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四十章

 

酒政与膳长之梦(四十123

  1. 得罪是容易误解之词:希伯来文为“得罪于”,换言之,这节显示了第2节的恼怒是有原因的。

  酒政和膳长是颇重要的臣子:参日后尼希米的例子,他是亚达薛西王的酒政,深具影响力与才干。也参看1117节的注释。

  3. 约瑟被囚:除非拒绝这里和15节的证据,才能宣称这章对约瑟的描述不是囚犯。见第三十七章增注,第四段{\LinkToBook:TopicID=213,Name=三十七章 增註}

  4. 护卫长亲自284(想必仍旧是波堤乏,他会记得约瑟的可靠)对这些新来的贵客作了安排,而非由他的属下“司狱285”来处理,像在三十九21以下所记对待约瑟的情形。因此,约瑟虽曾终于获致了稍高一些的地位,此时却再次落入谷底,成为囚犯的奴仆286。但他前途的开展,不是靠从前的擢升,反而是因着这一次的降卑。

  68. 除了效率与正直外,约瑟对人迅速的关怀,披露出他性格的另一方面;他立刻提及神,听来是出乎真诚:这是他思想的习惯(参三十九9,四十一165152,四十五8,等)。至于这两位作梦者,他们同样确信梦是有意义的:在埃及一般人认为,它们具有预测性;有关如何解释它们的著作愈来愈多。

  11. 正如弗格特(J. Vergote)所指出的287,梦里的动作可能只是象征酒政的职责,而非刻意描述,但这些动作或许让我们明白一个有时与此头衔相连的绰号──“清洁手”。他的职责包含打开酒瓶,并且品尝;意即他要为他所呈递东西的质量负责任。

  13. 一个被贬绌的人得以A头,这生动的比喻,请参列王纪下二十五27;它与另一个希伯来文动词同用,出现于诗篇三3,二十七6上。但见19节的注释。

  15. 有关被拐来与把我下在监里的意义,见三十七章的增注{\LinkToBook:TopicID=213,Name=三十七章 增註}

  16. 希伯来文 h]o{ri^ 只在这里出现,因此造成不同的翻译。由一个与此相近的阿拉伯字根看来,它可能指白色(换言之,指筐子或里面的东西);另一个为司百色所喜爱的译法,则是枝编工艺。

  17. 弗格特288注意到,Erman-Grapow 的书 Wo/rterbuch der a/gyptischen Sprache 中列出三十八种蛋榚、五十七种面包,这就是充实了各样食物这句话的内涵,让人对这门行业的专业水平有了概念。

  19. 这个命运谕令的开头既神秘又暧昧,参阅二十七3940和其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1,Name=雅各奪取祝福(二十七146};这似乎是公认的文体。这句话表面看来十分残酷,它出现在冰冷的印刷物上,使刚萌发的希望旋即粉碎;然而,这种印象并不真实。这个消息的悲惨,立刻会从讲话者的态度和语调中显明出来,这是无可避免的。

 

284 关于受到优惠待遇暗示出富贵与地位,参徒二十三1819242326

285 有关监狱工作人员的等级,见 K. A. Kitchen, 'A Recently Published Egyptian Papyrus and its bearing on the Joseph Story' in Tyndale House Bulletin No. 2 Winter 19567, pp.1, 2

286 希奇的是,这新的变迁即在极权制度内地位突然地颠倒过来,通常被认为是与三十九22以下冲突。不管经文说它是“在这些事之后”发生的(四十1)。

287 所引过的书,p.36

288 所引过的书,p.37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