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九章

 

义人仅仅得救(八21-22;九1-17

故事响亮的话乃在最后三个段落中,关于神的应许(八21-22),祂的祝福(九1-7),祂的约(九8-17)。如果神此时此地结束了这败坏的世界和它的败坏民民,祂是公道的。但是祂的恩典使祂未这样行。

(一)

在这一层面上,挪亚正像亚当与该隐。他是‘我们每一个人’,代表整个人类,包括那些至今不知道他们已经多么接近神转变祂的受为严厉的最后的审判的人,只是因祂的恩典他们才未被毁灭。虽然故事中神是对挪亚说话,但这应许并不只是给那些逃脱洪水的人。它是给全人类的,虽然他们的心可能是恶的。神不再毁灭一切活物,那应许实际上是说祂从未立意这样作。地还存留的时候,四季将按时循环,而每天也将有晨曦再现。祂管理自然界凶猛的洪水,而且不许它们超越祂所给它们划定的界限。

立约也是与一切有血肉之体立的,实际上是与一切受造之物立的约。它不像西乃之约,只与神的选民立约;它也不是祂在起初与他们订立的约,而是写在万物的实在组织中。正如虹在风暴之后出现那样,祂的恩典和智慧也是这样掩护犯罪的人类。只有在这故事里,如今才创造虹。希伯来人知道,我们也知道,它本来就常在那儿了。

除去了它的历史装饰,洪水故事的最深教训并不是坏人将被毁灭,惟有义人才会得救。用使徒的话(彼前四18)──它是,引用箴言七十士译本中的一节──‘义人仅仅得救’(钦定本)。但是,事实上不只他们,而是所有的人,世界的人都应当如此。现在,神不愿意他们的骄傲和罪恶妨碍祂的旨意。

我这样说,以乎有点老生常谈的味道。神是善良的,神又是君王,所以祂不愿意让罪恶拦阻祂。但是在创世记作者所描绘的画面和讲述的故事里,我们知道神决不只是这样。神丰盛的恩典应得到崇敬。在他们精巧的笔下,这显然是纯洁的故事,甚至在希伯来人原来的创作里,也提出了使人敬佩的神学教训,那就是神的公义与祂的怜悯之间的密切联系,真是间不容发。透过故事说明,祂的愤怒如何难以胜过祂的慈受。它唤醒我们,现今的情况仍然如此。

(二)

在米所波大米的故事中,没有类似这样的事。它以绝望开始,也以绝望告终。自然界依然威吓人类,而众神依然分裂。众神可怜地像苍蝇般聚集在乌特拿皮虚底的祭品周围,虽然好像轻松了,他们的蛮性却在那一剎间驯服了。

那陆续在伊恕他与恩里尔与伊雅之间发生的场面,本身是动的场面。如神在较早时候因为命令毁灭她的百姓而感到内疚;现在她答应永远不忘记这事,但是她无力保证不再发生这样的事。事实上她是害怕恩里尔,不想他知道乌特拿皮虚底的逃脱。这很有理由──因为当恩里尔到达时,他发现有人生还,便气得面如土色。‘在毁灭中不容许有人活着。’尼奴他指着伊雅,那位曾经警告乌特拿皮虚底的温柔的神说着;而他是被迫这样说的。他责备──但客气地对待──恩里尔的残忍。他应当只惩罚有罪的,而不应惩罚全人类,而且,无论如何,神的本份总是要宽大忍耐吧?但是从他原谅自己与这事件上的关系,看出他也怕恩里尔。结果他能建议的只是恩里尔去访问乌特拿皮虚底,与他商讨善后。这是戏剧性的场合,叙述得很美,但是与在天上的分歧有多大呢?

恩里尔同意去拜望乌特拿皮虚底。但是他的解决方法如何呢?他给他不朽,然后把他搬到尽量远离人类之处(在这故事中他们仍然在那里,虽然他们本应被毁灭了!)。除了他们也许会找到一位善良如伊雅的神去照顾他们之外,便全无希望了。过去赐一个不朽,而且只给一个人,如果要说作用,只是强调其它所有的人的必死!而吉勒加墨恕未能利用乌特拿皮虚底的好运气,只是更重复这信息而己。

正如我们所已见到的,在关于‘人的’罪恶与骄傲的整个故事中,也没有提说过,所有关于使情况改变的可能性乃是悔改。一种无法忍受的悲观贯穿直到末了。人是命运的玩物,但众命运之间经常争吵,那仁慈的命运几乎不可能防止那些比较邪恶的同事。当人类被掷下,无助地咒g上天时,只有普罗米修斯的一阵风(编按:普罗米修斯是赋予人类生命的偷火神的)。但是他们迫切需要的福音在那里呢?

我们的神是烈火(八21-22;九1-17)(续)

(三)

强烈对比起来,希伯来的故事给予希望。它包含一种福音。但是我们要小心,否则我们会把它看得太轻松了。这故事所持的希望乃是令人吃惊的现实的希望,它所传讲的福音实在是在水中淹着的人所抓住的一根草。

在应许与约之间有祝福(九1-7)。但是能否称之为祝福呢?

我们把这混乱的段落,当作叙述神或我们自己可以保持满足的内容,便太愚笨了。动物的创造,一度曾经是‘人’的伴侣,如今要害怕他,逃避他。它们被交给人去任意宰杀作食物(加上希伯来的风味,血一定不要与肉一起吃)。这是第一章所以不能放进创造记录去的现实,而它只能间接暗示出来。(参看一26-31──我赐给各种菜蔬果树{\LinkToBook:TopicID=147,Name=我賜給各種菜蔬果樹(一26-31)(續)}的注解)它是人管理变坏了的被造物的实际情形。第三节即‘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必然是带讽刺的话。

‘人’与他的同类的关系也是一样。那‘人’现在杀他的弟兄如动物,‘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6节)的话里被认出来了。我不认为这是关于法律上反对凶杀或者处以死刑为合理──并未提及其它人类要求算帐,只有神要求。在这上下文里,神方面很忧伤,因为祂的受造物不像祂以人类生命为那么贵重。‘人’受造乃是作祂的副手,祂的使者,而他的身体应是不可侵犯的(进一步请参看在一26-31注释中新约中‘形像’一词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5,Name=新約中『形像』一詞的注解})。但是很可惜!事实并不然。这是在洪水未发生的情况下。

这就是要点。洪水未发生过。那些所谓的祝福全部,神并非对一批义者而言,却是对我们全体人类,包括你我而言。其中的祝福并未包括准许我们(除一样例外)去行我们每日所行的事,而是指示我们去行神吩咐我们行的。我们要在这自大而又未得救的人类和纷乱的宇宙的可怕背景中生活下去,直等到祂自己的适当时间来到,那位忧伤、愤怒、但仍恩慈的神成就祂的伟大拯救。

(四)

现在我们或许明白,像挪亚那样的信心是多么反常。我们称为信心者,那些使人满足的与情感的敬虔,并不能救一样小东西。只有像挪亚那样的信心可以在神的恩典方面,使天秤倾斜,拯救一个世界。

我对洪水故事最后的话,留在两段经文中叙述;这两段经文合起来,既简明而又有力地概述了它持久而又有表里两义的信息。

首先从诗篇一三篇廿三至廿五节:

‘他顾念我们在卑微的地步,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他救拔我们脱离敌人,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他赐粮食给凡有血气的人,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其次是从希伯来书作者,这作者在新约全部作者中,也许是最敏锐地体会旧约这部分的精神:

‘你们总要谨慎,不可弃绝那向你们说话的,因为那些弃绝在地上警戒他们的,尚且不能逃罪,何况我们违背那从天上警戒我们的呢?当时他的声音震动了地,但如今他应许说:“再一次我不单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这再一次的话,是指明被震动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动的常存。所以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神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来十二25-29)──《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