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三十章

 

雅各的孩子,从流便到约瑟(二十九31∼三十24

  雅各在家人关系中,也不断播下苦毒的种子。他对那位不受欢迎的妻子十分冷淡,这是可以了解的,但二十九31以下显示,不单利亚在乎,神也在意,没有几件事可像她头三个儿子的命名更惹人同情的了。这段时期栽种的不幸和勾心斗角,在本卷书的最后几章收到苦果,而这些支派将来在历史中,仍不能脱去起初风暴的残余标帜。在人一方面,这则故事阐明了人对爱与关怀的渴求,以及反其道而行所需付出的代价;在神一方面,它再度显明了神的恩典,特意选择那难处理、看来没有指望的作素材。

  31. 在这类情境中(参申二十一15以下),被恨的意思可由30节看出;最接近的表达应当是“不受宠爱”。

  32节以下 利亚给予流便的特殊含意,与四1曾讨论过的模式相仿。这个名字可能当时广被使用(“看哪,一个儿子”);她从其中抽出一缕,将之与她的想法和渴望编织在一起。

  其余的名字亦皆知此。大部分都像这里一样,以一个动词开启一种思想,只是有些编织图比较更自由些。所有名字都反映出当时家中的问题与夸胜;后来在雅各的祝幅中 (四十九章),这些名字以及相关事件,引致了展望十二支派未来的神谕。

  三十3. 在我膝上一语,五十23也有类似的用法,意为“算我自己的孩子”。参十六1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8,Name=以實瑪利生(十六16}

  8. 大大相争,直译为“神的争斗”。

  11. 迦得,此字可有军队之意(AV),也有幸运之意(参七十士译本,RVRSV),暂且不论四十九19,这里很可能是这意思,特别从13节看来应是如此。在以赛亚书六十五11,幸运(Fortune)成了神祇,正如希腊文和拉丁文的同义字 Tyche Fortuna 一般256

  14. 风茄(或译曼陀罗花)过去被认为可刺激生育,其多情的希伯来文名字正有此意;难怪拉结迫切想要。结果却是强烈的讽刺,风茄对拉结毫无效力,利亚舍弃风茄,反而得了一个儿子。这又是此家庭的一个例子,以交易来换取原不可交易的事;在患难中常向神求助,却不全心全意。以萨迦之名,对这古怪的买卖是项辛辣的提醒,但利亚却在18节加上一层愉快的意义;参二十一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8,Name=以撒誕生(二十一17}。后来这名字还与其它事拉上关系:见四十九1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36,Name=十二兒子的祝福(四十九128}

  20. 这一节的上下两半,以希伯来文的两个字根,z-b-d z-b-l 作文字游戏,从亚喀得文(Akkadiangubullu^^^,“新郎的礼物”,一字看来,这两个字不但声音相近,意思也相关。司百色注意到这个字根,而把第二句译为“这回我丈夫会带礼物给我……”。AVRV 的译法同住,,必须插入 "with" 一字才成;而 RSV 所译的尊崇,其来源亦不甚可靠,由此观之,以上的意见颇为可取。

  21. 底拿将在三十四章重新出现。

  2324. ~a{sap{(除去了,直译为“收取”)和 yo{se{p{(愿……增添),声音有些相近。这名字中包含的祈祷,是凭信心恳求神加倍赏赐的好例子。

 

256 有人由此揣测,这支派以为自己从神而降(参,如,Oesterley Robinson, Hebrew Religion  2S. P. C. K., 1937, p.100,但此说法没有根据。即使早在这时幸运已被神化(这一点并没有证据),这名字还是不必在神学上产生偏见;参,`as%ta{ro^t[ashtaroth)一字在羊的生育上(申七13,等,希伯来文),或我们自己对 jovial(译注,此字表快活,亦是古罗马主神),与 Diana 之名(译注,古罗马女性守护神)的运用。

 

雅各巧胜拉班(三十2543

  若拉班居然会对他女婿的建议不起疑心,那必是因为他早已识破他的计划,而且在35下与36节中,很快采取抗衡的行动。他将两批羊分隔三天的路程,又让自己的儿子看管杂色的羊,如此,他使稳操胜算了。只要雅各抗议,他就自遭损失。

  雅各所用反败为胜的招数,其中神的功劳可能比他所认知的还多,虽然他在三十一9曾归功于神,在交配的时节,他插上剥了皮的枝子,这一举动是按照一般人所相信,在成孕或怀孕的过程中,眼见的生动景象会在胚胎上留下记号;但这显然是毫无根据的257。他的成功,部分当然是由于选择性的育种(4042节),但这种作法本身原很缓慢,正如拉班所料。显然是神插手干预(参三十一912),才成全了雅各插枝子的盼望;祂使用这些枝子,就像使用约阿施的箭或以利沙的骨头,透过此类对象(或状况)行神迹。祂对一个人成功的影响,远比当事者察觉的还多,这次事例绝不是最后一次。

  27. AVRV 加入类似停留(tarry)的字,显然是正确的:拉班是在摸索揣忖,到下一节才提出他的意见,并不像 RSV 所译,无缘无故表现出谄媚之态。他所说我占过卜(RV,比 AV 所译我从经验知道要好),见四十四515。拉班也许真的去算过卜卦,也可能只是象征性的说说。旧约所用的动词,显示前者较为可能。

  32. 本节上半有点的、有斑的绵羊(RSV,参 AVRV)似乎是从下半节不小心插入经文的。七十士译本没有这些字,而拉班在35节的行动,可以证实雅各分到的是黑绵羊及有条纹的山羊──二者都是较罕见的种类。

  3839. RSV 插入因为和于是等字,但是希伯来文满意于只将顺序列出,不提因果关系,就像 AVRV 一样。39节是以后发生的事,不一定是因此发生的事。

  43. 雅各花了六年才积起这笔财富(三十一41)。

 

257 D. M. Blair, A Doctor Looks at the Bible2I.V.F.,1959, p.5Deitzsch 支持这类信念,并引当日繁衍牲畜的习俗为例,S. R. Driver J. Skinner 等人也表赞同。但这类习俗所得到的结果,应当归功于其它因素。亦见三十383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6,Name=雅各巧勝拉班(三十2543}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