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二十章

 

‘经验’(二十1-18

所多玛和蛾摩拉毁灭以后,亚伯拉罕仍然是个流浪汉,离开了犹大那自由的山国,他到那比较不受惊扰的,在海岸平原基拉耳的迦南人国家附近,‘寄居’一个时期。以撒就在那时出生(见廿一2)。但是在那以前,我们有这一段,他与基拉耳王亚比米勒之间麻烦故事。如果撒拉受拘留的前提是对的话,这要友好地解决。但是这不是一个短故事,所以除此之外,必然还有更多的事在背后。

(一)

它像第十二章亚伯拉罕在埃及的故事一样开始,讹称撒拉是他妹子,而那地方的统治者把她收进宫中。所以正如那故事一样,可能含有相当‘增删’成份。但是我们且把那问题放下,先研究一下,为什么故事要在这时出现。我觉得说故事的人,故意把亚伯拉罕在基拉耳的行为,与他在埃及的行为对比,而他赞许这一次。作为他的意见他给它称许,说亚伯拉罕已经从经验中学习。

问题迅速解决,没有像十二章强调亚伯拉罕的懦怯与撒拉的美貌来起注意。亚比米勒立即被神在梦中警告,说她到底是谁;而他无邪的借口先蒙神接纳,后来又蒙亚伯拉罕接纳。他曾责备亚伯拉罕欺诈,但是出以道歉的口气,或者多少有点含冤的口气。试把这情形与法老的情形对比;法老自己猜想真相,并且用断然驱逐他离开埃及的作法,专横地对待亚伯拉罕(参十二1819)。要记得,在埃及,亚伯拉罕没有给法老答复;但是这里,在基拉耳,他开始一篇长长的,为他的欺诈作辩护。他声称这样做与这地方的人不惧怕神有关;而不是在他的方面有任何惧怕。他也强调撒拉不只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好像说他事实上并未撒谎(这是惟一的一次,我们得到这有趣的数据)。最后亚比米勒不只没有驱逐亚伯拉罕出境,却容许他随意在他的国境住下;而亚伯拉罕则向神祷告,停止祂所加于亚比米勒妻妾们的不育的咒诅。

(二)

但是,虽然作者或许想赞许亚伯拉罕,我们却可不可以呢?关于这故事,有若干事情是我们十分难以同意甚或理解的。不说亚比米勒为一个老妇所吸引──而且我们推想其时已是一个怀孕的老妇!在亚比米勒的梦里,作为一个外邦人,他不只蒙以色列的神向他说话,而且他还听从响应这位以色列的神。作为一个有权势的君王,对一个路过的陌生人,一个区区小族长表示敬意;而亚伯拉罕则有不太使人信服而又比较伪善地找到借口。或许最坏的则是,在故事结束时有一个报告,说神事实上已经惩罚了亚比米勒和他的家;而在较早的时候,祂却向他承认:‘我知道你作这事是心中正直。’

不过希伯来听众不会像我们这样为这些事不安。譬如说,他们会区分神对亚比米勒的赦免和亚比米勒的罪,这罪虽然出于无知,但是总是犯了,那么他仍然应当受罚。他们从惩罚中看到某种因果报应。亚比米勒取了人家的妻,所以他的妻子们要不生育。

(三)

但是我们很不容易依这观点去处理这一段落。所以要尝试在这故事中找寻我们在十二章十至十二节所发现的同样意思。不管表面上它说的是什么,它是不是可能想用间接的一类手法,去责备亚伯拉罕又一次采取权宜之计;尤其在他平生最大事件发生前夕,去取此权宜态度呢?果然如此的话,那末这个故事的真正目的,便是严肃地提示我们,在我们的生命中,正如亚伯拉罕一样,在体验神的应许上,一点也不是由于我们的堪当,而是一切都出自祂的恩典。

不过这教训我们已经见过许多次,而且将要再见到;在亚伯拉罕的故事中绝不能忽视。依我的判断,作者这样讲,并不是要像十二章那样,从消极方面去看,而是要当作一个对比的形像。它并不豁免亚伯拉罕于批评──旧约对它的主角很少这样作的──所强调的乃是他立即后悔他的计谋,和盘托出一切,而且友善地为他所得罪的人代求。我觉得,作者所暗示的是,亚伯拉罕在过去虽然非常软弱,他的信心如今却强壮到足以使他能面对摆在面前的,使人受刺激而又受创伤的事故。作者希望我们明白,如果没有所多玛蛾摩拉故事中亚伯拉罕的可贵和慷慨的行为,他决不会有如此举动。

但是我并未把这种判断视为一成不变。如果读者宁愿以消极视之,认为它对亚伯拉罕的信心并不是一种鼓励而是一种批判,且是对他的一个警告,也并非不可以,而我也不会说不对。

(四)

在这个写得并不太详尽的故事中,还有一个特点,它对于全部历史布局的发展很重要,而且希伯来听众不会不特别留意的──虽然他们或许不会太喜欢它──就是当神的百姓与他们的外邦邻族曾有一度友善而又和平相处的时期。在廿一章廿二至卅四节的注释中,我们将进一步的讨论(参该段注释──‘成就’(Ⅱ):赐福{\LinkToBook:TopicID=222,Name=『成就』(Ⅱ):賜福(廿一22-34})。──《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