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六章

 

危机逼近(六18

  14. 神的儿子和人的女儿。无论我们如何解释这神秘的一段话,其要点乃是指出,罪的进展已经来到一个新阶段,在另一层面中越过了神的界限。

  2. 神的儿子,有些人解释为塞特的子孙,以与该隐的子孙相对133。另一些人,包括早期犹太作家134,认为这是指天使。若第二种解释篾视了正常的经验,第一种说法则蔑视了这里的用词(而我们的责任是找出作者的原意);因旧约虽然能称神的子民为祂的儿子135,“神的儿子”一词的正规意义却是指“天使”136,而且文中并未刻意令读者以为,此处的“人”是单指该隐族而言137。新约可能支持“天使”的解释,如彼得前书三1920138;以及彼得后书二46,那里将堕落的天使、洪水,及所多玛的沈沦串成一系列,或许是根据创世记而来;还有犹大书6节,说天使的冒犯为他们“不守本位”。福音书中显示污鬼切望有具身体,至少与此处渴求性交经验的记载相互印证。虽然圣经对于这事,就像本段一样并未多说什么,彼得与犹大却警告我们要与它远离。我们如天使一样有合宜的居所!比这轶事的细节更重要的提醒是,无论是塞特的后裔违背他们的呼召,或魔鬼的力量已获得对人的束缚,人是无法自助的。

  3. 本节经文引起诸多辩论,RSV 译为:“我的灵将不永远住在人里面,因为他是血气,但……”。住(ya{d[o^n)这个字,主要的古译本都支持如此翻译,然而其字源并不确定139AVRV 译为争斗,但若是如此,原文形式应为 ya{d[i^n,或者 ya{d[u^n140。即使因为一字(b#s%aggam,“在这种状况下”)也有人提出异议(见 RV 小字),可是最好的抄本却支持此解。

  一百二十年可能指展延到洪水的时间(参彼前三20),也可能指未来人的平均寿命将会缩短。这两种含意与创世记的下文都符合。

  因此,在这时刻神所关注的,似乎不是堕落──这是第5节才提到的,而是僭越。这是三5(“如神”)、三22下(“永远活着”)的主题;在十一4再度出现(“通天”),而当前的事件很可能同出一辙,是一种尝试,不过这回是由天使发动,要将超自然的能力,甚至永存不朽,偷渡到地上。因此在神的评论中,才会将灵与血气作对比。人现在仍然是会死的生物,惟赖神按祂的喜悦,以供应生命的灵维系,才能存活(如,诗一○四2930)。

  4. AV 出名的词语,有巨人……是从七十士译本与武加大译本而来,但 RVRSV 承认此节钥字的意义不明,而音译为尼弗林人(the Nephilim)。不过,大能的人一词,加上民数记十三33,似乎倾向支持我们所熟悉的译文。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巨人并非单从此一根源而来:若有部分是由此兴起(后来),其余的人则已经存在了(那时候)。

  58. 罪贯满盈。在5节中,耶和华见一语,和创造故事中一31成了苦涩的对比。此节的上下两半,将人的罪刻划为既广又深,后半句更使用终日……所有……尽都是等字,显示出摧毁性的力量。“对于人心邪恶的描写,很难再想出比这更强的声明了”141

  此处的思想(ye{s]er)一字,与行动的关系十分密切:它源于陶匠的动词“制作”(参二7),意指设计或目的。后来犹太教以它作术语,指向善与向恶的两种冲突,认为两者同时存于人内;但是新约才是本段真正的诠释者,它指出在我们堕落的本性内“没有良善”(罗七18)。

  6. 这句非常拟人化的形容,表达出当时情况的严重性,也使得后悔一字受到保障,不致让人在其它场合以为可将它解作反复无常(撒上十五2935)。这是旧约说话的方式──使用最大胆的词汇 ;若有需要,在别处可以平衡,但不是削弱其意。忧伤一字与三1617b的“苦楚”(RSV“痛苦”),及“劳苦”很接近:神已经为人的缘故开始受苦了。此外,卡素托(U. Cassuto)指出142,这里的三个动词,后悔……造……忧伤,重复了五29三个希伯来文的字根:“安慰……工作……劳苦”,将拉麦的话作了无限的伸展。人渴望得到暂时的解脱;神却必须要让一切事正确。“拉麦对他孩子的期望的确实现了,但方式却远超乎他的想象”143

  78. 在第七节除灭一切的话语之后,简短的第8节加倍引人注目。这两节在一起,说明了神对待罪恶的一贯方式:不是姑息,而是同时施展极度的审判与极度的拯救。恩典(8节)不论施与的对象是一位挪亚或(参十九19)一位罗得,都是丰富无比的。此段还指出一项事实,即,一切生物都是密切关联的,与人同为受造者的生物,分受了他的沈沦,而随着故事的进展,它们也分享了他的得救──这个题目在罗马书八1921将进一步阐释。

 

133 J. Murray, Principles of ConductTyndale Press, 1957, pp.243-249

134 见,the Book of Enoch 2;亦见 Qumran Genesis Apocryphon, co1.II

135 申十四1;赛一2;一10(马所拉经文二1)。

136 伯一6,二1,三十八7;但三25

137 第三种看法,为 M. G. Kline 提出,WTJ, XXIV, 1962, pp.187-204,他以“神的儿子”一词指君王,2节下则指君王多妻制。但是令人费解的是,王权和多妻都是十分寻常的事,为何需以如此不直接的方式表达。另外一种主张与君王有关的,参看 E. G. Kraeling, JNES, VI, 1947, pp.193-208

138 A. M. Stibbs, I PeterTyndale Press, 1959, pp.142f

139 其发声法显示字根为 d-n-n,而有证据指出,这字根可意为“存留”:叁 Cassuto, I. pp.295f

140 但亚喀得文dan{an{u,意为:成为强壮,再增力量,严厉地说;可能指出希伯来文有一 d-n-n 意思类似。

141 Th. C. Vriezen, An Outline of Old Testament TheologyBlackwell, 1960, p.210.

142 Genesis, I, p.303.

143 同上。

 

D 世界受审判(六9∼八14

  这是……的后代一词,开启了本卷书的一个新段落(参二4,五1),第8节故事的情节急转直下,令读者拭目以待。这里所记是旧世界如何转换至新世界,新约认为其模式对所有时代均具重大意义,即,既是“现在”(彼前三2021),又是末世(路十七26以下;彼后三67)。罪既然已充斥全地,就必须带出死亡;这第一次全面性的审判显明一件事:对神而言,祂的判断乃按照情况的真相,不论人数的多寡。如果说,得救的不过是区区八位(彼前三20),其中七位却是沾了一位的光(来十一7),而这一小批也承受了新的大地为业。

 

一人与神同行(六912

  9. 在腐败的世界中,挪亚却出类拔萃,他并不只是当代坏人中最好的一个,而是一位杰出、属神的完全人。此处两个形容词,公义的(RVRSV)主要指向着人,完美的(AVRV;即,全心全意的)144指向着神。在他的世代一词不一定与他的家族有关(这字与开头词组中的字不同):此词可译为“(单独)在他的同辈之中”,并且,虽然这里有标点,但它很可能是与下面的话相连。

  能与最后一句话媲美的,只有对以诺的称许(五24);这里不仅为该句的回响,而且更加上了强调语气:“挪亚与之同行的,乃是神自己。”

  1012. 这里所说的话,大部分都在家谱以及旧世界的总结记录中出现过;重复则加深了严重性。不过败坏与强暴等字,让人对当时的强权有新的认识(看出第4节所提英武有名之人丑陋的一面)。希伯来文的败坏(或“毁灭”)也显明,神所定意要“毁灭”的世界(13节),事实上已经自我毁灭了。

 

144 用于形容人的态度,ta{mi^m(完整的)有此含意;若狭意用于指祭祀方面,则意为“没有瑕疵”(如,出十二5)。

 

方舟的任务(六1322

  挪亚与神亲密同行,以致有资格知道他主人的秘密,正如亚伯拉罕后来预先知道所多玛事件一样(十八17)。这种关系,以及诉诸理性的宣判,与巴比伦洪水故事的记载成了强烈的对比,按其所记,洪水前的气氛是彼此树敌,反复无常。

  大地在此次毁灭中(13下),只是部分遭摧残;彼得后书三513指出,最后的毁灭将大不相同。事实上,整个审判都是部分的:那些存活的人所经历的,不过是审判的象征,他们仍将旧世界的罪带到了新世界中,彷佛要证实,除了完全的死亡与重生之外,再没有其它方式可满足我们的需要。

  14. 方舟的一般特征与名字(它被称为一个“箱子”,而非一艘船)强调了它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成为庇护所,为各种不同的生物作有秩序的安排,以保全其性命。因此16节提到,要作三层,而按我们所接受的版本,其中的房间或船舱,在此被可爱地称为“巢”(和合本:一间一间)。但或许 qinni^m,“巢”,应该将元音换过,作 qa{ni^m145:“你要用芦苇作方舟”,这是较容易理解的希伯来文句子。提倡这个读法的人士中,有些人认为,这只是吉加墨诗(Gilgamesh)长诗口头传说的遗迹,那首诗中有一所芦苇庙堂很著名;但更有意义的看法,是视芦苇为有实际作用的建材,既能填塞船上的隙缝,又能将木材绑在一起;尼罗河与幼发拉底河的蒲草船,直到今日仍如此行。这种材料一定很多,也很容易处理146。很巧的是,圣经惟一的另一个方舟(te{b[a^ ),在出埃及记第二章,是用灯心草和松香做的。

  至于歌斐木则不确定为何物,这名字只出现在这里:七十士译本的“方木料”纯属猜测;更可取的揣测为“香柏树”(Moffattvon Rad等人的看法)。松香(k-p-r)的动词和名词,似乎与希伯来文的赎罪一字很有关系。这可能不仅是文字上令人兴奋的巧合而已(刚好可与审判及拯救的故事相配),因为这两个字可能都源于一个共同的基本含意,即,“遮盖”147

  15. 方舟的尺码很大(一肘约有十八英吋),但形状很简单;在古时候这么大的建筑并非绝无仅有的事。它也不需要入水。至于其比例,奥古斯丁在将其寓意化后,指出,这是人的比例148;他若称之为棺材的比例,恐怕更接近事实。埃及文有一个类似的字根,意指箱子或棺材,而旧约中惟一另一个 te{b[a^,是放置婴孩摩西的,本来应当是去送死的,却开始了生命的旅程。

  16. 结构的上方,要有屋顶(RSV),或窗户(AV),或亮光(RV)(这个字极少见);在一肘以上完成它(RSV)的意思不甚明确,但可能是指,靠近屋顶处要作一个约如此深的开口,正好像某些上古近东的建筑,或许是让光可以透入整艘船中。

  门显然很重要,不论是在实际上或在比喻中皆然(参七16):我们的主在羊圈的比喻中,重用了这个象征(约十19)。三层引起寓意解经者很大的兴趣,但它们本身表达神关心事物的顺序与分别的安排。

  17. 开头的代名词是强调语(RSV 没有表达出来):审判与立约的整个设计都是神安排的。诗篇二十九10再度提到神在洪水之上掌权149,且用 mabbu^l 一字来写洪水,这字除了此诗篇外,只用于这几章之中。它或许是形容“穹苍以上的……诸水”的字,描写一种天上的海洋150。无论如何,七11是这种说法,该处有力地强调了审判的严重性,视为宇宙事件;而从象征的角度来说,这正是一7创世过程的倒转151

  18. 这里是圣经头一次提到约,而这一起始点就含括了救恩(正如摩西的约,出十九45,以及新约,太二十六28),不过约中对挪亚的应允远超过他能逃生一事。他进入方舟,不是只保存生命,而是成为肩负神应许的人,要开创新的时代。这约的内容在第九章才披露,且涵盖了所有挪亚的同伴;但在此却单独向他一人而说;透过他,多人才得幸免于灾。由此明显可见,神的旨意是要透过家长来救全家(参林前七14),可是仍要看他们的反应如何:在十九1214,同样的拯救旨意却遭到拒绝。

  1920. 每种生物各一对是正常作业;还有一些细节的作法,如献祭的动物收进七对(七2),其中只有一对是为存留后嗣(七89);这里却暂不容这类细节打岔。此处所注意的是原则,不是例外152

  22. 挪亚的全然顺服,表明了他全然的信心;希伯来书十一7认为这是最重要的。另外一点值得深思的是,神将如此重要的使命托付给人,而不是给天使,并且只给一个人;这与祂那更伟大的拯救也符合,那也是“因一人的顺从”而来(罗五19)。自始至终,发动者都是神,所以神吩咐(参七5916)一词再三重复出现,而最后则是“神记念”(八1)。

 

145 E. Ullendorff, VT, IV, 1954, pp.95f

146 T. C. Mitchell, 'Archaeology and Genesis I-X I' in Faith and Thought, XCI, NO.1, 1959, pp.43f

147 然而,“赎罪”可能来自一亚喀得字“抹去”;若是如此,这两个字根 k-p-r 就互不相干。

148 The City of God, XV, xxvi

149 A. Weiser 译诗二十九10为:“主既坐在洪水之上为王,因此祂必永远坐在宝座上为王”(The Psalms, S. C. M. Press, 1962,前所引之处)。

150 W. F. Albright 为此意义辩护,JBL, LVIII, 1939, p.98

151 von Rad, p.124

152 有些人视这个例外(七2)为矛盾,这是没有必要的。预备一些多余的牲畜,为要献祭,不能认为与每种存留一对为要繁衍的要求互相冲突。见洪水的增注:“c. 对洪水故事的文献分析{\LinkToBook:TopicID=152,Name=c. 對洪水故事的文獻分析}”。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