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八章

 

放鸟出去和水干(八6下,7-1213节录)

6   挪亚开了方舟的窗户,

7   放出一只乌鸦去,那乌鸦飞来飞去,直到地上的水都干了。

8   他又放出一只鸽子去,要看看水从地上退了没有。

9   但遍地都是水,鸽子找不着落脚之地,就回到方舟挪亚那里。挪亚伸手把鸽子接进方舟来。

10  他又等了七天,再把鸽子从方舟放出去。

11  到了晚上,鸽子回到他那里,嘴里叨着一个新拧下来的橄榄叶子,挪亚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

12  他又等了七天,放出鸽子去,鸽子就不再回来了。……

13  挪亚撤去方舟的盖观看,便见地面上干了。

(注:‘挪亚等了七天’一语因为10节的‘又等了七天’而成必要。)

挪亚出方舟(关于这一段,没有残存的)

挪亚献祭与神的应许(八20-22

20  挪亚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拿各类洁净的畜、飞鸟,献在坛上为燔祭,

21  耶和华闻那馨香之气,就心里说:‘我不再因人的缘故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

22  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

虽然不是这个故事的所有内容,都可以从合并的叙述中发现到。但是只要从第二、三章中伊甸园简朴民间故事的风格,就可以看到它与本章的故事是多么相似。

正如第二、三章一样,故事和背景都是地方性和小规模的;洪水虽然临到全人类,但故事中只描写一场比平常持续得更长的大雨。对于神,两个故事也同样把祂人性化──在第二、三章中,描写神像人一样休息、思想、和傍晚在园中散步;第八章这里描写祂后悔造人,把挪亚关在方舟里,闻到挪亚祭物的馨香之气就喜悦──同样的亲密和温和的情景。特别是在挪亚放出鸽子去,作者在这里十分形象和有效地建立起一种紧张的局面。

在本章有同样的象征性,虽然它不如第二、三章那样的繁密。主要的是开始时神的独白,结尾时神的应许,两者都不过是几行字而已,也没有分布在每一段中。

故事的结构是简捷的,问题解决是直接的,唯一困难的是神如何处理人那增长的罪。祂的办法──毁灭大多数,只许少数逃脱。这种‘历史的’处理法,对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的解释,还有待我们去思索。但是此刻我们可以容易见到是,虽然他们或许接受‘祭典’底本的洪水故事;但希伯来人钦佩这故事是一定的。希望我们不太难以分享他们的快乐。

考古学与洪水(六5-19)(续)

一八四五年与一八五四年,雷雅德爵士(Sir Henry Layard)在尼尼微与宁录的遗址,主持发掘之后,几大篓的楔形文字泥版运到大英博物院去,并且收藏在贮物室中。后来一八六三年,英国一位名叫史密斯(George Smith)的雕刻家受博物院所托,负责整理和合拼这些泥版。他擅长巴比伦语,而巴比伦语当时才翻译出来,因此他热心地去从事修补和翻译的工作。过了很久才有少数学术界人士了解他的工作的重要性。一八七二年他在圣经考古学会上宣读一篇题为迦勒底的洪水记录的论文,大家才知道发现了一个米所波大米的洪水故事。

结果轰动一时。达尔文的物种进化才出版了十二年,而创世记又成了争论的中心,辩论起来。新发现是否终归证明创世记的前几章真确?还是它是指出我们圣经故事所源出于‘神仙故事’?而今天他们依然疯狂争论,虽然不是那么激烈,而是大致上比较贤明些了!──而且没有那么多人兴趣了。

(一)

洪水的考古学证据是什么呢?

伍理爵士(一九二八至二九年)在吾珥工作过程中,发现一层干净的黏土和淤泥层,厚达三尺。在这泥层以外,尽是苏默连的遗物,它的边缘却发现了一种混合的文明。他估计这泥士大约在主前四十世纪(元前三五○○年),因着米所波大米与圣经故事中的洪水泛滥而成。大约同一时期,朗顿(Stephen Langdon)宣布在巴比伦城附近较北之基士(Kish)地方发现类似的冲积层,他判定它比伍氏的泥士晚若干世纪。再迟一些时候,在吾珥与基士之间,古代苏如柏(Shuruppak)的故址发现了另一个冲积物。属于主前二千八百年左右的。这三个发现,每一个都留下一些洪水的痕迹,而考古学家便争论哪一个(如果有的话)才代表创世记洪水。

如今大家同意:在苏如柏发现的是最好,因为米所波大米故事中的主人翁清楚地与那城市有关,他是该城王的儿子。而且,照学者们所指定,最早已知的(实在的)苏默连王的这些日期,指示我们的是主前三十四世纪中叶,而不是伍氏及朗氏的冲积物所指的四十世纪。

这是现代一项有价值的发现,但是只此而已。甚至今天,较低的底格里斯河──伯拉河盆地以严重泛滥着称,而且事实上侵占了大面积的土地,这些土地古代是在波斯湾的水下的(謮参看下图)。考古学家所发现证据的三个地方似乎有点特殊。然而就其遗效而言,每一个都是地域性的。它们可能造成莫大的破坏和人命的损失,而且多年来瓦解了那地区的经济;但是许多世纪来,却未比其它地区许多别的灾害为重。苏如柏的这一个比其它两个更能激发人们的想象力。但是似乎是这些想象使这受人欢迎的故事大部分流传下来。

我们也要记得,在‘历史上的’洪水中,并没有一个希伯来人牵涉在内。他们只能从米所波大米故事的传播中听到。就这方面说,挪亚的存在便不如那传说的苏如柏王子之具有吸引力。我们开明的作法乃是把他看作像亚当与夏娃和该隐与亚伯那样,是希伯来人‘想象’和民俗的创作物。

(二)

考古学对方舟提供的证据还不如对洪水充足。从古代米所波大米传下来的,只有细小的,风帆小船般的说明和描述。照米所波大米和希伯来的故事所述,那方舟实际上是很大的船。圣经上的那船大约是一百五十码长,大约是顾纳轮船公司(Cunard Line)的大皇后轮一半的长度。我们不可能从所得的资料详细地重建它,但它似乎是像一幢大浮屋。照所描述的,米所波大米的船却比较像巨型浮动的立方体而不像一艘船,而且明显大于圣经的那艘。

当我们考虑到这一艘船是英雄人物在十分短促的时间内建成,而且要容纳每一活物的代表时,我们就不奇怪考古学所提供的证据是那么少。显然地,我们只能把它当作想象之故事人物。

这并未阻止有些人去东土耳其,试登亚拉腊山(一七○○○呎),希望无意中发现它。每隔一二十年,我们便从报上读到,说发现了它的一块木头或者找到它的一些碎片。这些报告很少有经得起严格的考究。正如圣经的考古学(The Biblical Archaeologist)上的一篇文章总括起来说的:‘或许可以把它当作人们愿意相信他所相信的一个象征。’总之,惟有在补充的圣经故事中,方舟才与亚拉腊山联系上。在米所波大米主要的故事中,它所停的山名叫尼滋(Nitsir)相信是远在南方,而且在底格里斯河之外。那些有雄心去发现方舟的人应当往那里去找。但是事实上,讲故事的人,只选择那对他们的听众熟悉的高山地区。

(三)

如果在我们对洪水的考古学证据的探讨,使我们不能得到比较正面的结论,那是因为数据尚缺乏。在圣经时代的生活与风俗的其它方面,考古学作了忠实的服务,对于亚伯拉罕和创世记其它较后的族长背景的启发很大──我们很感谢它。但是在方舟的方面暂时不是这样。

总之,我们得承认,米所波大米或圣经中的洪水故事,对历史都是没有兴趣。它也许曾经根据一些发生过的事。但是就它们本身而言,两者都是想象的故事,一如我们在创世记一至十一章所见的其它故事,我们根本不应把它们当作历史来研究;惟有把它们当作故事去考虑,我们才能发现它们的含义;也惟有把它们当作故事去比较,我们才发现圣经故事的独特之处。我们且回到开始之处──史密斯翻译载有米所波大米故事的楔形文字的泥版。

米所波大米的洪水故事(Ⅰ)

(六5-19)(续)

如今所知的米所波大米故事有三种说法:一种是苏连的,其主人翁的名叫秋苏德拉;一种是巴比伦的,其主人翁名叫阿屈拉哈西斯(意思是‘全智的’);另一种是亚述的,其中的主人翁名叫乌特拿皮虚底。

然而这些说法的正文或其它来源,有证据证明所指的是同一个人,而这人则是国王,或是苏如柏王的儿子。以下我举出三者之中保存得最好,而且又为史密斯所辨认出来的亚述版。英文翻译是作者本人。

这个说法构成主人翁吉勒加墨恕(Gilgamesh)的著名叙事诗的第十一块泥版。吉勒加墨恕因他的朋友恩基都之死而震惊,而沉思人类的可朽坏性,他在世界尽头之处──他的家──求教并求助于乌特拿皮虚底,知道他度过了洪水泛滥却仍活着,并且蒙众神给他不朽。他的临到给那老人有机会说他的故事;

吉勒加墨恕啊,

我要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一件隐密的事,

也要告诉你众神的秘密。

苏如柏城,你所认识的城,

位在伯拉河畔──

城是古老,众神住在其中。

他们的心导致众神发动洪水。

在他们当中,有他们的父亲阿奴(Anu);

他们的顾问,英雄恩里尔(Enlil);

他们的坐宝座者尼奴他(Ninurta);

他们的运河视察员恩奴基(Ennugi)。

阿奴是天神(米所波大米的宙斯);恩里尔是风神;尼奴他是地(与战)神;恩奴基是一个小神,其所以得列其中,无疑是因他的职位。在故事中提及其它神灵:智神伊雅,日神沙马虚,雷神阿达和他的两个侍从书拉德和韩尼恕,地下神尔拉格,与阿奴的妻子,她是爱和战争的女神。安奴那姬与伊基基则是众神的通名。

在这个说法里,没有提出毁灭世界的理由;但是在阿屈拉哈西斯的叙事诗中则有:人类的吵闹使众神,尤其是恩里尔不态忍受,便领头发动洪水,虽然正如她自己后来承认的,是伊书他最先提出这个主意的。在所有三种说法里,伊雅显得是英雄冠军,而且在这三者中,只有他采用对他的营棚的墙说话来警告他,而不直接对他说(以便禁止任何神灵让人类知道众神的决定)。

年西古伊雅对他们说,

而把所说的话对茅棚覆述:

‘茅棚啊,茅棚;墙啊,墙!

茅棚啊,请听;墙啊,请了解。

苏如柏,乌巴吐的儿子啊,

拆下这房子,造一艘船吧;

舍弃财富,设法救人吧;

卑视资产,保持活命吧;

准许各类生灵进入船中吧。

你要建造的船──

要量它的大小,

它的长阔要相当;

你遮盖她要像地下的海洋。’

乌特拿皮虚底应许顺从,而且问及他对苏如柏人应用什么借口。他被告知,说恩里尔在他愤怒中把他撵了出去,并且判下到地下的海洋去。后来他用心建设那船,船的面积整整一亩,有六层,内外涂上松脂。船上贮藏粮食,而且举行一次宴会……

我所有的,我都放进它里面;

我所有的,我都放进它里面;

我所有的银,我都放进它里面;

我所有的金,我都放进它里面;

我所有的一切生灵的族类,我都放进它里面;

田间的牲畜,田间的野兽,

工匠技师──我统统都叫他们进去。

沙马恕定了一个时间,说:

‘那在黄昏发出“毁灭”的,他将要落下“雹子”。

你要进了船里,把门关上。’

‘当指定的时间来到,

那在黄昏发出“毁灭”的降下“雹子”,

至于白天,我察看它出现;

我所看到的是可怕的一天,

我进入船里,并关上门。’

当船关上时,我把那‘大房子’和它的设备给他。

船夫蒲苏尔、阿慕里当

第一道曙光照射出来时,

从天的根基处起来了一块黑云;

阿达在其内打雷,

苏拉德和韩尼恕走在前头,

他们是山和地的王位护持者。

桥(就是世界的水坝)被尔拉格掀走了。

尼奴他来了,使水坝跟着来。

阿奴那基举起火炬;

藉它们的亮光使地照明。

阿达所造的寂静上达诸天。

把一切明亮的东西都变为黑暗;

他们震动……大地像……有一天南边的风暴……

快速地把它吹走,而且……诸山像战役,它带……给人们。

没有人见到他的弟兄。

天上并不理会人,

但是众神都怕洪水;

他们都退去,他们升到阿奴的诸天之上;

众神蹲下像狗,在外墙憩下。

伊恕他像分娩的妇人那样叫嘁,

众神悦耳的声音终于发出:

‘古老时代诚然已经过去,

因为我在众神大会中命令过邪恶。

当我亲自给我的百姓生命时,

我怎能在众神大会中命令邪恶,

命令战争毁灭我的百姓呢?

他们犹如鱼类的卵子充满大海。’

安奴那基与她同哭;

众神都腼@地坐下来哭泣;

他们的嘴唇都遮盖了……

我们且在此停下来。这与圣经故事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不同之处又是什么呢?使毁灭临到他们的,不是因他们的罪,而是人们的吵闹。正如耶和华一样,米所波大米的众神后悔他们所作的,但是虽然是他们各有自己的技巧,他们像狗一般缩作一团,因他们自己的能力而瘫痪,这描写多露骨呢?我们可以感觉到绝望笼罩着整个故事。

米所波大米的洪水故事(Ⅱ)

(六5-19)(续)

读者会注意到,米所波大米的故事是诗体(而且是好诗)。在这方面,正如以色列邻国的大多数叙事诗及传说一样。从此我们也许应当下结论,我们现时的创世记背后流行的故事,原来也是诗体,而且是由他们的‘故事歌手’,朗诵或唱出,而不是说出来的。我们想到荷马(译者注:Homer 古希腊诗人)和他的抒情诗,或查塞尔(译者注:Geoffrey Chaucer 1340-1400 英国诗人)的坎特博里的故事,在他们上大教堂去庆祝基督教节期的路上到处传说。回到我们的故事中来,乌特拿皮虚底一直在说:

六昼六夜风吹过之后,

洪水风暴掩盖大地。

第七天来到时,风暴洪水降下来,

这战争曾像妇人分娩般经过。

大海平了,暴风静了,洪水止了。

我看出战斗,已经平静了;

全人类都回归泥土;

山水变得像屋顶平坦。

我打船舱,亮光落在我的面颊上;

我低下头来,坐下,哭泣。

泪水淌着,流在我的面颊上。

我朝世界的边沿深处望去。

在十二处地方,每处兴起了一个岛。

船放在尼滋山上;

尼滋山把船牢牢保保住,不许它移动。

头天,第二天尼滋山这样作;

第五天,第六天尼滋山这样作。

第七天到了,

我向前去了,并且放出一只鸽子。

鸽子去了,又回来;

我向前去,放出一只麻雀。

麻雀去了,又回来;

没有落脚处给牠,牠转回了。

我向前去,又放出一只乌鸦。

乌鸦去了,牠看见水干了;

牠吃,牠自己安慰自己,牠哇哇地叫,牠没回来。

我使大家向四方八面去;我倒了奠酒;

我在山上殿顶献祭;

我摆出七乘七个礼拜器皿;

在器皿底里,我倒上竹子,杉木,桃金娘。

众神闻到香气,

众神闻到馨香之气,

众神像蝇般结集在奠酒者上面。

正如圣经中的‘耶典’底本一样,米所波大米的故事以放鸟出去为最引人注目的事。这事并非完全创新,却是根据古代水手的习俗,他们带了飞鸟在船上,当他们以为他们接近陆地时便用牠们。‘耶典’底本甚至有神闻到祭品馨香之气的描写。但是米所波大米故事的多神信仰不用它,而用更露骨的描述,说众神聚集有如苍蝇。‘祭典’底本用字比较慎重,略去了飞鸟及献祭的场景,但是在它用虹作为神立约的象征,和在以下几行中所提及的伊恕他(Ishtar)的珍宝之间,可能有联系,虽然这些代表什么却未确定。

大女神一到,

她举起阿如依她心意造的大珠宝(说):

‘在这里的众神,正如我项项上的玻璃,我必不忘记,

这些日子我必思想,也必永不忘记。

让众神来就祭品,

但不要让恩里尔前来,

因为他未加思索便发出洪水,

而我的百姓便要被毁灭。’

恩里尔一到了,

他看到船,恩里尔便发怒。

他对伊基基充满愤怒,(说):

‘有没有一个生灵前来啊?

没有人在毁灭中生还。’

尼奴他开口说话,

对英雄恩里尔说:

‘除伊雅以外,谁去计划,

除伊雅以外,谁能知道万事呢?’

伊雅开口说话,

对英雄恩里尔说:

‘英雄,你,众神中之至聪明的啊,

你怎么未加思索便发洪水呢?

罪归在有罪的人身上,

罪归在犯法的人身上。

但是要宽容,不则他便被铲除掉;

要忍耐,否则他,……

如果你不带来洪水,

会不会有一只狮子起来减少百姓呢!

如果你不带来洪水,

会不会有瘟疫来杀灭全地呢!

至于我,我并未揭开大神们的秘密。

我(只)使那全智者(阿屈拉哈西斯)看看梦,

和他所听到众神的秘密。

那么你现在与他达成协议吧。’

恩里尔走进船的中心;

他抓着我的手,叫我走上去;

他叫我的妻子走上来,跪在我旁边。

他摸我们的额,站在我们当中祝福我们:

‘以前乌特拿皮虚底是个人,

但是现在让乌特拿皮虚底和他的妻子像我们一样作神!

让乌特拿皮虚底住河口吧!’

他们把我带到远方去,使我住在河口。

这样完结了洪水记述的本身,但是乌特拿皮虚底继续告诉吉勒加墨恕关于一棵使他回复青春的奇树。吉勒加墨恕要潜水到河里去得到它,给它名叫‘当他年老时便变年青’。但是当他带它离船时,他睡着了,一条蛇(!)偷了它,马上剥落了它的皮,那英雄回到他自己的城市乌禄去,却没有带者。

罪多的地方……(六5-711-13

洪水的故事清楚是东方古代最为人喜欢的故事。它可能是不同信仰的人用以教授宗教教义的。而且它的富有弹性也使它足以适应他们各自的需要。现在我们集中我们对它的思想,看看我们能否找出希伯来说故事者所放进去的教训。因为我们所注意的乃是这些教训。这些教训并不是来自故事,而是从以色列本身对属灵真理的独特了解抽绎而得。这故事不过是选作教导的工具,因为它那么著名;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它完成了第一部分的任务,那就是集中听众的注意。

(一)

当然,对于任何尝试使这个故事对我们现代有意义而重述这些些训,基本上是要知道这并非历史故事。作为故事,它应当讲及过去,可是实际上它却对现时代说的。这是希伯来人由直觉得知的一些东西。正如伊甸乐园是一切无罪人的人所能居住的地方,而不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所曾一度住过的地方;洪水并不只是一位愤怒的神一度实实在在地带给世界的大灾难,而是有如这故事曾经指出过的,乃是如今面对全地的一个灾难。它对我们也应如此。我们的世界。正如我们读到的,也是处在灾难的边缘,神满有权能,或许决定不阻止它的毁灭,除非‘人’停止用暴力夺取祂的地位,也不对他们的自然界施以任何的暴力。到目前为止,祂的恩典把大灾难抵挡住,可是费祂不少的宝贵代价。

那末,圣经故事的第一个教训,乃是人类自负和傲气带来了败坏,最终并且引致毁灭和使人心碎,而这些问题正是他们天天面对的。

(二)

我们应当怀着这个见解,去解释六章六节所用的、十分有人情味的字眼。这些字眼是用来强调祂面对人类罪恶时,神性困搅的严重。神后悔(yinnachem)造人,而且心中忧伤(yit'astseb)。特别是第一个动词乃是使现在的读者疑惑的。我们问道:这意思是不是神可以改变祂的主意,祂一时投合‘人’意,另一时祂决定毁灭他们?给人的错觉也许是这样。但是希伯来听众的反应却不会这样。

比较上,他们可能回想到五章廿九节所引,关于挪亚名字的字源(虽然他们对于那节里所记的全部家谱细节熟悉),挪亚(希伯来语为Noach)是要为他父亲拉麦‘从劳苦('itsabon,也可解作“愁苦”,像动词一样,也可能解为“操作”)中带来安慰(yenachem,但是只有一个n)。’‘劳苦’一词却使他们想到三章十七节对亚当的惩罚中的‘劳苦’,正如这段下节中的‘地’(adamah)一样。依我们所知,希伯来人甚至可能想及四章廿三至廿四节那野蛮的拉麦。如果不是他无餍的复仇欲望的话,这些有趣的陪衬的话,把挪亚实在的名字与‘人类的第一次悖逆’联系起来。这在英文译本中便完全漏去了。在希伯来文中把神对人的反应与祂对人类罪恶的反应平衡得很子。越想象人类的心被恶侵入,神的心越是难过。我知道,那就是希伯来人对这节经文的了解法。

希伯来人自己并未察觉到使用这么一个词:‘神后悔’有危险。在撒母耳记上十五章廿九节,撒母耳曾对扫罗说:‘以色列的大能者,必不后悔’(事实上在新英语圣经是译作‘祂不改变心意’)。但是在这一个故事里,他们却宁愿采用有力而亲切的字句配合神学,正如在伊甸园的故事(二17)一样。他们比我们更清楚为什么神好像在那里说一个‘谎’(我们同样可能也引用撒上十五29作回答)。对他们,惟有最富情感的字眼,可以与这时的戏剧相称。反之,我们的知识只表现出我们‘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片面。

几节之后(11-13节),神把祂的决定告诉挪亚时,同样可以提出诡辩。有三次用形容词‘败坏了’或动词‘败坏’,然后神宣布祂要毁灭世界了。在希伯来文中,这四个字都有三个相同的音sh, cht wtishachet nishchatah hishchit mashchit。我们怀疑这样的字是否对神适合。当时的听众因此明白神决定‘毁灭’的是那么‘突然’,简直是已经实行‘毁灭’。

(三)

这种对人类的罪恶喋喋不休──这里用喋喋不休一词并不过份──作为洪水的原因,与米所波大米的故事形成对照。其中一个说法未举出原因,而另一说法则举出滑稽而又几乎不适切的原因,说是因人类的吵闹使众神不能入睡。那故事实际上反映古代民族对于自然界暴力之无法缓和的恐惧,这些暴力随时扫荡他们和他们的财物,因此无须再有其它原因了。人类是众神或‘命运’的玩物,我们常常颠倒以为是受害者而不是罪犯。

希伯来人也同有古代对自然力的恐惧,这种恐惧是现代科学所几乎无法想象的。但是他们不容躲在篱笆后面。他们面对一位神,祂对公义与信实及和平的要求都是非常使人无法应付的。如果这些东西未在祂创造的世界存在的话,那不是祂的过失,而显然是人类的过失,这人类乃是祂最后的创造,责任是无可逃避的。人们并未达到祂的期望。他们是罪人了,如今更是罪恶盈贯了,伊甸的清净无垢已是瞬即逝去的记忆了。如果他们不悔改,不转向祂,他们不久便连累所有的非造物同归于尽。如果祂袖手旁观,任凭他们干,神也有责任。

但是,正如保罗的话:‘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要显多了’(罗五20,钦定本),洪水的故事这才刚开始哩。

……恩典就更显多了(六8-9;七1

挪亚是圣经中有信心的人,单独坚信到底,反对罪众而遵行神旨意的第一个好例子。亚当、夏娃与该隐乃是一切人类的善与恶的代表。我们不能把他们当作一个人,只能当作其它人类的典型。但是挪亚,虽然是希伯来人所想象的主角,却是作为一个真实的,以他的行为区别开来,与众不同,而且留下给我们效法的模范人物。

(一)

草率地阅读关于挪亚的记载,可能使我们以为他是个石膏模型的圣人,而他之得救乃因他行善而当时的人则行恶。他无可指摘,或者像钦定本说的,是‘完全’的。但是希伯来语用以叙述他的其它字眼,却是对相应的态度的细微差别,而不是适当的行为。他像那神秘的以诺一样,与神同行。他选择神的一边。他也是义的,这是圣经中爱用的字眼,不是用以表示那以为自己比他人好(贬值了的意思,许多所谓虔诚人的行为准则),而是与神相合,对祂有正确态度。

但是最为重要的则是挪亚有信心。他信神的话而不因他人的话而替置。他相信神的话,而且马上建造方舟。

创世记未特别提到挪亚的邻人的想法,但是我们要记得,在米所波大米的故事中,乌特拿皮虚低问伊雅对那些问他在作什么的人,应当告诉他们什么。‘耶典’底本也许有类似的场合,却漏去这一点。但是就在创世记的故事中,我们也可以推想到那些周围的人的嘲笑。‘当时的世代’(在钦定本是众数)一语并不与在它之前的‘挪亚的后代’一样。译成‘在他的时代是〔唯一无瑕疪的人〕’(新英语圣经),或‘在他同时代的人中〔惟有他无瑕疪〕’(基德纳译法)。这给我们所需要的线索,不难想象挪亚的邻人会说:‘在旱地上建造一艘船,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吗?’

这些经文极其简洁,给我们关于真实信仰完备的概要。它是关于在不信的喧闹之中听到神的声音,而且为所听到的声音,把自己的生命作孤注一掷。它是在别人只顾吃喝饮食时(参看太廿四36-39)儆醒预备。它是在别人只能如平常一样,只看到同样的混杂场面时,看到危险(或希望)存在。它是关于希伯来书所说‘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难怪在希伯来书十一章七节给予挪亚在信心伟人的名单中一个光荣的地位,说:

挪亚因着信,既蒙神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

(二)

但是纵使我们论及挪亚的信心,我们仍然未洞察这段经文的最深意义。在它未论及‘人’的信心之前,它论及神的恩典。关于挪亚,我们所知道的第一件事乃是‘在耶和华眼前蒙恩’。这也包括在神对人类背逆的反应之中。当然他们偏行己路,计划自取灭亡之路时,神拣选了一个人和他的全家,行祂的路,逃避大灾难,而且创造新的开始。就这意义上说,挪亚是历代中被呼召离开世途,好叫世界终于能得救的小撮人中的第一个。他是神与人立约的第一人(六18),是祂立约民族以色列与祂的新的百姓基督的教会的先驱。

所以挪亚与他的家‘藉着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个人──这八个人成了在基督时代圣水礼的一个表象(彼前三2021)。在教父的著作和基督教文艺作品及圣诗中,方舟成了教会的一个象征,使神的儿女‘纪念’挪亚怎样在洪水中蒙保护,他们也同样蒙恩惠。正如蒲西(Pusey)在他的圣诗中形容的:‘方舟周围,怒涛澎湃’……但‘你能保守我们’。

神在故事中第一个恩典的行动,是拣选挪亚。但是陆续还有更多。──《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