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卅六章

 

以扫的后裔(三十六143

  以扫和雅各的兄弟关系,在以东与以色列两国之间继续延伸,旧约从来没有遗忘这点。本章极其详尽的名册,见证了这层亲戚关系,尔后的外交、律法及国家情感中,也都浮现这份亲情(以上分别参考民二十14;申二十三7;俄1012)。

  按照旧约一贯的模式,在引进新一阶段的故事之前,首先记录这家族旁系亲属的族谱,然后才重循主要情节的脉络,这里亦复如此。本章为全卷的最后一段作了铺路工作。

  18. 以扫和他自己的家:以东(1节)之名,见二十五30

  23. 赫人,参二十三3的注释;希未人,见以下20节的注释。以扫妻子的名字,显然来自二十六34与二十八9以外的记录。目前的名单与这两处的相符部分,为以扫之妻的娘家(以伦和以实玛利),不过巴实抹在两边各属不同的娘家,而其它的名字都不相同。最简单的解释,是这份名单经过多年抄写产生失误266;但是也有可能此处是记别名(如以扫的别名为以东);何况以扫或许不只有三位妻子,可能有四位,因为犹滴(二十六34)和阿何利巴玛看不出来有何关系。(后者的名字,意为“高处的帐棚”,或许让以西结得到灵感,在结二十三4以下的寓言中,用阿荷拉与阿荷利巴之名。)

  亚拿(2节)显然是祭便的儿子(RSV,与七十士译本等同),不是女儿;见24节。

  68. 这段摘要只显示以扫选择西珥山的决定性因素;前面十章则是整个故事的始末。

  914. 以扫的儿孙们。11节中,以利法与提幔的名字相继出现,指出以东可能是约伯记的舞台,在那里“提幔人以利法”十分出名。在旧约中,提幔有好几次以宗族和以东之城出现,亚玛力(12节)则成为以色列最痛恨的仇敌──若这位亚玛力与亚玛力族有关的话。

  1519. 以扫后裔的族长。族长(ChiefRSV)比公爵(dukeAVRV)更恰当,因为 ~allu^p{ 是指“千人”或宗族之首。

  2030. 何利人的族长。申命记二12记载,以扫家赶逐了何利人,好像以色列人赶逐了迦南人;但是以扫成为当地为首之家,基遍之子亚拿的女婿(比较2节与2425节)。第2节称亚拿的家为希未人,但此处却作何利人,由此可见,若不是这两个名称互相重迭,便是希未人(在本章及别处)是何利人的抄写错误。何利人(Horites)通常似乎是指 Hurrians(译注:中文皆译为何利人),他们非闪族人,广泛分布于古代近东区域;然而,这些经文中的闪族名字却显示,西珥山的何利人血统或许不同267。这个字可以指穴居之人,或许意指采矿者268

  24 这段令人费解的话,似乎是某种家庭传说。不过,ye{mi^m 的意思或许是温泉(武加大的译法),或许不是,这字只在这里出现。七十士译本没有译出其意;其它的猜测则包括:“毒蛇”(K-B),以及“水”(mayim),这是假设子音有移位现象(司百色)。

  3139. 以东诸王,此处既提到以色列的王(31节),虽是负面之词,最自然的推理则为,本段记载是于以色列有王时期写成。这对于创世记写作日期的影响,见导论:“a. 经文的线索{\LinkToBook:TopicID=105,Name=. 經文的線索}”。

  这些王没有一位是先王之子。此点或许暗示,他们是以选举决定继位者;但奥伯莱认为,从39节所记王位女性世系看来,可能王权的移转是透过母方的血统269。有些学者揣测,北以色列王朝所以较早倾覆,部分原因是他们学了这邻近之国不以直系相传的王权模式,以致政治极不安定。但是,扫罗王对约拿单顺从大卫的态度非常生气,而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虽然相当懦弱(撒下二810,三8),却仍然继承了部分的王权,由此观之,以色列人对王位的看法,从开始便是世袭制。

  4043. 最后的族长名册。本段的重点,在以东旺族所拥有的地业与影响力(40节,按着他们的住处;43节,按着他们的居所),不像本章前面的部分,主要在论他们彼此间的关系。

 

266 如,撒玛利亚经文以玛哈拉(参二十八9)代替三十六34101317的巴实抹。

267 Speiser, pp.282f

268 G. Dossin 的看法,为 D. J. Wiseman;引用,NBD, s. v. 'Horites'

269 ARI,3 p.206, n.58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