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十六章

 

以实玛利生(十六16

  本章对应许之子的降生,标明出另一阶段,一切人为方法尽被除去,只能等候神迹。在前两章到达的高峰之后,亚伯兰居然向家里的压力屈服,受他妻子的计划和责备摆布,又很快对一切后果洗手表明无辜,这实在是极大的讽刺。同时,那“永无改变的影儿”的上主,仍然眷顾被人所弃绝的人物和方式,并且“按自己的旨意”行事。

  13. 当时的风俗容许以这方法得着孩子221(虽然这个故事以及三十章,证明了这样作并不明智);在雅各的家中,由此法得来的儿子,也是正式的一员,成了支派之首,我们必须谨记这事实。亚伯兰可以辩论说,十五4的应许亦可由此法应验,而他们在迦南地已住了十年(3节)的事实,必定也对他造成压力,迫使他采取行动。

  尽管如此,他还是从信心的地步退后了,受理智与撒莱的话(2节)影响,而不是寻求上主的引导(参太十六22以下)。新约将夏甲的儿子比为“按着血气生的”,意指宗教上自我努力的产品(加四22以下),永远无法与按着灵生的相提并论(加四29)。

  2. 得孩子原文意为“得建造”(参箴二十四3)。

  46. 这三个人物各自展现了虚伪的一面,这些都是罪的一部分,即,骄傲(4节)、怪罪(5节),及虚假的中立(6节);但撒莱的面具很快就掉了下来(6节下),呈现出公道话背后的憎恨。

 

221 另一同样事例,见 E. A. Speiser, AASOR, X, 1930, pp.31ff,及他的注释书 p.130。这个作法远至吾珥与加帕多迦(Cappadocia)都得证实。后者见 J. Lewy, HUCA, XXVII, 1956, pp.6ff

 

夏甲与天使(十六716

  79. 夏甲朝向她的出生地埃及进发(书珥的旷野在埃及东北边界),在到达加低斯附近(14节)之前,她恐怕已经走了好些天。可是如今她的命运与亚伯兰相联,而神的美意要她持定这点(915节)。

  1012. 同样,祂对她苦情(11节)的安慰是要她坚强,而不是安抚她;神要她往前看,不必回顾过去的创伤。以实玛利(“神听见”;见十七1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0,Name=約的再堅定與印證(十七127})之名,将永远纪念这次与神相遇的经历与神的晓谕。她不像亚伯兰,存着进一步探询的信心,或许对她而言,这应许已经满足了她的一切企求,虽然其中没有提到对世界的祝福或是应许之地。以实玛利能够繁衍后裔,不受任何人使唤,已经令她满意。从某一方面而言,亚伯兰的这个儿子将成为他父亲的一个影子,一首拙劣的模仿诗:由他所出的十二个族长将在当代名噪一时(十七20,二十五13),但在救恩历史中却籍籍无名;他浮躁的一生没有走上朝圣之旅,却以本身的存在为其目的;他自成一格,不听命于人,却不能成为万国之光。

  12节的最后一句,显示出这类神谕所有的一语双关特色(参三15小注{\LinkToBook:TopicID=128,Name=人類的墮落與驅逐(三124}),因为它可以指实际的地点,也可以指互相结仇之意(直译,“面相对”),而这两个意思对以色列的表兄弟都成了事实:今日的阿拉伯人声称,他们就是这些人的后裔。这里的话在二十五18得回响。

  1314. 此处显明,主的使者就是主自己222(参十八1以下;出三24;士六1214等),夏甲的话反映出她对这事实的惊恐。这是一位被人看见的神,不只是看顾人的神;这两节的主旨为此,是根据字根ra{~a^“看”的文字游戏。夏甲的话直译应为:“你是一位看得见的神”(God of sightro~i^,“外貌”;如“可见的神(visible God)”;参撒上十六12,大卫的“面目”),下一句为“我在这里难道看到(seen after,或,看见其背)223了那位看我的?”(ro~i^',即“那看见我的”;参伯七8)。

  RSV 所译“我真的看见神,而见祂之后还能存活吗?”是将“看”(seen)之后的希伯来文每个字都作了改变,或插了字,虽然它所表达的情绪与我们所接受的经文相当类似。这是雅各在毘努伊勒的反应(三十二30);圣洁的事实那时就已为人所了解。

  庇耳拉海莱(Beer-lahai-roi)字面的意思是“永活者──我的看顾者──的井”。因此,这个名字所纪念的,是此次经验中永远真实的一面,而不是其中短暂的成分。

  1516. 结语强调了亚伯兰对以实玛利的责任;夏甲的转回显明了这一点。下一章更进一步承认这份责任。

 

222 见导论:“a. 神”第五段{\LinkToBook:TopicID=110,Name=a. }

223 参“你就得见我的背”(出三十三23);这一词几乎完全相同。也许此处可自由译为:“难道我瞥见了……?”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