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廿八章

 

雅各被打发到米所波大米(二十八19

  雅各踏上了他生平的第二阶段(参二十五193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85,Name=從亞伯拉罕所出的各族(二十五134});在神的安排下,透过利百加的外交手腕(参上段),他离家之时,前有明确的目标,后有父亲的祝福支持──这是对以扫的明言警告,叫他不要插手。以扫看见这一切,就想靠自己来作父母喜欢的事,但这种努力正像天然人对宗教的热忱252,尽属表面,判断也错误。虽然以实玛利人比赫人略胜一筹,但娶第三个妻子绝非重获祝福之途。

  2. 巴旦亚兰,即,亚兰平原,位于米所波大米西北,靠近哈兰的地区,是亚伯拉罕的兄弟拿鹤定居之所,利百加的本乡。

  3. 全能的神(El Shaddai),这称号与亚伯拉罕的约关系特殊(十七1),以撒所关心、强调的乃是此约,从以下几节便可看出。雅各虽然寂寞,却可放心知道自己绝不致孤单;成为多族(a company of peopleRVRSV)是句少见的话,为那向亚伯拉罕与以撒的应许,凭添了新的丰富。company 一字,源于“集合”之字根,是旧约对教会或会众的用词,在此首度出现,其基本概念是聚合以及增多。这个字在三十五11、四十八4,再度与雅各相连。

  5. 叙利亚人(AVRV)最好译为亚兰人(RSV),以保持与巴旦亚兰的关系。亚兰人后来在大马色建国,但这时候他们居于更北边。

 

252 参林前二14

 

雅各的梦与誓约(二十八1022

  这是神恩典最亮丽的展示橱窗:不待人寻求,不吝于赐予。祂不待人寻求,因为雅各既不是朝圣者,也不是回头的浪子,但神仍然迎向他,且带着众天使为侍从,让他大吃一惊。祂不吝于赐予,因为没有一句谴责,也没有一个要求,只有一连串的保证,从“我是耶和华”这中心源源流出,伸展到过去(13上),又延及遥远的未来;从雅各躺卧之处(13下),扩张到地的四方(节);从他个人直临到所有人类(14下)。它亦极切合时需,在雅各深感孤单、无家、不安的当儿,向他保证过去与他列祖所立之约,又赐给他土地为产业,并应允他得蒙保佑。

  常有人责怪雅各的反应,指称他像进行交易;但这已是就他所知最彻底的回应了。他表现出至深的畏惧(1617节),因为他首先全神贯注的目标,是所遇到的那一位,而不是所应许的事物。由此才导致他的敬拜,以及起誓立约。这个誓言不比其它誓言更像交易(“若”之句子,“若”字不存在,但其字形含有此意);较公平的说法是,雅各乃是将15节的应许由一般性转为专指一事。此外,他视十分之一的奉献不是礼物,而是回馈(22下),这也是正确的。

  12. “楼梯”的译法可能比梯子要好,因为有众多的使者上去下来(这个字与靠着城墙而立的云梯很接近,参撒下二十15等)253。至于天使在地球的巡逻任务,参见撒迦利亚书一章10节以下、约伯记一章6节以下。

  耶稣将这幅图比作天与地相通的途径,是祂身为道路的生动预表(约一51)。

  13. 耶和华站在梯子“以上”,或“他旁边”(小字),指出这件事非同小可,神与天上一切都十分关注。甚至当中还可能意味一种对比:神的使者是整批奉命到地上,但上主却亲自办雅各一人的事(参申三十二89RSV)。显然这个呼召以及其结果,在圣经里面的重要性,远超过世上邦国的兴衰。

  14. 得福一语,参看十二1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3,Name=亞伯蘭跟隨呼召(十二19}

  17. 天的门可与巴别的故事作多方面的比较,尤其可由后者的名字来看:参十一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8,Name=巴別(十一19}

  18. 柱子与油是常用来作纪念的象征(参申二十七2以下;赛十九19),也表示分别为圣(利八1011;参弥赛亚或基督之名,即“受膏者”)。柱子后来为圣经所禁用,因成为巴力的标记(申十二3)及敬拜的对象(弥五13)。

  19. 伯特利意为“神的殿”;参1722节。

  22. 十分之一的礼,在成为命令之前,都是出于自愿。后来法利赛人视之为神物(太二十三23);新约中(林前十六2)虽未规定多少,但仍支持按比例奉献的原则。

 

253 A. R. Millard, ET, LXXVIII, 1966, pp.86f. 要人注意一个亚喀得文的同源字,出现于 Nergal and Ereshkigal 故事中,该处诸神的使者走过“天堂的长阶梯(simmiltu)”。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