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十章

 

关于希伯来民族表的思想(Ⅰ)(九20-32

第九章末了不愉快的故事,属于第十章的家谱多于洪水故事。这一章半的材料出自‘耶典’和‘祭典’两者,但是同属一类。它在挪亚的后裔中,把希伯来人的世界,用家谱式分开来。换句话说,大部分的名字并不是个人的名字,而是代表种族集团或地理区域的。

用华德(Bruce Vawter)的巧妙模拟,就像我们用以下的方式记录我们的历史:‘欧洲的后裔:不列颠、法兰西、西班牙……,不列颠成了美利坚、加拿大之父……,西班牙也生了加利福尼亚、墨西哥等儿女……,美利坚的后裔是,维珍尼亚、乔治亚、卡罗来纳……,乔治亚是亚特兰大、亚左士大、沙万那……之父……’等等。而且,还可以加上,好比我们同时也撰着一些小小故事去撮述重要的事件,并且记下我们对参加者的意见。

(一)

我们对于挪亚,正如我们在第四章对该隐那样有同样的问题,在第四章,该隐作了流浪的逃亡者,想必曾经创立了一个城市。在九章二十节以下的故事中,洪水的英雄原是后世信心的昭着模范,一夕之间却又成了酒的发现者,第一个栽葡萄园的人,也是第一个醉得像泥的人。这些叙述怎么能是同一个人呢?在我们看来,这有反意的教训是明显的,那就是:甚至洪水以后,人类依然如故。而且可能还有更多的讽刺。这是不是暗示,酒使他们忘却愁烦,乃是五章廿九节老拉麦所期望他的儿子给他从劳苦中的安慰呢?或者酒是安排来对人类整个文明的一个寓言或比喻,现在有益,但结果却是不幸的呢?

(二)

不过,这个故事主要是在说一些关于这三兄弟所代表的民族,与希伯来人有关的要事。当挪亚棵体时,他的儿子含看见他,告诉他的两个兄弟,他们没有看而用一件衣服遮盖他们的父亲。这场面,过在挪亚没有受谴责,代之挪亚却在含的儿子迦南身上咒诅含,而应许闪和雅弗有大好前途。

我们从下章的邦国表中,知道闪代表巴勒斯坦以东的闪族,希伯来人便是从中出来的;雅弗代表巴勒斯坦以北及以西的种族,而含则代表非洲民族,最接近的是埃及人,而他们以外,则是他们以南的黑种人(参看下图)。就种族观点说,这种分组有几个不正确的地方。例如,以拦是闪的一个儿子。但是如今伊朗或波斯所住的以拦人,在种族上却不是以拦人。最大的问题乃是把迦南人归于非洲国家。迦南人与希伯来人一样是闪族,住在同一地方,也说同一种语言。

不过,迦南人当他们侵犯巴勒斯坦时,也是希伯来人的死敌    ,而且自此以后许多年代,大家都争夺这地区的主权。这无疑是故事中对迦南人咒诅的根源。它反映出争夺战中所产生的辛酸仇恨,也反映出对迦南宗教强调性的威胁(参看对一26-31的注释),提出以色列信仰的纯洁。

但是否圣经中的庄严的咒诅使那仇恨和威胁合理化吗?我毫不迟疑地回答:不!他们的异教怎么比其它闪族人的异教和北部蒙福的民族更坏呢?

关于希伯来民族表的思想(Ⅱ)

(九20-32)(续)

对迦南人咒诅的倒胃故事本不应纳入圣经。它并非论及神的旨意,只是论及以色列的排他性。从它发表到今天的极端钖安主义──无论是犹太式的或基督教式的──相差不远,这些主义那么关心犹太人在圣地的权利,却完全忘记了住在那同一地区上的亚拉伯人,也有他们的权利。(不消说亚拉伯人在他们的态度上是同等有过失,只是我们所研究的不是他们的圣书)至于有关含的咒诅,今天白人至上的可恨主张与种族隔离主义是不能要的东西,而这些主张,美国南部各洲和南非许多所谓基督徒,却以为是神命定的。诚然,在他们的宣传中每每使用这段经文作文喻。

有些基督徒和犹太人的现代种族主义,以古代希伯来种族主义来解释,很难找到两个比这更可憎地乱用圣经的事了。

但是再思想下去,或许这故事是应当保存的。它之必须放进圣经里,是因为作者和希伯来人的成见,但是它所告诉我们的,不单是一般简单的人性,而是神的百姓给仇恨和邪恶让步了,它用一种特别恰当的办法解释神所要拯救的世界之可怕的容貌。作者并不是故意把那渗入神城堡去的伪善和不公暴露出来。但是在圣灵引导之下,那咒诅迦南的故事所要传讲的信息在此得以传开了。

(四)

从历史上来看,那咒诅迦南所期待的,使它成为如隶,在希伯来民族定居迦南之后,已取得最后胜利。同样,所提雅弗住在闪的帐棚,和他的后裔将奴役迦南的话,可能反映在后来的非利士人──一个巴勒斯坦北部的印欧民族,他们在希伯来人从沙漠来到迦南的同时,也到达那里;但这些话也可能指小亚细亚的赫族人,虽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他们侵犯过巴勒斯坦。

不要像一些基督徒所主张的,以为它是预测异邦人成批进入教会,和基督教在欧洲的胜利。也不像一些现代基督徒对于迦南受咒诅那么令人不愉快的一种解释。对我而言,它仍然含有太多的西方人(和白人)的优越意味。而且它甚至没有与原来听众有任何知识相联系的借口。(附带的说,如果对雅弗的祝福指非利士人,那么在他们未攻击以色列之先,必然已经流行,因为希伯来人在那以后不会默许的。在创十章十章十四节的括号的话,可能是后来设法把他们归入含族的。

(五)

在本注释里,惟一其它的细节我想考虑的乃是宁录,就是世上第一个战士和‘英勇的猎户’(十8-9)。我们不知道整个故事的内容,但是他攻克许多城市的功绩却是清楚可见。在这些经节里,宁录是世界第一个帝国主义者,后世许多残酷帝国的先驱,这些帝国曾为某些原因,以残忍无道的武力去求更大的光荣,因而奴役他人。‘在耶和华面前’一语暗示的,不是神赞成他所行的;但祂的旬意中,祂允之。

(六)

读者为求对第十章所提及的种族与地点更进一步的数据,可以查考创世记更详细的注释,或圣经辞典。我只有一个最后的意见:这些家谱所以列入圣经,其中一个原因,是要唤醒以色列,她绝非世上最初或最大的民族。她周围有许多更大的更有成就的民族,他们在神的意旨中,有他们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然而被选上的不是他们而是以色列。这里虽未明说,但家谱表明神的恩典,和祂对世人所谓伟大的意见。──《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