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九章

 

新命令(九17

  虽然这里响应了给亚当的吩咐(17节),罪却令其黯淡了。神的形像仍然保存(6节),人仍然是上天的代理者,但他的国度将以恐惧为主要气氛(2节),与他同样受造的动物,现在成了他的食物(3节),地上也会充斥着暴力(56节)。

  34. 允许吃肉可能是一项新措施,也可能不是:也许从前是暗示的(见一293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23,Name=第六日(一2431}),只到现在才明言;不过 RSV 的推论似乎更自然!对人而言,这是神新容让的事。对于血的规定,才是全新的项目,在神学上意义十分深远。人对于神所造活物的权利,在此受到限制,因为牠们的生命是属乎神的。摩西的律法再三肯定了这一点(如,利三17;申十二1516)。这规定也预备了人心,能够明了在献祭时用血的意义。它既属乎神,便可视为祂赐给罪人赎罪的礼物,而不是他们向祂献上的祭礼(利十七11)。

  56. 血的神圣不可侵犯,在此又推进了一步,并且藉第6节的韵律增加其记忆性,AV RV 保存了其风味:凡流人血的……。此处所顾念的,不止是报复而已。这里的话不会指将杀人的野兽处死,不过可能可以指将谋杀者处死。解释的要津在6节下:其目的在于教导,正如第4节一样。若所有生命都属乎神,人的生命就更是如此了。这两项功课到现在仍然有效,虽然(如我在另一本书中所辩解的),173教导的方式可能改变:我们不可能只把第6节放入法典中,除非我们也愿意同时接纳第4节和第5节上。死刑的辩护需要有更广的基础。

 

173 The Death PenaltyC. P. A. S. Falcon Booklets, 1963, pp.13f.

 

宇宙之约(九817

  这第一个明言的约(若我们以六18指此约),在宽广度(“一切活物”都包括在内)、琱[性(“永久”、“永远”等)、及慷慨方面(因为它既是人不配受的,又是无条件的),都令人希奇不已。不只如此,它的记号与印证(一切约都有这特征)更强调出,神是那独一发启这约的,人远不能及。

  这段话一开头,就将约基本上是讨价还价的观念杜绝了。同时,接受的人并没有任何义务174,使这约成了非常的特例,而且,正如穆瑞(J. Murray)所指出的,这约不能带来亲密的交谊,因为“凡有宗教关系,就有唇齿互依的关系175”。这里却没有唇齿互依的关系。

  8. 神在本章向整个家庭一起说话,不再透过挪亚间接向他们说。他们与他一同承受新时代,所有受造之物都因他们蒙福。

  1213. 这个记号(参三1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28,Name=人類的墮落與驅逐(三124})极适合完成所有约之记号的功能,那就是保证。它是一件已成就之事实的印证,就如后来的割礼记号一样;不过,这记号与它不同之点在于,不可能有人会想凭己力去获得。

  有人曾提出很动人的看法,说弓(译注:中文为虹)如今向人刻划出,神已经将祂的战弓放下了176。不错,这个字有这两种意思,而在诗篇十八14的诗句中,闪电乃是祂的箭(参诗七12;哈三9);可是若此处果为这观念,似乎应当表达得更明确些。然而,彩虹映对着阴沈的云层,显得荣耀非凡的景气,适足以使它成为恩典的象征,更何况它是由阳光与风暴而生,令人联想到怜悯与审判的结合。

  彩虹是神荣光的成分之一,以西结(一28)与约翰(启四3;参十1)都曾如此看见;或许这是因为要纪念此处第一个恩典的应许。

  1415. 这应许不是说,每朵云层中都会看见彩虹(AVRV),而是说,每逢它出现(叁 RSV),神便会记念祂的约。记念在这里是一般的意思,而不是像八1所解释的;这一整段的语气,是迁就我们想得到保证的需要。

 

174 第四至六节中包含义务,不过这些并非明文与约相连。

175 The Covenant of GraceTyndale Press, 1954, p.17

176 von Rad, p.130

 

闪、含、雅弗的命运(九1929

  19节的声明简介了第十章的广阔性,而2027节预备了旧约从十一10起的精选性。圣经一方面强调人类的合一,正如先知对异教徒的神谕所显示的,一方面又在这合一中强调特殊性。可是在新约中,种族的角色被取代了:“在此并不分希利尼人、犹太人、……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西三11)。因此,若要依据2527节来将人类宗族分等级,便是重新建立神已经拆毁的,正像保罗在加拉太书二18斥责彼得的重造。亦参见25节的注释。

  挪亚的酒醉重复提了两次,但在此丑闻中,对他的部分没有任何道德评论:开始(20节,和合本:作起)可能意指他的错只在缺乏经验;但我们无法确定177

  圣经第一次记载饮烈酒的故事,就指出它令人失去庄重与名誉,在第二个故事──罗得的堕落中(十九30以下),情况更加严重。这并不是它惟一的一面(参申十四26;诗一○四15;箴三十一67),但是箴言三十一45足能作为上述经文的评注,箴言二十三2935也予以大力支持。后来律法将会为它的误用作些安排,让人许愿滴酒不沾,以见证自己基本的忠诚(民六1以下);但这类许愿乃是一种神特别的呼召(也请看耶三十五;路七33以下)。不过,在这里醉酒只是枝节!故事的要点是,含的产业如何因他极端不孝的举动而受到亏损。此举违背了第五诫,使得整个国家的命运也因着这一点大大扭转──因为那条诫命并不是对社会关系的规定(这只是附带的),而是一个呼召,要人高举神所派定的权威,如此便能保住祂的祝福。

  24. 最小的(RVRSV)是希伯来文最自然的意思,似乎也可由十21得到支持。AV 的较小可能性很小。旧约时期,闪族与含族接触频繁,而雅弗族则距离甚远,这也许导致如18节等所记我们熟知的组合法?

  25. 这咒诅落在迦南身上,他是触犯者最小的儿子(十6),而触犯者自己也是么儿,因此所强调的是犯罪对含后裔的影响,而不是针对他个人。他既与家人不和,他自己的家也将动摇不振。既然咒诅只限于含族的这一支,那些认为含族全都应注定卑下的人,便是错读了旧约,也误会了新约。而很可能在以色列征服迦南人的时候,这则神谕便已充分应验了(参书九23;王上九21)。

  26. 在这三道神谕中,惟有在闪身上用到神的个别名称──雅伟(译注:耶和华,或上主);这一事实的重要性,在十二1开始浮现,以致在整卷旧约中都显为重要(参申四35)。闪的意思是“名字”,因此很可能这里有文字游戏;参27节的注释。传统用的原文,愿颂赞归于上主,闪的神(RV,叁 AV),显示闪自己已经与雅伟立约,他的祝福全来自他的上主。RSV(愿闪因上主我的神蒙福)也许是对的,这译法是将相同的子音重新配上元音,使闪成为直接承受祝福的人;但是这一较简单、不含蓄的结构,从古代译本中却得不着支持。

  27. 扩张(留出空间)是雅弗之名的动词字根(参26节对闪的注释);这则神谕显然坚定了在他出生时为他作的祷告。使他住在闪的怅棚里(或当中),这句话的应验,在旧约几乎找不着178,可是在新约招聚外邦人的时候(弗三6),就跃入眼帘了──因为当时信徒主要来自西方。对这个神谕如此解释,是视之为对属灵大事的预言,而不视之为十二世纪以宗教为名的开倒车政策;只有最强硬的怀疑主义才会不满意这个事实。

 

177 RSV 的翻译,挪亚是第一个耕地的。他栽种了一个葡萄园……,并不恰当。希伯来文最多只能,“挪亚,耕地者……,是最先栽种葡萄园的。”甚至这种译法,也是此种结构相当罕见的用法,其实直译应为,“挪亚,土地之人,开始并栽种了”。“开始并”,惟一另外的出处,在以斯拉记三8,而在类似的“开始去”一词四十个出处中,惟有四个(即,创十8;士十18;撒上十四35;或许可算撒上二十二15)可以译为“是第一位(去)。若查考如,创六1,四十一54;民二十五1等,便会赞同这一点。

178  von Rad, p.134,他认为非利士人是从克里特(Crete)而来,但十14将他们归于含族。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