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廿五章

 

家谱(廿五1-18

本章的两个家谱,是继续第九章末了至十章及十一章的,那些在前面已经讨论过的家谱之后。正如它们一样,这两个应视为提供关于希伯来人对于周围的民族与他们的关系如何看法的宝贵数据,而不是告诉我们关于实际个人的任何事情。在这方面值得覆述我在前面引用过的,华德(Bruce Vawter)有用的模拟。他建议,好像我们以如下的的方式记录我们自己的历史:‘欧洲的后裔是:不列巅、法兰西、西班牙……不列巅成了美国、加拿大的父亲……西班牙也生了儿女:加利福尼亚、墨西哥……美国的后裔:维珍尼亚、乔治亚、卡罗来纳……乔治亚成了亚特兰大、奥加斯大、沙弯纳的父亲……。’等等。正如我们在第十章有一棵虚构的,远及亚、非洲的民族树,作为地理的课程,这课程伸展到第十一章米所波大米的亚兰人,就是与希伯来人有最密切的血统关系的民族。所以第廿五章的这些名单集中在亚拉伯的闪族人,这些民族与他们也有血统关系,不过没有十分接近罢了。

(一)

那么我们对于亚伯拉罕与基土拉的婚姻,意见如何呢?可能是亚伯拉罕在夏甲离去与撒拉死了之后,娶另一个妻子,虽然我们未能在别处得到关于她的任何数据。但是不可能的乃是本章开端各节所提及她为他所生的儿女。可以鉴定的名字(例如底但,米甸)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北亚拉伯的地名或区域名。同样的,在本章所列以实玛利后裔的名字(例如基达、度玛、提玛),提玛则指北亚拉伯及叙利亚沙漠更东的地区。

稍加思索我们便知道,国家与氏族不会这样由一个祖先直接而成。所以,这些家谱暗指亚拉伯氏族的创始者或祖先,乃是亚伯拉罕和他的子系,在巴勒斯坦诞生而从那里迁徙到这些氏族后来居住之处;他们不可能是准确的历史记录。他们在说一些对希伯来人关系重要的事,但是并不是我们所了解的历史。对于在迦南最接近的东部的摩押人和亚扪人,照第十九章末的记载,是罗得乱伦所生的儿子的后裔;而它东南的以东人,按照以下第廿六章的家谱,他们是以扫的后裔,其情形也是一样。

E国民族

我在上图粗略地绘出,与这些不同民族有关的在巴勒斯坦邻近的位置。显然由地理与种族观点看来,迦南人应当在他们当中;但是要记得,由于希伯来人的成见,他们在第九章和第十章却被列为含族或非洲人。这应当提醒我们,在这些名单中所保存的数据,不只有价值而且有时也有偏见的。(参看九20-29──关于希伯来民族表的思想{\LinkToBook:TopicID=185,Name=關於希伯來民族表的思想(Ⅰ)(九20-32}的注释。)

(二)

有些怀疑的学者主张,不只家谱,连族长故事全都是关乎种族集团,而不是关乎个人的──换句话说,所有的族长都是民族、或氏族、或家族的化身,但是事实不可能如此。十分简单的理由乃是:大多数族长和他们的妻子──亚伯拉罕、罗得、撒拉、夏甲,甚至以扫与雅各,都与种族没有直接关系。它们一般地没有用作种族的称呼,而且事实上它们在家谱中突出得如同大姆指一般。

由此我们必得承认创世记十二章以下,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氏族传统:

(甲)族长作为个人的故事;那就是关于以色列遥远过去的真实男女主人翁,他们开拓历史的回忆录,被珍藏而又在他们的后裔中一代一代地传下去的。

(乙)家谱的名单,其中的名字,大多数是与它们有关的民族、氏族或地方。有时族长们被引进作为父亲或祖父,以求增加一个特别密切的血统色彩;但是严格说来,他们并不直接由他生的。

这两种传统,大多数是截然不同。不过有时我们也得承认,它们有部分是互相重迭的。例如,以实玛利是一个族名,也是一个人名。而以扫和雅各都有第二个名字──西珥或以东和以色列──后者是种族的名字。这意思是关于民族传统,有时硬挤入关于个人的故事中,我们必须小心尽力把它们区别出来。

解决这些问题可能是一件巧妙的工作,给学者们之间引起许多纷争的机会。但是就我们这注释的目的,许多时候常识可以作相当满意的指导。例如我们无须专家告诉我们,在第廿五章后部所描述以扫出现的几个场面,与以东族有关多于与他个人。反之,我们也不必专家的指导,才明白第卅三章以扫与雅各复和的故事,与种族没有关系(因为在历史上,以东与以色列通常都是死对头)。相反的,第十九章三十节以下对摩押与亚扪的记载,则与种族有关。

(三)

读者们有意进一步追踪这些古旧事件的,可以查考圣经辞典或其它较大的专门注释。我所以费时间在这些事上,原因与使我在讨论亚伯拉罕在埃及的故事之后,把创世记当作历史写的注释相同。我们学会查出什么地方外加的材料在创世记十二章往后的故事中混杂进来是很重要的;它是本章的家谱材料,或是第十二章以后添入其它的材料呢?惟有把这样的材料分别出来,把它放在一边,我们才可能面对那实在的亚伯拉罕和以撒,并且从他们的经验中充份地得到益处。

把创世记的主要信息传达的乃是故事。那些故事并非我们所称为‘历史’的,我们不应被它骗过(参看献祭(Ⅱ):神的牺牲{\LinkToBook:TopicID=224,Name=獻祭(Ⅱ):上帝的犧牲(廿二1-19)(續)}的讨论)。它们是一些比历史更好得多的东西,是进入神古代百姓生活的大路。我们在它们里面所得到的,比较在最辛勤而又仔细的历史记录中,所提供我们的遭遇和知识更多。

死亡(廿五1-18)(续)

第廿四章末,当利百加看见以撒前来,问及他是谁时,仆人说:‘是我的主人’。这暗示当他仆人在米所波大米时,亚伯拉罕便死了。在他埋葬以后,以撒似乎从希伯仑先迁到庇耳拉海莱(夏甲看见异象之处),然后迁去别是巴一带地区(他早年在之处)。大抵仆人回到希伯仑,知道亚伯拉罕的死和以撒的离去,便继续前去,直至赶上他的新主人。故事的希伯来特殊方式让我们去推论这一切,而它集中注意力在以撒与利百加最后的戏剧性会面。它提到撒拉较早的死去,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利百加取代了她的地位;但是不觉得必要提说亚伯拉罕较近的死。

(一)

当我们在本章终于知道这大人物死了,而且葬在麦比拉洞里他妻子旁边的时候,整个报告十分简洁。它放在两个家谱的名单之间,这是我们所难以想象的,就连希伯来人在思想上也不会以为重要。这族长的高寿提过了,却没有其它内容。我们不能不回想第五章,在那里记载,洪水以前的主人翁,像玛土撒拉有更长的寿命,并且有如连祷词一般地重复地说,他们都‘死了’。亚伯拉罕在死前,竟然未得一见他的未来媳妇作为安慰。应许的延续便交在神手中,这神是造他们的,也是决定人类的延续的,对此圣经只廖廖几行就带过去。记下以实玛利参加丧礼是客气而又温和的一笔,没有想使人了解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兄弟俩有没有进一步的会面。

那奇特的‘归到他列祖那里’一语,也在十七节用于以实玛利,后来在卅五章廿九节又用于以撒,四十九章卅三节用于雅各,又在申命记卅二章五十节用于摩西和亚伦。在列王纪下廿二章二十节作了比较充份的解释,在同样奇特的说及神召集约西亚王平平安安的归到坟墓,归到他列祖那里。试比较那同等奇特的话‘与他列祖同睡’,用于大·、所罗门和以色列其它君王(参王上二10;十一43;十四20等)。不要把这些话解作相信死后有生命的意思。希伯来人指望高寿而平平安安地死去,当他们的身体葬在他们的先祖旁边,而他们的‘影’("shades")与所有其它的‘影’一同拖延一段时间:在地下的阴间里极其软弱(参看伯三13-19;赛十四9-11)。当身体朽坏成为尘土时,这阴魂般的影子也消失了。直到旧约时代要结束时才有死后有意义的生命的概念。‘死亡实际上就是终局’,旧约对这种观念毫不介意。死亡临到万人,而且像这里所强调的,它也临到亚伯拉罕。

对于我们相信死后还有生命,而且通常对于死亡无忧虑的人,不太欢迎旧约对于死亡的简明而又严肃的叙述。也许我们应当觉得受他们非难。希伯来没有我们基督教的盼望,然而他们能勇敢地面对死亡,而且以现实主义和尊严接受它。在他们,这短短的段落表示的并非尽是哀伤,而是给生命如实地一个适当的注释:就如亚伯拉罕的生命,一个短暂过去的段落,人类在这段落里,对于永琤i以有些微的一瞥,但是惟有在他们把自己与祂发生联系才可以;惟有祂永琚A祂在他们未出现之前便已在场;而当他们过去时,祂仍在那里。

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干。

惟你耶和华必存到永远;你可记念的名也存到万代。(诗一○二11-12

这里有一种对于未来充满信心的宝贵见识,是我们的主从死中复活给予我们,而这种见识给我们的盼望乃是我们可以尾随祂进入永生。

(二)

这样的结束的确是一种叙史诗的结束,一个在人生经历之火中锻炼成长的信心,终于如纯钢一般出现了。亚伯拉罕衷心地相信神的应许,并且凭着信心的力量;向着一个更不确实的未来,作一次并不确知的旅程。神从未放松过他;他要经历艰险,才学到信心与权宜之计的不相调和。他对于他的妻子在老年时得子发笑,并反对把他的另一儿子以实玛利拒于应许之外;但是他终于承认,接受神这样的特殊天命,乃是信心的主要内容。他为他的固执侄儿尽力,却不得不承认失败。他终于看见,正如在他以后的少数后裔所看见的,神的目的所包括的不只他自己那小小的家族,而是要他更勇敢地为所多玛蛾摩拉代求,但是他在那里也失败了。最后他听到神命令他牺牲他所最珍惜的给祂,就是献上神给他的那儿子──虽然他不明白这里面的理由,而且他也非常心痛,他却顺服了。

这人明白幸福?也许有时明白,好像当以实玛利和以撒生下来的时候,或者当神在摩利亚地拦住他手的时候。但是那并不重要。他的命运──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说就是他的十字架──乃是要表现信心,好一再地使他从失望与绝境中起来,回到人生的战斗之中。他听到响亮的应许,却要在他死前最稀薄的日子里应验;拼命跟随神撤退的影子,因为他知道再没有其它值得跟随的东西了;在深幽之谷中放下他流浪者的杖,却只看见遥远的山上太阳升起微弱的曙光。这人的信心间歇无常,冷酷而又自私,名过其实,对我们竟是个榜样!亚伯拉罕并不完美,创世记也不假装他完美。他配得或赚得那向他显示的恩典之处并不高过我们;但他确实配得,而且他确实赢得犹太人后代的子孙──包括基督徒和回教徒──所给他的衔头:‘信心之父’。

亚伯拉罕,作为一个善良的希伯来人而死,死后他可能没有留下什么值得注意的。但是加上一点基督徒的特许,我们可以把本仁约翰在天路历程中真理勇士口中的话,放在他口中,那是勇士受召进入天国时说的。我想这是最恰当的墓志铭。

‘虽然我经历千辛万苦才到达这儿,可是如今我对于我所经历的一切烦恼,并不后悔。我把我的剑给那继续我旅途的人,而把我的勇气给那肯得到的人。我身上的记号和痕疤作为我的见证,我已经打了祂美好的仗,祂如今是我的颁奖者……。’就这样他死去了;而另外一边,所有的号筒为他响起来了。

雅各:一首冲突的叙事诗

冲突(廿五19-34

创世记的第二个族长的历史,始以两个简短故事,就是雅各和以扫的诞生,及长子名份的交易。它们立即带来家庭的冲突与阴谋的情调。我们所得的不过是事情的轮廓,但是透过它则牵涉到人性复杂性的论断!初估它们似乎无所见,但神奇特的旨意却在背后运行。

(一)

利百加有如圣经中其它许多的生育故事一样,是不育的。以撒向神祈求儿女,他的祷告得到双胞胎的应允。这是个美好而又敬虔的场景,可是利百加尚未把他们生下来,便有了苦恼的征兆。她解释她腹中的踢动为她的婴儿互相争执,这解释得到神谕肯定。这像迷语般地说到胎中的两族,但是她所要记住的却是那预言说,将来那小的儿子是两者中之较强者;而大的要服事小的。当孩子生下来的时候,第二个抓住第一个的脚跟,利百加一定肯定是神给了她对于未来的一个秘密的悟力。

当这两个孩子长大时,场景迅速转移了。我们被告知那大的,名叫以扫,是个喜欢野外生活的人,擅于打猎;而那小的名叫雅各,乃是一个文静的人,喜欢牧人的常规生活,比较接近帐棚。但是这并未有什么特别,也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父亲就他们的个性,指定他们的任务。然而世界上许多伟大故事的典型冲突的动子,却在那里了;那就是行动的人与思想的人,务实的人与沉思的人,勇敢的人与谨慎的人,只作的人与计划的人之间的冲突。

当我们发现不只是兄弟俩的性格那么的相反,而且那虔诚的父母俩都表示出不同偏袒时,我们便知道家庭的大分裂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以撒偏爱以扫的一个理由,乃是──他给他肉食(我们几乎可以听到他说!)而雅各却一天到晚坐在那里无所事事。未提到利百加喜爱雅各的理由,但是我们可以设想这与她在怀孕中所得的神谕有关。果真如此的话,这便含有她的偏爱很有来因,而且表明她并未告诉以撒神对她说的话,因为显然以撒对这事毫不知情,其后他在祝福他们时也未知道。一个对丈夫并不完全诚实的妻子,和一个以其口腹之欲为首要之务的丈夫。他们绝不能把家庭管理好,使之和谐相处!

(二)

到处是冲突。在第一段简单的插曲中,已经构成雅各整个阴谋的缩影。

我们简述之:在以撒与利百加之间有冲突;这是冲突的基础。在廿七章中有雅各与以扫之间的冲突;这是冲突的中心。雅各与他的舅父拉班之间的冲突占了廿九至卅一章的大部分,其中又有雅各的妻子拉结与利亚之间嫉妒的冲突。

我们要等到卅一章末才听到雅各与拉班之间有希望的勉强协议的韾音,接着卅三章雅各与以扫之间的比较慷慨大方的复和,不过应当指出的是慷慨主要的是以扫方面的。但是在此以后这个家庭决未一体同心。第卅四章包括一个情欲与复仇的可怕故事,这故事表现出雅各的儿子们的复仇之心,并且大大地给他们的父亲以烦恼。又在这长篇的记事中,最后所记载的事件乃是关于雅各的长子流便与他父亲的妾辟拉同寝(卅五22)。最后一件事是以扫的离开他:‘往别处去,离了他兄弟雅各’(卅六6)。没有人可以设想在这一切故事里面,有一个幸福的结局可言。

但是还有更甚者。或许在故事中最为使人不安的事件,乃是神断断续续地对雅各显现。在伯特利(廿八10-22),在玛哈念(卅二2),在毘努伊勒(卅二24-32),再在伯特利(卅五9-15),每一次都发生在他生命的危机时刻:而每一次似乎──至少在表面上──目的在于安慰他和加添他力量,并且使他确信神支持他。甚至在毘努伊勒──雅各在那里更名为以色列;他在竞争中胜了拉班,而且正在克胜以扫的途中,雅各竟与神角力,并且得胜。

所以在这惊心动魄的记事中,除了充满人的冲突,还要加上雅各与神之间的冲突,而他赢得全部!

(三)

在这吵闹不宁的一系列故事中,不容易发现属灵的教训。诚然,雅各赢了,但是他的胜利比之亚伯拉罕却大不相同。故事的结束正如它的开始一样,是在猜疑争执气氛之中,似乎并未因暂时平息争吵而有所改进,而且从始至终神竟如这些人一样,成为其中一份子。除了以扫之外,我看不到任何人有生活改进的证据,而以扫却是得到报酬最少的人。

不过我确信这里面有教训。这些教训不是公开的,即关于宗教与家庭关系愉快的讲道式信息。要想明白这样的事情,比较聪明的作法乃是在下一个关于约瑟的故事寻找。这里的益处是远较基本的。他既是误入歧途的,却也是英勇的角色,在这故事中冒险仍在未决之中,要为公开的地位奋斗,也要打击卑鄙──并且也奋斗以求保持那应许作他支持者的神。我们所发现的教训必须与这剧情相称。

雅各与以扫两个名字的注释

从历史的观点,我们对于那包含在以扫与雅各名字里面的解释,要比较不信任。它们告诉我们的是关于希伯来听众好玩弄的字意──这种喜爱我们以前已经提说过不只一次了──其字意多于以撒和利百加在这两个孩子诞生时心里的想法。

雅各名字中的动词意思是‘跟在脚跟之后’,这名字实际上是他父母的一个真诚祷告,就是求那在孩子诞生时保护他的神,一生一世继续保护他。所以,惟有后来当雅各的性格为人所知的时候,它才讽刺地与他的手在诞生时抓住他兄弟的脚跟这事实联系上。以扫在廿七章卅六节本着类似的道理,以讽刺的反语说他的兄弟名叫雅各正恰合;因为他‘夺取’或‘突击’他两次,就是以前在他长子名份上,而现在则在他的福份上。

关于以扫的名字,其情形却比较不同。希伯来人大抵都知道,它的实际意义是未知的。但是,雅各名字的意义从关于他的故事突出出来,以扫名字却与作为一个种族的以东人有关系,多于把他作为个人。他从胎中出来是‘红色’(希伯来语admoni),多毛(希伯来语se'ar),就因为多毛便被称为以扫(希伯来语edom);因为他红色,但是在诞生报告中一点未提及这事,因为对这名字的一个解释与下一故事中他求雅各给他的‘红’豆汤(希伯来语adom)有了关系。纵然一个英语读者也能看出以东和那‘红色’这两个词有较为接近的发音,过于以扫与‘多毛’之间的相似。惟有在我们知道以东有另外一个名字西珥(希伯来语se'ir)(参看卅二3;卅六9),事情才开始有个条理。语言学首先应用这些名字的字源,其次是在希伯来传统把它们转移到以扫上面来。

那么,以扫原来与以东地的关系,并不高过罗得与摩押和亚扪(参看十九30以下的注释──乱伦{\LinkToBook:TopicID=218,Name=亂倫(十九30-38})。他因职业之故成了一个比雅各更粗野的人,但是红色与多毛则实在并不是描述他,而且描述巴勒斯坦南部与东南部的以东或西珥地的被晒黑的土人,穿上兽皮的衣服。此外还有另一个种族的或民族的传统,与族长故事混在一起。就像我们所见的,利百加在怀孕期间所接受的神谕中,‘民族’与个人之间也存在类似的混乱。

 

长子的名份(廿五19-34)(续)

雅各如何诈取以扫的长子名份的故事,充满恶毒与金钱主义。雅各的是恶毒,以扫的是金钱主义。

(一)

从努兹所发现的经文(我们已经为说明十五章亚伯拉罕与仆人以利以谢的交易时,提及过这些经文),证明在族长时代,出卖长子名份是流行的事。这些经文中有一段记载出卖一个的价钱是三只绵羊!但是那大抵是穷人之间的交易,而长子名份所值或比这个多不了多少。就当前这例子,它却包括一个相当大的家族之长子名份,这在当时乃是相当的遗产,在这遗产中,长子应得双份(参看申廿一17)。

我们也不能不计算神圣的应许中的光荣的未来,它是这个特别家族的一份相当大的生活所在,而其族长将视此为珍宝,并且为未来的子孙保管的。作为以撒的长子的以扫,长子名份非同小可,而当他舍去的时候,所关涉的就不只是尊荣与财富了。

(二)

我们很想查出,雅各利用以扫的饥饿而作的不体面的举动背后,所受他母亲的影响。他是利百加的宠儿,很可能他已经暗中知道她秘密地相信他有一天会胜过他的哥哥。又很可能,如果她告诉他信心来自祖先蒙神的神谕,又与他谈及神对他的祖父亚伯拉罕的大应许,于是雅各对于他哥哥将继承的内容有个很明确的观念。我们可以设想他和他母亲有过许多次‘密商’,并详细讨论如何从他手中抢走这福份。

如今以扫是任由他摆布了!他很了解他哥哥,他便大胆要求他用长子名份换取他在煮着的‘红豆汤’。当以扫同意的时候,他又不忘叫他起誓使这契约具有约束力。没有这样的庄严誓约,以扫以后可能轻易地否认。

简单地说,其后的故事中,雅各是个冷酷的顾主,自私又有奸猾,耐心等候时机,时机一到,便狠心肠地勒索。但是也有另一方面,雅各知道这长子名份所带来是什么,他得到了便绝不放手了。当我们对他的品性作最终的评估时,我们必须记着这是他的长处。

(三)

以扫疲累而又饥饿,冲进帐棚,我们能感觉到他难过的情形。如果一个猎人一无所获,他会饥饿;如果他打了长时间的猎,当他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处于可怜的情境。以扫的渴求食物并不像他父的情形。以撒通常有许多吃的,只是想换个口味,吃点野味。以扫的饥饿乃是猎人经过了在田野中漫长,而又空无所得的日子之后的饥饿,也许是暂时性的,但是有时──而这便是那时──却差不多是生死关头。

如果他曾经想过的话,他或许只想卖掉他父亲财产中他的双份,而不是他在家族中的家长权力。在那情形之下,他或者曾经挣扎过,到底是他父亲死时多得一点财产,还是当前急切的需要更重要呢?这里也暗示他以为‘红色’的混合物是浓厚的血汤,而不是所感觉的稀薄的豆汤。

但是对于他的行动,我们无须走到那么远去找理由来解释。他的长子名份对他的处境根本不相干,饭餐上有什么他也不在乎。如果雅各要求月亮,而他又可以的话,也会给他。虽然他只得到一片腐臭的面包片作为报酬,他也会给他。他感到自己要饿死了,而在他面前的乃是满足饥饿的办法。此外什么也不在乎了。他甚至未想起,如果他稍为多等几分钟,他便可以享有他所想要的全部食物。

(四)

可能说故事的人像我们一样,为以扫感到可惜,所以当我们读到‘这就是以扫轻看了长子的名份’的评论时,我们不要急忙用道德意义来解释。

如果我们只从它得到一个警告,叫我们在处理我们的日常事务时,不要把肉体的欲望放在神的要求之先,我们便是只从这故事中得到片面的认识。那教训,正如雅各为了应许的实现而表现出来的固执一样──只要我们不理那刺激他的无情冷酷及有恶意的恨恶。以扫在最迫切的时刻,诚然表现出金钱主义和物质主义,他便必得到果报。但是我们必须记得他的长处,就是后来他主动去求与他的兄弟复和。我们从以扫的情形,是最能得到他善恶的平衡了。

我本人觉得说故事者的意思,主要是承认从这事件无可避免地必然产生可悲和带讥讽性的结果。它并未直接把神的旨意引进来。不过我们不能不回到几节之前,在利百加怀孕时‘求问耶和华’,神给她的答话。她的孩子还没有成人而神拣选的天命已经开始。这事以扫没有办法──雅各也同样没有办法加以阻止。

希伯来书的作者从这场面找出他自己的教训,要求他的读者不要让‘毒根’在他们当中长出来。不要‘有淫乱的,有贪恋世俗如以扫的,他因一点食物,把自己长子的名份卖了’(来十二16)。我想他的形容词不太适合于创世记的以扫,但是他在下一节对于以扫行动的沉痛悲伤,却真能刻划出来:‘后来想要承受父所祝的福,竟被弃绝,虽然号哭切求,却得不着门路,使他父亲的心意回转,这是你们知道的。’他在这章末尾(来十二25-29),当他说及弃绝那从天上来的警戒,宇宙的震动,和得不能震动的国,以及照神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的时候,他把道德教训提升到很高层面上了:‘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我相信这是说故事者想要我们在本解释中着重注意的。──《每日研经丛书》