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绪论

 

作者简介

创世记注释(上、下册)的作者──也是这套书的总编辑──纪博逊教授,系爱丁堡大学新学院精通希伯来文和闪族语的学者;曾撰着许多研究性论文和旧约的神学论著,又曾任过苏格兰东部阿伯丁州的乡村宣教士。相信他所撰写的能提供一般神学生、教牧人员及平信徒以应时的得力帮助。

创世记绪论

{\Section:TopicID=103}第一至十一章绪论

{\Section:TopicID=104}名称

创世记(Genesis),意思是起源。这名字来自古代旧约的希腊文翻译。在希伯来文圣经,这部书称为伯里西特(Bereshith),这字来自第一句‘起初’。它是妥拉(Torah)或律法五卷中的第一卷。说希腊话的犹太人,他们用摩西五经(Pentateuchos)一词指妥拉,这词是形容词,意思是‘包含五卷的书’。近代学者所用五经一词便来自这字。在英文标准修正本与钦定本中,所用的全名乃是‘摩西的第一部书,(通常)称为创世记’,并不比路德的德文圣经为旧,然而它反映出犹太人一个古老的传统,那就是全部妥拉都是摩西所著。这传统在新约时代流行(参看路廿四27),但是在旧约本身却未见到。所以严格说来,创世记一书乃是无名氏的著作。

{\Section:TopicID=105}‘作者’

按照圣经学者的意见,我们现在的创世记是由三个主要的文件或文稿凑合而成。这些文件,他们给予‘J’(耶典)、‘E’(伊典)、和‘P’(祭典)的称号。这些‘底本’各有其特殊风格。这种情形有时即在英文译本中也可以辨认出来,而且各有其特殊兴趣或倾向。但是没有一个文件给我们充份指出一位作者。说得更恰当一点,对于这些文件负有责任者,是一些把希伯来各支派的旧传说带到巴勒斯坦来的搜集家,或‘重述者’。以色列民族才是这书原来的‘奇才’(genius)。或者更正确点说,乃是在旷野流浪与在士师时代,那些无名的诗人或故事歌手,他们首先把这新生民族的回忆与经历,希望与恐惧,给予文学形式的。这些故事歌手的‘作品’完全是口述的,而且已经遗失了;不过如果任何人配称为创世记的作者,那就是他们。

{\Section:TopicID=106}文献的种类

根据上述,则创世记本质上乃是民间文学。它绝大部分的内容,仍然带有创作给平民百姓以娱乐或有教导意义的。我们趼究它,必须时时记住这一点。它并不是向现代人陈明的雄辩,就像我们有人不去品尝简单故事的原意,而用哲学的方法对之大作文章那样。它绝不是抽象教义或现代科学的发现;我们也不应对它提出包含这类要求的问题。如果我们设想与最初的希伯来听众在一起,用他们的耳朵去听,我们就比较更易明白它的信息。神在创世记中向我们说话,可是我们必须谦卑到能够体会祂并不是直接向我们说话,而是透过圣经的记载向我们说话。我们重述那些信息,所用文辞要能使它对我们这个时代更为适切,这是理所当然。但是我们必须从何处开始,则是很值得研究的。

{\Section:TopicID=107}它的两部分

创世记在第十一章的末了有一个明确的切口。在这之前的故事,是关于世界的创造,和人类的史前史。他们的背景是宇宙,题材则是神与全人类的交往。第十二章以后的故事则是涉及一个人──亚伯拉罕和他的家族。他们的背景是迦南那个小地方和它的毗邻,而他们的题材则是神与祂所拣选的民族之交往。其中第一至十一章,因为这数章常常是圣经的争论中心,我们对于文学及神学问题将有相当长的讨论。至于第十二至五十章,内容比较直接,也就不必对这样的问题作详尽的处理。

{\Section:TopicID=108}第一至十一章的内容

第一章一节至二章四节上        创造的故事

第二章四节下至三章廿四节      伊甸园的故事

第四章一至十六节              该隐与亚伯的故事

第四章十七节至五章卅二节      该隐与塞特的家谱

第六章一至四节                天使婚姻与伟人的故事

第六章五节至九章十九节        洪水的故事

第九章二十至廿八节            对迦南咒诅故事

第十章一至廿二节              挪亚儿子的家谱

第十一章一至九节              巴别塔的故事

第十一章十至卅二节            闪的另一家谱及亚伯拉罕之父他拉的家谱

第六章一至四节天使婚姻与伟人的故事只是一个断片,还有其它的故事断片也嵌进家谱之中──在第四章十七节以下关于该隐的后裔,特别是拉麦;第四章廿五至廿六节记载塞特;五章廿一至廿四节关于以诺;第五章廿八至卅一节涉及挪亚之父拉麦;第十章八节以下论到宁录;最后第十一章廿六至卅二节提及他拉。

在早期以色列历史中,一定有过关于最初的英雄比较详尽的故事,可惜失传了。

{\Section:TopicID=109}第一至十一章的旨趣

在这些篇章后面藏有大量的,远在人类历史开始之前,希伯来人如何想象世界的开端,民族与人类文明的兴起的传说。从这些故事的始末里面,P(祭典)与J(耶典)──E(伊典)到第十二章以后才出现──其‘作者们’选出了几个他们作为神选民的历史背境。这些故事叙述神如何创造一个美妙的世界,人类如何因他们的罪而糟塌了它。罪来自不顺服神,但主要的乃是背逆神,即人类僭夺神统治世界的地位。它把这种背逆描绘得异常丑恶和败坏,而‘人’的前途因此极其悲观。但是我们不要忘记,神还是在掌权,祂控制着局面,使其不致全然崩溃。祂适时采取正面行动,以收回那本来属于祂的国度。此情景作为从第十二章开始亚伯拉罕蒙召,作为犹太成为神选民的祖先,作为基督徒在善恶长期交战的小影(shirmisher);这种交战一直进行下去,直到神差遣祂的儿子到世上来,藉着十字架和从死里复活,赢得决定胜利,才告一段落。

但是在写创世记当时,那胜利却在遥远的将来。在这些章节中,我们得到关于神创造世界和祂在自然界与世事发展中的宝贵教训。但是它所留给我们的印象,则是人性残暴而又愚昧,并未觉到逼切需要拯救。它告诉我们,我们也是人类,而且除非我们愿意经历这与亚当一同被逐出乐园的知罪经验,我们绝无希望与我们的救主同在于那重得的乐园里。

{\Section:TopicID=110}第十二至五十章绪论

{\Section:TopicID=111}本书的名称及文献种类

创世记意思是‘开始’或‘起源’,关于这名称和它较旧的传统与新近的学者的看法──请读者参考第一至十一章绪论{\LinkToBook:TopicID=103,Name=第一至十一章緒論}。在那里,我提出了我的见解:如果有任何人堪当创世记作者的地位,那便是以色列民族自身;或者更准确地说,是那些在早期氏族时代,用口传故事的方式,增加本民族幼稚大众的见识与热望的无名歌者,或“故事歌手”。他们口头传达的故事,后来以书面方式写出来,但是他们仍然带看民间文学的风趣和气味。在一至十一章里,我也提出过,在这诡辩的时代,如果我们要得到这些古老故事的充份意义,我们必须首先放下我们的臆测和偏爱,而且试以想象力入手,注意古人的奇妙与智慧。

{\Section:TopicID=112}诠释开头十一章所碰上的问题

不过那当然只是个开端。我们承认,创世记以故事的方式把古人的思想传下来给我们;但是我们仍然要用现代人所能接受的字眼,重述它的信息。从一至十一章注释我们看到,本书开头几章的注释那么困难,例如在科学真理与宗教之间;或在朴素的外型与内里意义之间;或在圣经中人物的词句与神的话语之间;或在一个古代希伯来人可能从圣经中获得的,与后世犹太人与基督徒所了解的两者之间,要作多少技巧的区别。我们也要特别注意学者们标为‘耶典’与‘祭典’的文件所强调出来的不同之处。

在一至十一章注释末尾,我们的结论是:不要把这些记载当作世界和人类开始的历史。但是有一个补充。由那个真正的结论,我们可以照原来的听众的看法去看它们,而且从它们里面得到创造主对祂创造的旨意之想象和分析。当骄傲的人类违反那个旨意时,无可避免地跟着发生一种结果,透过它的判决和造成破坏的范围,却远超出时间限制,绵延不绝。创世记第一至十一章没有告诉我们创造时所发生的‘事实’,但是它提供一些极其必要而又有价值的内容。它使我们面对我们现在时时面对的可怕危险,更使我们时时感到对一位救主的迫切需要

{\Section:TopicID=113}第十二至五十章提出不同的问题

创世记十二至五十章──它叙述在远古某一时期,世界某一地区,神如何满足人类永久的需要,和护·他们免于永久的危险。呼召亚伯拉罕离开米所波大米,移居巴勒斯坦,实际上是福音的第一个行动。经过了许多世纪,最后的行动,神自己的儿子成为肉身降生,并钉死十字架上与复活才发生。但是在这以前,神已经开始了拯救世人的工作,而创世记的后半部分则记录其开端。

因此创世记第十二至五十章的故事,与创世记第一至十一章,有一个很重要的区别。它们仍然是民间故事,投合一般平民的需要;所以根本不像我们现代有些人小心记下年和日,以为它是历史书。但是它们却是述说实在发生过的故事。我们可以提出有关它们的历史问题,而且在试图解答时,利用考古学的发现和同时代的其它民族的史实;但是,我们对创世记一至十一章却不能提这样的问题。

但在创世记的后一部分,我们也会碰上很多难题。其中一个难题便是:像亚伯拉罕和他的氏族那样到处流浪的半游牧,通常不会给来日的学者留下确凿的痕迹;而我们所有的这些证据,因此便只是关及族长时代背景的,多于关及族长个人的。另外一个难题则是关于种族或部落历史的传说,往往与关于个人的故事混杂,而且常常不易把两者解开。尤有进者,全世界的民间文学都有一种倾向,就是把过去的英雄渲染过份,或者在后世的成见中反映出这些主人翁的言行,或者甚至在必要时耽迷于一些假装。我们不应期望希伯来民间故事免于这种干扰,所以我们在必要时必须运用一点智慧。我们也要到处注意‘耶典’,‘祭典’底本,以及在创世记十二章以下初次出现的‘伊典’底本之间的差别。

{\Section:TopicID=114}我们在十二至五十章注释中的任务

不过,幸而这些问题不像一至十一章部份那么麻烦;而且也不那么重要,无须太费篇幅去处理。我们可以更集中注意力于我们的中心任务。它的有趣不在争论学者们的见解,而要熟悉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约瑟的实际生活,并且从他们的经验中得益。他们是在日常生活中与神相遇的最初人类。他们的长处和短处、光荣和羞辱、自信与失望的每方面,也都是我们的,只是更为厉害。我们或许必须此以前更加小心研究希伯来族长们这些满有活力、有实质和真理的故事;这些故事既简朴而又深厚,既富有吸引力同时又令人感到烦扰。我们的信心因而得以加强;而我们对神的认识和对祂的道路,也因此得以扩大。──《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