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十章

 

万邦之家(十132

  并非旧约所知的每个国家都列在这里了179,但是所记载的已经足够让人明白,人类尽管有许多不同,却来自一源,在一位造物主之下。或许此处七十个名字(七十士译本为七十二个),影响了我们的主在路加福音十1打发福音使者的抉择,祂用了这一显然富象征性的数目。德里慈(Delitzsch)评论道:“神的子民之观念,意味他们必须认定,万国将来都与他们分享同一救恩180,并且以一种古代世界从未听说的态度,就是满怀期待的关爱,来拥抱他们。”

  大部分名字似乎都是指个人,虽然后来旧约中可以发现这些民族,正如以色列、以东、摩押等名字一样。本章最自然的意思,似乎是以这些创始人来代表各个宗族;但是它真正关切的,是如此成形的各族以及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这一点由复数(如,4节,基提人、多单人;参1314节),双数(6节,麦西),和形容词(1618节)形式的使用隐约可见,这种用法也显出,编辑这份表的人,并不是机械化地把他所记录的各族冠上祖先的名字。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表中大部分城市的名字,明显是城市而非人(是一“国”的一部分,如10节,或被“造”的,11节);我们不难假定,那些例外──如,亚述(11节,见注释)与西顿(15节)──都是创立者以自己的名字称那些城,好像亚力山大为亚力山大城命名一般。

  人类这三个家族中,圣经先处理雅弗(25节)和含(620节),留下的空间,则要以全卷书的余页来讲闪的历史。这是创世记处理次要主题的步骤:在十一10以下也如此应用于闪身上,先安顿非亚伯拉罕的支族,再集中来谈列祖的家族。

  25. 雅弗。本章的民族之分布,西至爱琴海,东至里海附近,在肥腴月湾北边伸展为极宽阔的一片;但是他们的分类(正如2031节含人和闪人一般),并不是完全根据地理(5节,他们的地土),亦根据不同的方言181,宗族182和邦国,也就是将人类各族都会有的迁移与混合考虑在内。

  歌蔑(参结三十八6)一般认为是森美里人(Cimmerians,译注:主前十世纪在伊朗北部建国),司百色(E. A. Speiser)补充说183,“这名字,韦尔斯人(Cymry,指韦尔斯的塞尔特人)现在显然仍沿用”;玛各,土巴,米设在以西结书三十八26;三十九12,是从“北方极处”而来;玛代显然是玛代人,在公元前九世纪出现于里海以西;雅完是爱奥尼亚人(Ionians,译注:古时小亚细亚海岸居民),希腊人的一支,在旧约中以此名称希腊人(如,但八21),它的同义字也出现在公元前十四世纪的乌加列(Ugaritic)文献。提拉也许是伊特利亚人(Etruscans,译注:意大利西部古国之人)184

  34. 歌蔑(3节)与雅完(4节)的儿子,可能是其后裔,或者是臣服于他们的人:第3节中最能确定的是亚实基拿,即塞西亚人(译注:亚、欧东南一古地区之人),第4节可分辨的为基提,这是居于塞浦路斯岛(译注:地中海东部之一岛屿)及其附近海岸的人;还有罗单(Rodanim,非多单 Dodanim:见代上一7),这是罗德斯人(Rhodes,译注:在土耳其西南批岛的人)。

  5. 海岛(AVRV)或海岸(叁 RSV)是形容远方的一个名词,在以赛亚书四十章之后尤其常用,特指西方的遥远之处。若这字应以这个较狭隘的意思来了解,第5节就主要是论及第4节;可是从2031节来看,又似乎不太可能。

  620. 含。在地理上,这些主要是迦南地南方的诸国;可是他们不单是非洲各族而已,正如812节所示。本段的安排,是在6节先列出四个主要宗族的名字,再追踪其中三族的后裔:(a712节(古实),(b1314节(麦西),(c1519节(迦南)。

  (a)古实的儿子(712节)。有两族似乎承袭了这个名字:一端是伊索匹亚人(Ethiopians),另一端,在亚述的东方,是加瑟人(Kassites)。这段经文暗示,这两种人是有关系的。从第7节看来,这批人大部分是沿着红海而居:其西为古实,就是伊索匹亚,其东岸有示巴(Seba,可能与 Sheba 相同,或密切相关),哈腓拉(参撒上十五7185和底但(赛二十一13),都在阿拉伯,从南依序到北。另一方面,第812节显示,另一批古实的后裔独自向另一方向推进,在肥腴月湾的那一头建立了一个国度。宁录或许带领了一群古实人迁徙,占领加瑟,并以他们的名字命名为加瑟人(Kassites,即古实人 Cushites),正如非利士的入侵者最后对巴勒斯坦所作的事。魏兹曼(D. J. Wiseman)指出,最早居住在埃及(麦西,6节)与迦南(6节)的人,均非闪族人,而是与古巴比伦的苏美人有亲属关系;苏美人也不是闪人。

  宁录186在古代出类拔萃,成为“世上英雄之首”,他流传后代的两件事,都是世人羡慕的:个人的英勇及政治的权利。圣经并不轻看这两方面:在耶和华面前重复了两次(9节),语气相当热情,表达出神对他技能的赞赏──这不只是文学格式而已。同时,本段又以悲剧式的反语法(不过,此种反语在本故事中角色尚不明显),提到他进一步的丰功伟业:他国的起头是巴别……。下一章,以及巴别(巴比伦)的后期发展,一直到启示录十八章它的毁灭,为地上的成就作了补充评论。

  10. 起头很可能该译为“主要的部分”187;前三座城在古代相当出名;甲尼却也许是尼普尔(译注:巴比伦南部古城)的别名,或者,将元音换过,可意指它们全部(RSV)。

  11. RVRSV 仍以宁录为主词,而以亚述为他的目的地,这可能是正确的;迦拉188的现代名字为宁录,此一事实或可稍微支持这种看法。

  12. 大城一词或许指将王座城合并来看,它在约拿书一2、三2、四11再度出现,且提及它的范围很大,因此暗示这里可能指这意思189

  (b)埃及和其后裔(1314节)。麦西(埃及)是双数(原来是指上埃及与下埃及?),其余的字是复数(见本章开头的评语)。帕斯鲁细人指住在埃及南方(上埃及)的人。非利士人和迦斐托人(克里特岛人,Cretans,译注:地中海东之一岛,属希腊)也与埃及有关,令人感到惊讶:或许是指他们尚未定居于克里特岛的时期(他们从该地攻击埃及之后,又入侵巴勒斯坦〔摩九7〕);不然就是表达,他们占据了巴勒斯坦西南沿岸之后,在地理上与政治上都臣服于埃及。

  (c)迦南(1519节)。根据我们对早期迦南人的了解,他们并非闪族,正如这段所说明的。这些人后来大部分都被以色列人赶走,而19节下所提到的都市,更是早就被神毁灭了。这都因为他们的邪恶(十五16;申二十17以下),也与九25以下对迦南的咒诅相符。

  2131. 闪族。现在场地已理清,准备好介绍旧约最主要关切的一族人。其中希伯('e{b[er,显然为希伯来之名的字根;见24节注释)立刻被单独列出(21节)。为了说明这一支族,此处的表迅速简化到亚法撒(2224节)的家族,以致连于希伯(24节);而这个家族中较显赫的一支(法勒族)暂时被保留,到十一10以下才更多说明;约坍(26节以下,他是许多阿拉伯种族的祖先)则按照本书的标准手法,是首先被处理的(见本章开头的评注)。

  22. 以拦是个难题,因他们显然不是闪族;亚述和路德在含族的表中已经出现过(11节,亚述;13节,路低人)。魏兹曼建议说:“闪族人早期渗入了以拦,虽然后期他们不是……其中主流,而在“含族”的亚述人……后来承袭了苏美的文化”190

  亚法撒不是闪族名字,或许其历史也与以上所述类似;甚至可能它暗藏了巴比伦之名191

  24. 希伯显然是希伯来(`ib[ri^ ^)一字的起源,这名字似乎取自动词 ~a{b[ar(经过);在古代近东有一个类似的名字 habiru,指在社会上没有安全地位的一种阶层。这个名称究竟是否原来为族名,后来具社会意义,或“希伯来”与“habiru”究竟是否有关系,仍然未有定论192。所能肯定的是,“希伯来人亚伯兰”(十四13)与其它闪族人同为希伯的后代。

  25. 法勒之名与分相近:究竟这是指分散于各区(十一8以下),或是指灌溉的运河(希伯来文 peleg{)只能凭猜测了。

  2829. 示巴(Sheba,若这与 Seba 相同)及哈腓拉已经在含族表中出现过(7节);这表示,这些地区曾有不同的族住过,或这些人是两族混合的。二11提过另一个哈腓拉(这名字是形容词,意思也许是“多沙的”)。

 

179 参,如,申二1012

180参创十二3

181 雅弗的语言似乎大部份为 Indo-Aryan

182 D. J. Wiseman, Genesis 10: Some Archaeological Considerations'JTVI, LXXXVII, 1955, pp.16f,指出,mis%pa{h]o^t[,家族,有时可含政治意味,不是指遗传。

183 Genesis前所引之处

184 E. Dhorme, ap. Wiseman前引之文p.18

185 创二11的哈腓拉似乎相当不同。

186 他的身份探讨,见 NBD s.v. Nimrod'

187 参,如,Speiser,他提到耶四十九35

188 NBD 'Calah' 之文。

189 D. W. B. Robinson, NBC', p.718.

190 前所引之文,p.23

191 同上。

192 参,如,D. J. Wiseman, The Word of God for Abraham and TodayWestminster Chapel Bookroom, 1959pp.11f. W. F. Albright,正如他一贯的独立作风,提出一个字源,意为“驾驴者”,The Biblical Period from Abraham to Ezra, p.5 更详尽的探讨,见 J. Bot-tero, Le Probleme des HabiruParis,1954; M. P. Gray, HUCA, XXIX, 1958, pp.135-202; M. G. Klin, WTJ, XIX, 19567, pp.1-24, 170-184; XX, 1957, pp.46-70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