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四十九章

 

十二儿子的祝福(四十九128

  自创造的故事以降,创世记即以对命运的伟大言论作分段的标示,并因此充满强有力的前瞻性;本段为本卷书这类言论的最后一则(约瑟的临死誓言除外,五十25),论到祝福、咒诅、审判与应许。不能接受预言的人士,视本章的神谕为来自事件的预言(vaticinia ex eventibus),即,从一些事件捏造的预言,将它们说成预见的事;因为这些事件分布得很广,他们认为,必须将这段言论拆散,化为历经各代串接而成的言论。但是若以为本段是雅各真正的异象,其范畴的变动便不是难题:没有理由认定,所有支派落幕的时期都必相同;倒有许多理由可说明不应该如此。至于它所涵盖的大致时期,主要为十二支派定居于其疆界的时段(三位先祖从前的指示之星,如今得更近一步见其景观),不过有一瞥(10节)是望见更遥远的未来才会实现的事。

  1. 这一节提到预言,28节有“祝福”一语,此二者总述了这段神谕的性质,即,它不单提供了信息,而且还具有能力:参以撒在二十七33下、37断定之语。

  未来的日子(RSV)比末日或末段的日子(AVRV)可取;如冯拉德所指,这一词可以作一般性的解释(参申三十一29)。

  2. 前言。雅各与以色列之名,是以平行诗句的方式使用(参724节),后来经文中亦常如此运用,如以赛亚书四十章以下。两者的细微差异并非此处所强调;由此可见,它们代表不同资料来源的理论,显得十分牵强。

  34. 流便。在第3节尊贵的词句高迭,但至巅峰,却遭可耻的崩溃;这反映出对流便的期望原本何其崇高,但他的堕落(三十五22所报导)使此希望完全粉碎。这实为绝顶强烈的对比,陈明一个人和他的呼召会何等快速凋零;这也是对沸腾情欲最不谄媚的记录。最后一句,突然换成第三人称,他上了……(AVRV),显示雅各向流便的弟弟们揭发他的罪行;这是极端憎嫌的表露,不应当如七十士译本的润饰(RSV 亦沿用),改为第二人称。

  不安定(pahaz)一字出自一形容士师记九4匪徒的字根,西番雅书三4形容虚浮诡诈的先知,亦用此字,由是观之,其含意不只是软弱,也是狂野(参司百色,“不规矩地”)320。而水正是如此,很快就会变成不驯的巨浪狂涛,如箴言十七14所言,是以此处以之为喻。流便乃是冲动任性的人。

  流便的支派不能作领袖。在底波拉的时代,他们被评为优柔寡断(士五15下、16);后来,迦得支派似乎使他们黯然失色,摩押也常侵扰他们。只有在大坍和亚比兰臭名昭彰的叛变上,才见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采取主动(民十六1)。

  或许在此应当针对批判论者提出一点,即,这道神谕若以它本身所言来看,非常合理,但若说它是隐指此支派发生的某件事,则变得很难解释321。因此,若怀疑流便其人是否真实存在,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倒制造了困难。

  57. 西缅和利未。旧约将因神所定审判而来的屠杀(参十五16),与因报血仇而施的屠杀(如摩一169,等),作了清楚的区分;本则神谕便是这事实的见证,只是常为人忽略。它的重要性,也在于对前面仅仅叙述而未予置评的故事(三十四章)下了判语;由此可见,写故事者惯用的不过问语气,不是不关心,而是自我节制的笔法;“审判全地的主”必会看见,并且要讨回公道。

  5. 这不只是一句老生常谈:这两个人“凑成一双”,他们的武器带来混乱(参六11),并不是公义的利器。最后一个字(译注:英文圣经之顺序)在别处均未出现,有点像希腊文的“刀剑”322(叁 RVRSV),但对其意义并无一致的看法。

  6. 我的荣耀(RVkeb[o{d[i^ ),在有些诗篇中,与我的灵或心平行使用,正如这里一样。此字根的意思是一有分量之物;七十士译本的翻译,“我的肝”(Keb[e{d[i^)可能是正确的,因为在许多语言中,最有生命力的器官,常被用来作生命或情绪的比喻。

  利未之名(“联合”,二十九34)很可能使人联想到那邪恶的同盟,雅各以不要……联络之语表明他避不参与。不过联络是来自另一个希伯来文字根。

  这段诗特别指出该次屠杀中的两则细节(第二则先前并未记载)323:人和牛是单数代表复数的明显之例。本句可译为“他们在盛怒中杀人,任意砍断牛腿。”这是因怀恨而生的残暴无情,其动机全然不可接受,其过分的行为(7上)更需否定。

  7. 这两支派后来的历史,显示神的谕令是开放的,并不像所谓注定的命运(参耶十八7以下)。这两个支派都分散而居;不过,虽然西缅被打散,一部分零星分布于犹大地(参书十九29与十五2632,及尼十一2528),另一部分散居北方诸支派中(代下三十四6),利未却得着奖赏,在以色列中以贵为祭司的身分,散居各地(出三十二2629;民十八2023,三十五28)。

  812. 犹大 就长度与优美而言,只有约瑟的祝福能与此 段祝福媲美,但就预言的范畴而言,此段则远远超越约瑟所得。10下的“直等”一句,是此段的中心枢纽。在这之前,主题为此支派在同胞手足中勇猛超卓的地位(8下、9节)。然后,便提到那所应许的一位必将临格,即那位将要统治万国的;随着此一话题,景色也转换为地上的乐园,正如许多先知在弥赛亚诗中所预言的光景。这是圣经历史综览的缩影。

  8. 赞美是犹大之名的双关语;见二十九35

  9. 犹大为狮子之说,参巴兰对以色列的神谕(民二十四9)。RVRSV 译为母狮,而 AV 译为老狮之字,只是希伯来文对狮子的另一种名称。若犹大是“众支派中的狮子”,则正如遂特(H. B. Swete324对启示录五5的注释:“……犹大支派中最高贵之子,正足以为该支派狮子的典范”;但是新约视祂所展示的能力,比狮子更美──“我又看见……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启五6)。

  10. 这一节大体而言是预言犹大的领导地位(参民二9,十14;士一12),时间则是到“直等”之句为止,而(由此神谕轻快的语调判断)亦自该时刻起延伸到后来(参,如,二十八15的“直到”)。

  至于这一句话的准确意思,现在要下定论还欠稳妥。细罗(AVRV) 在圣经其它地方从未用作弥赛亚的称呼,这字的含意也不清楚。另一种可能的语法结构为,“直到他来到细罗”,但与弥赛亚事件不能应和。不过,有一个很早期的差异读法,将子音缩减,并重加元音,成为 s%ello{h,意思则或为“直到凡属他的来到”(即,“直到犹大所有的产业都得着”;参七十士译本),或为“直到他来,〔它乃属〕他”(叁 RSV)。后者的语气虽不衔接,却似乎为以西结书二十一26以下所采用,且予以解释;那里对最后一位犹大王说:“当除掉冠,摘下冕,……直等到那应得的人来到,我就赐给他。”这段话成为犹太教与基督教解经最佳的左证,指出此一流传久远的古语,的确具弥赛亚的内涵325

  1112. 这两节的每一行,都在描述茂盛、富庶、兴奋、陶醉的情景:这是那要来的一位所带来的黄金时代32610节下提及他将统治全世界。此处特意用过分的话来描写:12节上那位饮酒过量的人(箴言二十三29则对于在实际生活中“眼目红赤”的人,提出警戒)327,让人大感惊讶,不过,其实11节已经将谨慎、节俭抛在脑后,说到以葡萄树为拴驴的柱子,以酒为洗衣的水。透过这些物质的词汇,本段便向那充斥荆棘、汗流满面的贫瘠国度宣告永别,而朝向“得胜者呼喊,筵宴者欢唱”之境进发。耶稣的第一个“神迹”,行于加利利的迦南,正是用此景象来宣告未来世代的情景。

  1315. 西布伦和以萨迦:在约书亚记十九1016,西布伦所分配到的地并未及于海边,不像与他邻近的亚设一样(参士五17),也不够靠近西顿。可是它与两者都接近,能够因沿海的贸易而繁荣(“吸取海里的丰富”,申三十三19),而本节的介系词亦可指“朝向”。另外一种可能性,为诺马丁(M. Noth)所提出328,即在早期,西布伦、但与亚设(参士五17)藉作苦力(如以萨迦在较南边为地主所作的,15节下)为代价,住在西顿人的境内,于西顿各港口中工作。

  在第14 AV 所译两个担子(two burdens329,即前后的扁担,为大多数现代注释者赞同,以这幅图画来描写一个甘愿以自由换取物质生活的支派,十分恰当。

  1618. 但。开头之语相当庄严,但17节却跌至谷底;这与第34节所描绘流便的罢黜相仿,表明其呼召与实际的成就当中,有鸿沟相隔。但的名字与呼召是要去作判断,为绝望者伸冤,好像神为拉结伸冤一般(三十6);可是这一支派却选择了暴力与诡诈,如士师记十八章所示。在启示录七58所列的以 色列支派名单中,但无立足之地。

  雅各在18节岔出的心曲,颇令人费解:它或许是由为父之心升起的祈祷,如亚伯拉罕为以实玛利的祈祷(十七18),也许是他突然想到自己的诡诈,虽然他早已摒弃这类行为,但此处所用与他名字有关的动作和字汇(脚跟,1719节),令他顿生回忆。见二十五2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85,Name=從亞伯拉罕所出的各族(二十五134}

  19. 迦得。这一节六个希伯来字中,有四个包含迦得的名字及其双关语。由此观之,AV 在三十11所译的“军队”或许有理;但是双关语虽可能指含意相近,也可能只是指发音相近(参,赛十30的希伯来文:“困苦的亚拿突”)。它所得之地在约但河外,这边境之地果然常遭掳掠;第九世纪的摩押石碑(Moabite Stone330记载了一个实例。这支派所得的祝福虽然严苛,却也令人振奋,参挪利其的犹利安(Julian of Norwich)所评:“他不是说:‘你们不会遭风暴,你们不致需劳苦……’他乃是说:‘你们不会被征服331。’”

  20. 亚设。亚设拥有肥沃的平原,及通到海口的贸易路线,大可“把脚蘸在油中”(申三十三24),并且每年为王室生产的配额都是最高级的(参王上四7)。本节与上节对比,显示出巨大的差异,一方面这可以增进以色列的交谊,一方面却相对会导致分裂的危机,由士师记五17清楚可见。

  21. 拿弗他利。这个居于高原的支派,在巴拉带领以色列人挣脱奴役的捆锁时(士四、五章),声名大噪。AVRV 所译嘉美的言语,是很唐突的转变,而除了底波拉之歌中巴拉的一份外(士五1),就我们所知,拿弗他利并未出这类言词。RSV 所译美丽的麑鹿可能较正确,也不需要修改经文;换言之,这批自由自在的山地居民,将生育纯种,保持其特色。

  2226. 约瑟。本段有些细节不易明了,但全文优美流畅。正如 AVRVRSV 的翻译,此处思潮从当日约瑟极盛的时代,回溯至往日的压力,然后念及二者背后的神,而以神一连串名称的大展,作为此段神谕丰富的中心。最后,则是呼求神倾福于约瑟,而思路又延向未来。

  22. 这株饱受浇灌、枝枒茂伸的果树,悦目地展示出约瑟人品的深度与影响力的广度;这一图示取自以法莲之名的隐喻(四十一52),此事实支持 AVRVRSV 所用为人熟知的翻译。但是希伯来文的意思却不甚明确,有许多模棱两可之处,文法也不规则332

  24. 在这里以及其它地方(赛一24,四十九26,六十16;以及较不明显的诗一三二25),~a{b[i^r 一字,大能者,都是形容神在祂的理由上显为得胜者。它与雅各的特殊关联,见三十一42的第二个小注{\LinkToBook:TopicID=198,Name=追趕與對抗(三十一2242}

  因牧者之名(mis%s%e{m)(RSV),此句话与前面藉……之手一语恰可成对,也不必改变经文的子音。传统的子音标示则为从彼处(mis%s%a{m)来的牧者(AVRV),如此却造成唐突的岔离,且以不亲切的方式提到神333,又缺乏明显的理由。

  25. 你父亲的神对雅各的意义,见四十六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29,Name=神對此次旅程的祝福(四十六17}。全能者(sa%dday)见十七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0,Name=約的再堅定與印證(十七127}

  26. 根据申命记三十三15RSV 所译永世的山岭(与七十士译本相同)几乎可肯定是正确的,而马索拉经文的我的祖先以上较有问题(差别在于希伯来文的 w 与类似的 r);而 RSV 所译的丰盛(bounties),直译为“所羡慕的事”),也较至极的边界(AVRV)正确。

  短短几个精采的字,就将旧约中对神“的世界,及其无以言喻的奇妙丰富”展现出来。甚至深处(teho^m,译注:和合本作地里;参一2),像一头俯卧的巨兽(参9节)一样,也属于祂和祂的仆人。这项祝福以法莲与玛拿西将预尝,他们在迦南地中获得最好的地业;而未来尚可预期有更大的事要成就。若说,他们对这份祝福的享受十分不安定而且短暂,理由则在于以法莲的骄傲(士八1,十二1),以及自毁的背道行为(何四17,五3以下,等各处)。

  最后一句,与弟兄迥别之人,是指那杰出的一位,而不是脱节的一位;此字后来用以指拿细耳人,分别归神之人。

  27. 便雅悯。摩西所得论便雅悯的神谕非常温柔(申三十三12),而雅各所记的一笔却十分凶猛,实在令人惊讶。这一支派的勇猛与活力,从士师记五14及诗篇六十八27可以看出,而士师记十九至二十一章则显出其残暴的一面。

 

320 在阿拉伯文中,同样的字根意为“骄狂的”;在亚兰文则为“淫荡的”。缺少束缚似乎是共同的特色。

321 参,von Rad,前所引之处:“若在4节中所说有关祖先的话,包含了流便支派所犯严重之罪的一些回忆,那对我们而言是完全无法明了的”。

322 希伯来文 m e k[e{r a^ ,参希腊文 machaira?这两个字形可能拥有共同的一个古字,或者其中一个是从另一个借用来的(见 Gordon, Antiquity, XXX, 1956, p.23),既然在这时期迦南地上闪族与印欧民族之间有过接触。但是,这种相似可能是偶然的,有许多希伯来字根可以音译成 mek[e{ra^ . Speiser 根据 mkr,“出售,经商”大胆地把它译为“商品”。

323 但“母牛”(s%o^r)可以解释为“领导的市民”,如 B. Vawter CBQ 所指出的,XVII, 1955, p.4,论及 Keret  的模拟 III. iv. 19

324 The Apocalypse of St. JohnMacmillan, 1906),前所引之处。

325 在其它的解释中,Speiser 注意到如 s%ay lo{h 现存子音的一种米大示的发声:“直到赞辞归给他”,由赛十八7所支持。细罗代表亚喀得之 she^lu shi^lu,统治者或策士(Hale*vy 亦然,Journal Asiatique, 1910, pp.383f.;独自研究的 G. R. Driver. JTS, XXIII, 19212, p.70,与其它人也持此见),这意见为 W. L. Moran 所攻击,将之视为“辞典编纂的神话”,他认为事实上,shc^lu 的意思即为“洞”(Bib., XXXIX, 1958, pp.405-425)。

326 有关与此谕令相当不同的第一读法(但过份创新),宛如是对犹大在创世记三十七和三十八章的作为暗示性的讽语,见 E. M. Good, JBL, LXXXII1963, pp.427-432

327 在箴言里眼睛模糊的醉汉,使得“比酒更深 ……比奶更白”之译文颇为靠不住。但无论如何,它毕竟是枝节问题,主题则为富庶。

328 The History of IsraelA. and C. Black, 1958, p.79.

329 这字的另一出处在十五16,意名“羊圈”似乎比较容易。但可能那里的图画是因此节而产生的,描绘一只走兽带着负担而拒绝移动。

330 见,例如,DOTT, p.196

331 Revelations of Divine Love, ed. Grace WarrackMethuen, 1949, p.169, H. A. Williams 所引在 SoundingsC. U. p., 1962, p.83.

332 另外一种解释法,是换从动物世界来看此隐喻,如申三十三17。见 Speiser 的讨论,前所引之处,及 B. Vawter, CBQ XVII, 1955, pp.7ff

333 关于“彼处”的一个平行语,即“从神而来”,Delitzsch 引用传三17“那里”为左证。但,在传道书中,此词与这地(三16)成对比,显明它的含意。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