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四十一章

 

法老的梦与约瑟跃升为宰相(四十一145

  12. RSV 正确地指出此即尼罗河,如希伯来文的明示。我们可能顺带注意到,这个梦具埃及色彩,它描述母牛从河里上来(弗格特指出,母牛喜欢沈浸在水中以躲避热气和苍蝇),寻求芦苇的草场(RVRSV)或纸草的草圃。后者的希伯来文 ~a{h]u%^%%%,是从埃及借用来的字289;在约伯记八11中再次出现(参阅七十士译本赛十九7和传四十16)。

  6. 东风几乎是沙漠风的专用词汇,无论其方向是否一定是从东而来。这个灼热的大风在巴勒斯坦称之为“斯洛哥”(siro-cco),在埃及则称为“罕欣”(khamsi{n),对农作物会带来毁坏(参结十七10;何十三15下)290

  8. 术士是另一个以埃及文为根底的字,h]art]ummi^m:它似乎是那些擅长处理祭礼政略与魔术书籍者复杂头衔的一部分291。他们出现在出埃及记七11,需要咒语的场合;这次他们必定参考了不少有关梦的文献(参四十68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17,Name=酒政與膳長之夢(四十123})。

  13. 希伯来文的表达方式,AVRV 的译文揣摩得很像:我,他复职了……他,他挂起来了;这种方式值得注意,因圣经中尚有其它的语句与此相同,其中的宣告就等于是实际的行为(例如,约二十23:“……你们赦免……,……你们留下……”)。

  14. 出监两个字是这段故事前后一致的另一记号;见三十七章的增注{\LinkToBook:TopicID=213,Name=三十七章 增註}

  约瑟剃头刮脸,是另一埃及人习俗的细节,这有违闪族人的规矩(如耶四十一5)。

  1516. 法老自然以为他在梦的领域里是专家,约瑟几乎激烈的否认这整个看法(这不在乎我,此一惊叹词在希伯来文是一个字)。他匆促简洁地从自己转而指向神(此字在这句话的位置具强调意味),表明祂是唯一的启示者、管理者与施恩者,他唐突的表现与但以理优雅的措词成了对比(但二2730),然而果效却相同。我们或许可以感觉,约瑟对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心情尚未平息下来。

  19节以下. 19节下半额外的说明,使得法老的沟通不仅是重复而已;到现在我们才晓得一项令人震慑的事,干瘦的母牛吃后仍毫无改变(21节),这点31节将予以解释。

  25节以下. 神将要作的事……,这句话在28节重复出现,32节则强调事情的确定性与急迫性,目的是要唤起行动,不是要人放弃──正像先知们的信息一般。这原则见耶利米书十八710的探讨。但进一步请参阅33节以下的记载。

  33节以下. 我们该注意,这即将来临的饥荒与许多旧约圣经中所预告的灾祸不同,其本质不是审判,这是人生无常的现象之一。约瑟指出,明智的管理者应当防范于未然,若他能预见特别的危害,就需采用特别的策略。预言的原则总是(见前面25节以下的注释):神盼人采取主动的反应。若是审判的威胁,反应将是悔改,若是友善的警告(参耶三十八17以下;太二十四15以下),反应将是实际的防范。

  3839. 神的灵对法老而言是一个具多神色彩的措词,他说出的话,比他所知的更有智慧;在圣经中他不是最后一位如此发言的人(参约十一4952)。他在这两节的话显示,约瑟开头的抗议已经发挥其效用。

  40. 掌管我的家的意义,见42节的注释与小注。第二句话大致的意思很清楚,但译为受管于或(RSV)治理他们的字,带来一些困难。RV 的小字提供的第二种译法,“朝贡”,最接近希伯来文,该字直译为“亲吻”。这翻译与此隐喻十分一致,无论是表示朝拜的亲吻──当时加冕的习俗,或是亲吻尘土(令人俯伏)──这符合一句埃及惯用语292~alpi^ka{(直译“在你的嘴上” )意即“遵你的命令”,如四十五21

  42. 约瑟的职务是“掌管我的家”,且仅次于法老(40节),一般认为是宰相293。打印的戒指代表国王的权柄,虽然不只一位高级官吏获此授权(见小注);细麻衣(为埃及字)是朝廷的服饰。金炼(或项圈)远自十分早期就是一种皇家宠信的传统标志:它常是对过去服务的奖赏,但在塞都斯一世(Sethos I)统治时(大约公元前1300年),它亦是授职时的一项细目。有人指出,后代碑文(坟墓上的绘画)294对约瑟的故事可带来不少亮光,但其价值却引起争议,因为那场合是在约四百年之后。

  43. 约瑟其它的尊荣,或可视为只是部门首长的象征(见42节小注),但副车则清楚显出,他是仅次于法老的权贵:全地的第一国民,或宰相。跪下已经证实最可能是 ~ab[re{k[(这道命令的意思,它似乎是从一个闪文字根改写而来的形式,该字根为埃及文借用,是众所周知的。这反映出在埃及绘画中所描述的礼节。(有关其它的建议,见 NBD7页,s. v. 'abrech',与那里的注释。)

  45. 给予外国人埃及名字的作风已有充分证据,但对于撒发那忒巴内亚的意思,学者却未有一致的看法。以埃及文为根据的解释,意见差异甚大,像“神已经说了且他活着”(司坦朵夫 G. Steindorff),“他──知晓百物者”(弗格特),与“(约瑟),有~Ip{`ankh~'之称谓者”(济钦 K. A. Kitchen295

  亚西纳和波提非拉可以辨出为埃及名字,意思分别是“她属于(或愿她属于)内特(Neith──女神)”,及“他是雷(Re)所赐予的”,雷是太阳神,为安(On)城的人所崇拜,日后希腊人称此地为纥流波利(Heliopolis),意为太阳城。

 

289 Vergote, pp.59-66。借着探讨与母牛相关的观念,设法与埃及思想建立更多微妙的关联,这似乎并不需要,而且毫无根据。在此二梦里,真实的牛与穗子使得丰年与饥饿的情形足够显得生动。

290 D. Baly, The Geography of the BibleLutterworth, 1975, pp.67-70; G. A. Smith, The Historical Geography of the Holy Land13Hodder and Stoughton, 1907, pp.67-69

291 Vergote, pp.66-73

292 Vergote, p.97。参诗二12论及朝拜之吻;诗七十二9则为俯伏。

293 然而,这点却引起争议,W. A. Ward, JSS, V, 1960, pp.144-150,辩论说,约瑟卓越的地位是局部的,担任上下埃及富庶地域的监督,且为君王领土的管家,直属于法老。据此看法,他虽是“埃及政府最重要的官员之一”,且列于权贵的菁英中,却不是惟一拥有王戒指或享有四十五8所蕴涵“神之父”(即法老之父)尊称的人。反对此看法的观点,见43节的注释。从另外的角度, J. M. A. Janssen, Ex. Oriente Lux, XIV, 19556, pp.66ff,提及约瑟的名字,照我们所知并无出现在宰相之列;但 J. Vergote 指出,从 Hyksos 时期以来,仅有少数的名字余留下来(p.105)。

294 这篇文章收集在 NBD 里,见 'Joseph' 一文。

295 这些讨论在 Vergote 中,pp.141-146,和 NBDp.1353

 

约瑟开始治理(四十一4657

  46. 约瑟年龄的标记,使这个从他十七岁开始的故事(三十七2),暂时告一段落,再过九年(四十五6)则将达到高潮,届时距他与兄长们第一次冲突,已经超过二十年。这可媲美亚伯拉罕领受应许和实现之间的时间(十二24,二十一5),及雅各服事拉班的年数(三十一41)。这些延迟都是有益的,但其形式和目的却各不相同。

  约瑟出去遍行埃及全地,这句话几乎重述45节的末了,强调他在治理上精力充沛。这是否由于释放的喜乐所使然?

  5152. 这些是希伯来的名字,而非埃及名字;其含意正与约瑟两方面的经历符合。玛拿西多少带着复杂的感觉,伴随在生命乐曲之一章的尾声,正如51节下半所说的。以法莲则具有实现梦想时轻快的感觉,或许也是由于此刻在埃及全地出产极丰(参47节),照梦的应许所言。

  55. 约翰福音中所记类似的话(“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约二5),可能刻意要成为这伟大供应者故事的回响,那句话为迦拿的神迹铺了路,耶稣对世人的意义,犹如约瑟对他那一时代之人的意义(约翰可能如此暗示),且有过之。

  5657. 埃及的饥荒严重到十分可怕的地步,在两大沙漠间只有一条狭窄肥沃的地带,据说居民有两次被迫以食人求生296。但因巴勒斯坦是以降雨来浇灌土壤,而埃及是靠尼罗河,很少两边同时发生农作物欠收的现象(参十二10,二十六12)。这次惟有赖一人的努力,才得避免加倍的灾祸。

 

296 J. Vardier, La Famine dans L~E~gypte AncienneCairo, 1936, pp.8f., 14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