, ISBE, I, p.143

132 苏美列王名单,在大洪水之前共有八或十个名字,平均每人作王时期约三万年。这些庞大的数字背后,可能隐含某些真相,正如那些真实的名字显然意指某些真事(叁 M. E. L. Mallowan, in Iraq, X X VI, 1964, pp.68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